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觀點 立法會選舉混戰

立選數據分析:超級區議會,傳統配票大戰社交媒體

最後一席之爭,很大機會落入鄺俊宇和周浩鼎之爭,而他們的勝負,很可能亦代表傳統配票與社交媒體動員兩種方法的勝負。


編按:立法會選舉將至,研究機構「思為策略」將於《端傳媒》撰寫一系列文章,以收集得來的線下和線上數據,分析各區選情,提供傳統滾動民調以外的視角,此為系列最後一篇。公民黨陳琬琛、民協何啟明及新民主同盟關永業已宣布棄選,但此文仍會分析三人棄選前的選舉形勢,以供日後檢討參考。

鄺俊宇。
圖為超級區議會民主黨籍候選人鄺俊宇。攝:盧翊銘/端傳媒

立法會區議會(第二)功能組別,又名「超級區議會」(超區),全香港未有登記傳統功能組別的選民,均可以在這個界別投票。今年有347萬名選民可在這個界別投票,有些選民更是從傳統功能組別轉為「超區」界別,為全香港最多人參與投票的界別。

今屆選舉有9張名單競逐5個議席,名單比上屆多。由於「超區」候選人需要爭取15名民選區議員提名,才可以參選,因此一直只有區議員較多的大黨才可以參與。可是,今年公民黨、新民主同盟、街工也成功「借票參選」,令成功參選的泛民主派名單,由上屆的3隊,大增至今屆的6隊。在票源分散的情況下,泛民主派要延續上屆3席的成績,面對重大困難。

圖:端傳媒設計部

線下「選民結構」分析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上圖的分類解釋如下:

深藍:若出來投票,一定會投票給建制派候選人,且投票率極高。

淺藍:若出來投票,較偏向投給建制派候選人,投票率稍低。

中間選民:不一定出來投票,且對各政黨沒有特別偏好,投票率較低。

淺黃:若出來投票,較偏向投給泛民主派或本土派候選人,投票率稍低。

深黃:若出來投票,一定會投票給泛民主派或本土派候選人,且投票率極高。

從香港整體選民結構來看(註一):泛黃、中間與泛藍選民分別為27.8%、48.96%與23.24%,泛黃票源比泛藍多4.56%。正如我們之前進行的五區線下分析,直選五區均呈現黃大於藍,九龍西的淺黃票源更高達11.81%。

線上「不重複互動人口流向」分析

圖:端傳媒設計部

根據7月19日到8月20日的數據和計算,可以看到超區選區中,僅有民主黨候選人鄺俊宇的 Faceook 不重複互動人數(下稱互動人口)突破三萬大關,是超區候選人互動人口表現的極端值(在同一組資料中和其他數值差異較大的數值)。而急起直追的民建聯候選人周浩鼎名單,則排行第二,其互動人口數為5494人。之後則為民建聯候選人李慧琼名單(3301人)。第四名到第六名的民主黨涂謹申、工聯會王國興、街工梁耀忠,互動人口則是介乎1000人到2000人之間,其餘候選人互動人口皆不滿500人。

超區候選人較少使用 Facebook,因為超區多仰賴組織配票,並以政黨實力作為評估基準。而香港目前才舉行第二次這界別的選舉,因此大家在選舉部署方面也還未有足夠經驗。比較超區九位候選人,低於40歲的有僅三張名單:鄺俊宇、周浩鼎、何啟明。而其中的鄺俊宇、周浩鼎,已經是經營自己 Faceook 最認真的兩位。

圖:端傳媒設計部

另外,透過分析各名單首名候選人 Facebook 專頁的互動人口重疊度,能清楚看出候選人之間互相影響能力的差距。專頁的互動人口,通常會有部分跟其他專頁的互動人口重疊,而重疊人口佔「專頁總互動人口」的比例愈高,代表該專頁受其他專頁的影響愈大。舉例來說,名單 A 的 Facebook 有100個互動人口與名單 B 重疊,該100人佔名單 A 總互動人口的10%,但佔名單 B 的50%,即表示名單 A 在網上宣傳的效果(不論是正面還是負面),將較能影響名單 B 的選情。

我們將各名單首名候選人專頁之間,互動人口重疊比例的前三名整理出來。從此圖表當中,可以發現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經營自己 Facebook 的鄺俊宇,確實成功打開窗口,與其他候選人名單產生較大的交叉影響,例如其中一個泛民勁敵陳琬琛。鄺可以較有效地透過社交媒體,影響泛民主派陣營的其他候選人,創造獨有的優勢。

圖:端傳媒設計部

最後一席如何決戰?

