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過境美國,蔡英文和克林頓通上了電話

美方安排的「小煙火」、通電話、蔡英文「踏實外交」的細節處用心,顯示了台灣一直以來的處境:背靠美國,卻不能張揚;得了便宜,一定要賣乖。


2016年6月27日,巴拿馬,台灣總統蔡英文出訪巴拿馬,與巴拿馬總統瓦雷拉(Juan Carlos Varela)會面。
2016年6月27日,巴拿馬,台灣總統蔡英文出訪巴拿馬,與巴拿馬總統瓦雷拉(Juan Carlos Varela)會面。攝:Carlos Jasso/REUTERS

「你的太陽眼鏡很好看。」

蔡英文出訪巴拿馬回程過境美國洛杉磯,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薄瑞光 ( Raymond F. Burghardt ) 上機迎接,兩人才握完手,蔡英文就衝著薄瑞光來了這麼一句。

( 編者按:美台之間沒有正式外交關係,名義上是由國內設立的「民間協會」互為對口,台灣設立的為「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 )

這一小段看來自然和諧的場景背後大有文章可做:中華民國目前和21個國家有正式外交關係,其中半數在拉美及加勒比海地區。總統出訪也大多以這梩為目的地,因此過境美國成了順理成章的安排,甚至可以說是一趟出訪實質上更重要的目的地。

除了前總統李登輝1995年在任內直接踏進美國國內訪問外,所有台灣現任元首的「訪美」,都是以「過境」的形式完成。而美方如何安排,例如能不能下機、能不能參加公開活動,乃甚至隨團媒體能不能在美國境內發出總統活動稿 ( 一般都是不允許 ) 等等,都是測量台美關係的温度計。

一次經典的例子是1994年李登輝出訪哥斯達黎加,美國只同意專機在夏威夷軍用機場加油,人員不得出境,只能待在貴賓室。李登輝因此拒絕下機,在機上會見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白樂崎 ( Natale H. Bellocchi ) 時,他就穿著睡衣和拖鞋,以示抗議。

這趟「英翔專案」,過境美國的接待規格大致延續了馬英九時代的安排。訪問團去程過境邁阿密,回程洛杉磯,准許入境,可以從事例如會見僑胞這類「室內」、「半公開」的活動,規格不低。因而蔡英文和薄瑞光自然和諧地互動,其來有自。

除了和薄瑞光寒暄,根據總統府副秘書長曾厚仁轉述,蔡英文在過境期間還與美國前總統克林頓通上了電話。蔡英文的克林頓的關係可以上溯到1990年代末期,蔡英文主導台灣加入世貿組織的談判時,最重要的對手就是克林頓領導的美國政府。

曾厚仁轉述,兩人彼此恭賀對方,克林頓恭賀蔡總統今年1月以極大的優勢勝選,並預祝她在總統任期內一切政策都順利;蔡英文則預祝克林頓的夫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在今年11月的大選能夠順利圓滿。

除了民主黨的克林頓外,蔡英文去程過邁阿密時,也和剛退出共和黨總統初選的聯邦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會面。就在蔡英文到達前,美國參議院外委會以口頭表決方式無異議通過一項無拘束力(non-binding)共同決議案,重申台灣關係法的「六項保證」為美台關係基石。這項決議案領銜提案人,就是魯比歐。這項安排,被外界形容成為台灣駐美機構為了蔡英文出訪安排的一場「小煙火」。

與美國政要的會面,並沒有在離開美國後停下來。蔡英文一行25日下午,抵達巴拿馬下榻賓館40分鐘後,就安排了與美國國會議員代表團15名團員的閉門會談。據曾厚仁提供的消息,這是台灣總統見到美國國會議員人數最多一次。雙方暢談約30分鐘。

其中,蔡英文提及自己是首次從台灣直飛邁阿密,得知許多人期待能開啟兩地之間的新航線,她會詢問華航是否有此意願。而美國議員團中恰好有三位邁阿密選出的議員,對此也表示有興趣,並認為如此一來,應更加支持台灣參與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的第二輪談判。

