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反雅加達華裔省長遊行,一死百傷收場,是宗教種族紛爭還是政治操弄?

具華裔及基督徒身份的鍾萬學成為激進穆斯林的攻擊對象,但抗議是選前的政爭角力多於宗教爭議。


雅加達,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後在街上呼叫口號抗議。
雅加達,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後在街上呼叫口號抗議。攝:Dita Alangkara/AP

11月4日早上,印尼雅加達有如一座空城,城市街道瀰漫著詭譎氣氛,這一天,多所學校停課,部分外商公司停班,美國、中國、澳洲等大使館都發出警告,提醒國人盡量不要外出;在印尼華人、台商、中資企業間,更流傳著1998年的排華事件可能重演,更有人買了機票到鄰國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暫避風頭,擔心暴動發生。而早在6日之前,印尼軍隊高層就曾經指出,「阿拉伯之春」可能在印尼上演,更有情資顯示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成員可能加入遊行行列。

「伊斯蘭捍衛陣線」(FPI)及多個激進派伊斯蘭組織,於昨天(6日)發起反雅加達省長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的遊行活動,號召十萬人走上首都街頭,抗議尋求連任的鍾萬學於九月公開發表演說期間,指控對手企圖利用《古蘭經》經文、意圖使選民誤以為不能選非穆斯林為領導人。此言一出,激進穆斯林反認為鍾萬學錯誤引用《古蘭經》,褻瀆伊斯蘭教,引發眾怒。

身為基督徒的鍾萬學為平息眾怒,隨即公開道歉,但10月14日,激進伊斯蘭組織號召了五千人走上街頭,要求政府調查「失言事件」,當時警方承諾會介入調查。

選前掀《古蘭經》爭議 激起保守穆斯林反撲

現年50歲的鍾萬學,過去曾擔任印尼「區域代表議會」之議員,其祖父是來自中國廣州的錫礦礦工。鍾萬學是首位華裔雅加達省長,人稱「阿學」(Ahok),也是繼半個世紀前曾短暫地被委任為特區首長的官員後,第二位信奉基督教的雅加達省長。行事作風強悍的他,2012年甫上任就因為一段因不滿官員失職而大發雷霆的影片在網路瘋傳,讓大家見識到他的敢怒敢言。但他亦因此樹敵眾多,而且他擁有華裔及基督徒兩種印尼少數族群的背景,多次成為部份激進反對者攻擊的目標。

鍾萬學擁有華裔及基督徒兩種印尼少數族群的背景,多次成為部份激進反對者攻擊的目標。

發起抗議活動的「伊斯蘭捍衛陣線」(FPI)自1999年成立以來,組織就以攻擊弱勢族群為名,長期反對鍾萬學擔任雅加達省長。2012年美國歌手Lady Gaga原定到印尼演出,FPI就曾抨擊她表演挑逗露骨、充滿性暗示,指控她是「惡魔的使者」而阻止她到印尼演出,演唱會最終因此被叫停。

不過,像FPI這類由保守派回教徒為主導的伊斯蘭組織,並不是印尼的主流。當地最大的伊斯蘭組織「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ahdlatul Ulama)相對和平,其發言人也曾向媒體表示,他們不支持這次的抗議行動,並反對任何暴力行為,呼籲穆斯林冷靜、原諒鍾萬學的失言行為。

集會不涉反華暴力 激進穆斯林非主流

三周後的星期五,激進組織再次集結,走上街頭,規模更加龐大,政府須派出兩萬名警力及軍隊戒備;根據當地媒體統計,是次上街人數將近十萬人,以男性為主的示威群眾手舉著「把鍾萬學送入監牢」及「處決省長」等標語,沿路唱歌、喊口號。但當時現場情況大致平和,華人臉孔的記者遊走在遊行隊伍中採訪示威者皆未受到阻撓,且過程相當順利。

示威者走上街頭反對身具華裔及基督徒兩種印尼少數族群的雅加達省長鍾萬學連任。
示威者走上街頭反對身具華裔及基督徒兩種印尼少數族群的雅加達省長鍾萬學連任。攝:Beawiharta/REUTERS

即便在更早前,亦即10月14日筆者採訪反鍾萬學遊行活動期間,在身穿白袍戴白帽的穆斯林隊伍中,在場的示威民眾未有為筆者的華人臉孔而起戒心,反而非常友善,不但為筆者開路,採訪期間亦沒有阻力,與筆者笑著侃侃而談。可見,這一連串示威活動,未必是衝著鍾萬學的華裔身份而來。

集會當天,在場領袖不斷呼籲群眾要理性和平,示威者高唱改編歌曲「Ahok是大騙子」或愛國歌曲,FPI秘書長阿維特(Awit Masyhuri)對筆者表示,「希望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不要介入『失言事件』的調查。」參與遊行的民眾也說,鍾萬學的發言已經傷害了穆斯林,他必須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

