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國大選 觀點 2016美國大選

黎蝸藤:首場辯論,希拉莉比特朗普更像一個總統?

杜林普沒有表現出他的急智,更無法顯示出他更有總統樣;而希拉莉在場面上的勝出,能否轉化為支持率的顯著提升?


2016年9月26日,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準備展開電視辯論。
2016年9月26日,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準備展開電視辯論。攝:Jonathan Ernst/REUTERS

美國東部時間9月26日晚9點,舉世矚目的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第一場電視辯論,在紐約州長島上的 Hofstra 大學舉行。此次辯論主要圍繞著經濟、種族關係和國家安全問題展開。

在美國總統選舉中,電視辯論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第一次辯論尤其關鍵,因為其實大部分的選民在那之前,都不會密切地跟蹤選情,很多選民甚至對某個候選人沒有多少認識。還有很可觀的一部分獨立或中間選民,尚未作出最後決定。因此,面對面交鋒的電視辯論,就成為這些選民最直觀感受、了解和比較候選人的窗口,也影響了這些選民最後是否投票、如何投票。這也是在傳統媒體日益衰落的今天,總統電視辯論依然保持極高關注的最重要原因。

而現在美國的選情激烈,更為這場辯論增添重要性。希拉莉(希拉蕊)和特朗普(川普)的民調支持率不相上下。根據538網站的統計,在美國選舉人制度之下,雙方差距也只有十幾票。根據路透社調查,高達50%的選民稱,這場辯論會幫助他們做最終決定──其中有高達10%的選民尚未有傾向。即便有40%其實已經有了選擇,只是希望借這場辯論來證實自己的選擇是對的,但那10%未有傾向的選民,已經足以決定哪位候選人最終入主白宮。

希拉莉和特朗普陣營都希望藉助這次辯論達到兩個戰略目標:第一,進一步燃起基本盤的熱情;第二,盡可能拉攏搖擺不定的選民。而這兩者的終極作用,都是為了拉高在大選日的投票率。希拉莉要贏,就必須首先保證她的基本盤在投票日當天,至少有往年平均水平的熱情去票站投票;目前希拉莉最需要努力爭取的是90後的年輕一代。而特朗普要贏,也必須首先保證他的鐵盤(主要是教育程度較低的白人和年長的白人)有破紀錄的投票率。

對於搖擺不定選民的選民,因為兩人都屬大選史上最不受歡迎的候選人,所以在選舉進入直道衝刺之際,效率更高的戰術不在如何說服更多人支持自己,而是要更多人認定對手比自己更為可惡,更不可接受,因此負面攻擊必不可少。也因如此,觀眾們都期待著一場戰鼓雷雷,硝煙彌漫的硬仗。

經濟戰場的執政包袱

第一回合,經濟。奧巴馬(歐巴馬)治下八年,美國的經濟增長緩慢,中產階級萎縮,中位數家庭收入增長滯緩。因此經濟和工作機會是美國選民最關心的議題。以此作為開場理所當然,也正中挑戰者特朗普下懷。

希拉莉和特朗普的經濟政綱南轅北轍。特朗普的發力點是攻擊自由貿易協議,特別是克林頓(柯林頓)時代簽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以及希拉莉有參與的TPP。特朗普稱這些「糟糕、不划算」的協議,是導致美國工作流失、貿易不平衡的元兇。在反全球化的大勢之下,希拉莉難以化解這種攻擊,只能被動捱打。

在主持人追問兩人,到底會通過什麼政策,有效地製造足夠的工作機會時,希拉莉給出的答案,和八年前奧巴馬競選時大同小異──包括投資新能源產業、基礎設施建設、教育等。稍有新意的,是通過帶薪產假和帶薪病假等減輕雙薪家庭的負擔。而特朗普則強調工作機會需要企業創造,因此首先必須要把企業留在國內。他將推出比列根(雷根)政府規模更大的全面減稅計劃,以刺激經濟增長、令大型企業有動力留在國內,而不是搬到其他國家;同時對美國企業的海外利潤徵收稅項,以促使資金回流;並全面減少對中小企起步的監管羈絆。

儘管希拉莉希望通過獨立研究機構的報告指出,特朗普的政綱不靠譜,而她的政綱才能創造更多工作機會,但這個說詞成效極有限。正如特朗普回擊的那樣,如果希拉莉的計劃真能奏效,也不用等到現在了。

因此,在開場第一回合,特朗普奪得先機。可惜他未能抓緊時機,針對奧巴馬的醫療計劃乘勝追擊,攻擊這個政策導致醫保費用飆升,造成中產和年輕人雪上加霜的負擔,而希拉莉是該政策的主要推手之一。

特朗普的商業誠信

主持人隨即把問題轉移到特朗普的稅表問題。希拉莉立即找到了負面攻擊的空間,強調特朗普是四十年來,第一個不願意公開稅表的大選候選人。關於這個必然會出現在辯論中的問題,特朗普竟然沒有做足充分準備。他的回應仍然停留在稅表正在被審計,所以「暫時」不能公開的託辭,完全站不住腳。希拉莉一針見血地指出,正在審計的稅表並非不能公開,並一一列舉他為何不願意公開稅表的可能性,無一不強化了特朗普稅表裏見不得光的印象。