按常理而言,香港整體泛黃票源多於泛藍,只單憑泛黃票源,泛民主派理應可以取得三席。可是,泛民主派名單多達6張,同陣營取得第3席難度大大增加。泛民主派要在這個困境取得3席,只能夠在建制派配票不均導致某建制名單取票過少,以及有泛民名單可以單憑自己取得大量游離票數和搶奪到其他候選人票源,這兩個條件發生之下才可實現。這除了考驗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的配票能力,也考驗他們的社交媒體操作能力。

根據目前的數據,民建聯李慧琼、民主黨涂謹申、街工梁耀忠(工黨和九龍西劉小麗支持)、工聯會王國興四名均是現任議員,而現任議員當選率較高(上屆超區和地區直選僅有三名爭取連任議員落敗),因此可以推斷組織票會較易流至這些現任議員。這四名議員憑自己不俗的知名度,以及所屬政黨和陣營組織票和地區票支持,應能各穩取一席。

公民黨在上屆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界別共取得255007票,因此我們也將陳琬琛列入最後變數名單之中。可是,公民黨陳琬琛的社交媒體經營,遠比鄺俊宇差,知名度也遠比其低,因此他可能只能取得公民黨本身的一部分政黨票。

最後一席之爭,最大機會落入鄺俊宇和周浩鼎之爭。兩人所屬的政黨都為各自陣營當中的領頭政黨,傳統配票和地區勢力本身就是這些政黨的強處。民主黨在動員民主派支持者和配票方面,雖然比民建聯配建制派票遜色,可是鄺俊宇本身的形象和 Facebook 經營,都比周浩鼎突出和立體,有利他爭取全港性的支持。因此,鄺周之間的較量,某程度為「善用社交媒體」與「擅長傳統配票」的決戰。

目前安全名單:李慧琼、涂謹申、梁耀忠、王國興

最後變數名單:鄺俊宇、周浩鼎、陳琬琛(已棄選)

系列總結:無可避免的思考

在過去三星期,我們分析了各個直選選區,以及「超級區議會」的線下和線上形勢。雖然我們在台灣的政治分析經驗中,線上分析與實際開票結果大致相似,但應用在香港選舉中,仍有一定缺憾:香港的選民登記制度為自願登記制度,跟台灣的自動登記制度不同,因此線上的分析,如分析實際互動人數,不是與選民結構完全吻合,故亦未必分析到實質選票的流向。另外,也有些人會說,傳統民主派和建制派都是以傳統組織票為主,分析他們的社交媒體表現,只是捉錯用神。

可是,香港社交媒體滲透率高,且慢慢步向社交媒體主導的社會,網上民情將愈來愈重要,甚至能牽動選情。即使建制派和傳統民主派的政治人物和政黨,也要開始透過社交媒體,營造他們的形象。如果我們只停留於分析線下,而不分析線上形勢,只會落後形勢,政情分析也變得不全面。因此,我們要做的是思考如何分析線上數據,而不應輕易放棄。

這一系列的政治分析,不是為了服務任何一個陣營,而是讓讀者以一個較新的視野和角度,更全面地理解香港的民情和政治形勢。而選舉已經進入最後關頭,我們在之前文章所給的建議,其實已經過了最佳和最合適的執行時間。因此,我們所作的分析,只是讓政治人物和陣營思考未來的選舉中,可以如何部署新的策略,拉動中間選民和淺色選民參與投票。

香港這幾年的政治形勢,大大加速香港政治的成熟程度,而香港的政治工作也會變得專業化,處理線上和線下數據的綜合分析,將會變得更為重要。

(思為策略,利用數據分析華人政治行為的研究機構)

註一:由於「超區」選舉只舉行過一次,我們不能只利用一屆選舉的數據分析定論,因此我們今次的「超區」線下分析,數據都是來自過往的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與區議會選舉。

香港 立法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