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風雲 香港

橫洲公屋計劃縮水誰決定?梁志祥:看地圖後即時想到的

政府承認曾與5名鄉紳及區議員私下會面,其後元朗橫洲發展計劃方向突變。「摸底」形式決定香港規劃了嗎?


2016年9月21日,行政長官梁振英聯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以及運輸及房屋局、發展局官員,召開記者會交代橫洲發展計劃。
2016年9月21日,行政長官梁振英聯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以及運輸及房屋局、發展局官員,召開記者會交代橫洲發展計劃。端傳媒攝影部

「橫洲這件事或者都是一個幾好的機會,向社會展示一下我們做事的決心,以及我們碰到的困難。」特首梁振英停頓數秒,繼而開始硬咽:「我們做出來的成績,粒粒皆辛苦。」說罷,梁振英隨即轉身離開,為一小時的記者會畫下句號。

9月21日下午三時半,香港特首梁振英、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等一眾高官,齊集在政府總部召開記者會,為近來引發爭議的元朗橫洲風波解畫。

2012年,政府原定計劃在橫洲一幅33公頃土地,興建17000個公營房屋單位;及至2014年,政府修訂計劃,發展面積大幅縮減至5.6公頃,興建4000個單位。政府從未就這項建屋計劃諮詢公眾,即使過往傳媒有報導項目,但計劃並未引起太大爭議。

然而,就在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期間,當時的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提出「官商鄉黑勾結」,指稱政府縮減橫洲建屋規模,是向新界鄉紳屈服。

計劃背後涉及的新界勢力和利益由此層層揭開。多家媒體報導,原定計劃建屋的土地上,目前正由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經營一個大型停車場。

朱凱廸認為,政府修改建屋計劃的選址,是屈服於曾樹和等新界鄉紳的反對。而選址改變後,受影響的持份者,由在土地上做生意的鄉紳,變成在當地四條非原居民村——永寧村、楊屋新村、鳳池村和蝦尾新村的一眾村民。

元朗朗屏邨望向橫洲,圖下方為3條非原居民村而在新計劃中受影響的鳳池村、永寧村、楊屋新村,圖右上角為主要用作露天貨倉的土地。
元朗朗屏邨望向橫洲,圖下方為3條非原居民村而在新計劃中受影響的鳳池村、永寧村、楊屋新村,圖右上角為主要用作露天貨倉的土地。攝:林亦非/端傳媒

橫洲計劃罕有由房屋署主導?

整個建屋計劃,由選址到規模大幅改變,到底誰左右這個決定?近來這成為香港公眾關注焦點,但連日來香港高官一度未能釋除公眾疑惑。

9月21日下午的記者會上,梁振英首次承認,根據房屋署記錄,政府曾向地區人士進行四次游說工作,其中三次是接觸當時的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及其他鄉紳。

今年59歲的梁志祥是新界原居民,民建聯元朗支部主席,與鄉事派有緊密接觸,在這屆立法會選舉中代表民建聯勝選。他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表示,2013年中,他們在元朗區議會一個會議室,第一次與政府官員就橫洲發展項目會面。

除梁志祥外,當時的出席者還包括屏山鄉委會主席曾樹和、屏山鄉事委員會副主席鄧達善、屏山鄉事委員會原居民代表鄧志強及時任屏山北區議員的鄧慶業,全部代表鄉事利益。而政府一方,則有副房屋署長馮宜萱、元朗民政事務專員麥震宇,一名運輸署及一名地政署官員。

梁志祥指出,一般大型發展項目如元朗洪水橋及元朗南新市鎮等,是由發展局主導,委託顧問公司做研究,並會進行三輪公眾諮詢。

但梁志祥也指出,橫洲計劃「很特別」,罕有地由房屋署主導;從發展範圍到詳細設計,也一概由房屋署工程師處理。「我估計這種做法比三輪諮詢快很多,實際上這幅地已『無得返轉頭(不能回頭)』。」

梁志祥表示,這次會議上政府一方並未提及分期發展,他又隱晦透露,當時與會者反對計劃:「鄉事及區議員對交通及人口壓力已經很反感,如果整個17000萬個公屋單位的方案拿出來,九成過不到區議會。」

