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天下大勢

陳尚懋:泰國新憲公投,軍政府真成贏家?

最近有三則泰國新聞受到關注,看似互不相關,但其實事件背後,都與泰國這十餘年來紅黃之爭的政治動亂有關。


泰國新憲公投,市民把票投入投票箱。
泰國新憲公投,市民把票投入投票箱。攝 : Dario Pignatelli/GETTY

最近有幾則泰國新聞受到關注:

一、泰國於8月7日舉行新憲法公民投票,投票結果顯示有61.35%的民眾接受新憲,另外有58.07%的民眾接受由參眾兩院議員共同選出總理。

二、公投過後,在母親節長假期間,於泰國南部度假勝地華欣(Hua Hin)、布吉(Phuket,普吉)與素叻他尼(Surat Thani)等地發生十餘起炸彈攻擊事件,造成至少四人死亡,數十人受傷。

三、彭博社(Bloomberg)根據失業率與通貨膨脹所制訂的痛苦指數(Misery Index)進行調查,結果發現泰國是全世界痛苦指數最低的國家。

這三則新聞看似互不相關,但其實事件背後,都與泰國這十餘年來紅黃之爭的政治動亂有關。

政治動亂的根源

泰國從2005下半年開始,出現所謂「黃衫軍」反對他信(Thaksin Shinawatra,塔克辛)政權至今,歷經兩次解散國會重新選舉、兩次軍事政變、三次司法政變、兩次新憲公投,以及兩次大選。這十多年間,陸續出過七位總理(尚不包括代理總理),但至今仍無法徹底解決問題。

泰國政治動亂最主要的原因,與1960年代開始,以曼谷為核心(Bangkok-based)的經濟發展計畫有關。長期以來在中央政府「重曼谷輕鄉村」的思維之下,造成曼谷與北部、東北部地區的政治、經濟與社會各層面不平等擴大。

根據「人類成就指數」(Human Achievement Index, HAI ,結合健康、教育、就業、收入、參與、住宅環境、家庭與社區生活、運輸交通八項指標)調查顯示,指數較高的地區,幾乎全集中在泰國中南部,包含首都曼谷;北部與東北部則普遍指數偏低。

如此情況引發北部與東北部民眾不滿,也讓這兩地成為政治異議分子的重要陣地,也是後來「紅衫軍」(red shirts)的大本營。這種不平等,一直到2001年出身北部清邁地區的他信當上總理,才出現轉變。

他信上台之後,推出許多民粹政策與地方發展計畫,藉此贏得北部與東北部民眾的認同與選票。也因此從2001年開始,親他信的政黨(泰愛泰黨、人民力量黨、為泰黨)橫掃泰國歷次選舉。

同時,他信的強大民意,也讓原本聚集曼谷的傳統保守勢力感到不安。泰國研究學者 Duncan McCargo 稱這股涵蓋皇室、軍隊、司法與民主黨(Democrat Party)的保守勢力為「君權網絡」(network monarchy),形成與他信代表的北方鄉村勢力的對峙。

「君權網絡」聯合起來,由民主黨為主的黃衫軍發動街頭示威抗議,後由軍方發動政變、在由司法體系透過政治判決拉下民選總理。這個過程違背民主價值,卻受到皇室默許,形成「鄉下人選出政府,都市人推翻它」(The provinces elect governments, Bangkok overthrows them)的政治格局。

新憲公投,政府仍未贏得泰北民心

其實這次新憲公投,早該在半年前就該舉行,但軍政府設立的「國家改革議會」(National Reform Council)於2015年9月6日否決先前新憲版本。而後軍政府另行成立新憲起草委員會,在2016年3月29日完成16章、279條,共105頁的新憲草案,送交內閣與國家立法議會,後於8月7日進行公民投票。

公投題目有二:第一題是「您是否贊成此次的憲法草案?」第二題則是「您是否同意在過渡時期的五年之中,由參議院與眾議院共同推選總理人選?」由於先前新憲草案,已被國家改革議會否決過一次,因此巴育(帕拉育)政府對於此次的公投可說是勢在必得。

在此次公投之前,巴育政府先通過「新憲法草案全民公投法」,明確規定蓄意抵制全民公投行為違法,將處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或20萬泰銖以下罰款,並剝奪五年的參政資格。引發民眾的寒蟬效應,深怕不支持新憲即有違法之虞。

此外,政府一方面透過許多高壓手段,壓抑北部與東北部民眾的異議聲音,另一方面也希望透過北部清邁(Chiang Mai)與東北部廊開(Nong Khai)兩條高鐵計畫,讓這兩地民眾感受到政府對他們的重視。

