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香港

選舉是一場比錢多的戰爭嗎?

立法會選舉在即,有參選人在網上籌集選舉經費,也有人因經費不足而退選。到底一場選戰有多花錢?有錢就等於有票嗎?


2016年7月31日,朱凱廸於屯門建生邨的街站活動。
2016年7月31日,朱凱廸於屯門建生邨的街站活動。攝:吳煒豪/端傳媒

7月31日,天文台發出了酷熱天氣警告。參選立法會新界西直選的朱凱廸穿着淺藍色恤衫,揹着滿佈油漆痕跡的布袋,連同五、六名義工,來到屯門建生邨對開擺街站。

他們放下帶來的木工工具,還有從街市拾來的舊卡板等,這才開始「建街站」。他們先拆掉卡板的釘,把卡板條磨平,分解再裝嵌,廢棄的卡板轉眼變成實淨的木枱,過程中他們還邀請了街坊參與。

這種非一般的街站是標奇立異嗎?朱凱廸解釋,除了宣揚廢物重用,最重要的,「還是要省錢」。

要參選立法會,「最低消費」是選舉按金:今屆地區直選是5萬元,功能界別選舉則是25000元;如果參選人得票過低,選舉按金將會被沒收。

但要讓選民認識自己,宣傳經費隨時數以百萬元計。新興政黨「香港眾志」副主席黎汶洛,原本打算出選九龍東地區直選,就因為經費不足而要棄選。

收集舊物,手工製作,獨立參選人的選舉游擊戰

「我是窮人,又不想找大金主。」7月17日,朱凱廸在社交網站專頁發動眾籌,目標是籌得80萬港元,連同已有的20萬元資金,整個選舉預計要花100萬元。公布籌款後23天,他已經籌得超過84萬元,算是迅速達標。儘管如此,團隊的選舉經費依然比大政黨少得多。

朱凱廸沒有雄厚資金支持,不過他認為眾籌選舉經費也有助動員選民:「與我理念接近的人,已經開始習慣自己貢獻多一點的參與模式。這有種calling、有種號召力,號召大家去貢獻。」

餘下還能做的就只有節流,別人花數十萬在大樓外掛上宣傳廣告,他卻用更便宜的方法「反客為主」:「我們打算用投影,把宣傳廣告投射到牆上,投影其實很有象徴意義,以弱勝強。你有10萬元買好大的廣告,但我找朋友拿一台投影機來便搞掂你(搞定你)。」

朱凱廸指,競選團隊資源不多,街站活動會盡量從簡。
朱凱廸指,競選團隊資源不多,街站活動會盡量從簡。攝:吳煒豪/端傳媒
朱凱廸的競選團體裡面不少人是他的朋友,他們義務襄助,也未必每個人都有制服。
朱凱廸的競選團體裡面不少人是他的朋友,他們義務襄助,也未必每個人都有制服。攝:吳煒豪/端傳媒
團隊響應環保,用舊鞋盒裝著旗幡。
團隊響應環保,用舊鞋盒裝著旗幡。攝:吳煒豪/端傳媒

沒錢印橫額嗎?朱凱廸想到回收舊橫額,經過加工,寫上政綱理念,循環再用。買物資要錢嗎?讓市民參與街頭工作坊,用廢物製造物資,又省回一筆。可惜新界西幅員廣闊,再多的人手製作亦難敵機械印刷,面對對手的旗海,朱凱廸明言要「打游擊」。

「一出荃灣港鐵站,已經看到十幾隊的旗,他們這些正規軍覺得這樣做才有存在感。但舉例說我只得五支旗,我便不在港鐵站跟他鬥,我去麗城花園(編按:荃灣一個遠離港鐵站的屋苑)一個較靜的小巴站。」

他愈講愈起勁,手舞足蹈說:「選舉就像戰爭,槍槍炮炮就是旗,令人覺得軍隊好像很厲害,但我打的不是大戰役,而是游擊戰——選民一出港鐵站便見到民主黨、民建聯,但返到家卻發覺朱凱廸在等他。」

朱凱廸的競選團隊透露,100萬元的選舉開支預算,大部分均會用於宣傳,當中最大筆費用會用於67萬份選舉通函的印刷費,須56萬元;宣傳單張、海報、直幡、橫額等,合計需要近10萬元。其餘開支還包括造勢大會、宣傳車、交通費、租金及其他行政開支等。

數百萬參選經費用在哪裏?

朱凱廸眾籌100萬元參選,但原來這筆錢,只佔新界西選舉經費上限的30%。換言之,當區候選人最多可以花上300萬元競選。倘若有足夠資源,選戰又可以有多豪華呢?

今年2月28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由公民黨楊岳橋勝出。楊岳橋本身是律師,又有政黨支持。根據他向選舉事務處申報的開支,他在選戰中花了超過250萬元,佔當時的選舉開支上限96%。而他其中一名對手,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只花了75萬元。

比較兩人的開支明細,在個人開支方面,楊岳橋花了10萬元,包括化妝、選舉創作及設計工程等;相反,梁天琦只花了34元拍證件相。又例如,在選舉聚會開支方面,楊岳橋花了28萬元有多,梁天琦只用了2萬多元。

圖:端傳媒設計部

精美宣傳,落區動員,大黨的燒錢選戰

俗語有道:「錢不是萬能,但沒錢便萬萬不能。」選舉燒錢,一名民主黨中人透露,過往甚至有數名參選立法會的民主黨員,要將自己的物業套現,方能夠支付龐大的選舉經費。

民主黨競選團隊成員陳少瑜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說,今屆的宣傳戰比以往更花錢,風險可能更大。