不試水溫的話,放在區議會上就完全沒有機會通過,他們就更大問題,要半年或一年後才可再拿上來。

民建聯元朗支部主席、候任立法會議員梁志祥

然而,針對這個大型建屋計劃,政府只是約見了五名鄉紳,聽取他們意見,而向他們介紹計劃時所提供的圖表及文件,當時也未有對公眾公開,這些「摸底」會面直至三年多後的今天才曝光。

「當時區議會無作記錄,因為這是一個非正式會議,大家一個碰頭。」梁志祥說。

梁志祥做了21年區議員,他自稱以前都有做過類似「摸底」,包括元朗橋昌路居屋、朗屏的南北居屋發展計劃,也是先聽鄉事及區議會的意見,試探他們的反應,然後在研究計劃內作出一些修訂、優化。

「不試水溫的話,放在區議會上就完全沒有機會通過,他們就更大問題,要半年或一年後才可再拿上來。」他斬釘截鐵地說。

候任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元朗區區議員梁志祥。
候任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元朗區區議員梁志祥。攝:羅國輝/端傳媒

「政府沒有說分期,我的理解是沒有了」

第一次會面大約兩至三個月後,即2013年9月左右,雙方又再進行非正式會面。這次政府一方,多了一名香港科技園的代表。梁志祥形容,這次會議焦點是在橫洲再興建一個工業村,解決區內就業問題。

在端傳媒記者追問下,梁志祥承認在這次會議中,他提出先興建4000個單位。「我覺得如果大家再爭拗下去,整個計劃都會告吹,17000個單位是做不到的。」於是梁志祥建議計劃分兩期進行,「第一期先做有效率一點的,最少大家都不會爭拗交通問題,第二期再做其他,到時慢慢討論。」

為何是4000個呢?梁志祥說,這只是看了地圖後「一些即時的想法」。

即使整個計劃一起做也好,也是分兩個地盤來工作,所以我建議他分兩期進行,用地盤的南北去分開。

民建聯元朗支部主席、候任立法會議員梁志祥

原來,橫洲地盤本身分為南北兩邊,梁志祥看過地圖後,認為「即使整個計劃一起做也好,也是分兩個地盤來工作,所以我建議他分兩期進行,用地盤的南北去分開」。

這些會議在哪裏進行?梁志祥說忘了會面地點:「這類試水溫會議,有時會在酒樓進行,飲早茶傾。」

到2014年6月,梁志祥等五名鄉紳,第三次與政府會面。這次會議上,政府明確向他們表示,是要處理剩下4000個單位。

橫洲公屋計劃。
橫洲公屋計劃。圖:端傳媒設計部

「好細緻了,等於是去區議會的內容,官員當時說現在只是發展4000個單位,其他暫時不會討論。」梁志祥續說:「他沒告訴我有二期、三期的,我們的理解就是沒有了。」

此外,公眾的一個質疑,是參與「摸底」的曾樹和正在選址土地上經營停車場。他曾明確反對建屋計劃,政府其後改變了發展方向。

那麼三次「摸底」會面中,雙方有討論停車場的經營問題嗎?梁志祥回應說:「我沒有深刻印象,有也不出奇,因為就業問題,當時他們也提了出來,取締全部倉地,人們去什麼地方工作?我都是靠記憶,大家不要以為我有隱瞞或刻意不說。」

受橫洲發展計劃影響的3條非原居民村-鳳池村、永寧村、楊屋新村,居民在不同地方掛上抗議橫額。
受目前橫洲發展計劃影響的3條非原居民村——鳳池村、永寧村、楊屋新村,居民在不同地方掛上抗議橫額。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攝:林亦非/端傳媒

「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

橫洲風波被揭發後,已擾攘了近一個月,「官商鄉黑勾結」的指控越炒越熱。

梁振英在9月19日見記者,指政府並非縮減橫洲建屋規模,而是分階段執行——第一期先建4000個單位,第二及第三期再興建餘下13000個單位。

至於誰人決定減少建屋規模,梁振英說自己領導一個橫洲項目工作小組,作一些高層次、方向性的決定,但細節問題就由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處理,「這個委員會我不參加的,是由財政司司長當主席。」

四小時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隨即發表聲明,表明自己是工作小組成員,但「從未參與會議」,而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未有決定分階段執行橫洲建屋計劃。再過兩小時之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發出聲明,指自己並無參與工作小組,與事件撇清關係。

