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國大選 國際 白宮之路·現場

桑德斯和希拉莉 當真在一起了嗎?

杜林普登上總統大位絕非天方夜譚。


2016年7月25日,美國費城,桑德斯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演說。
2016年7月25日,美國費城,桑德斯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演說。攝:Alex Wong/GETTY

2016年7月25日,民主黨黨代會在費城開幕,贏得黨內初選的準總統提名人希拉莉蓄勢待發,然而,身處會場內的人幾乎都產生了一個錯覺:這是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黨代會嗎?

就在一年多以前,桑德斯站在一個臨時小講台後宣布,他要競選美國總統。彼時台下寥寥幾個記者和絕大多數美國人一樣,都從來沒聽說過這個來自美國東北部的州參議員的名字。

而這一晚,桑德斯已經是舞台上街知巷聞的熟悉面孔。壓軸出場時,他有足足三分鐘無法發言,現場的歡呼聲、口哨聲、掌聲蓋過了他沙啞的布魯克林腔。人們舉着他競選的標語「為了一個更好的未來」,有節奏地高聲呼喊着他的名字:「Bernie, Bernie!」

雖然參選最初不被看好,但74歲的桑德斯憑藉抨擊華爾街、反對TPP、提高最低工資、倡導免費公立大學等進步的左翼政綱,最終在初選中贏得了超過1300萬票,黨內得票率為43.1%,對希拉莉造成了有力威脅。

會場內,有1847名向他效忠的黨代表。來自密歇根州的Tamara Lewis就是其中之一。一看見桑德斯登上舞台,她的眼裏就盈滿了淚水,卻又很快破涕為笑,以虔誠的眼神注視着桑德斯。

民主黨黨代會安排桑德斯在大會首日演講,是為了讓他儘早呼籲支持者轉投希拉莉、鞏固黨內團結,讓大會在其後三日能集中火力為希拉莉拉票。值得留意的是,在預先公布的章程中,桑德斯並非當晚壓軸嘉賓,之後還安排了第一夫人米歇爾和重量級參議員沃倫的演講。最終桑德斯獲得壓軸發言的機會,很可能是他和民主黨討價還價的結果,他手中的籌碼或許是黨代會前一日維基解密釋出的醜聞。

就在昨日,維基解密曝光了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成員的1.9萬封電子郵件,顯示本該保持中立的DNC有偏私希拉莉陣營的嫌疑,雖DNC主席立即宣布辭職,事件仍餘波未了,桑德斯支持者們加倍質疑初選的公正性,以及本就揹負私人電郵醜聞的希拉莉的誠信度。

當晚,桑德斯並未直接提到郵件事件,只說:「我知道很多人很失望,但沒有人比我更加失望,但我希望你們都為成就了歷史而感到驕傲……我們的革命將繼續。」桑德斯話音未落,全場歡呼聲此起彼伏。Lewis興奮地將手上的標語舉過頭頂,揮舞起來。然而,她身後幾個黨代表舉着的標語,彰顯出民主黨內未修補完全的裂痕。「這次選舉是一場偷竊!」「我們要Bernie!停下來希拉莉!」

2016年7月25日,美國費城,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開幕,桑德斯的支持者在他演說後歡呼叫喊。
2016年7月25日,美國費城,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開幕,桑德斯的支持者在他演說後歡呼叫喊。 攝:Jim Young/REUTERS

當桑德斯在演講後段轉而背書希拉莉,直指「希拉莉必須成為美國下一任總統」,請求支持者為她投票時,全場震耳欲聾的噓聲取代了之前的歡呼聲,桑德斯瞬間變成一個失去了魔力的魔法師,在支持者前褪去了號召力。

Lewis臉色變得嚴峻,緊抿嘴脣,強忍淚水,一個勁地搖頭,雙手無力地耷拉下來,整個人像一隻泄了氣的氣球。革命尚未結束,領袖率先引退。

「什麼都不會改變了。」桑德斯演講後,失望地跌坐在座位裏的Lewis對端傳媒說,不甘的眼淚奪眶而出。她身旁的黨代表Alan Benchich接過話頭說: 「我們的黨選了錯誤的候選人。如果我們要打敗特朗普,應該選桑德斯應戰。」初選中,桑德斯曾在密歇根州爆冷險勝,底特律周邊的「鏽帶」(rust belt)工業區,有不少桑德斯的鐵桿藍領粉絲。

密歇根州代表團被安排在侧對舞台,但離舞台較遠的地方。黨代會的座位排布向來是具有高度政治性的,通常總統、副總統提名人的家鄉州份會被排在最優的正面靠近舞台位置,其次是可能影響大選大局的搖擺州,最次的邊角位就會留給跟提名人政見相差較遠、又無足輕重的州。密歇根州作為人口大州,被安排在舞台正面無可厚非,但被安排在後排座位,顯示希拉莉陣營對守住從90年代起就穩定地支持民主黨的密歇根州信心滿滿。

然而,事實可能並不如此樂觀。

根據六月底的民調顯示,桑德斯的支持者中,有33%對希拉莉感覺負面;每五個桑德斯支持者中,就有一個寧願選擇第三黨派候選人也不願選擇希拉莉。而在八年前的總統選舉中,希拉莉退出競選后,奧巴馬的支持率則快速增長,其中近20%的票數來自曾經的希拉莉支持者。

「我會不會投希拉莉?」密歇根州黨代表Melisa Arab對端傳媒說:「你在說哪個希拉莉?她總是改變立場,我都搞不清楚哪個是真正的她。而桑德斯,幾十年來都堅持說着一樣的話。」即使在桑德斯的請求下,她也不願在大選中轉投希拉莉,或考慮綠黨候選人的Jill Stein。「我絕不投希拉莉,絕不!」

