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時間 評論 Books · 書評

張翠容:希臘百姓為歐債危機背了多少黑鍋?

每個國家都有懶人,希臘當然也有懶人,難道這就是債務積纏的原因之一嗎?


希臘城鎮米西姆纳,一名漁夫在碼頭走過。
希臘城鎮米西姆纳,一名漁夫在碼頭走過。攝:Dan Kitwood/Getty

【編者按】2016年5月,歐元區財長同意向希臘發放103億歐元貸款,並考慮在2018年減免希臘債務。關於希臘債務危機,有人說是「希臘人吃垮自己的國家」,也有人說「希臘先是自己惹麻煩,然後碰到三巨頭帶來的麻煩」。通曉希臘語且有一半希臘血統的記者安傑羅士(James Angelos),曾為《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工作。在希臘債務危機後,他多次在希臘實地探訪官員、當事人與居民,尋找問題癥結,寫下《希臘悲劇:政治與民主治理下的債務殘局》一書。他從官醫民合作詐領補助的「盲人島」事件為起點,一路抽絲剝繭:因查稅引發民怨的「漁船小館」事件、貪汙引殺機的「區長命案」、宗教與民族主義情結所引起的政教衝突,以及難民安置與人權爭議等。

在書中,安傑羅士認為政治與民主治理機制失靈恐怕是造成今日希臘債務殘局的原因。希臘經歷多次政黨輪替,為爭取選票與鞏固勢力,除上演政策買票外,每當新任執政黨上任,便會一次又一次地擴增公務員職缺安插同黨人士。而希臘的債務危機,不僅是政府未有效利用來自外部的基金與貸款,還有逃漏稅造成稅收不足的問題。希臘是歐洲文明與民主制度的發源地,但當代希臘的表現卻使歐盟各國「希退」聲浪不斷。雖然目前紓困案通過後,危機暫時退燒,但若未能找到調整體質的解方,作者最後也直言,「債務危機會不會不久後重演呢?不太有人懷疑不會。」以下是本書中文版的推薦序,獲衛城出版授權刊出。

《希臘悲劇:政治與民主治理下的債務殘局》(The Full Catastrophe: Travels Among the New Greek Ruins)

出版時間:2016年5月
出版社:衛城出版
作者:James Angelos
譯者:宋瑛堂

閱謮安傑羅士這一本述說歐債的《希臘悲劇:政治與民主治理下的債務殘局》後,心裏百感交集。究竟是物先腐,而後蟲生;又或是蟲先蛀,才令物腐爛?

我們不自覺地陷入雞與雞蛋的陷阱了。希臘債務問題千絲萬縷,卻牽動着歐盟的命運,對全球經濟亦不無深遠影響,不過,最受打擊的還是當地的老百姓,大家都在問:哪裏出了錯?

雖然希臘債務危機已出現了好幾年,但自2015年希臘大選「激烈左翼聯盟」上台,除了經濟危機之外,又再發生了政治危機,政壇動盪不安。之後又遇到中東難民湧現波及歐洲,而希臘首當其衝,對於國際媒體來說,新問題永遠比舊問題更吸引目光。

無論如何,希臘是歐債的縮影,歐債又是過去資本全球化所彰顯的問題縮影。當然,希臘本身也有其獨特的問題。這次安傑羅士親赴希臘現場,獲知了許多我們在媒體上沒有看到的事件、故事,可讓讀者從微觀瞭解更多問題的來龍去脈,正所謂見微知著,這是可貴之處。

最後,安傑羅士還為我們補充了難民這個因素如何影響希臘的政經發展,書中內容讓讀者可說是目不暇給。

在此,我想提出兩個疑問:一、沒有了希臘,難道歐洲債務危機便不會發生嗎?二、希臘本身的問題一直存在,為何債務危機會到2009年才爆發出來?

而且不僅希臘,南歐其他地方也成為重災區。數年前我也有到希臘進行債務危機相關的採訪工作,或許,我在此可以對此做一些補充。

希臘人好逸惡勞?