以新界西地區直選為例,民主黨上屆分拆兩張名單上陣,分別由李永達及陳樹英帶頭,一隊集中在葵青、荃灣、離島宣傳,另一隊則專注於元朗、屯門。這種策略性宣傳旨在減少開支,最終兩隊各用了約一百萬元選舉開支,分別佔當時選舉上限四成左右。只是錢是花少了,但結果兩隊也輸掉,全軍盡墨。

四年過後,泛民政黨碎片化下,民主黨的影響力大不如前,汲取上屆配票失敗的教訓,今屆民主黨兩隊變一隊,務求力爭新界西一席。尹兆堅團隊雖然獨攬了民主黨新界西的選舉資源,但孤軍出戰,意味要包攬整個選區的宣傳,開支自然倍升。

陳少瑜指﹐今屆最大的開支是競選報,上屆印A3尺寸便可以,今年要A2才可盡錄所有宣傳內容,連同通脹影響,結果競選報的開支由上屆平均每份0.27元,增加122%至今年平均每份0.6元,合共要50萬元。

港獨今年成了大眾熱議的話題,選民也許對傳統泛民政黨的注視少了。「缺乏話題,對我們來說更加危險,因為沒了焦點,沒人討論,很容易被人遺忘,這便會失票。」

為了搶回焦點,陳少喻說,他們唯有加強落區與選民接觸,將失去的焦點搶回來,「我們都希望鞏固到自己的基本盤,因為基本盤對於黨是最重要的資產。如果這麼重要資產你不去鞏固,便不能承載到運作。」所謂基本盤,指的是一群較少接觸網絡,喜歡看到候選人親身落區拉票的中年選民。因此,第二花費最多的就是選舉助理及兼職助選團的費用,花費接近40萬元,除了因為請多了人,時薪也較上屆貴約10元。

鞏固基本盤之餘,還要拓展年輕市場。於是,人人都打的網絡戰,民主黨都要加入。初步估計網頁製作及社交網站的廣告,總共要花5萬元,較上屆又多了數萬元。

屈指一算,陳少瑜保守預計,今屆選舉合共要用230萬元,按局勢變化,隨時增加至250萬元,與選舉開支上限只相差約50萬元。

他形容,民主黨是「窮政黨」,選舉的費用除了靠捐款或各地區辦事處的資金來支付,參選人幾可肯定需要墊支。「選舉不一定贏,但可能都要先拿過百萬元出來,這變相是一場賭博,風險與過澳門賭錢相比不會少。」他忍不住露出苦笑。

有錢就等於有票嗎?

數以百萬元計的選舉經費上限,到底如何訂定?

香港回歸後首場立法會選舉於1998年舉行,特區政府當時根據人口增加及通脹等因素,制訂出各區的選舉開支上限:三議席選區(九龍東、九龍西)的上限為150萬元、四議席選區(港島)為200萬元、五議席選區(新界東、新界西)則是250萬元。

根據1997年臨時立法會的文件,當時政府假設,若果全港400萬合資格人士都登記成為選民,用於每名選民的選舉開支,大約是2.5元。儘管政府認為數額合理,但仍然引起不少臨立會議員反對,認為上限訂得過高,會對獨立候選人和基層背景的政黨不利,未能為所有候選人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當年民協的廖成利議員更批評,這是「助長金錢政治」。

圖:端傳媒設計部

不過,這個被批評為過高的選舉開支上限,分別在2008年及今屆2016年選舉,兩度被提高。政府去年向立法會交代時解釋,2012年立法會選舉採用的開支限額運作良好,最終根據上屆選舉候選人的選舉開支、通脹及人口升幅等因素,決定將開支上限調高15.6%,由182萬元至303萬元不等。

雖然被批評為「金錢政治」,但有錢似乎又未必等於有票。再看2月28日的新界東補選,當時三名得票最高的候選人都有向選舉事務處申報的開支,成功當選的公民黨楊岳橋花逾250萬元,得16萬票;民建聯周浩鼎則用了160萬元,得票15萬;排第三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得票6.6萬,共花費75萬元。

仔細分析,楊岳橋的得票,平均每票值15.6元。相反,梁天琦只是用了75萬元便取得6.6萬票,用於每張票的資源,平均11.3元,反映選舉開支多少與得票數目未必成正比。

圖:端傳媒設計部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分析說,梁天琦最主要的支持者是年輕人,他們較多在網絡世界接收候選人的訊息,加上年輕人懂得如何使用網絡,一個訊息或一條短片,很容易便能一傳十,再傳百,「這些年輕人較易在網上動員,不像公公婆婆般要你跟他們去握手」,但當時補選是單議席單票制,9月的換屆選舉則是比例代表制,候選名單數目大增,加上較年長的選民投票率一向較高,所以只透過網上宣傳理念及動員未必可行。

儘管如此,鍾劍華始終認為,上限過高會對財富雄厚的參選人有利。根據立法會文件顯示,2012年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中,候選人的選舉開支中位數佔上限的61%;近9成候選人名單,選舉開支是低於上限的8成。

鍾劍華指,在這個情況下,政府應該適當調整選舉開支上限,以免造成選舉中的「貧富懸殊」,扭曲選舉結果。他建議政府根據上屆平均選舉開支,為下一屆選舉開支訂定參考基數。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陳少瑜為化名。)

參選新界西的名單,有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朱凱迪。

參選新界東的名單,有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晉、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

參選超級區議會的名單,有涂謹申、李慧琼、 鄺俊宇、何啟明、陳琬琛、王國興、關永業、梁耀忠、周浩鼎。

香港 立法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