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709」審判

一個外媒記者親歷的「709」第一案「公開庭審」

「709」案第一批公訴結案,當局高調宣傳專門設立了媒體接待中心,是令「別有用心」者跌破眼鏡的「陽光法治」,但在現場的記者經歷的卻是…


2016年8月1日,709案家屬在天津中級人民法院手持釋放劉二敏字句。
2016年8月1日,709案家屬在天津中級人民法院手持釋放劉二敏字句。攝:Gerry Shih/AP

中國大陸去年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律師助理、維權人士的「709」事件,第一場法庭審判,從今年8月2日開始,一連四天,一天一人,8月5日結束。

輪流走上「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被告席的是:維權人士翟岩民,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基督教長老胡石根,有期徒刑7年半;北京鋒鋭律所主任律師周世鋒,有期徒刑7年;基督教信徒勾洪國,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

8月2日首場庭審剛結束,中國當局便高調宣傳這宗備受關注的政治案庭審,是「陽光照進法庭」、「不怕敏感、無懼壓力」和「依法治國」的明證。其中特別提到,「709」核心人物之一、周世鋒的同事律師王宇,在開庭前已獲准保釋,並接受媒體「專訪」(香港東方日報網站),文字和視頻在8月1日下午發布,其中王宇承認被利用炒作維權案件以抹黑國家;二是案件「公開庭審」,官方報導稱有48人旁聽,負責審判的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官方微博播報信息,當局更專門設置了媒體接待中心,大屏幕滾動播放庭審實錄。

作為親歷媒體接待中心的某外媒記者,我想記下這次「公開」庭審中自己所經歷的。

8月2日,翟岩民案開庭,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外早早拉起了警戒線,寫有「公安」二字的警車也在一旁待命。法院周圍一公里以內,實施交通管制處,穿着制服的交警們頻繁示意途經車輛繞道離開。

上午9點前後,外國媒體相繼來到法院外,但攝影師們剛架好相機,警察就立即上前制止:「你們不能在這拍攝。」很快,穿着便衣的出入境管理處人員就過來了。他們逐一查驗了外媒的記者證,拍照上報,並用對講機跟上司溝通。

「你們不能在這拍攝。」一名出入境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對外媒記者們說。

有外媒問為什麼。他說:「你們會造成交通阻塞。」

記者辯解:「我們沒有阻塞交通,我們沒有站在馬路中間,我們在行人可以站的地方。」

工作人員接着說:「你們站這裏就會引發老百姓圍觀,圍觀就會阻塞交通,快走快走。」

記者們沒有辦法,我們一起走到了二中院對面的馬路。但還沒開始拍,又有警察過來了,再次要求查證件。記者們告訴警察,剛才你馬路對面的同事已經查過了。但警察不管,說不知道對面的同事是誰,反正他沒查過,他還要看一下。

這名警察重申:「你們不能在這裏拍,你們應該去你們該去的地方,新桃園酒店,去那採訪,那裏有發布會,還有庭審直播。」

留在法院對面什麼也無法拍攝,記者們決定去位於新桃園酒店的媒體中心看一看。巧合的是,去年天津港「8.12」大爆炸之後,政府的新聞發布會也在這裏舉行。

媒體接待中心。
媒體接待中心。圖:撰稿人提供

在去新桃園酒店的班車出發前,外媒記者們被安排到一個房間登記,包括媒體名字、記者名字、職位、護照號、手機號,中方僱員要填中國大陸身份證號。登記人員也再次查看了外媒們的證件原件。這個過程中,一名手持DV的男士全程在拍攝。

班車終於開出了。路上經過天津二中院附近的交通管制處,隔着車窗,可以看見好幾名警察圍着一個抱着嬰兒的女士。有記者認出,這名女士是原姍姍,她的丈夫是「709」案中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的律師謝燕益,她懷裏抱着的是剛出生才四個月的女兒。在原姍姍的旁邊,有幾名警察也在圍着正在拍攝的其他外媒。

原本與原姍姍一起,歷經整整一年的等待與維權,要來旁聽丈夫庭審的妻子們,都被不同方式控制了自由,沒有能到達現場。

大約10點10分,記者們終於到達新桃園酒店,天津市外事辦公室的人員早在等候,登記處放了很多天津的城市宣傳手冊。不過到了這裏,電腦上和手機上的付費版「翻牆」軟件都無法正常運作了,轉用手機熱點網絡也無法啟動,但有記者安裝的以色列產免費VPN卻跑得順暢。

進酒店大廳前,有個記者說想去周邊看看環境,被工作人員制止,稱必須先進去登記。那位記者說,待會兒就進去登記,現在得去那邊看一下。他在門口走動的過程裏,有一名戴眼鏡的男士一直在幾米外看着。

酒店的27樓本是行政酒廊,這天改設為媒體接待中心。一出電梯,就是安檢口,有兩三個工作人員在此駐守,要進入的人和所有隨身行李,都必須各經過安檢機器和手持檢測儀的兩道檢查。

接待中心提供的茶點。
接待中心提供的茶點。圖:撰稿人提供

過了安檢,進入媒體接待中心,這裏最多時有四家外媒的文字和攝影記者,但所謂現場直播,只有在牆壁投影上滾動的word文檔,文檔頂部寫着「翟岩民庭審筆錄(現場版)改2」。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是庭審的「文字直播」。

在牆壁上的文字中,可以看到作為被告的翟岩民語言非常幹練,邏輯也很嚴密,簡直出口成章。摘抄一段如下:

「我加入了胡石根的地下教會,結識了胡石根並深受胡石根『推牆』思想理論的影響。胡石根以地下教會為平台,在講經之餘的小組討論、中午吃飯時間都在向我們灌輸他的『推牆』思想理論。胡石根經常以『受洗』儀式等為幌子,拉攏很多訪民、生活最底層的人進入教會,實現他所謂的壯大『公民力量』。胡石根『推牆』思想理論的第三點是炒作敏感事件,鼓動百姓上街,引起官民衝突,製造流血事件,引起國際社會介入。」

接待中心一個「直播」的大房間,大房間還連着兩個小房間,小房間裏有兩名着便衣的男士一直在坐着玩手機。庭審結束之後,一名出外採訪了原姍姍,又回到接待中心寫稿件的外媒記者,被便衣男士拍下很多照片,男士還解釋:「拍了也是我們內部用的,你忙你的好了。」

直到當天下午5點,天津二中院外那名警察所說的新聞發布會都沒有舉行,駐紮酒店的外辦人員也稱對發布會一事不知情,具體讓外媒記者們自己問法院去。這時,又有外媒記者發現,如果只用酒店的無線網絡,郵件接收就會出現異常:一段時間沒有郵件,又會一下子收到許多封從不同時間發出的郵件。

這場「公開」的庭審,以及並沒有發生的「發布會」結束了,我們決定離開。

接着三天,一直到8月5日,「709」案中的第一批「公訴」名單──翟岩民、胡石根、周世鋒、勾洪國,全部審結。而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或「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批捕的,至少仍有20人身陷囹圄,尚未接受庭審。他們,又會遇到什麼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