五大湖附近的鏽帶區域,聚集了美國往日舉足輕重的工業城市,例如克利夫蘭、費城和底特律。1990年代起,美國產業轉型、全球化進程推進,汽車製造、鋼鐵工廠紛紛倒閉,鐵門都生鏽老去,因而產生鏽帶一說。直到如今,「鏽帶」仍在掙扎中復甦與轉型。

五大湖區域中,俄亥俄州、威斯康星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都是大選中關鍵的搖擺州。

跟密歇根州類似,中低收入的藍領工人在當地選民中的比例可觀,很可能成為決定該州選舉結果的關鍵力量。在他們眼中,一度明確支持TPP的希拉莉和她的競選搭檔、國會中力挺TPP的先鋒Tim Kaine,正是將他們的工作拱手送出的叛徒。這次選舉中,藍領工人集體將目光投向了主張貿易本土主義的桑德斯和特朗普。桑德斯黨內初選失利,看中他經貿政策的藍領支持者很可能投向特朗普陣營。

何況桑德斯支持者拒絕轉投希拉莉的情緒,絕不止在五大湖區域。黨代會第一晚議程結束後,幾近午夜,來自十多個州的桑德斯黨代表在會場內臨時發起小型抗議,拒絕聽從他的勸告,投票給希拉莉。雖然桑德斯被鐵桿支持者奉若神明,但他背書希拉莉,並非等同於按下自動轉移選票的按鍵。

在共和黨黨代表大會中,「打敗希拉莉」成為團結初選中分崩離析的共和黨的最關鍵元素。在全場黨代表高呼「lock her up(把她關起來)」時,曾有17個總統參選人的共和黨人摒棄前嫌,迅速地達到了驚人的一致。然而,「打敗特朗普」似乎沒有在民主黨中起到相似的作用。

在桑德斯支持者心目中,希拉莉跟特朗普令人厭惡的程度相當,前者甚至更高。

共和黨黨代會上,出於個人政治考量而拒絕背書特朗普的Ted Cruz在高分貝噓聲中黯然走下舞台,背上叛黨的罵名。而在民主黨黨代會中,呼籲全黨團結在希拉莉周圍的桑德斯,反被自己的支持者送上噓聲。

他的大度退讓,反襯了黨內初選對他的不公平,也讓聽慣了他批評希拉莉的支持者無所適從。由桑德斯領導發起的民主黨內「革命」,力量和界限已遠遠超越了他參選本身。

會場外,來自各地的桑德斯支持者針對希拉莉的抗議聲浪不絕於耳,反倒難覓希拉莉支持者的蹤影。「你看這裏的人,一半會投票給特朗普,但沒有人會投票給希拉莉。」從加州開車到費城趕來抗議的Jan Roberts大膽預言,特朗普會贏得大選,儘管她本人十分厭惡特朗普。她還認為,桑德斯背書希拉莉,是因為受到威脅,不然他無法在黨代會中發言,繼續傳播他的政治理念。

在Roberts心中,希拉莉代表了華爾街的利益和崩壞的政治系統,這正是桑德斯的革命中劍指的目標,如今讓她倒過劍鋒,她難以接受。「如果我把票投給了希拉莉,我每晚都不會睡得着。」本次大選中,她考慮投票給Jill Stein,並且一生不會再為民主黨投票。

對於「不投希拉莉一票,等同於投特朗普一票」的說法,為不少桑德斯支持者所唾棄。「希拉莉失去我這一票,不應怪我『間接』支持特朗普,問題是出在她自己身上。」 場外抗議者Jacob對端傳媒說。「就像是一家餐廳流失顧客,不應怪顧客不夠忠心,而怪食物水準不高。」

上週共和黨黨代表大會結束後,CNN的全國民調顯示,特朗普以48%的支持率超越希拉莉的45%,其中沒有大學學位的白人選民中,特朗普的支持率高達62%,只有23%支持希拉莉。特朗普登上總統大位絕非天方夜譚。

民主黨顯然也認識到,只靠桑德斯一人的背書難以一錘定音,於是在黨代會首日就排出了第一夫人米歇爾、參議員沃倫和桑德斯的黃金組合。桑德斯負責修補黨內團結,口齒伶俐的沃倫猛烈攻擊特朗普,而親和力十足的米歇爾無可辯駁地摘得本日最受歡迎演講人的桂冠。

「因為希拉莉,我的女兒們,我們的兒女們,如今覺得女性能擔任總統是理所當然的事。不要讓某些人告訴你,美國不偉大;此刻,美國是地球上最偉大的國家!」米歇爾說出當晚金句後,現場歡呼聲震耳欲聾,幾乎每個人都興奮地高舉起寫有米歇爾名字的長型標語。

如果說,特朗普依靠「曬兒女」洗脱歧視女性、作風狂妄的負面形象,灌輸選民「培養出好兒女的爸爸勢必品行好」的邏輯,希拉莉就試圖沾上米歇爾等公眾評價極其正面的公眾人物的光,為她的誠信和能力作保。

這一策略,在某些桑德斯支持者身上似乎奏效了。佩戴着印有桑德斯頭像徽章的明尼蘇達州黨代表Richard Updegrove對端傳媒說: 「不同於特朗普煽動仇恨和恐懼,米歇爾的講話非常樂觀和正面。我願意聽從她和桑德斯的建議,把票投給希拉莉。」 黨代會首日後,他的臉上並沒有淚水和憤恨,只見心滿意足的明亮笑容。

美國 2016美國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