據轉述,當美國議員詢問蔡英文到訪巴拿馬的主要目的,蔡英文回答說,因為台灣長榮公司在巴拿馬有重要投資;她希望通過新舊投資,與邦交國建立更穩崮的雙邊關係。

除了借道美國以展現、鞏固台美關係外,綜觀蔡英文整個出訪期間,可以說一路大打「文化牌」和「感情牌」。

台灣總統蔡英文。
台灣總統蔡英文。攝:Jorge Saenz/AP

25日下午,蔡英文一行專機抵達巴拿馬市。除巴拿馬外交部政務次長辛卡皮(Luis Miguel Hincapie)代表政府接機之外,亦有多名當地台灣僑胞赴機場迎接。近百名來自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和多明尼加的僑胞在蔡英文下榻賓館門前參與歡迎儀式。與蔡英文握手時,他們激動地合唱台語歌「福爾摩沙」,並高喊數次「台灣加油」。

( 編按:「 福爾摩沙」為葡語 Formosa 的音譯,起於大航海時代西方人對台灣的稱呼,到今天仍被部份人士當作台灣的正式稱呼。)

蔡英文踏入賓館前,來自當地中巴文化中心中山學校的學生,在門前表演了擊鼓與舞獅以示歡迎,蔡英文頗為驚喜。當晚僑宴中,巴拿馬市市長布蘭頓(José Isabel Blandón)向蔡英文贈送市鑰,中山學校的學生再次表演了與兩國傳統文化相關的文藝節目。另一間雙語學校——中華民國(台灣)教育中心的學生則演唱了台語民謠「望春風」和流行歌曲「愛拼才會贏」,令蔡英文大感驚奇。

中山學校是巴拿馬第一間華語學校,由廣東中山華僑陳奉天創立,涵蓋了從幼稚園到中六的教育,多招收華裔子女。該校中文部主任丘婉嫻向端傳媒介紹,中山學校一直以來得到台灣政府支持,包括師資、教材等;學生升入高中後更有機會在台灣政府資助下赴台交換學習中文,以及獲得獎學金赴台深造。

不過同時,學校與中國大陸一些民間團體和教育機構也存在交流,中國大陸駐巴拿馬官方機構「中國巴拿馬貿易發展辦事處」的代表也曾前來訪問。當問及是否會感到政治上的壓力,丘主任表示,「我們是教育機構,不會向學生灌輸政治上的東西。」

據巴拿馬華僑服務站2014年的統計,巴國華僑人數總共約15萬,其中台僑人數約400,近年來移民的大陸華僑約10萬人。此前台灣媒體報導,大陸僑社在醖釀「反台獨」活動,有可能影響晚宴;台灣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亦證實接獲相關消息。不過最後,現場並未發生任何意外情況。

端傳媒訪問了從哥斯大黎加趕來的僑民謝春英夫婦,兩人40多年前跟隨一家台灣公司來到中美洲工作,此次專程趕來見蔡英文。「我們都支持蔡總統,支持台灣,想要為她加油。」她說。

當問及台胞內部是否有藍綠分野,她笑稱:「當然有,很激烈!」不過她表示,遠在他鄉,大部分時候大家不會在政治問題上產生衝突,此次藍營一方也沒有前來。

至於陸僑醖釀抗議的傳言,謝春英表示有聽說此事。但最終並無風波,她猜想是大使館工作做得好。而平時,台僑與陸僑之間沒有太多交流,即使有也會避免談及政治。「他們也忙著賺錢,我們也忙著賺錢!」她笑著說道。

哥斯大黎加約有台灣僑民200戶,有台僑會與台灣婦女會等同鄉組織。不過,「不是邦交國,還是不太容易。巴拿馬這邊是邦交國,就會好一點。」她感慨道。

第二日,與台灣獎學金生共進午宴時,蔡英文不負眾望穿上了巴拿馬總統夫人贈送的白色「巴拿馬衫」。致辭開始時,蔡英文詢問巴國學生「我們統統講中文沒問題吧?」學生則回應:「沒問題,總統還可以講台語!」

致辭中,蔡英文對來自兩國的獎學金生們說:「你們是下一個階段台灣跟巴拿馬最好的橋樑……希望將來有更多巴拿馬人講中文,也有更多台灣人可以講巴拿馬人聽得懂的西班牙文。」與宴者會心而笑。

