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國際

脱歐後的英國,還會接受人口自由流動嗎?

對英國來說,離開歐盟只是個開始,真正難解的其實是英國人將來想以什麼新的姿態及身份認同來面對這個世界。


較早前,支持留歐的示威者於公投結果出現後,聚集於國會所在地西敏寺,表示反對公投結果,要求舉行第二次公投。
較早前,支持留歐的示威者於公投結果出現後,聚集於國會所在地西敏寺,表示反對公投結果,要求舉行第二次公投。攝:Christopher Furlong/ GETTY

「現在英國脱歐公投過了,你們在這裏的工作有被影響嗎?」一天我在布魯塞爾的市區公車上,一名比利時男士用英文向坐在對面的三名英國女士拋出這個問題。其中一名女士說,英國政府似乎想對年輕人提出一個「雙重國籍(Dual Citizenship)」的政策讓想留在歐盟的人有一條出路,「但現在仍只是個可能的提案,將來該如何執行我們也不曉得。」

同期,Google發現自脱歐公投後輸入關鍵字「愛爾蘭護照(Irish Passport)」的數量瞬間飆升,主要搜尋來自北愛爾蘭。波蘭大使館則表示,英國人諮詢波蘭護照的人數在公投後激增10,000%。

72%的投票率,52%支持脱歐的英國人,這場過了簡單半數的公投讓海外英國人對未來是否能夠自由進出歐盟感到焦慮。

海外英國人:我們怎麼辦?

自英國脱歐公投以來,主要使用法語的布魯塞爾市區彷彿突然間出現了許多英國人,這是我去年夏天不曾發現的狀況,幾乎每個講着英語的路人都討論著Brexit如何影響自己。

英國脱歐,歐陸首先受到影響的,應屬歐盟總部布魯塞爾——光市內就有至少十萬人直接依靠歐盟生活。即使歐盟已表示就算英國脱歐,原本受僱於歐盟單位的英國人仍能留下來,但實際上如何操作仍懸而未知。

英國普通民眾擔心的首要問題,便是今後是否還能自由進出鄰近的歐盟國家;是否需要繁複的居留手續,則成為海外英國人關注的焦點。

簡單舉挪威與瑞典兩個既不屬歐盟,也不使用歐元的國家與英國比較。挪威與瑞典雖不是歐盟成員國但卻是申根國,且同意加入單一市場的四項自由準則,即貨物、人員、服務及資金可在區域內自由流動。英國目前雖不是申根國,但歐盟國籍可以讓他們仍享有人員自由移動的機會。一旦退出歐盟,既不是申根國又不是歐盟國,對於目前仍對加入單一市場的人員自由移動準則爭議極大的英國來說, 除非重新談判,否則影響甚大。

目前在英國有超過十二萬來自歐盟國家的學生,而歐盟底下的學術交換項目伊拉斯謨計劃(Erasmus Programme)也讓成千上萬的英國學生自由來去各個歐盟國家,且享有同等的學費及福利。非歐盟國籍的學生,簽證或是入學申請皆要獨立辦理,且學費可能比歐盟國籍的學生要高上十倍。

「我來這裏唸書,住在這裏都只要一組National Insurance number,完全不用多餘的手續。將來這可能是一個很大的差距,所有未來的計劃可能都會因此重新洗牌。」一名在比利時求學的英國人告訴端傳媒。

能否繼續自由進出歐盟對英國藝術工作者的影響也不容小覷。一位來自愛爾蘭的爵士樂手Sam告訴端傳媒的記者,藉着歐盟國籍的優勢,英國樂手才可以長期在歐陸國家內巡演,而不用擔心昂貴的簽證及麻煩的手續。

剛出頭的樂手最需要的就是演出機會,巡演基本上已經賺不了什麼錢,如果再加上這麼一個簽證開銷,將來英國脱歐後,來自歐盟國家的邀約絕對會大大減少。

Sam

人口自由流動?人口自由流動!