儘管特朗普以電郵門回擊,稱如果希拉莉公開之前刪掉的三萬多封電郵,那麼他就公開自己的稅表,但是他明顯準備不足。特朗普竟沒有就電郵門的最新進展(FBI從搶救回來的電郵中,找到班加西的機密情報),進一步質疑希拉莉的誠信,反而被希拉莉抓住機會,用他拒絕支付承包商的款項的具體例子,攻擊特朗普商業上的「不誠信」,給不知多少承包商的家庭帶來災難。特朗普頓時陷入防守之中,開始被希拉莉牽著鼻子走,從上風轉為下風。

種族立場的鮮明對比

第二回合,種族關係。在黑人vs警察的問題上,雙方都有固定思路。希拉莉強調增強警察和黑人社區的互信,系統性地糾正針對黑人的司法不平等,同時把討論引導到禁槍問題。特朗普強調的「法律與秩序」,讓兩人立場和描述呈現鮮明對比。

特朗普把重點放在城市中心黑人社區的悲慘處境,用芝加哥、費城等地令人難以置信的高槍擊率和貧困率作為例子,提出要系統地扶持黑人社區,改善治安才是出路。黑人是民主黨最忠實的鐵票,不管特朗普如何努力,他在這個人群能獲得的支持率都非常有限。因此,他本應借此機會抨擊民主黨政府在過去八年,沒有實質地改善黑人的就業率和貧困率,但他沒出手,再次錯失良機。反而再次墮入與主持人爭辯奧巴馬出生證問題的瑣碎糾纏中。

國安戰場希拉莉的優勢

第三回合,國家安全。這是希拉莉最有把握,也佔盡上風的一個環節。由於特朗普在前一陣暴露的弱點太多,希拉莉的攻擊可謂信手拈來。其中有兩個觀點令人印象深刻:一是強調特朗普一味指責政府做得不好,卻沒能提出任何替代方案。二是強調特朗普對核武器的無知──作為三軍主帥要掌控核按鈕,他根本無法令人放心。

要比外交經驗和政策細節,特朗普當然不是希拉莉對手。因此,他本應隨機應變地把攻擊點轉移到希拉莉和 DNC (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 的電郵門醜聞上,攻擊民主黨人連自己的電腦安全都無法保障,還談何國家安全。可是他卻把攻擊點放在了被洩露電郵的內容,實在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更不用說,他竟然沒有拋出班加西事件(Benghazi attack)這一強力有效的論點,去攻擊希拉莉和民主黨政府的應對失當和掩蓋真相,甚至完全沒有涉及「極端伊斯蘭」以及穆斯林難民的問題都,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相反,他又一次墮入與主持人爭辯他是否一開始就反對伊拉克戰爭的糾纏之中。

仍欠一場「精采的圍剿」

總體來說,在辯論技巧和戰術來說,希拉莉毋庸置疑勝出。她半生從政,無論是從政策角度還是辯論經驗,都超出特朗普一大截。儘管如此,她對這次辯論還是嚴陣以待,精心準備,甚至找了模擬對象演習,因此表現得胸有成竹,精神飽滿。這首先打消民眾對她健康問題的疑慮,也再次證明了自己會是位勤勉合格的總統。

相比之下,特朗普令人失望。對比初選的辯論場上,他風捲殘雲般地橫掃對手,他這次表現得拘謹(一個細節是他在不停地喝水),且明顯準備不足。既沒有表現出他的急智,更無法顯示出他比希拉莉更有總統樣。如果說,這次辯論希拉莉已經展現了她最佳的狀態,而特朗普還沒有進入狀態;那麼,他們下一場交鋒就更加令人期待。因為不管誰成為獵物,他們終歸欠了觀眾一場 「精彩的圍剿」。

希拉莉小勝,但仍不足

CNN 辯論後的觀眾民調顯示,62%的觀眾認為希拉莉贏,27%的認為特朗普贏。但是首先必須指出的是,被訪者中41%的是民主黨人,26%的是共和黨人,因此民調結果明顯向希拉莉傾斜,無法代表全體選民。其次,即便如此,在第一回合的經濟問題上,只有51%的觀眾認為希拉莉贏,而47%的觀眾認為特朗普贏。

這就證明,在經濟這一影響力最大的議題上,特朗普仍是佔了上風。從這個角度看,他算不上一敗塗地,反而顯示,他有可能打動一部分最看重經濟,但之前仍未下定決心的觀眾。而對於希拉莉而言,場面上的勝出能否轉化為支持率的顯著提升?

CNN觀看辯論的焦點小組中有一位原本支持桑德斯的年輕女性,她來自希拉莉目前最迫切需要拉攏和刺激投票熱情的群體。她說:「她(希拉莉)能給予我的還不足夠」。這句話或許能點出希拉莉的處境。

(黎蝸藤,旅美歷史學者,哲學博士)

2016美國大選 美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