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天下大勢

林恒生:日本重返南海部署,考驗北京智慧

事實上,世界第一的美國海軍毋須日本助拳;反而是日本請纓上陣,將使美國跌進另一個戰略空間……


美日聯合在南海軍演。
林恒生:日本如果進入南海,情況遠比美國單幹戶式對付中國複雜。攝: Courtesy David Flewellyn/U.S. Navy/Handout via REUTERS

日本對西太平洋與南太平洋歷來有戰略性的高度重視,這是日本所稱的「生命線」──石油與貨品入口的主要海運路線,從中東經馬六甲海峽入南海,北上東海到日本。因此,二戰時日本攻打香港的同時,也拿下緊扼海路咽喉的菲律賓、馬來亞和新加坡,一為日本海路貨運掃清障礙,亦是卡在一眾盟國海域的「頂心杉」(芒刺)。

二戰歐洲戰場是陸軍與空軍拼殺,亞洲戰場則是海陸空三者都有。海上是美國與日本之戰,從偷襲珍珠港到中途島戰俱是。

最激烈的一場海戰,是1944年10月的雷伊泰灣海戰(Battle of Leyte Gulf)。其爆發在呂宋島以東的南太平洋,戰場廣達1000海里乘600海里,美日總共投入數以百計船艦,惡戰三日四夜,被稱為「人類歷史最大規模海戰」。結果美國大勝而回,日方損失26艘船艦,包括4艘航空母艦、3艘戰鬥艦、多艘巡洋艦、驅逐艦等,陣亡上萬人;美國自身只損失6艘主力船艦,包括3艘航空母艦、3艘驅逐艦,陣亡約三千人。

海戰令美國在南太平洋找到立足點,逐漸逼近日本本島,最終以兩顆原子彈擊敗日本,奠定戰後美國在南海的主導地位。

這段歷史說明了:南太平洋是兵家必爭之地,70年前是這樣,今天也是如此。美國大敗日本之後,儼如西太平洋與南太平洋唯一超級大國,冷戰年代,強如蘇聯亦不敢動美國這片地盤念頭,只得在印度洋藉著與印度的關係搞點小動作。日本戰後則憑著與美國的盟友關係,以超強反潛能力及海上打擊實力,成為美軍在這片海域的夥伴。

中美相對克制,日本加入添變數

美國推行「重返亞太」戰略之後,中國在南海亦強硬起來。不少說法稱「中美必有一戰」,就機率來說確實無法排除戰爭可能,只是什麼時候爆發無人知曉。當前中美都相對克制,在南海各自範疇舞刀弄槍,中國在靠西一端,美國則在東側,隔著大片汪洋叫陣。不過情勢近來出現暗湧,今年9月15日,日本新任防衛相稻田朋美在訪美期間表示,日本計劃與美國在南海進行聯合巡航訓練。這一想法倘被美國接納並付諸實行,本來波濤洶湧的南海更會濁浪滔天。

類似的「美日聯合巡航南海」,早在稻田朋美上台前就已有人提出,中國駐日大使程永華在上個月便曾對此表示「中方絕不容忍」。可是這句話才說了不到一個月,日本就說要聯合巡航,不把程永華當一回事。中國暫未就稻田朋美的講話公開回應。而必須指出的是,雖然美國高層沒有直接談到「聯合巡航」,但美國海軍發言人曾說:歡迎日本擴大在南海的海上活動。「聯合巡航」是否日本的一廂情願,或有其他後著,美國的真正態度至為關鍵。

美中兩國在南海你來我往而未爆火花,肇因於雙方都是核武大國,一旦擦槍走火,後果可大可小。也正是由於這種對峙下的和平,中美雙邊都明白,若無對話機制,小事可以無限變大。於是最近十幾年來,中美都在努力建設通報機制,據稱目前存在於多個層次範疇的機制,至少有逾百之多。這可望減少中美因誤會而動武的風險。對比之下,中日之間的類似機制不多,擦槍走火機會大增。

馬六甲海峽曾有海盜洗劫商船,日本2007年派艦南下,參加多國打擊海盗演習。按道理,如果日本再次提出要為商船護航,恐怕沒有國家反對。可是當年出海的是海上保安廳;如今一旦來到的,極可能是海上自衛隊。某程度而言,這將是70年前南太平洋海戰之後,日本海軍正式回到這片海域,意義尤為重大;與打擊海盜完全是兩碼事。

也就是說,南海到時可能擠上美日中三國海軍,加上伺機而動的俄羅斯,以及由南而上的澳洲,還有周邊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小小的南海是否可以承載如此政治重量,令人懷疑。

日本右翼自說自話,還是挾美重返南海?

美國要在南海與中國過招,這是事實;但若加入日本,美國會如何看待?論實力,日本海上自衛隊世界第二,美國多一個援手,於華府來說不是壞事。今年初日本修訂實施的「和平安全法制」(修訂後現行版本簡稱「新安保法」)帶有「集體自衛權」況味。也就是即使日本沒有受到直接攻擊,法案授權日本在其盟友受到攻擊時,可以提供軍事協助。

日本如果進入南海,情況遠比美國單幹戶式對付中國複雜。事實上,世界第一的美國海軍毋須日本助拳;反而是日本請纓上陣,將使美國跌進另一個戰略空間──被視為「聯合日本、挑戰中國」,挑起北京的危機感,反令衝突機會大增。程永華的一番話,應是如此思考的結果。

1980年代中曾根康弘任日揆之時,列島掀起「日本戰後政治總決算」之風,認為日本戰後長年被美國壓住,是因為東京戰爭法庭裁決之故。當時日本社會有一種聲音,聲稱日本要重新擁有獨立自主的外交及防衛政策。1991年波斯灣戰爭爆發,美國組成多國部隊參戰,有報導指自民黨幹事長小澤一郎逕直來到首相海部俊樹辦公室,要求派出自衛隊參加行動。1993年,小澤一郎的《日本改造計劃》面世,首次提出日本要做「正常國家」,主張修改和平憲法第九條,支持擁有合法自衛權。修憲這條路線延綿到其後,陸續出現更強硬的一系,包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為主的右翼思潮。如今稻田朋美的「美日聯合巡航南美」,當中不無幾分小澤一郎的參與國際行動的影子,但較當年中曾根康弘及小澤一郎更為強硬。

如此,稻田朋美「聯合巡航」就不可能是少數日本政客的想法,而是其來有自的念頭。美國當然知道日本與中國現時的關係,日本一旦進入南海,絕不可能是巡完就走。先前已述,日本在南海有重大利益,除了海運路線安全,東京多年來在南太平洋做了不少工夫,尤其是對橫亘南海的菲律賓下的力度最大。

早前在老撾東盟峰會,安倍晉三與菲律賓總統杜特地(Rodrigo Duterte,杜特蒂)會面,宣布提供兩艘大型巡邏船,連同三年前答應提供的10艘,日本可說是菲律賓的主要武器供應國。安倍晉三更表示,日本做了「在更廣泛區域合作的準備」,這與美菲關係惡化截然不同,日本對區內文的武的都有一套,企圖心很大。

中國對稻田朋美的講話未見激烈反應,可能北京也在思考日本此舉的背後因素──是美日合夥逼北京在南海就範,是日本右翼自說自話,抑或是日本挾美國重新進入南海。三者當中,以第三個可能性最危險。因為第一個是美國為主的戰略,分寸在華府手上;第二個則是美國不允許的話,日本無可奈何;第三個則是日本整個東亞大計核心,是為長遠的戰略目標,告訴世人:70年後,日本終於回到南海了。

(林恒生,自由撰稿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