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美國槍擊案

林恒生:撕裂中的美國

南方白人潛藏的自我保護體系,在黑人民權呼聲高漲時冒現,一旦不知何來一點星火,雙方若無轉圜餘地,恐怕只有大爆炸一途。


2016年7月7日,美國加州一條高速公路上,示威者抗議兩宗黑人遭槍殺案件,在警員面前舉高雙手。
2016年7月7日,美國加州一條高速公路上,示威者抗議兩宗黑人遭槍殺案件,在警員面前舉高雙手。攝:Stephen Lam/REUTERS

美國德州達拉斯巿針對警員的槍擊案,5名警員死亡,7人受傷,這是2001年「911」事件之後,最多執法人員被殺的槍擊事件。初步報道稱,槍手是退役後備軍人約翰遜;《今日美國報》引述達拉斯巿警察局長說,疑兇想擊殺白人警察(he wanted to kill white officers)。

擊殺警員事件之前,美國兩天之內接連有白人警員開槍打死黑人,這兩宗事件以及達拉斯槍擊案,令美國陷入撕裂──白警殺黑人,之後是黑人槍手殺白警,種族、槍枝等多年未解的死結再度浮現。雖然擊殺警員的真正動機仍待水落石出,然而對正在燃燒並可能一發不可收拾的美國來說,卜卜槍聲響之中,黑白對立之際,民眾上街示威等行動很可能只是「最低消費」。

南部德州黑白矛盾尖銳槍枝氾濫

達拉斯所在的德州是美國南方最大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德州以石油及太空工業成為南部之冠。除了是經濟重鎮,德州更是南部意識形態的領頭羊。儘管有稱電影《亂世佳人》故事背景的喬治亞州是南部一哥,或許在19世紀時確是如此,然而進入20世紀之後,德州無論在經濟抑或其他方面都遙遙領前。政治上,來自德州、代表40年來南方保守勢力的布殊父子(布希父子)先後做過美國總統,他們上台執政,客觀上促動美國總保守思潮抬頭。職是之故,擊殺警員事件發生在德州,帶出的意義遠比發生在美國其他地方深遠,也是美國這刻面對撕裂的背景。

說美國在撕裂,於多種意義而言,花旗國此刻確在歷史關口,政治、社會、經濟三大矛盾日益惡化,族裔關係、貧富差異、暴力文化,在警員殺人以及擊殺警察事件當中折射出來。由於白警殺黑人事件引起公憤,更多的以暴易暴相信隨之而來。尤其在南部地區,黑白矛盾尖銳,槍枝氾濫的地區像是德州,今次事件的尾隨效應可能極為嚴峻,一旦處理欠善,大熔爐變大炸彈並不為奇。

從另一層次檢視,《民權法案》通過逾半世紀,美國族裔矛盾仍然未能全面化解,其中原因多樣,包括文化性的根深蒂固歧視、南部地區白人至上主義組織活躍、少數族裔就業的差異。對此種種,《民權法案》只是被視為法律層面的文件,實際作用仍有質疑。至於警權過大已非新聞,不分南北,警方暴力是普遍現象,加上警員暴力案件告上法庭之後動輒拖沓多時,輕輕放下的也不少,社會怨氣由此而生。

Redneck與白人民兵文化

德州可稱是醞藏大爆炸的火藥庫,除了保守思潮是南方之首,不能不提的是南方的Redneck文化。五六十年代,Redneck 盛行美南,時至今日,仍會令人感到這種白人文化的存在。以當年的理解,Redneck 是指在山區或農場工作的藍領白人,工餘拿起獵槍開著平板貨車(pick up)兜風,無端亂開幾槍。與此成為南方暴力文化的另一代表角色還有白人民兵,力主擁槍自由,視聯邦政府為「剝奪人民基本自由及權利」之敵,其中不乏極端組織成員。1995年4月,白人民兵麥克維(Tim McVeigh)開著載有7000磅炸藥的貨車,衝進奧克拉俄馬州聯邦政府大樓引爆,炸死168人,就是這種反文化精神狀態的實體行為。

白人民兵擁有槍械,不少更是共和黨維護了幾十年的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成員,篤信槍枝文化,信膺麥克維與「敵人」聯邦政府對抗的理念。早前美南一些地區有黑人上街示威,新聞圖片中看到,有手持自動步槍、身穿迷彩軍服避彈背心的白人民兵露面,自稱「保護家園老幼」。這些聲稱「維護自由」的組織,拿著AR15自動步槍出現街頭,若有黑人還以顏色,在以槍枝文化著稱、買槍不比買菜難的美南一帶,可能就是另一場戰爭的前夜。

特朗普牽起的對立

美國社會矛盾多樣,黑白、貧富,俱是衝突肇因當中的成分。今年情況尤為惡劣,因著總統大選年冒現口不擇言的特朗普(川普)之故,得勢不饒人的白人暴發戶姿態惹得黑人西語裔大為憤怒。特朗普支持擁槍的立場,為社區及校園開槍事件帶來更大多爭論。同一時間,右翼白人受特朗普言論鼓吹,其自比守護美國「自由童貞」(innocence)的自我期許被促發。當然,他們守護的是南方白人的「自由」,即可以自擁槍械甚至軍隊、不受聯邦政府管治;而這種潛藏的自我保護體系,在黑人民權呼聲高漲時冒現,一旦不知從何而來一點星火,雙方若無轉圜餘地或難以調解,恐怕只有大爆炸一途。

(林桓生,自由撰稿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