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天下大勢

沈旭暉:新加坡大使筆戰《環球時報》,與新國精英的態度

新加坡媒體朋友私下說,收到不少「熱心華人讀者」大罵新加坡立場的短訊、投稿,這在新加坡立國以來,幾乎前所未見。


新加坡夜景。
沈旭暉:新加坡精英最擔心的反而是一個潛在問題:中國移民新加坡的人口越來越多,他們會不會有天公然和政府唱對台?攝:EPA via Imagine China

不久前,新加坡和中國在半官方渠道,爆發了一場筆戰,參與者是中國《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以及新加坡駐華大使羅家良(Stanley Loh)。二人通過紙媒、官方聲明、互聯網微博等隔空筆戰四回合,激烈程度近年罕有。

雖然中國官方立場一直是「《環球時報》不代表我」,但也一直依靠《環球時報》測試風向,和滿足國內民粹要求。加上好些細節要是沒有官方披露,「報人」不可能獲取,所以新加坡朋友普遍認定,中國在背後發功無疑。

中新地緣利益的矛盾

這場筆戰的爆發,突顯了兩國在今日地緣政治的重重矛盾。新加坡一直被視作東盟大腦,儘管自身不涉及南海領土爭端,但四個與中國存在糾紛的當事國都是東盟成員,新加坡作為東盟核心,自不能置身事外。加上南海是連接亞太的重要海上樞紐,新加坡以外貿立國,海上運輸線即是其生命線,一旦南海被中國一國主宰,也不符合新加坡利益。

早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美時,高調呼籲美國投入更多資源,以實踐「重返亞太」承諾,這和李光耀晚年對美國的循循告誡,乃一脈相承。但南海偏偏是習近平政府的「重中之重」,不僅是民族主義政策的實驗室,更是對外經貿擴張、反制美國圍堵的主戰場。習近平強化南海優勢的決心,亦非前朝可比。新加坡要求美國長存東南亞,中國官媒就表示「希望新加坡尊重中國利益」,字裡行間,不滿已現。

後李光耀年代的變化

這樣的矛盾,李光耀在生時還能掩蓋,中新兩國經濟關係也發展迅速。但新加坡進入後李光耀時代,李顯龍也試圖走出父親的影子,近年與美國的戰略合作越發密切,還准許美國在新加坡基地部署濱海戰鬥艦、反潛機,明顯意在反制中國的區域影響力。

這背後,新加坡精英有一個基本信念,就是新加坡和中國的經貿是互惠的,中國也要依靠新加坡融資、當中國商人的白手套,乃至秘密採購戰略資源。這些價值,都是香港難以取代的。因此,北京對新加坡是有需求的,新加坡也毋須過分低聲下氣。

然而,中國對此自然不滿,也希望證明上述假設錯誤。筆戰只是前哨,還可能有其他後續措施。新加坡媒體朋友私下說,收到不少「熱心華人讀者」大罵新加坡立場的短訊、投稿,這在新加坡立國以來,幾乎前所未見。一些親北京媒體聲稱,給新加坡的中國國慶廣告變得高度選擇性,凡是與新加坡政府關係密切的機構,都不會被選中,不過新加坡朋友說這並非事實,起碼今年廣告還在。

真正壓力反而來自新加坡本國商人,他們擔心中國會施加貿易報復,讓他們做生意時投鼠忌器,紛紛對新加坡政府施壓,要求外交部息事寧人,不要理南海這趟渾水。北京名義上要求新加坡「嚴守中立」,正是商人希望的態度。

《環時》逼新加坡表態,美國樂見

問題是,南海爭議不但事關新加坡的核心戰略利益,也事關東盟會否徹底成為中國附庸的結構性問題。即使新加坡願意不發聲,為其提供戰略保護的美國,在菲律賓被降伏、其他東南亞國家也越來越依靠北京時,也不可能坐視不理──要是新加坡被壓倒,東盟內部還有誰能夠抗衡北京?

本來新加坡作為小國不宜選邊站,而新加坡力求與美國在軍事上合作、與中國發展更緊密經貿聯繫,正是為了戰略對沖。如今,《環球時報》的口吻擺明要新加坡表態,參考近鄰南韓的態度,新加坡的選擇恐怕不難猜測,而這選擇,卻是美國樂見的。

新加坡精英最擔心的反而是一個潛在問題:中國移民新加坡的人口越來越多,他們會不會有天公然和政府唱對台?一旦這些移民加入政府,主導了政策,新加坡在中美之間的對沖,又如何保留?因此,未來新加坡看待新移民,只會比從前更緊;而新加坡的華裔身份,又只會比從前淡化。

此時傳出身為泰米爾人的現任副總理尚達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可能是李顯龍接班人,不會完全是空穴來風。無論是否成事,訊息已經清晰不過。

(沈旭暉,香港國際關係學者)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