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天下大勢

蔡亦竹:東京知事選舉,小池勝出的意義

這個重要的政治事件,在日本引起了極大的「波紋」……


小池百合子在「無所屬」(獨立參選)的狀況下,成為東京都史上第一位女知事。
小池百合子在「無所屬」(獨立參選)的狀況下,成為東京都史上第一位女知事。攝:Kim Kyung-Hoon/REUTERS

在甫落幕的東京知事選舉中,小池百合子在「無所屬」(獨立參選)的狀況下,參選打敗自民黨與公明黨連合推薦的增田寬也,以及「野黨共鬥」(在野黨共同推薦)的鳥越俊太郎,將成為東京都史上第一位女知事。這個重要的政治事件,在日本引起了極大的「波紋」。

在選舉期間,已許多不尋常的徵兆。比方說小池在各大車站前的街頭演說,竟然聚集了近年少見的聽講人潮,盛況遠超上述兩位有政黨支持的候選人。

小池百合子開始參政時,正好是1990年代初期自民黨第一次失去政權的政黨再編期,所以小池總共參加過包括現在在籍的自民黨等5個政黨。也因為這樣,小池被稱為「政界候鳥」。選舉期間,這樣的從政背景也被拿出來作為其「沒有政治節操」的攻擊材料。

不過只要仔細檢驗其經歷,就會發現小池參與日本新黨、新進黨、自由黨,都是因為黨本身的分裂或消滅,而非小池主動離黨。其中唯一一次主動離開保守黨,也是因為保守黨要接受其他民主黨的脫黨議員,改組成為「保守新黨」。總括而言,小池從參政以來就維持偏右保守立場,始終如一。她在政策上的主張與所屬的自民黨派閥沒有太大差異,對於核武裝採取積極保留,稱「若國際情勢需要就有檢討必要」。而在外國人參政權上,基本上採取反對立場。

中傷和歧視交織的選戰

這次東京都知事選戰充滿了中傷和歧視言論,抨擊小池為「自民黨的背叛者」,已經是基本說詞。不管是來自右派的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濃粧歐巴桑」,或是來自左派福島瑞穗的「裝成女性的鷹派男人」,都讓國際見識到,日本社會傳統對於女性的歧視。

不過反過來說,小池的支持者也把左派的鳥越俊太郎說成是「老人痴呆」,諷刺是「叫個得癌症的出來選」,甚至末期還爆發出性騷擾醜聞,簡直歧視中傷大合唱。至於增田寬也,則在這場戰役中完全被擺在一邊,最多就是在選後被揶揄是「噛ませ犬」(叫出來挨打的)而已。這種「完全無視」,應該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種歧視吧。

這次選舉投票權下修至18歲,投票率來到59.73%的高水準。小池總共拿下了近300萬票,幾乎是增田和鳥越兩人得票的總合。從結果來看,浮動票幾乎也都由小池拿下。女性參政在日本其實並不少見,甚至還有由田中真紀子繼承「不死鳥」田中角榮政治地盤的前例。但是這次幾位大叔們幾近霸凌地為自民黨推薦者護航、修理小池的言論,似乎也讓許多選民在埋怨政策攻防不足外,也把同情票投給了小池。

右派的抬頭?

小池的出線,是否代表日本右派的抬頭?其實不盡然。這次另一位候選人櫻井誠是「在日特権を許さない会」(不容許在日外國人特權之會)會長,該會也是日本的極右代表,這次參選拿下了11萬多票,這才是真正東京都極右派的能量。而且這次攻擊小池的前知事石原慎太郎,也是日本著名的右派,對小池的攻擊並沒有放軟。所以小池的勝出,其實不能直接解釋為右派勝利。

看大勢而言,的確日本有右傾化的現象,這是從安倍勝選以來就有的趨勢。但現在東京都自民黨部是由石原慎太郎的兒子石原伸晃主導,這是同為右派的石原猛攻小池的原因。

自民黨推薦的增田落敗,有媒體解釋成「安倍路線的大挫敗」,更是過於武斷。畢竟這次選舉安倍從來沒有前往支援增田,甚至還傳出在選舉末期,安倍首相曾說出真心話「只要不是鳥越當選就好」的傳言。

東京都知事選舉基於過去的「約定成俗」,自民黨沒有「公認」(提名),只有推薦。所以雖然在動員組織戰時,可以耳語小池是背叛者,但對於自行參選的自民黨員小池百合子,目前仍沒有任何的處罰方式。

更何況她已經當選了知事。

奧運醜聞與森喜朗的末日?

追本溯源,為什麼這次會重選東京都知事?原因就是豬瀨直樹、舛添要一兩任知事都因為政治獻金和經費使用等金錢問題下台。而東京即將舉辦2020奧運,奧運至今已經引發了國立競技場計劃重新評估、大會徽章抄襲事件、日前還爆發了JOC(日本奧會)為了爭取奧運而送賄2億2千萬日幣的醜聞疑雲。

小池在選舉時就提出了「不會前往巴西開幕式」和「重新檢討奧運經費」的政見,可以想見到時一定會有一番風浪再次出現。而現在的日本奧會會長就是前首相森喜朗。

小池轉投自民黨時,進入的派系就是「清和政策研究會」,也就是森喜朗和安倍晉三所屬的系統。當時的森喜朗就明言小池是「像藝伎一樣沒有節操,哪裏有位置就哪裏走」的政治家,毫不掩飾自己對小池的厭惡。

這次送賄醜聞疑雲爆發,也正好給了首相官邸方面一個請森喜朗下台、讓這個事件平息的理由,這也是外界對於安倍這次沒有積極支援自民黨推薦者的一種解讀──藉由小池上台後對東京奧運的內部整頓,一起清除掉這位政壇老人。

而對於台灣來說,其實這三位風波中的主角也同時都屬於親台派,也同時在日本擔任要職。對我們而言這可能是一個機會,不過就像同為清和會的三位現在因為奧運而展開了一場水面下的暗鬥一般,政壇上不會有永遠的朋友,國際外交上更是。密切注意這個選舉結果的日後發展,同時也留意這次選舉釋出的民意走向會對東京、日本有什麼樣的影響,才是我們最重要的課題。

(蔡亦竹,日本筑波大學歷史人類學博士,實踐大學日文系助理教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