大陸

彭定康演講之一:特朗普式保護主義會害到的,可能正是投票給他的人

彭定康回憶,他所經歷的世界是被二戰之後的美國定義的。今天美國的改變帶來世界的不確定。至於未來......「希望習主席和特朗普總統可以打好關係」。


2016年11月25日,前港督彭定康在香港外國記者會演講。
2016年11月25日,前港督彭定康在香港外國記者會演講。攝:Anthony Wallace/AFP

「如果只熱烈宣揚美國的『白』,而無視構成美國國旗的其他色彩,那將是大錯特錯,這就是我想對特朗普先生說的話,」末代港督、現任英國牛津大學名譽校長彭定康(Chris Patten)說。

彭定康受公民實踐培育基金邀請訪港,11月25日中午在香港外國記者會發表演講,評論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和英國公投脱歐(Brexit)之後的世界大勢。

選後民調顯示,全無從政經驗的大亨特朗普,得到了美國白人選民的強力支持,而非白人選民則力挺其對手、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CNN基於24558個回應的選後民調顯示,57%的白人選民支持特朗普,希拉莉則獲得74%的非白人選民的支持。

「我希望作為總統的特朗普先生,會與作為候選人的特朗普先生不一樣,否則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多次發表針對少數族裔、移民的激烈言論,聲言要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築起圍欄,還要將多達300萬非法移民遞解出境,他當選之後,美國部分地區的校園內,出現白人學生歧視和欺凌黑人學生的情況,激增的移民查詢也擠得加拿大的移民網站一度崩潰。在貿易方面,特朗普主打保護主義,聲稱要將就業機會帶回美國國內,大幅增加對外國進口商品的徵税,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要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等。他打敗希拉莉當選,讓美國自由派震驚,也讓世界憂慮,高舉自由主義旗幟的全球化將進入倒退迴旋。

彭定康在演講中表示:「我希望作為總統的特朗普先生,會與作為候選人的特朗普先生不一樣,否則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我認為,美國最好的字眼就寫在她的國徽上,『合眾為一』(E Pluribus Unum)」

彭定康認為,在他的人生中,截至今年6月,最重大的兩件事,一是柏林墻的倒下,一是中國加入世界經濟,而這兩件事在某種程度上都是按照二戰之後美國的安排發生的,這建立起的世界至於,以規則、開放市場和自由貿易、全球最大軍隊提供的安全保障為基礎。二戰之後大約半世紀,世界貿易和全球化發展迅速,製造業商品佔全球GDP的比例從8%,上升到20%,亞洲大量人口脱貧,中產階級出現和壯大。

「誰因此受害?」彭定康問,「我們中大部分人當然都是獲益者,因為通脹受到壓制,發達國家的人可以以更低價格購買到商品,世界各地的消費者都得益了,發展中市場有就業、有投資和收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變得更有競爭力,但毫無疑問,也有人受害,在美國,製造業中大約六分之一的人失業。」

那麼,恢復保護主義和停止貿易是解決問題的答案嗎?「省省吧!(Forget about it.)」彭定康直言,「但不幸的是,那些在發達國家、未能從全球化中獲益的人,被鼓勵去歸咎於自由貿易和開放市場。事實上,這種歸咎是錯誤的,不過這事實似乎無關緊要。」

彭定康數次提到,美國部分人在過去幾年生活艱難,原因在於美國用於支援勞動市場,如為失業工人提供再培訓的開支,只是經合發展組織(OECD)國家平均值的六分之一。而當他向一些美國共和黨人提出,他們應該增加對基礎教育和工人培訓的開支的時候,只被嘲笑為「共產主義之王」。

「如果要解決這些問題,」彭定康說,「應考慮靠税收再分配和開支政策,但我們最近進行的兩次選舉給出的答案似乎是,要靠更強烈的民族主義、保護主義、自私自利、收起留給世界上其他人的吊橋。」

「不幸的是,那些在發達國家、未能從全球化中獲益的人,被鼓勵去歸咎於自由貿易和開放市場。」

但這樣做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很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們都知道,根據統計,在保護主義之下過得最慘的是窮人。你有錢不要緊,你沒錢,生活中就會百物騰貴,而你工作的生產力又不能因為競爭而得到提升。」「最可能因為特朗普式保護主義——如果它確要發生的話——受害的人,可能正正是那些投票給特朗普的人。就像在英國,最可能因為脱歐而受害的人,是那些生活在英國較不發達地區的人。我覺得這是真正的悲劇,而且會讓民主制度受到壓力。」

右翼勢力抬頭不僅是美國現象,「強調民族主義、國族身份、本土主義,很容易會變成靠與『他人』對立來定義『自我』,很容易讓人看來就是吝嗇、隔離少數族裔、種族主義,」彭定康感歎,「我認為,美國最好的字眼就寫在她的國徽上,『合眾為一』(E Pluribus Unum),這是一則面向全人類的、極其出色的信息,將說各種語言、來自各種背景的人集合在一起,建設一個偉大的國家——山巔之城…你看路上人來人往,他們是美籍非裔的紐約客嗎?他們是美籍波蘭裔的天主教信徒嗎?他們是美籍越南人嗎?他們是美籍華人嗎?他們共同的一個身份就是美國人。」

「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中國沒問題比中國出問題重要得太多了。」

言已及此,世界未來會好嗎?演講開始前,主持人、路透社電視記者Tara Joseph介紹彭定康時說:「我在午餐時問他,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2016年,會是什麼,他說,『糟糕』(terrible)。」

彭定康言辭謹慎:「我想總有辦法可以走過特朗普當選和英國脱歐,但不會很容易,而且新興市場的經濟狀況讓人對此更加憂慮…我希望美國和中國之間不會爆發報復式的貿易戰,希望可以避開修昔底德陷阱(註:即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現存大國必然會回應挑戰,戰爭因此難以避免)…即便中國內部的政治壓迫引人質疑,我們仍然可以塑造一個讓中國的合理利益與我們共存的世界。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中國沒問題比中國出問題重要得太多了。」

「我希望習主席和特朗普總統可以打好關係,」彭定康在演講結束後向端傳媒表示,「如果特朗普在任期內不放棄巴黎協定,那是一件好事,中國在這方面作出了很大貢獻。貿易保護之外,環保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特朗普總統和習主席可以就這些議題進行建設性對話,而非對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