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鹽城驚心:被龍捲風颳走的村莊

「之後我也被颳走了」「我想往外逃,但是沒逃出來」「80多歲的老太太說這輩子就沒見過這種龍捲風」…


2016年6月23日,江蘇鹽城‬市阜寧縣‬一帶出現龍捲風‬,救援隊伍搜救後在損毀的樓房旁休息。
2016年6月23日,江蘇鹽城‬市阜寧縣‬一帶出現龍捲風‬,救援隊伍搜救後在損毀的樓房旁休息。 攝:鄒小溪/端傳媒

作為一個在颱風的咆哮中長大的江蘇人,我從未經歷過龍捲風。 6月24日下午,站在受災中心地區鹽城阜寧縣,眼前的村莊幾乎被夷為平地,我著實嚇了一跳。

6月23日下午,面朝黃海的淮北城市鹽城遭遇龍捲風、雷雨、冰雹等同時襲擊,鹽城中部瀕海兩縣阜寧、射陽被擊中,鹽城市委通報,截至24日早上8時,風災已經造成98人遇難,846人受傷,2萬多間房屋、8棟廠房和2所小學被摧毀。據江蘇消防消息,位於阜寧縣城西郊的新溝鎮是此次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這個總面積72.5平方公里的小鎮,住著大約5萬人,共有15個行政村,我所到的是鎮南的大樓村。

風暴過後的清晨,我先後接到原定8點北京飛鹽城的航班「被取消」和「被延誤」的通知,於是改道飛往揚州,再驅車大約2個半小時趕往鹽城阜寧。

2016年6月23日,江蘇鹽城‬市阜寧縣‬一帶出現龍捲風‬,車輛被吹至翻側。
2016年6月23日,江蘇鹽城‬市阜寧縣‬一帶出現龍捲風‬,車輛被吹至翻側。攝:鄒小溪/端傳媒

「那簡直就是,觸目驚心」

龍捲風肆虐留下的殘局,在進入阜寧的高速路上就能看見,右手邊的一片房子,屋頂被掀掉了,部分二層被颳跑,貼著地面的一層,也出現了坍塌,有些房子只剩下了半座,大片樹木則被颳得只剩樹墩。

這次龍捲風,除了新溝鎮,還碾過阜寧縣的陳良鎮、碩集鎮、板湖鎮、吳灘鎮、經濟開發區等地區,這些地區的農村,多建兩層的磚石小樓,或磚泥牆加木架草蓋瓦片屋頂的平房。

在往阜寧的出口下了高速,我們的車跟著三輛有「救災」字樣的軍車走了兩公里,到了一個路口,一位看起來二三十歲的志願者稱,路口以內五公里就是受災中心新溝鎮大樓村,但救災的人和車過多,進村的入口已被封住,四輪的外來車都不讓進。

我看到旁邊停著一輛三輪車,靈機一動,問車主能不能帶我們進去。車主爽快答應,並表示不要錢。車主是個三十左右的小夥子,他告訴我,自己是鄰村的,他們村沒有受災,他今天過來盡量幫忙,就是用三輪車送被攔在路口但是又想進去幫忙的人。

在災區,像路口青年和三輪車主這樣的志願者為數不少,看起來以三十多歲的人居多,他們有的守在路口給人發放飲用水,還有的會招呼路過的人「吃了嗎?吃了嗎?」

通往受災中心的是一條寬約兩米的水泥路,沿途所見是典型的蘇北農村:不算新的自建房,農民圈養的家畜家禽,夾雜在房子中間的大小不一的農田,完全沒有被十二級大風凌虐過的景象。

三輪車主說:「你待會兒就會看到,那簡直就是,觸目驚心。」

2016年6月23日,龍捲風吹襲江蘇鹽城‬市阜寧縣‬一帶。‬龍捲風過後,顧軍回到家,發現樓房已嚴重損毀。
2016年6月23日,龍捲風吹襲江蘇鹽城‬市阜寧縣‬一帶。‬龍捲風過後,顧軍回到家,發現樓房已嚴重損毀。攝:鄒小溪/端傳媒

「之後我也被颳走了,太驚險了!」

開了大約五公里,過了大樓村的牌子,場景突變。

大量被颳倒的樹開始出現,小路上鋪滿了被風颳散的跺草。三輪車不能再向前,前方是臨時搭建的救災指揮部,救災的大車幾乎把水泥路佔滿了,人流攢動,有正在救災的消防官兵,有鄰村開著電瓶車過來看災害現場的,也有給路人發水發方便麵的志願者。

我穿過救災車之間的小縫繼續往前走,路旁一座屋頂已經消失不見、二層塌陷的水泥磚石樓房外,有十幾個累倒的消防官兵,和衣躺在瓦礫上休息,有人連印著「鹽城消防」的安全帽都還沒脱下。不遠處,67歲的顧軍右手臂綁了一圈繃帶,腳上只穿著拖鞋,呆坐著,看著來來往往的路人。