遊行歷時約五個小時,有人在現場賣起現煮咖啡和泡麵,到了禱告時間,大部分的穆斯林也會在地上舖好禮拜毯,低頭禱告。以筆者所見,現場並無發生部分台商描述的丟擲石頭或排泄物等行為。

11月4日遊行尾聲,總統府派出副總統與25名遊行代表見面,並承諾警方會在兩週內完成「失言事件」的調查。法定遊行結束時間,人潮逐漸散開,很多搭遊覽車到雅加達的示威者,上車離開現場,抗議群眾不忘把地上的垃圾清理乾淨。當天印尼股市收盤還上升了0.62%,市場似乎不如一般民眾緊張。

但當天傍晚六點多,附近「伊斯蘭大學學生聯合會」的成員在國防部辦公大樓前發生推撞,甚至和發起抗議行動的組織FPI發生衝突,兩邊互丟水瓶、石塊。雅加達警察總長出面喊話後仍告無效,隨即以水炮及催淚彈驅散人群,令過程陷入混亂,最後演變成抗議群眾朝警方丟擲石塊、甚至燃燒警用卡車。同一時間,很多華人聚居的雅加達北區發生騷動,有民眾攻擊行進間車輛,更有便利商店及花店遭毀壞。

警方調查發現,這些年紀介於16到18歲的滋事分子,與白天的示威者完全無關,純粹趁亂製造紛爭。

印尼中文媒體工作者邱烈豐表示,當時網路傳言有居民聽到槍聲,但其實過程中,警方只使用催淚彈及水炮驅離民眾。警方調查發現,這些年紀介於16到18歲的滋事分子,與白天的示威者完全無關,純粹趁亂製造紛爭,警方正深入調查。但晚間的警民衝突已釀成悲劇,1名示威者因為氣喘病發作而死亡,當晚共有一百多人受傷,其中大多是警察。

當晚凌晨,總統佐科威緊急召開記者會,感謝伊斯蘭組織領袖協助安撫示威者、確保遊行過程保持和平,但他也對晚間的警民衝突表示遺憾。佐科威並不點名表示有部分政客乘機謀取政治利益。

印尼華人及兩岸民眾擔心的1998年排華事件並未重演。邱烈豐分析,當時發生排華暴動,是因為時任統治者失去軍方支持,遂放手讓暴動發生,以圖促使統治者下台,而華人則成了犧牲品。今非昔比,人民對現在的政府有極大希望,政府也獲得軍方支持,幾位軍方高官也是內閣成員,他認為政府不會讓多年來的辛苦成就的繁榮進步毀於一旦。

遊行隔天的雅加達,市區恢復平靜,雖然緊張氣氛仍然持續,但大部分的市民放心出門,購物中心擠滿人潮。不過,這真的代表整起抗議事件落幕了嗎?

宗教為名 政爭為實?

身為雅加達首位華人、第二任基督徒省長的鍾萬學,要管理以穆斯林為主要人口的雅加達並不簡單。但其反貪腐決心、提供提高最低薪資與免學費等惠民政策,以及重效率的施政作風,如快速改善河川汙染及大眾交通等,都深得年輕人的支持。不幸的是這次鍾萬學豪爽、直接的講話風格踢到鐵板,碰觸到敏感的宗教議題,令激進伊斯蘭組織能順勢集結起來。

這一連串抗議集會,看似一起單純宗教爭議所挑起的行動,但背後其實牽涉更複雜的政治脈絡,而這跟雅加達將於明年2月舉行的省長大選有關。

現時雅加達共有三組候選人角逐省長一職,其中,尋求連任的鍾萬學在各個民調中都高居第一,但支持率正逐漸下降,以「Skala Survei Indonesia」所做的民調為例,10月份鍾萬學的支持率是33.8%,與今年2月的47.1%相比,下跌了13.3%。而他的對手之一,前總統蘇西洛(SBY)的長子阿古斯(Agus Harimurti),支持率則逐漸上升,達19.6%,攀升至第二。另一組候選人阿尼斯(Anies Baswedan)的支持率則居末(18.8%)。

總統佐科威在週六記者會上就批評,有部分政客乘此抗議活動,謀取政治利益;這番話,似是在回應週五晚上國會副議長法得利(Fadli Zon)及部份議員的發言—他們認為佐科威干預警方調查「失言事件」,並力挺示威群眾,要求佐科威下台,儼然和激進組織站同一陣線。

2014年當選印尼總統的佐科威出身平民階層,與菁英階級保持距離,並以開明、改革、實幹的形象為人所知。身為印尼首位沒有軍方或政治精英背景的總統,佐科威面對建制內的舊有勢力,任內已進行兩次內閣改組。最近一次改組是今年七月,財政部長被替換並加入9名新人,其中有不少是來自在野黨的領袖人物,凸顯其積極整合政壇各方勢力的企圖。

