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國際

英國脫歐公投:荒誕的政治還是成熟的民主?

造勢活動吵鬧不休,支持留歐議員中槍身亡,投票前荒誕混亂,令民眾感到「公投政治」危機。


一雙男女臉上畫有歐盟國旗和英國國旗互相親吻對方。
一雙男女臉上畫有歐盟國旗和英國國旗互相親吻對方。攝:Hannibal Hanschke/REUTERS

隨着公投臨近,牛津街頭「走留」兩派大混戰。身在英國的微博網友「牛津小裁縫」上載兩張現場照片:身着藍衫的留派青年和穿着紅袍的走派中年人,面對路人宣講各自的理念,網友形容現場氣氛「針鋒相對,劍拔弩張」。旁邊賣藝的英國大叔,則淡定的在鋼絲上拉着小提琴。

這一幕並不罕見。每逢週末或假日人流較大時,兩派就會在街頭設下「擂台」,宣傳己方的主張,這也描繪出英國國內脱歐公投民間造勢的混亂圖景。

在牛津街頭宣傳留歐的Susan告訴端傳媒記者,站在他們對面的脱歐陣營在顛倒黑白。

「我今天一大早去問他們有關醫療部門的事,他們連基本財政開支的多少都弄不清楚。」Susan義正嚴辭地說。她參與過英國1975年加入歐盟的公投,自此堅信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獨立地存在。

對面舉着脱歐廣告牌的David提出了截然相反的觀點,「印度日本這些國家自我運行得不是很好麼,反而是歐洲的經濟陷入了停滯。那些告訴你脱歐後經濟前景會變差的觀點都是胡扯,誰能預測出十年內的經濟好壞。」有趣的是,David是沒有投票權的人。他是來英國遊玩的美國人,經濟學出身,覺得英國的民主正陷入危機才跑來幫着競選。

「和美國一樣,英國的代議制需要地方的自治,而不需要來自歐盟的指揮。歐洲委員會的領導可不是英國人民選出來的。」討論了一陣後,David特意加上了一句,「不要就此認為我是Donald Trump的支持者。」

一名工作人員準備設置支持留歐的標語牌。
一名工作人員準備設置支持留歐的標語牌。攝 : Jon Nazca/REUTERS

而在西南部最大城市布里斯托,兩名女孩「留歐」的「另類」造勢活動,則更為吸引眼球。他們上身赤裸,畫上米字旗,走街串巷。時而隨着音樂起舞,時而停下向路人解釋自己為什麼用這種的方式,倡導大家投票留在歐盟。

「不管是主留還是主退派,他們各種造勢活動都大多無聊和消極。所以我們想做點不一樣的,做點比較好玩又有創意的事情來吸引人們的注意。」其中一名女孩Claire Green說,「留在歐盟並不意味着更多的移民、仇恨和恐懼,加入一個聯盟,一個比英國更大的組織,其實會給大家更多的權利和自由。」

正如Claire所說,兩方在主要媒體上的鬥爭宣傳進入白熱化的同時,也使人們進入了「審美疲勞」階段,人們開始想辦法用更有意思的方式來宣揚自己的觀點。Twitter上最近很火的一個話題是#CatsAgainstBrexit(貓咪反對英國離開歐盟),大家紛紛上載自家貓咪的照片,用擬人化的方式來輕鬆調侃脱歐。

調侃下,是對英國與歐盟前途的憂慮。對於大多數英國普通民眾來說,不管是支持離開歐盟,還是留下,首先考慮的都是自己的生活。對於一個英國工人階級家庭來說, 每天需要擔心住房短缺、工資停止漲幅、今後還有可能和歐洲移民們一起「分享」社會系統,這些負面的情緒,讓他們傾向於脱歐。

但在英國大學的走廊裏,端傳媒記者發現這樣一張海報,上面寫着「我爸爸是英國人,我媽媽是法國人,我在維也納學習過,現在住在丹麥。我並不覺得這種情況會困擾我,我也不想讓分裂來困擾我,留在歐洲。」

英國大學的走廊裏的一張海報。
英國大學的走廊裏的一張海報。攝:韓笑/端傳媒

水戰與謀殺 公投前的暴力與荒誕

除了混亂的民間造勢,有關公投的宣傳也花費大量金錢。據報英國政府四月初共花費九百三十萬英鎊公帑,印製宣傳手冊呼籲留歐。這一手法自然引發脱歐派的指責,批評卡梅倫政府浪費納税人的錢,也對脱歐派不公平。雙方再度爆發口水戰與媒體戰。

除此以外,英國獨立黨黨魁Farage上週三帶領數艘小船在泰晤士河中揮舞脱歐標語,抗議歐盟統一的漁業政策,宣稱要「奪回我們的水域」。他們在航行中遭遇了留歐的船隊,於是兩方在河道上展開了一場限制級的口水仗,最終升級到互不相讓的潑水。戲謔性的一幕很快在社交媒體上走紅,全英人民熱烈圍觀「泰晤士水戰」,成了網民挖苦本國政治太過「孩子氣」的新料。