歐盟於6月28、29日在布魯塞爾舉行英國脱歐公投後的首次峰會。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現場聚集超過一千三百名記者,佔滿了入口大廳,當中多來自英國的媒體。

當天總部外頭除了歐盟及執勤國的旗幟,也特別升起了英國的國旗。依照里斯本條約,整個脱歐過程可能耗時兩年,在此之前英國仍屬於歐盟成員國,仍必須遵守各項歐盟法律。

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只出席了第一天的高峰會, 晚餐會議將近凌晨十二點才結束。卡梅倫隨即召開記者會,記者室裏擠得水泄不通,盛況超過去年夏天的希臘債務危機。

雖然帶着些許遺憾的語氣,卡梅倫卻也堅定地表示英國確定脱歐的決定,接下來只是考慮英國與歐盟該建立什麼樣新的關係。背後英國與歐盟的旗幟仍居於彼側,這樣的歷史景象也許將不復見,整場記者會瀰漫著一股告別式般的氣氛。

2016年6月28日,英國首相卡梅倫到比利時布魯塞爾參加歐盟峰會。
2016年6月28日,英國首相卡梅倫到比利時布魯塞爾參加歐盟峰會。攝:Dan Kitwood/GETTY

對於卡梅倫在晚餐會議中提出的「英國脱歐源自歐盟政策上的不足」,歐洲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Jean-Claude Juncker語氣強烈地進行了反駁,重申人口自由流動在內的歐盟價值。「當我還是盧森堡首相的時候,英國曾經是最推崇單一市場的國家,包括人口自由流動。但這些年英國不斷地向國內大眾批評布魯塞爾。歐盟也許不盡完美,但如今英國必須知道該承受什麼樣的後果。」

除此之外,德國、法國及意大利等國的領導人也都堅定地表示,英國不能只要因單一市場擁有的與歐盟交易的優勢,卻不接受人口自由流動的原則。

如果沒有了這四樣自由(商品,服務,人員,資本),歐盟將不具任何意義。

歐洲理事會主席Donald Tusk

公投期間,最具爭論的議題之一便是英國是否該接受「人口自由流動」。脱歐後,歐盟堅決的表態讓此議題成了一個難解的燙手山芋。

如今,這塊燙手的山芋轉由英國新任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來解決。自2010年執掌英國內政部以來,她最為人熟知的便是其任期內頒布的相關移民政策。

任期內,文翠珊曾頒布了一條旨在控制移民的政策,極富爭議。政策規定,英國公民若想使非英國籍的配偶或子女移民英國,本人收入需至少高於18600英鎊。

在未來,文翠珊掌舵的英國是否能接受「人口自由流動」仍屬未知。

兩年談判:「什麼都無法決定才麻煩」

雖然英國脱歐已成定局,英國卻並不能夠「馬上離開歐盟」。英國需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從而開啟脱歐程序,與歐盟其他成員國磋商談判,期限兩年。

里斯本條約第50條

《里斯本條約》由歐盟成員國於2007年簽署,2009年12月生效。其中第50條訂明:任何成員國均可按其本國符合憲法的需要,決定提出脱離歐盟的申請。

這場英國與歐盟之間的「離婚」,如同一場蝴蝶海嘯一般,所影響的層面可能超乎想像。即使英國還未正式向歐盟提交脱歐申請,但懸而未決的氣氛卻已經由上至下,自內而外地擴散滲入影響至各個層面。

一名在歐洲執委會工作的德國女士曾面色憂愁地向我表示:「英國脱歐對我們的行政作業影響非常大。」我回應:「但現在不是什麼都還沒有被決定嗎?」她苦笑着說:「就是因為什麼都無法決定才麻煩。」

英國脫歐步驟圖
英國脫歐步驟圖圖:端傳媒設計組

又一次,我在公車上耳聞一名德國男士與另外一名比利時人討論到底是否要前往英國做研究。「學術生涯這種事情都是要往後兩三年先計劃的,在這樣如此不穩定,沒人知道該怎麼選擇的節點上,我該怎麼辦?」

對英國來說,離開歐盟只是個開始,真正難解的其實是英國人將來想以什麼新的姿態及身份認同來面對這個世界。

而歐盟也有許多需要儘快解決的危機。該如何再次穩住民心,該如何堅持團結的準則,該如何更恰當地融合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對歐盟來說都是極為棘手的問題。

在兩天歐盟高峰會中,端傳媒記者觀察到各國雖然皆能同感英國想離開歐盟的決定,卻也清楚地畫出了一條定義歐盟價值的界線,提醒那些有意獨立於歐盟之外的人民:

歐盟是一個將數百年來互相爭鬥的國家聚在一起,嘗試替代武力解決國際衝突及創造更多機會的模式。那些在布魯塞爾沒完沒了的談判和官僚妥協則是換回和平的代價。

英國脫歐 英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