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香港

六名候選人集體棄選,能為泛民扭轉局勢嗎?

「候選人集體棄選,就是告訴選民要集中票源。」學者馬嶽指這個舉動,象徵意味比實際效果重要。


2016年9月2日,公民黨召開緊急記者會,宣布參選超級區議會選舉的陳琬琛將棄選。
2016年9月2日,公民黨召開緊急記者會,宣布參選超級區議會選舉的陳琬琛將棄選。 攝:羅國輝/端傳媒

9月2日晚上8時半,距離立法會選舉投票時間還有35小時,工黨四名立法會候選人,聚集在油麻地的總部開記者會,而坐在正中間的,是參選九龍東的工黨主席胡穗珊。

在鏡頭前,胡穗珊逐字讀出預先準備的聲明:「鑑於現時的客觀情況,我和我的團隊經過審慎考慮和反覆討論,決定停止一切選舉工程,現時我對於支持者、街坊和義工,感到萬二分抱歉。」說罷,胡穗珊低頭致意,其他黨友之後也陸續低下頭。

香港選舉沒有退選機制,胡穗珊停止選舉工程等同棄選。她希望九龍東選民集中票源,支持工黨的同路人:「我很希望著重公義、撐基層、撐弱勢的同路人能走進議會。」但她說由於選舉條例所限,不會推介其他候選人。

2016年9月2日,工黨主席胡穗珊宣佈退選。
2016年9月2日,工黨主席胡穗珊宣佈退選。攝:吳煒豪/端傳媒

記者會前兩小時,大約6時半左右,已經傳出胡穗珊會宣布棄選的消息。同一個晚上,參選港島、報稱獨立的司馬文和徐子見,參選超級區議會、公民黨的陳琬琛和民協的何啟明,也相繼棄選。

傍晚6時半前,五個泛民候選人還在網上宣傳;然而之後的一小時內,他們一切選舉工程都戛然而止。

到深夜11時半,參選新界西、報稱獨立的張慧晶,也發聲明宣布棄選,建議選民轉投有望當選的非建制陣營候選人。

圖:端傳媒設計部

超級區議會:棄選免泛民「攬炒」

泛民主派今屆選情一直不利,民調結果強差人意,顯示他們也許未能保住三分一關鍵議席,在立法會內否決備受爭議的重大議案。

引爆這次「棄選潮」的引子,是民間組織「民主動力」在9月2日、選舉日前最後一次公布的選前民調。

從8月21日至9月1日,他們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訪問了合共約5000名選民,結果預視——泛民主派多名候選人將一一落敗。

陳琬琛和何啟明棄選的超級區議會組別,有9張名單爭奪5個議席。建制派只派出3張名單,務求支持者能集中票源,好讓3席全勝;泛民主派卻因為部份政黨拒絕協調,多達6張名單出選,互相分薄票源,最終可能只得2席。

根據超級區議會民調,現時泛民主派的鄺俊宇及建制派的周浩鼎正逐鹿末席,兩人支持度同為9%。排名最後三位的陳琬琛、關永業和何啟明,同屬泛民主派,支持度合計也只有8%,他們不單無法勝選,還可能分薄了其他勝算較高的泛民候選人,玉石俱焚。

9月2日晚上8時45分,陳琬琛在公民黨黨友陪同下見記者。記者會一開始,陳琬琛、主席余若薇和黨魁梁家傑等人先起立鞠躬,向選民致歉。梁家傑隨即宣布,由於民調顯示陳琬琛勝選不高,決定停止拉票。

陳琬琛多次提到,希望選民運用智慧投票,增加泛民主派在超級區議會組別中取得3席的機會。「我沒有後悔參選,選舉中黨友和市民的支持令我深深感動,民調評估如果我繼續拉票,會影響泛民取得三席,我願意犧牲。」

棄選超級區議會議席的公民黨陳琬琛。
棄選超級區議會議席的公民黨陳琬琛。攝:羅國輝/端傳媒

他不斷強調自己願意為「民主大局犧牲」,但其實他自參選以來,便一直被外界質疑「搶票」,令泛民在超級區議會「攬炒」(同歸於盡)。

對此,陳琬琛在記者會上說,在超級區議會組別中,公民黨及他本人一直覺得需要初選,奈何與其他黨派協調不成功,「變成很多不同政黨參選」。

另一名棄選超級區議會的何啟明,也提到所屬的民協,打從第一天開始強調協調,只是有人不願參與這個機制才未能成事。「今日我見到如果再這樣下去,『攬炒』機會相當高,所以既然不能說服大家坐下一起協調時,我自己希望能夠犧牲小我,成全大局」。

兩人說的協調,指的是「雷動計劃」發起人戴耀廷及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倡議的泛民主派初選,期望從中選出三張名單,角逐超級區議會。可是新民主同盟拒絕初選,派出大埔區議員關永業出選。

關永業現時在民調中的支持度是2%,但他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不會棄選,「會努力到最後一分一秒」,又相信自己仍有機會當選。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地區直選:爭取「同路人」入局