國會女議員考克斯(Jo Cox)的丈夫和孩子,也參與了這場水戰。一天後,支持留歐的考克斯在與選民交流時,遭一名男子連開三槍,傷重身亡。英國上一次在任議員身亡要追溯回1990年,當時保守黨議員Ian Gow在北愛爾蘭恐怖分子的爆炸襲擊中喪生。與二十六年前的事件相比,考克斯同樣是被一名極端民族主義者殺害。不過這一回,行兇者喊出的口號是「英國優先」(Britain First),和反移民的極右政黨的名稱一致。

暴力和血腥,這些在英國政治中罕見的元素,打破了想象中的秩序和底線,揭開了將這場公投背後的矛盾和危機。這也讓選民開始思考,這場脱歐公投下的爭鬥,究竟有沒有意義。

公投以全民投票的方式決定重大事宜,被認為是直接民主的形式之一。但英國的公投從一開始,就捲入了政黨政治和個人權力的角逐。而隨着不確定性的增加,公投辯論迅速白熱化並脱離了公共理性的原則。6月19日,在考克斯遇刺後的第三天,暫時停止的公投造勢重新開始。《經濟學人》這樣總結,「辯論的雙方都訴諸於誇大和誤導的伎倆,互相指責彼此言論的不符實。」

市民奉献鮮花哀悼遇襲身亡的英國工黨女議員考克斯(Jo Cox)。
市民奉献鮮花哀悼遇襲身亡的英國工黨女議員考克斯(Jo Cox)。攝 :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留脱兩大陣營同樣對整個公投辯論看法消極。Susan說,這從頭到尾都是個十分糟糕的辯論,專家成為了「磚家」,議員的遇刺更說明英國政治正朝着仇恨的方向惡化。David覺得雙方陣營都是在煽動情緒,兜售恐懼:留歐方以經濟問題恐嚇人,脱歐方以移民問題恐嚇人。這樣的後果是,在公眾領域已經沒有嚴肅的討論了,全退化成簡單粗暴的攻擊,今天就有人走過脱歐陣營,大喊他們是新納粹分子和仇外主義者。

這和保守黨副主席Michael Dobbs此前的觀點一致,英國公投政治的悲哀之處在於雙方沒有給公眾一個成熟民主政體應該提供的辯論,除了在少數學術或研究場合,理性公允的論證並沒能觸及到平常人的生活。

當然也有不同的觀點,支持脱歐的Tom是剛入學的大一新生,在他看來,辯論的雙方還是有合理的觀點,只是被各自陣營內的極端分子搶去了風頭。

公投政治和「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如果說爭論雙方有什麼共同點的話,就是他們所感受到的危機感。Susan和Tom從來沒參加過政治活動,這年齡相差數輩的二位都是第一次在街上競選。與他們相似的還有Keith,一位年過半百的地方導遊,「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覺得,有重大的政治決定,而且我為這個決定可能的後果擔憂。」

脫歐支持者在英國蓋茨黑德一個集會中舉起標語牌。
脫歐支持者在英國蓋茨黑德一個集會中舉起標語牌。攝:Jeff J Mitchell/Getty

這種危機感指向了公投政治的本身,大家在當下的混亂和不安中開始質疑,公投是否能作為一種合理的決策方式。Keith秉持精英主義的觀點,認為歐盟問題本身是非常複雜的,應該交予專業的人士做出決定,而不該在公共領域被過度簡化。

Susan十分擔心公投的代際矛盾,為什麼一代人能決定未來幾代人的生活?

前香港總督彭定康不留情地指出公投是對議會民主的威脅。近日接連在Guardian和BBC上呼籲留歐的他,早在十多年前的採訪中就對可能的歐盟公投問題表達過異議,

「如果在某個議題上要公投的話,政治家一定會在競選中說,我們不會也不需要討論這個議題,那是留給公投的…我認為公投在我們的體系裏根本是反民主的…總體來說,只有弱勢政府才會選擇公投。」

堅持脱歐的美國人David對公投和民主的關係也感到十分矛盾,他向記者攤攤手,引用丘吉爾的話說,民主是最糟糕的政體,但沒有更好的選擇。

支持留歐的英國路透社員工Ben則表示,「整個公投,只是英國保守黨內部搞出來的把戲,目的是為了徹底擊垮英國獨立黨(UKIP)。我覺得倒是可以先留在歐洲,再從歐洲內部,慢慢地改變歐洲。」

年輕的Tom則想通過「合法性」的概念來說明公投的必要:「在我們的體制下,這是徵求全民意見,形成合法性的基礎。」

可惜他想錯了。「主權在議會」的英國體制中,公投在法律上沒有任何的合法性。換句話說,議會理論上甚至能否決全民公投的結果。在大多數議員贊成留歐的背景下,媒體上已經出現了利用議會多數將英國「強制」留在歐洲統一市場內的討論。有保守黨的議員說,這將會引發嚴重的「憲政危機」,但這恐怕不是英國目前唯一該擔心的危機了。

(韓笑對本文亦有貢獻。)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