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從律師助理到「背叛理想」,趙威丈夫:無法判斷「709」抓捕對她實際影響

曾經的夫妻共同理想是推動中國,被囚一年獲釋後,妻子從維權律師助理變成維權律師的指控者,丈夫選擇相信什麼?


趙威。
趙威。網上圖片

「她以前的理想當然是推動中國法治,現在我就不知道,」38歲的游明磊說著妻子趙威的理想,這也是他的理想。

趙威網名「考拉」。 2015年7月9日開始,319名律師與維權人士被警方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或失蹤,最重罪名涉及「顛覆國家政權」。在這「709案」中,當時年僅24歲的趙威作為律師李和平的助理被帶走,是所有被捕人員中最年輕的。

趙威2015年7月10日被帶走,2016年1月8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這也是中國首次有「90後」公民被控該罪名。 2016年7月7日上午,「709大抓捕」一週年前夕,天津市公安局公布,趙威獲準取保候審,但截至發稿時,趙威丈夫游明磊及代表律師任全牛仍未見過趙威。

天津警方在微博上的通告。
天津警方在微博上的通告。

7月7日下午2時32分,趙威的微博賬號「考拉就是考拉」發布2015年7月8日以來的第一條信息:「自由呼吸的感覺真好……致謝親人一樣給予我無數幫助和真情的辦案民警」。

7月7日晚8點剛過,「考拉就是考拉」發布了《致朋友們的一封信》,信中稱:「我真的沒想到自已的行為恰恰在背叛自己的理想,傷害自己最熱愛的祖國,不經意間使自己成為別有用心的人的棋子」,並在信中指李和平律師對她矇騙、利用。

這封信寫道,是「對社會公平正義公益的關注」,將自己引領到「表面正義」的維權律師團體,2014年10月到北京之後,自己經人引薦成為李和平律師的助理,「忠心耿耿」,但幾個月之後,才發現李和平的一些項目「包括我的工資都是某境外機構資助的」,該機構「名義上是做『反酷刑』的研究,實際上是通過資助項目來蒐集、整理一些國內敏感案事件的資料並進行炒作,藉此抨擊中國的司法體制和社會制度、鼓動改變現行體制、實現中國和平轉型」,「在我應聘工作時,李律師對我隱瞞了這一點」。信中續寫,她之後提出辭職,並被拖欠3個月的工資。

信中還寫:「曾為所謂『維權律師』、『民主人士』群體鼓與呼、支持與聲援,還以為這是熱愛國家、心懷公益。這種被利用的感覺讓我揪心痛楚。」

與趙威結婚剛滿4年的游明磊甫見這微博文章,就說:「假的,應該是官方發的。」「趙威這種情況,換是我,你要我說日本人是我帶進來,也沒有問題。」

李和平與總部在英國的國際非政府組織「瑞慈人權合作中心」(The Rights Practice)有合作,為中國律師提供有關《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的訓練。瑞慈的創始人馬蘭娜(Nicola Macbean)在2016年1月13日曾發表文章,關注李和平「失蹤」超過半年,稱兩人相識於2008年,中心與李和平在提供反酷刑訓練上有多年合作,2012年起,中心與李和平合作進行一個歐盟資助的項目,擴大這種訓練的推廣。她最後一次看到李和平時,他正在該項目的一個工作坊中,傳授訪問酷刑受害人的技巧。

在文章的最後,馬蘭娜寫道:「令人傷心的反諷之處在於,李和平似乎正成為他一生致力改革的體系的受害者。」

怪責李和平的公開信還不是終點。 7月8日傍晚6時47分,鄭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報,稱據趙威本人舉報,河南軌道律師事務所律師任全牛,編造並在網上散布趙威人身受辱的虛假信息,有關信息被大量轉發報導,造成惡劣社會影響,也給趙威名譽造成嚴重損害,涉嫌犯罪,任全牛已於月8日,被鄭州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即時通訊手機應用顯示,任全牛的最後上線時間,是7月8日傍晚6時15分。

鄭州公安發布此消息26分鐘之後,趙威的微博帳號「考拉是考拉」轉發了該條通報,但沒有加上自己的回應。

趙威被囚期間,今年5月末,任全牛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有朋友通過各種渠道聽到的看守所裏的獄警在外面炫耀,在看守所裏面玩弄了多少女囚犯,他也說出了趙威的名字」,消息一度引起外界輿論緊張,但之後,律師和官方都未進一步確認或否認。游明磊也表示,他並不知道趙威被囚困時發生什麼事。

2012年1月,34歲的游明磊和21歲的趙威在參與愛滋病工作時認識,吸引游明磊注意的,正是趙威為人富正義感,充滿理想。游明磊憶起4年前,自己在大學派發敏感單張,受禍被拘,「可能當時覺得比較害怕…那時也被收監,後來出來時她就跟我登記了」,那時兩人相識不過6個月。

2014年,兩人雙雙成為律師助理。趙威畢業於江西師範大學新聞專業,游明磊說,她熱心社會事務,但實習時曾切身感受到在大陸做記者的限制,「出來發現做記者挺糾結,很多案件不能報,報了你也發不出來,寫的東西也是比較違背良心」,趙威於是轉當李和平律師助理。   李和平律師是內地著名維權律師,與在「709」風暴中心的北京鋒鋭律師事務所有合作。對於作為律師助理的趙威在「709」中被捕,游明磊感到不解,他說,趙威師從李和平之後,只處理過「樂平案」及「范木根案」,況且她沒有律師資格,不能辦案。

被囚近一年後,7月8日上午,「考拉就是考拉」在微博上發布照片,圖中的趙威把原本過肩的長髮剪到耳下,除此以外,模樣與一年前並無太大差別。配圖的微博帖子說:「我平安喜樂,很開心」,下午,「考拉就是考拉」再補充稱:「我將我的心路歷程分享出來是想以後不再被人利用,也希望大家引以為戒」。

游明磊說,他無法判斷「709大抓捕」對趙威的實際影響,但即便獲釋,「從理論上來講,在中共的統治下,她是做不了律師」,而他認為現在事件未曾落幕,全國仍在零星地拘捕律師,「你說不擔心被抓是不可能,事情仍要做。」

游明磊坦言,在內地,做維權律師基本上是無用的,更令人感到無力,「但對個人來說,活著總要有點價值,活得內心坦然,至少能對得起下一代,這是我活的價值吧。」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