特區政府三名最高級別官員的發言,引起輿論一片嘩然,認為香港政府高層官員互相推卸責任。加上外界普遍認為三人或有意出選下屆特首,這次三人的發言,更被指是打響了特首選舉的前哨戰。

答案在9月21日的記者會揭曉。

橫洲土地內幕 港府官員各說各話
橫洲土地內幕 港府官員各說各話圖:端傳媒設計部

「運房局(運輸及房屋局)建議先發展橫洲第一期,務求令4000個單位早日落成⋯⋯支持部門朝這個方向工作,這個是我的決定。作為行政長官及特區的最高負責人,做決定是應有的擔當。」梁振英收起笑容、嚴肅地說,之後更主動以英語重複這句話。

這是梁振英首次承認,自己拍板改變計劃選址。

記者會上,梁振英多次面露笑容,一邊解釋,一邊看看坐在他左邊的曾俊華。而曾俊華則收起平時的笑臉,少有地全程臉色陰沉。

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 No questions about that.(你永遠同意你的老闆,這並無疑問。)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

曾俊華發言時表示,橫洲項目的專責小組在2013年6月開會,他當時正在外地訪問,未有出席會議,並重申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沒有決定分期執行計劃。

現場有記者問:這是否和特首唱反調?曾俊華回答說:「那你覺得這個東西是與特首的聲明有反調嗎?我覺得這個想法有少少奇怪。」

記者以英語問曾俊華,梁振英承擔了事件責任,他是否同意?曾俊華回應說:「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 No questions about that.(你永遠同意你的老闆,這並無疑問。)」

然而,曾俊華在記者會上全部四次發言,都沒有觸及橫洲發展項目的細節。

梁振英解釋,運房局曾四次私下接觸地區人士進行游說工作,但計劃遭強烈反對。所以2014年1月27日的會議上,運房局建議分階段發展橫洲土地:「我聽了這些建議後,我認同、支持這些建議,我認同、支持這個方向是推進。」

球交到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就此補充。他指房屋署向他匯報,建議先進行橫洲第一期,興建好4000個公屋單位,避免元朗區其他公屋計劃受到拖延。「我作為局長,我認同房屋署的建議。」

張炳良又強調,他們向鄉事派「摸底」,不存在屈服或勾結,因為他們還有諮詢其他持份者,包括民主派的元朗區議員黃偉賢和鄺俊宇。他透露,兩人在會面上,「更支持興建四千個公共房屋單位的建議」。

姚松炎、鄺俊宇連同多位非建制派候任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會。
姚松炎、鄺俊宇連同多位非建制派候任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會。攝:盧翊銘/端傳媒

「賠償鄉紳作業困難,毀家滅村就容易?」

但不消一個小時,張炳良這個說法就受到當事人鄺俊宇的嚴厲駁斥。

「不要屈完曾俊華,就來屈我鄺俊宇!」候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在立法會大樓,與另外9名非建制派候任議員一同召開的記者會上說。

鄺俊宇表示,他和黃偉賢在2014年3月17日應房屋署邀請,在民政事務處的一間會議室見面。期間,房屋署經理只告訴他們,橫洲將會興建4000個公屋單位,從未提及有17000個單位的計劃和分期建屋的部署。房屋署只是就着新建公屋有其中一條行人天橋將經過元朗朗屏村,才來問他們意見。

「當時的方案是政府既定方案,是一幅提交區議會前的文件圖給我們看看,絕非諮詢或摸底。」鄺俊宇批評,現在政府硬說得到他們同意,是「指鹿為馬和歪曲事實」。他對此深感憤怒。

政府常說『先易後難』,但原來趕走原居民、毀家滅村就是為容易;令鄉紳的作業有賠償,就是困難

候任立法會議員姚松炎

同場的候任立法會議員(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姚松炎也認為,政府在記者會迴避問題,「不能收貨」。

他說:「特首一直堅持有第二、第三期發展,但今天的發布會,原來第二、第三期不會包括在十年建屋計劃裏面,而且沒有時間表,沒有路線圖,發展遙遙無期。這等同沒有一樣。」

「政府常說『先易後難』,但原來趕走原居民、毀家滅村就是為容易;令鄉紳的作業有賠償,就是困難,這跟我們的理解完全相反。所以我們在此強烈譴責政府向鄉紳跪低,以『摸底』形式決定香港規劃。」 姚松炎最後嚴詞強調。

新界風雲 香港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