泛民未能協調以致選情不樂觀,在司馬文和徐子見棄選的港島區略見一斑。

今屆共有15張名單爭奪港島區6個議席,但單單泛民就派了7張名單出選。在互相爭奪票源的窘境下,民調顯示能當選的候選人,3人屬於建制派,泛民只可拿到2席,另一人則屬於中間或獨立。

司馬文在棄選的聲明中說,未來四年的立法會對香港人十分重要,需要確保立法會不被建制派議員壟斷。他呼籲選民要「審慎決定你們投票的取態,從而讓在當選邊緣的香港島民主派候選人能夠獲勝。其中,我十分欣賞羅冠聰的能力及願景」。

同一區棄選的徐子見,也在聲明中建議選民「將你的一票投給支持民主和民生發展的候選人」。

根據民調,司馬文和徐子見的支持度均為1%,如果票源都流向爭奪這區末席的泛民主派羅冠聰,或有機會把他送進立法會。

圖:端傳媒設計部

而在胡穗珊棄選的九龍東選區,原本有12張名單參選,競逐5個議席。

根據民調結果,有機會取得議席的,包括3名建制派候選人及2名泛民主派候選人,而胡穗珊只能取得2%支持度,排在第10位,當選機會極低。

「大家狀況都不是十分理想,那我也應該以大局為重。」胡穗珊這一句話,點出了泛民主派在今次選舉中的困境。

圖:端傳媒設計部

學者:棄選未能為局勢帶來大改變

各人口中的「大局」,指的是非建制陣營在議會中的否決權。

現時立法會內,由議員提出的議案,或議員對議案或法案提出的修正案,需要在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分組點票,議案需要在兩組均獲過半數議員贊成才可通過。由於功能組別長期由建制派主導,所以泛民主派在地區直選,一直以過半議席為最低門檻。

然而,根據今次民調,非建制陣營只能在地區直選的35個議席中,取得17席,未過半數,意味著他們或會喪失分組點票否決權。

更重要的是,泛民主派可能連「關鍵三分一議席」也守不住。根據《基本法》規定,政府如果想修改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必須得到三分二議員同意才能通過。換言之,如果非建制陣營得到三分一議席,他們就有能力和政府抗衡,阻止具爭議性的政改方案。

以現時民調的估算,非建制陣營如果要在70席中,守住三分一議席,意味他們要在功能組別多取7席,甚不容易。

5名泛民候選人集體棄選,會否為泛民選情帶來龧光?

消息一出,網絡上的討論鋪天蓋地,有網民讚賞候選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向真英雄致敬」;但也有人認為泛民當初未能協調,現時卻棄選要求支持者轉投其他候選人,是「當選民玩具般玩」、「對泛民感到失望及憤怒」。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說,棄選對泛民選情利多於弊:「今次候選人接連棄選,儘管未能為局勢帶來很大的改變,但總比棄選前好。」

根據民主動力的民調,胡穗珊在九龍東只有2% 支持度,棄選「對整個選舉不會帶來很大影響」。熱血公民的黃洋達在民調中,正和民建聯的柯創盛競逐九龍東末席,但工黨支持者會不會轉投黃洋達呢?馬嶽有所保留。

2016年9月2日,工黨主席胡穗珊宣佈退選。記者會後,胡穗珊繼續留在職工盟總部內工作。
2016年9月2日,工黨主席胡穗珊宣佈退選。記者會後,胡穗珊繼續留在職工盟總部內工作。攝:吳煒豪/端傳媒

他也認為棄選對港島區選情「影響有限」。撇除了外籍選民,「司馬文最初的支持度是0%」;徐子見也只有1%支持度。因此,儘管司馬文公開讚賞香港眾志的羅冠聰,亦難以對羅冠聰,以至港島選情掀起顯而易見的變化。

「不過這個舉動(棄選),對超區的影響明顯一點。」馬嶽說,現在民主黨鄺俊宇和民建聯周浩鼎旗鼓相當,如果現在陳琬琛和何啟明停止競選活動,讓鄺俊宇吸納他的選票,也許可以令鄺俊宇的選情樂觀一點。

當大家的目光也注視著棄選消息時,「壓力將慢慢溜到一些勝算不高,但沒有棄選的候選人肩上。」他們會不會在選舉日前,放棄選舉,將會成為大家關注的議題。

「其實今次候選人集體棄選,就是告訴選民要集中票源,投給其他邊緣候選人。」馬嶽指這個舉動,象徵意味比實際效果重要。

參選九龍東的名單,有黃國健、胡穗珊、高達斌、譚香文、謝偉俊、柯創盛、呂永基、胡志偉、譚文豪、黃洋達、陳澤滔、譚得志。

參選新界西的名單,有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朱凱迪。

參選港島區的名單,有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強。

參選超級區議會的名單,有涂謹申、李慧琼、 鄺俊宇、何啟明、陳琬琛、王國興、關永業、梁耀忠、周浩鼎。

香港 立法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