希臘在歷史上面臨太多外來強權干預,也在希臘身上留下不少歷史傷口,因此希臘人總是帶着一種受害人的情結,這種情結多少反映在這次的債務危機中,也有可能因此讓希臘人缺乏自我反省能力。但另一方面,外界對希臘的誤解又有多少?

在希臘,我訪問當地人,想知道他們是否如外界所說,是個高福利國家,由於好逸惡勞,全民熱中逃稅、四十歲就退休?被我這麼一問,他們都瞪大眼睛望著我。

如果是學者,他們會搬出很多統計數字去逐一反駁外界的謬誤。所謂四十歲退休真是很大的誤會。希臘人反問,誰可能四十歲就退休呀?他們的退休年齡都在六十五歲,現在政府還要延長至六十七歲。

如果公務員要提早退休,也必須服務滿三十五年才會獲得批准。只有軍中的特種部隊,才有可能早於五十歲前退休,但那是特別的個案,不能混為一談。

至於希臘人是否好逸惡勞這個問題,之前在飛機上恰巧坐在我身旁的,是雅典大學社科院研究員蘇儀(Zoi),她告訴我,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報告指出,希臘人每年工作2017小時,平均工時比德國要多40%,即使撇開自僱人士的部分,希臘工時仍較德國長10%。

至於福利,調查統計也顯示希臘的社會福利不及德國,甚至不及西班牙。事實上,希臘老百姓都希望多做多得,以應付高昂的生活指數,失業是個夢魘,誰想當長期失業者?每個國家都有懶人,希臘當然也有懶人,難道這就是債務積纏的原因之一嗎?

談到逃稅問題,希臘人就更憤怒了。因為逃稅的都是有錢人,愈富有愈想逃稅,老百姓則要負擔高稅率。有次我與一群希臘大學生喝咖啡時,其中一人拿着菜單對我說:「看!我們這裏的消費稅是23%,幾乎是全歐洲之冠,我們老百姓的生活多難過啊!」

沒錯,老百姓雖然也懂得逃稅,但有錢人逃稅則有更大的影響,這種現象到處皆是,最近「巴拿馬文件」也揭露了全球的富豪,不論是在富國或窮國都在玩這種逃稅的金錢遊戲。

希臘成了歐債代罪羔羊

在一次希臘反撙節(編者注:撙節 ,Austerity,經濟持續低靡情況下,政府提高稅收、減少各項預算與社會福利經費等公共支出等措施)的大遊行中,我遇上一位獨居老人,他在政府部門服務了一輩子,退休後每月能拿到800歐元的退休金,現在一減就減到500歐元,幾乎無法維持基本的生活。

他問,為什麼外界總有這樣的誤會,以為退休者死後的退休金可由親友繼承?可能因為之前有官員受賄,讓這樣的事發生,但這是少數而不是普遍現象。老人家也不覺得希臘的福利比西歐好,甚至還不如呢!希臘人認為,有人想找代罪羔羊,卻把責任推到希臘身上,其實只不過是想轉移歐債真正原因。

希臘導演凱特琳娜.凱特蒂(Katerina Kitidi)、哈茨斯特凡諾(Aris Chatzistefanou)拍了一系列有關希臘債務的紀錄片《解放債務》(Debtocracy)。該影片有一情節,講述希臘接受德國金錢援助後,再用來購買德國的武器。

而削減赤字則迫使希臘政府私有化國有資產以換取現金,德國及其他資本由此可平價收購希臘國有資產。片中盡是嘲諷希臘政客怎樣成為歐盟的買辦,出賣國家,賤售國產,而德國則是最大的受益者。

事實上,希臘在德國等歐洲強鄰的壓迫下,逐步私有化、出售國有資產,其中包括賣掉國有機場、公路、國營企業、銀行、房地產和樂透彩執照、兩個最大港口和一家自來水公司,甚至有些美麗的小島,都被政府拍賣。此舉幾乎是把整個國家出售,來滿足國際債權人的要求。

當然,希臘政府也應負責,他們未能向富有的希臘人追收稅款,而是向老百姓開刀,削減養老金。在民生方面也大幅提高稅率,例如連家用電費都調漲超過20%,令原本生活已吃緊的老百姓雪上加霜。