但從新憲公投可以看出,這方面的努力似乎沒有得到回報。不管是公投的第一題或第二題,北部與東北部的贊成票比例仍遠低於中部與南部區域。尤其在東北地區依善(Isan),第一題與第二題的贊成率皆不到五成,只有46.63%與42.53%;而北部地區第一題與第二題的贊成率也只有57.58%與54.01%。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重點是,不論是全國或是各地區,第二題的贊成率都比第一題要低了約 3至4%,主要原因在於第二題給予軍方絕對權力。在新憲草案中,參議員 250 位成員全由軍政府指派,加上眾議院的 500 位議員,一共 750 位成員可以共同選出新任總理人選。意思就是:只要軍方支持的政黨可以拿到眾議院超過四分之一的席次(250位參議員+125位眾議員),軍方就可以決定新總理,且該總理不需具有國會議員資格。因此,第二題被視為是為巴育續任總理鋪路,也引發較多民眾的反彈。

泰南三省的不滿與連環爆炸

除了北部與東北部民眾依舊不買帳之外,南部穆斯林三省,包括:北大年(Pattani)、陶公(Narathiwat)與也拉(Yala,惹拉)也表達了反對之意(此次公投南部14省中,只有穆斯林三省投下反對票)。他信執政時期,由於其錯誤的南部治理政策,加深泰南民眾對於紅衫軍政府的不滿,與對曼谷權力中心的仇恨。從2004年1月4日陶公府發生軍事基地受攻擊事件開始,到2015年8月止,一共發生15123起攻擊事件,6480人死亡,11753人受傷。泰南三省陷入多年動盪不安。

巴育上台之後,將執政重點放在國內政治和解,而忽略泰南民眾訴求。以往南部各省幾乎都強烈支持民主黨或軍政府——例如在2007年素拉育政府舉行新憲公投時,南部14省都投下贊成票;到了2011年大選時,民主黨在南部14省中贏得12省。但這次,連民主黨黨魁阿披實(艾比希)也公開表達反對新憲,認為新憲法並無法解決國家發展、社會矛盾,與貪污腐化等當前泰國社會的重要問題。加上南部穆斯林三省長期受到政府打壓,也反應在此次公投結果,以及其後連串炸彈攻擊的背景因素。

事實上,在泰國公投之前,包括美國與英國在內的七個國家,紛紛發出安全警告,提醒在泰旅遊或居住的該國人民注意人身安全。當時泰國政府還予以駁斥,警告各國不應發布沒有根據的警告。然而就在公投結束不久,泰國南部觀光客聚集之處,就發生連續炸彈攻擊事件。

泰國警方已經初步排除國際恐怖組織犯案,而將犯案動機指向國內政治衝突。但不論是政治異議分子或是泰南分離分子,都可以看出公投並沒有解決問題,反而引發泰國社會更大的分裂,並製造更多的衝突。此情景就如同2006年12月31日新年除夕,政治異議分子為抗議素拉育軍政府的高壓統治,在曼谷發動一連串炸彈攻擊事件一樣。顯見,泰國區域衝突的問題恐怕將成為軍政府執政的不定時炸彈。

彭博社調查解構

接著,我們來談彭博社日前發布關於痛苦指數的新聞。彭博社調查全世界74個經濟體的失業率與通貨膨脹等數據,得出泰國的痛苦指數為1.11,為全世界最不痛苦的國家。新聞出來後,台灣媒體紛紛表示泰國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家,但最不痛苦真的等同於最快樂嗎?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第一,痛苦指數調查的指標之一是「失業率」,泰國在六月底時的失業率約為1%。但根據我與泰國企業主的接觸,失業率低雖表示只要有工作意願的人都可以很容易找到工作,但問題就是如果找不到「錢多事少離家近」的理想工作,多數泰國人的工作意願有限,或是轉換工作十分頻繁。因此失業率低,反而成為泰國的問題,因為企業找不到適合的優秀人才。

痛苦指數另一指標是「通貨膨脹」,根據彭博社的報告,泰國7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只比去年增加0.1%,顯示泰國的供需失調,需求遠低於供給。在大家不願消費的情況下,如何刺激景氣?因此泰國的低通貨膨脹現象,反而對經濟發展不利。

這個經濟困境,其實也跟泰國的政治動亂有關。泰國從2005下半年開始以來,平均每隔兩三年就會出現嚴重的紅黃之爭,包括 2006年軍事政變、2008年黃衫軍封鎖機場、2009年紅衫軍攻入東亞高峰會議場地、2010年爆發嚴重軍民衝突(超過90人死亡)、2013年底的示威抗議,以及 2014年的軍事政變。

政治動亂在這十餘年間影響泰國經濟甚巨,尤其是外資信心銳減,泰國引以為傲的觀光業更是首當其衝。許多在曼谷經營民宿的台商表示,政治動亂絕對是對其永續經營的最大阻礙。這次在公投結束後,更可以看出問題並未解決,南部民眾的不滿更甚以往。恐將加劇對泰國觀光業的衝擊,連帶使得外資卻步,民眾消費意願低落,拖垮泰國經濟發展前景。

軍政府當初發動政變的理由之一,就是希望泰國政治情勢穩定,以提升經濟發展。但目前軍政府並未解決區域發展失衡的問題;且公投結果顯示,不但北部與東北部民眾持續反對軍政府,就連泰南三省也表態不支持。當前局勢,只是軍事高壓下的假性穩定。

(陳尚懋,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