巴拿馬是唯一與台灣互惠提供獎學金的邦交國。其中,巴拿馬自2004年起已推薦250餘名獎學金生赴台灣留學,台灣則每年選派12名學生赴巴拿馬學習西班牙語。此外,台灣亦有多名海外志工及華語教師目前在巴拿馬工作。

巴拿馬行程最後一日早晨,蔡英文與巴拿馬衞生部長共同出席了台灣向巴拿馬贈送流感疫苗的儀式。今年五月,巴拿馬發生流感疫情。巴拿馬衞生部長表示感謝台灣的支持,蔡英文則在致辭中稱,「患難見真情,作為好朋友,希望在我們齊心努力之下,巴拿馬能夠很快解決疫情問題。」

此次出訪,蔡英文挑選的見面禮也頗為獨特:

贈送給巴拿馬總統瓦雷拉的禮物,是蘭嶼拼板獨木舟模型「順利出航」,借原住民文化祝福巴拿馬運河拓寬工程竣工典禮。

贈送給巴拉圭總統卡提斯的,是由苗栗客家陶藝家製作的「花團錦簇」燈飾,代表客家文化中堅毅的元素,希望台灣與巴拉圭在充滿挑戰的環境中一同迎接挑戰。燈飾的木雕底座更雕刻有巴拉圭與中華民國國旗,以及文字「台巴邦誼,歷久彌新」。

贈送給巴拉圭副總統艾法拉的,則是素人戲偶家一針一線縫製的布袋戲偶。

充滿文化意味與感情交流的行程安排,樸實而親切的致辭,精心挑選且接地氣的禮物,這一切也許透露著蔡英文政府嘗試開拓的新外交路線:在24日登機前的致辭中,蔡英文將其定調為「踏實外交」。

『踏實外交』的其中一個對立面是『金錢外交』。為了維繫正式外交關係,以往不乏台灣外交援助經費落入此間不肖政客口袋的報導。在巴拉圭和媒體茶敘時,蔡英文特別強調,過去由於國家處境困難,政府在維繫外交上有一些作為受到外界批評,但是現在台灣已經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國家,政府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須受到社會及國會的監督,也都必須要照法律來做,『或許過一段時間,你大概不會再問我這樣的問題了。』

茶敘期間也有記者問她對兩岸溝通協商機制停擺的看法,蔡英文回答,自己在520就職典禮上,已經展現「我們可以有的最大誠意與彈性」,希望中國大陸可仔細體會,也有一些彈性思考,「大家在兩岸有一些進展,維持關係穩定,相信對大家是最好的」。儘管目前正式協商管道已經暫時中斷,但仍存在溝通和對話等選項,

『台灣會繼續尋找與中國大陸持續對話的機制』。

兩岸關係停擺的原因,就中國大陸這方面的立場,是蔡英文政府未明確承認「九二共識」。就在蔡英文出訪期間,中共中央「七一黨慶」慶祝大會上,總書記習近平直接把「九二共識」擺進致辭文稿再三重申。

而對於這場「九二共識」之爭,美國之音在蔡英文出發後一天,刊登了薄瑞光的長篇專訪,其中強調「所有中國人都知道」,「九二共識」直到2000年才出現,起於前總統馬英九的第一任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但在那之前,在所有他和汪道涵與辜振甫的會面中,從沒有人叫它「九二共識」,因為這名字不存在。辜振甫有時候會說「九二諒解」(1992 Understanding)。

接著,美國之音記者也問道:蔡英文沒有明確承認「九二共識」,但也沒有否認,這被外界批評是在「刻意攪渾水」。

薄瑞光則回答:「一些模糊性對兩岸來說也很重要。在馬英九政府和中國達成的共識中也存在很多模糊性,那裡可能也有不少『渾水』,但是它是有效的。」

這樣的回答,明白透露了美國至少在此刻對蔡英文政府的高度支持。但蔡英文被記者問到這個問題時,她說:「如果我的記憶力還好,我記得沒錯的時候,我記得我在做陸委會主委時候,薄瑞光那時就是AIT處長,好像同樣說法他那時就說過了。」

輕描淡寫的語氣,說明瞭台灣一直以來的處境:背靠美國,卻不能張揚;得了便宜,一定要賣乖。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