顧軍說,家裏只有他跟老伴,孩子沒在一塊住。 23日下午兩點左右,他帶著5個村民在田裏撒化肥。開始打雷後,村幹部打電話讓他們回去,並稱「被擊中就死了」。

6月23日13點42分、15點19分、18點7分、19點21分,鹽城氣象台分別發布了雷暴黃色、橙色預警及暴雨黃色預警信號。中國氣象局據雷達遙感觀測資料推測,234日下午14時19分至14時42分期間,在阜寧縣城西南方約5到10公里處,在南北寬約2公里東西長約15公里的範圍內,出現10級以上大風,並持續20分鐘左右。

「那個雷聲嚇死人了,特別嚇人,以前幾乎沒見過這樣的。閃電更別說了,劃破了整個天空。不管多大的樹,一颳就倒,風裏夾雜著沙,簡直鋪天蓋地,眼睛都睜不開,但我以為就是颳風下雨,後來看朋友圈才知道是龍捲風,」顧軍仍然心有餘悸。

顧軍怕有危險,就躲到了附近的村民家。那家的門被風颳走了。顧軍還眼睜睜地看著一個村民被風颳到了三四十米之外。 「之後我也被颳走了,」龍捲風中,顧軍的手腳均遭擦傷,耳朵後側也堆積著淤青,「太驚險了!」

傷口疼痛,顧軍想去村裏的診所包紮傷口,但走到診所,發現診所也被颳走了。他接著去了村北的另一個診所,但是村北診所的人也受傷了,無法給他包紮。最後,顧軍只好自己用紗布進行了簡單包紮。

龍捲風過後,顧軍回到家,發現自家房頂都沒了,防盜門也已經完全扭曲,屋內的電視空調也都被颳走了──呆坐在石墩上的顧軍身後,他家的磚房還在,但兩扇的不銹鋼門像被一雙巨手從外強行撕開、彎折,耷拉在裸露出茅草泥灰的屋頂下,門前的小院一片狼藉。

顧軍說,他現在跟其他村民一樣,也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就等著」,當時還沒有任何人上門給他一個說法。

2016年6月24日,江蘇鹽城‬市‪阜寧‬縣,一名婦人返回家園,執收拾日用品。當地於6月23日出現龍捲風,死亡人數增至最少98人,800人傷,該處危險化學品廠房亦坍塌。
2016年6月24日,江蘇鹽城‬市‪阜寧‬縣,一名婦人返回家園,執收拾日用品。當地於6月23日出現龍捲風,死亡人數增至最少98人,800人傷,該處危險化學品廠房亦坍塌。 攝:鄒小溪/端傳媒

「鄰居說你家房子被颳掉了,我還不相信」

同樣坐在廢墟上歎氣的,還有張蘭。她正戴著手套,從廢墟中翻出尚能使用的鍋碗瓢盆。十幾名消防官兵在合力給她挖埋在廢墟中的糧食。此前搶救出的電視已損毀,電瓶車也被龍捲風摧殘變形。

這次風災導致阜寧9499戶房屋倒塌,24007間房屋受損,張蘭家的房子就整個被颳走了。 「開始颳風後,天空一片烏黑,房子瞬間就倒了。我當時在屋裏,想往外逃,但是沒逃出來。我的頭被坍塌物砸到了。當時家裏就我一個人……」張蘭說著說著,開始哽咽。

我剛想問張蘭家裏其他人的情況,她剛剛從外地趕回家的兒子阻止了她。

56歲的顧成家的房子受損度似乎相對小一些,儘管一樓場地上躺著被風扇落下來的空調,樓房的二層至少還在。然而進去一看,屋裏也是廢墟一片。整個二層的窗戶也都沒了。

「房子幾乎廢掉了,別人家的吊扇都颳到我家來了,我家的吊扇也不知道颳到哪裏去了。兒子結婚時的傢俱也都沒了。」

顧成的樓房是十年前兒子結婚時蓋的,家裏六口人,兒子兒媳在阜寧縣城上班,他和妻子平時在家幹些農活。

「家人當時都在縣城,縣城也有冰雹,但是沒想到會有龍捲風。鄰居給我打電話說你家的房子被颳掉了,我還不相信。我問了後面80多歲的老太太,她說這輩子就沒見過這種龍捲風,」顧成說。

24日下午,村裏正在登記村民們飼養的牲畜和莊稼的受損情況,其他財物受損狀況尚未開始登記。顧成說,災難發生後,他們把倖存的一些物資都搬到了縣城的親戚家,至於下一步怎麼辦,他們也不知道,就「先等著」。

幾位隨機受訪的災民表示,沒有聽說有人被埋,也沒有聽說有人在風災中遇難。鹽城官方公布的傷亡情況中,98名遇難者,有96名在阜寧,800多名傷者有682名在阜寧。順著村口往南的小河裏,成群的鴨鵝在水裏遊著,不知道它們對剛剛過境的風災,是否還有些許的記憶。

(顧軍、張蘭、顧成均為化名)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