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德國政府討論1200億歐元的「非洲版馬歇爾計劃」, 欲根治難民問題


德國提“非洲版馬歇爾計劃” 欲對難民問題治本。圖為2015年8月15日,希臘,一艘載著難民的船隻。
西歐各國中,德國接受了數量龐大的難民。攝:Milos Bicanski/Getty

回顧即將結束的2016年,難民問題毫無疑問是困擾歐洲乃至全世界的大問題。從英國的脱歐,到特朗普在美國大選中提出的移民思想審查,各國政府都在給出自己的解決方法。而最近,德國聯邦經濟合作與發展部提出了一個頗為宏大的設想,他們希望參考二戰後美國幫助歐洲重建的歷史,推動「非洲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 with Africa),藉由大規模金援強化非洲經濟、增加工作機會及應對氣候變遷衝擊,以達到讓非洲人留在非洲、減緩至歐洲移民的目的。

該部門部長穆勒(Gerd Mueller)呼籲,此計劃須國際社會一同支持,但評論也指出,在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不支持、且德國大選在即的現況下,無法確定此計劃能否落實。

馬歇爾計劃

The Marshall Plan,官方名稱為歐洲復興計劃(European Recovery Program),是二戰後美國對被戰爭破壞的西歐各國進行經濟援助、協助重建的計劃,對歐洲國家的發展和世界政治格局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國際移民組織(Th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近期指出,2016年有將近16萬人從非洲經由地中海至意大利,其中約有4200多人在長途跋涉中不幸身亡。

而德國相對而言移民政策更為開放,2015年已接收了約100萬移民,是前幾年的5倍。但由此引發的各種社會問題不斷,民間反彈聲浪也反映在執政黨近期的低迷選情上,壓力下,默克爾政府從原先的被動接受難民潮,轉而主動找尋根本藥方。

10月,德國總理默克爾訪問了馬里、尼日爾、埃塞俄比亞等非洲多國,並在隨後承諾向聯合國難民署提供6100萬歐元用於人道主義援助。而更早之前,德國內政部長則提出,將阻攔難民來到德國,並將他們送至可以申請庇護的北非國家。

我們必須投資這些國家,並給人們以未來的遠景。如果非洲的年輕人不能在他們自己的國家找到工作或未來,那來到歐洲的人數就不會是幾十萬人,而是數百萬人。

經合部長穆勒(Gerd Mueller)

而此次推出的非洲版馬歇爾計劃,則試圖讓非洲人民留在國內。穆勒表示,其目標在聚焦於青年、教育及培訓的方案,以及強化經濟及法治,來和非洲國家一同攜手共建。此外他也指出,現在非洲大約有2000萬流離失所者,其中一半是由於氣候變化導致,因此援助計劃也包括如何應對氣候變化等項目。穆勒表示,這些議題需要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可,且非洲應該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有代表權。

財源方面,此計劃的報告者、德國經濟參議院(Senat der Wirtschaft)及國際著名智庫羅馬俱樂部呼籲,應推出1200億歐元的刺激方案,並可以在資本市場上籌集部分資金,由德國政府為投資者提供擔保,其他的國家則能在德國的資金基礎上再增資。根據2017年度財政預算,德國援助非洲金額將達到創紀錄的85億歐元,然而德國媒體批評,相較於計劃目標及非洲的諸多挑戰,此數字僅是杯水車薪。

這計劃是為加強及發展非洲自身潛力,而不是我們帶着計劃及資金去非洲,說事情該怎麼做。不會有新的殖民主義。

經合部長穆勒(Gerd Mueller)

針對媒體對此計劃是否是另一殖民手段的質疑,穆勒強調這不會是另一個忽視非洲需求和利益的西方發展計劃,並指出德國與其他國家將與非洲攜手完成這些目標,讓非洲加強及發展自身潛力。且在德國政府致力於以新機制保障對非洲國家的投資時,非洲國家也必須通過改善投資環境、促進善政和打擊腐敗,來做出貢獻。

雖然穆勒表示,在未來幾週會公布更多相關細節,並尋求內閣和議會的支持,但在目前情勢下,卻還無法確定該計畫是否會實現。總理默克爾先前已經拒絕了非洲馬歇爾計劃的想法,在她10月拜訪尼日爾時,她便向該國總統 Mahmadou Issoufou 表示,現今非洲的情況與二戰後的歐洲完全不同。

另外,德國即將到來的2017年大選也是一項變因。德國之聲指出,競選運動很可能被國內對於恐怖主義的憂慮、退休金以及上漲的健保支出等議題主宰。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政府不太可能將時間投入到另一塊不同大陸的政策倡議上。

聲音

每年看到西方國家總是一定要為我們設想及計劃,其實蠻受傷的。

Twitter 網友 Sani

來源:路透社DWQuartz中新社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