示威者在街上拿著反對鍾萬學連任的示威牌。
示威者在街上拿著反對鍾萬學連任的示威牌。攝: Oscar Siagian/Getty

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研究員夏洛特(Charlotte Setijadi)就指出,週五的遊行不單單是宗教爭議所引起,很多反對省長鍾萬學及總統佐科威的政客,利用這次大規模抗議來操弄民粹並攻擊執政者,「種族及宗教議題,在印尼最容易挑起民眾情緒,也是左右印尼政治的重要因素」。

「鍾萬學的兩個敵對陣營,都未對原本民主的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力事件表示遺憾,相反,他們事前事後皆保持沈默,這足以證明可能有人在幕後指使。」

長期研究印尼政治的澳洲學者伊恩·威森(Ian Wilson)則提出相近的看法,「鍾萬學的兩個敵對陣營,都未對原本民主的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力事件表示遺憾,相反,他們事前事後皆保持沈默,這足以證明可能有人在幕後指使」。

東南亞獨立媒體「Rappler」的印尼記者珊蒂(Santi Dewi)向端傳媒表示,遊行前就有傳言指出前總統蘇西洛希望鍾萬學立刻被警方逮捕,好讓自己的兒子、也就是雅加達省長候選人阿古斯有更多發展空間。因為如果鍾萬學在明年選舉首輪沒有取得過半數支持,就須進行第二次投票;如此,若鍾萬學的敵對陣營能帶動棄保效應,令兩位候選人的支持產生協同之效,屆時鍾萬學的連任之路,就將充滿危機。

另一個傳言是,蘇西洛更希望兒子當選省長後能藉此重新掌權。因為佐科威正追查他另一個兒子涉入的體育園區及34個發電廠被荒廢的貪汙案,因此他希望製造騷亂,將佐科威拉下台。是故,不少媒體將抗議視為總統選舉的前哨戰。

當天的抗議活動,有很多參與群眾不是雅加達居民,而是被動員從附近城市搭巴士專誠前往遊行的,有媒體甚至指出,部分示威者能拿到5萬到30萬印尼盾不等的車馬費。

印尼科學院(LIPI)研究員伊克拉(Ikrar Nusa Bakti)分析,雖然政府承諾會公開透明調查「失言事件」且於兩周後會完成調查,但抗議行動不會停止,因為這群人希望鍾萬學入獄,未達到目的絕不罷休。這將直接影響鍾萬學明年選情,不過,有可能是會為選情加分。

抗議或助民意反彈 迫遷議題成連任暗湧

示威者向警察投擲燃燒的雜物。
示威者向警察投擲燃燒的雜物。攝:Tatan Syuflana/AP

伊克拉說,「雅加達的選民的教育程度比其他城市高,且大部分是保守派穆斯林。」這兩年,不少市民看到了雅加達的進步,周五的抗議活動亦令他們思考這到底是政治介入還是單純宗教事件,民情是有反彈可能的。

伊克拉強調,印尼人普遍很有憐憫心,如果反對派持續攻擊鍾萬學,會讓選民產生同情,或許會因此增加投給他的意願。

不過鍾萬學連任之路並不一定順遂,伊恩·威森表示,參與示威的民眾有一部份來自社會低下階層,屬部份失衡施政的「苦主」。這些民眾並非FPI組織成員,而是過去12個月,因為都市重建拆遷而被迫離開住了幾十年的房子的雅加達居民。

「過去幾個月,約有1萬6千個住在漁村或海邊的貧窮家庭被迫搬離家園,至今只有30%的家庭被安置在其他住處。」伊恩·威森說,這些沒有發聲管道的居民,便藉由這些激進伊斯蘭組織所發起的遊行,當作平台,表達他們對鍾萬學的憤怒,希望執政者能聽到它們的聲音。

週五群情洶湧的抗議行動,並沒有釀成排華事件翻版或印尼版的「阿拉伯之春」,也沒有證據顯示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成員有介入鬧事。晚間的些許騷動,並未抹滅印尼民主化進步的事實。「我很驚訝遊行會過程會如此和平。」珊蒂說。

週五群情洶湧的抗議行動,並沒有釀成排華事件翻版或印尼版的「阿拉伯之春」,也沒有證據顯示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成員有介入鬧事。晚間的些許騷動,並未抹滅印尼民主化進步的事實。「我很驚訝遊行會過程會如此和平。」珊蒂說,反對鍾萬學並非雅加達的主流民意,她以為一開始就會發生暴動,接著一發不可收拾,沒想到遊行大致和平,遺憾是入夜後滋事分子乘機生事,有如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雖然如此,考慮到國內情勢有需要總統留守,總統佐科威延後訪問澳洲的行程,在國內坐鎮。而鍾萬學的副手則宣布暫時停止一切的競選活動。

夏洛特表示,已向省府請假、全身投入選戰的鍾萬學,聖誕節前可能會保持低調,對於種族、宗教等發言也會格外小心,年底可能才會再度繼續衝選戰。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