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 端聞

「反奧運會」紀念品店:被犧牲的里約貧民窟

遊客帶回家的記憶中,不包括奧運會外這裏真實發生的事,所以他將這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做成紀念品。


巴西喜劇演員建立反奧運會紀念品店,圖為網站內銷售的部分商品。
巴西喜劇演員建立反奧運會紀念品店,圖為網站內銷售的部分商品。來源:MONSTRUÁRIO 2016 網站

里約奧運會開幕在即,巴西政府竭力證明國家有能力承辦一屆狂熱的體育盛事,里約也有足夠魅力吸引和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體育健將和觀眾遊客。然而各種反對的聲音不絕於耳:寨卡肆虐、政治危機、經濟衰退之外,人權問題也不容小視。

里約熱內盧長期以來為貧富分化、警察暴力、種族歧視等嚴重社會問題困擾,而為了「喜迎奧運」,政府對於貧民窟和貧民所使用的暴力,更使這些問題進一步激化。

一部分巴西藝術家行動起來,用紀錄或創作的方式,捕捉呈現巴西政府不願意公之於眾的里約面目。近月在里約市中心 Hélio Oiticica 藝術中心的聯展「政治成分:里約熱內盧的另一類歷史」(Political ComPositions: Other Histories of Rio de Janeiro)就是這股反思潮流中最近的一次嘗試。

這場展覽由12位當地藝術家的19組作品構成,靈感均來自傳統媒體和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的里約日常生活圖片。藝術家透過對圖片的再創作,拷問貧民窟居民在日常生活中忍受的種種問題:警察暴力、糟糕的公共設施、種族歧視、社群邊緣化等。

展覽中就有和著名的「111個彈孔汽車」有關的作品。2015年11月,這輛汽車上五名16到20歲不等的黑人青年被軍警掃射,其中三人死亡,兩人重傷。軍警起初聲稱,掃射是出於「正當防衞」,但大量人證、物證表明,軍警其實只是根據死者的膚色,將他們誤認為是在當地貧民區出沒的盜車團夥。這宗案件之後引起巴西輿論廣泛討論,而這輛有着111個彈孔的汽車也成為里約貧民窟生活的殘酷寫照。

而藝術家 Leila Danizinger 的作品《For no one it's nothing to stay》則由一系列報紙照片組成,這些記錄着「又一起警察暴力」的報紙已然被人揉皺,棄置一邊。藝術家藉此提醒這類悲劇在巴西的普遍性,以及人們如何消費和遺忘它們。

參與展覽的還有藝術家 Rafucko,他的照片為觀眾展示了自己在里約開設的反紀念品商店「MonstruáRio 2016」。這家商店的目的是「再現和揭示一種讓里約在短時間內變成一個娛樂公園,和讓黑人被持續打壓」的邏輯。

Rafucko 梳理在奧運會籌備過程中出現的多起侵犯人權的事件,以此為靈感,製作出別具特色的「奧運紀念品」:

  • 畫有全副武裝的特警的平板(Plates),暗示鎮壓民眾抗議的軍隊;
  • 黃色和黑色的毛絨公仔「吉祥物」(Mascots),代表被鎮壓的強拆戶和被警察殺害的居民;
  • 裝置藝術品「Apartheid Sandal」,諷刺里約針對黑人男性的「停下並搜身」的政策;
  • 一個有着111個洞、售價111雷亞爾的玩具車,影射軍警在車上射出111個彈孔的事件

來里約熱內盧的遊客帶回家的記憶中,不包括奧運會以外這裡真實發生的事,因此我想將這些他們不知道的故事做成紀念品。

巴西藝術家 Rafucko

但也有黑人活動家認為,Rafucko 的作品在利用黑人抗爭,涉嫌種族歧視。黑人活動家 Stephanie Ribeiro 就在 Facebook 上批評,「1885年,Marc Ferrez 通過拍攝黑人奴隸、將圖片製成明信片、在歐洲售賣這種異國想象而成功,Rafucko 複製了同樣的邏輯,(因而)進入了這一長串『出於好意』的種族主義者的名單。」針對這些批評,Rafucko 作出公開回應,「我對被(我的作品)冒犯的人道歉,在創作過程中我應該反省得更多。但也希望你們看到,這個世界上也存在着所有人都為人類共同權利而奮鬥的空間。」

聲音

我們居住的這個世界是荒謬的,尤其在巴西,尤其在里約。我認為藝術的角色是創造另一個荒謬的世界,從而讓我們看到這個世界是一個戲院。

巴西藝術家 Rafucko

Rafucko,你的作品表達了你所理解的團結。但它不是!它也沒有改善我們(黑人)的處境。我們現在被迫擅闖這棟樓表達心聲,而警察就在外面等著我們,什麼也沒有改變過!

一位抗議 Rafucko 作品的黑人活動家

來源:TheNationRioonwatchHuffingtonpost

2016里約奧運 奧運 巴西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