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你的辦公室也打響了「温度爭奪戰」嗎?

室溫過熱會給心肺帶來壓力;室溫過冷則可能積聚能量導致肥胖;想要改變室溫卻總是爭不過別人,還可能生一肚子悶氣。


圖為英國倫敦一間初創企業的辦公室。
圖為英國倫敦一間初創企業的辦公室。攝:Oli Scarff/GETTY

隨着北半球暑氣逼人,辦公室裏圍繞冷氣機遙控器的爭奪戰已悄然打響。有人認為辦公室溫度應首先考慮工作效率,也有人主張個體感受的重要性,指出忽略這點將可能影響員工的身體健康甚至性別權利。

如果遇到霸道總裁,員工們未必感到滿意,不過倒是省掉了爭議環節。比如 Facebook 創始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就認為較低的室溫更有利於集中注意力思考,因此 Facebook 會議室長期保持在攝氏15度,使得許多到訪者都抱怨太冷;美國總統奧巴馬則喜歡把他的橢圓形辦公室維持在較高的溫度,以至於他的顧問曾對《紐約時報》開玩笑稱,「奧巴馬的辦公室裏都可以種蘭花了。」

該熱還是該冷?

多數情況下,多人辦公區間的溫度還是不宜搞一言堂,需要大家合議解決,但這必然會產生多重成本。

首先是時間成本,英國統計顯示,員工反覆調整辦公室溫度的時間約佔工作時間的2%,每年因此造成130億英鎊的價值流失。

其次是效率成本,康奈爾大學教授 Alan Hedge 於2004年發表的研究指,如果將辦公室溫度從華氏68度(約攝氏20度)調到華氏77度(約攝氏25度),可降低員工打字的錯誤率,並能提高打字效率;但另一項基於33人的小型研究顯示,溫暖的環境更利於人們協同合作,哪怕手上一杯熱咖啡,都能讓人更願意去關心和幫助別人。

長期在溫度不舒適的辦公室工作,一定程度上影響人的身心健康:室溫過熱會給心肺帶來壓力;室溫過冷則可能積聚能量導致肥胖;想要改變室溫卻總是爭不過別人,還可能生一肚子悶氣。

辦公室溫度的設定還關係到性別權利。一般來說,女性身體肌肉比例比男性少,新陳代謝速度也比男性低,因此更偏好較溫暖的環境。另外,許多行業要求員工穿正裝,男性的正裝也常常比女性的更為保暖。所以在很多男性為主導的職場環境中——男性員工更多或主管為男性,女性對室溫的要求往往被忽視。一個常見的場景是,許多女員工夏季會在辦公室長期放置一件外衣或披肩,以備男員工將冷氣開足時穿上保暖。

App 救溫度?

為了滿足不同員工對室溫的多重要求,僱主也煞費苦心,著力打造更靈活的溫控系統。

去年夏天,AppNexus 公司就在紐約的辦公室採用了一款智能手機應用程式調節室溫,員工可以發送「我感到太熱了」、「我感到太冷了」或「我很舒服」三種指令,只要一間辦公室裏至少兩人感到過熱或過冷,空調就可以調高或調低溫度。

還有公司為了安撫員工情緒,在辦公室內安裝虛擬溫控器,讓員工以為自己在調節溫度,實際上並未影響到冷氣系統。儘管有人反對這一策略,但支持者認為,虛擬溫控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員工心情更舒暢,工作表現也會更好。

23~26 攝氏度
發表於Nature Climate Change 期刊的一項研究顯示,女性適宜的溫度區間為華氏73.76度到78.98度,即攝氏23.2度到26.1度。

華氏溫標

華氏溫標是一種溫標,符號為 ℉。華氏溫標的定義是:在標準大氣壓下,冰的熔點為32℉,水的沸點為212℉,中間有180等分,每等分為華氏1度。根據德國科學家華倫海特於1724年所寫的一篇期刊,他使用三個參考溫度來標示他的刻度。將溫度計放入由冰、水以及氯化銨所混合而成的鹽水中,量得的刻度即為零度,因為這是當時能製造出最低溫度的物品。鹽水是一種製冷混合物,可以將溫度自動維持在華氏零度。第二個刻度是32度,為將溫度計放恰好有冰形成於表面的水中所量得的刻度。第三個刻度為96度,為將溫度計照含入口中,或夾在腋下時所量得的刻度。華倫海特表示,使用此一刻度,水銀約在600度時沸騰。之後,其他科學家觀察到水的沸點比冰點約高180度,並決定重新決定華氏溫標,使得沸點剛好高於冰點180度。因為這個緣故,人體的正常體溫也修正成了98.6度,而不是原來的96度。1970年代以前,英國及其前殖民地國家多使用華氏溫標,20世紀後期,全球絕大多數國家開始向國際單位制轉換,使用攝氏溫標替代了華氏溫標,到現在,只有美國、加拿大、開曼群島、伯利茲等極少數國家仍保留華氏溫標為法定計量單位。(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BBC華盛頓郵報Smithsonian華爾街日報康乃爾大學生物谷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