此外,最令人難堪的還包括,一般勞工遭到不合理的減薪,歐盟要求希臘政府把25歲以下勞工的最低工資調降32%,25歲以上的勞工則調降22%。此外,勞動工時也增加,面對高昂的徵稅,人們很快便失去了消費能力,到頭來裁員之聲四起,派遣勞工首當其衝。

投行騙局

如此看來,僅靠撙節無助於清除銀行業界的毒瘤。這次歐債危機中,有不少是金融犯罪行為,而最大的「騙局」,當屬2000年美國高盛投資銀行,為希臘設了一盤局,巧妙掩飾希臘一筆高達十億歐元的公共債務真相,好讓希臘得以順利進入歐元區,以享有歐元區低廉的借貸利率,繼續借貸。

據媒體曝光的數據顯示,當年高盛利用換匯交易(swap transaction)和信用違約交換(CDS)兩項金融工具,為希臘埋下主權債務炸彈,同時也加速了歐洲的經濟危機,而他們則坐收漁人之利,單是交易佣金,三億歐元已穩穩進入高盛口袋。

高盛利用所謂「金融創新」手段,讓希臘政府的債務先用美元等其他貨幣發行,之後於特定時間換回歐元債務,債務到期後,高盛再將其換回美元。據報導,多年以來,當中交易金額高達百億歐元之多。

為了進一步掩飾,高盛提供希臘優惠借貸匯率,好讓希臘獲得更多歐元,並享有長達十年甚至更長的還貸期限,以迴避算入歐元區所需要統計的公共負債率。高盛這種障眼法,只會令希臘不得不製造更多的貨幣換匯交易,使希臘深陷壞帳漩渦而無法自拔。

為了維持合格的負債率水準,高盛再為希臘尋找十五家銀行達成貨幣換匯協議,其中包括德國的銀行,而且還是主要債權人之一。高盛明顯要把風險轉嫁給德國銀行業。

為什麼選擇德國銀行呢?主要是因為德國是歐元區最大經濟體,此做法可將德國鎖在希臘的債務鏈內,如果德國政府袖手旁觀任由希臘違約,那麼德國銀行業也一併遭殃。

當帕潘德里歐在2009年上任為總理時,發現這一盤殘局已無法再騙下去,況且銀行也因全球金融危機而身陷泥淖,反而需要政府動用龐大資金救助,就在這種情況下希臘債務危機爆發了,並同時暴露了希債危機在歐洲不是單一案例。

而高盛介入歐元區其他國家金融事務之深,超乎我們所能想像。除了希臘之外,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義大利等「歐豬五國」,也相繼爆出主權債務危機。

事實上,歐洲金融機構當中有不少高盛人。為希臘量身定做出一套金融工具,以掩飾希臘龐大的債務者,就是當年的高盛副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他現在竟是歐洲央行總裁。而前任義大利總理蒙蒂(Mario Monti),在2005年也曾任高盛的國際顧問。

有美國媒體直接指出,高盛就是歐債危機的罪魁禍首,他們透過琳瑯滿目的金融商品,讓世界充滿債務,現在危機爆發,他們不僅不需負責,也沒有受到懲治,反而被挑選出來處理歐債問題。如今出面為歐債危機提供解決方案的歐洲領袖,也多是高盛出身。這不是很荒謬嗎?

高盛一手種下歐債的種子,他們對歐債自然最清楚不過。但另一方面,當歐洲也被歐債拖垮時,高盛該如何反應?高盛集團總裁兼營運長柯恩(Gary Cohn)事後向投資者表示,鑒於歐洲銀行為從財務危機解套,可能被迫出售至少一萬億美元的資產。

因此高盛很可能從中獲益,他們也許會掌握有利位置,去擔任這些資產銷售的中間人。因此,面對歐洲這趟渾水,他不僅不擔心,反而還樂觀地認為,歐洲潛在的經濟危機能夠為高盛帶來營利良機。

這種轉化經濟危機為生財良機的手法,高盛可是玩得出神入化,也難怪坊間對高盛抱持陰謀論的想法。人們不禁要問:高盛究竟是投資銀行,還是全球政經大戲的製作人?

有批評陰謀論者稱,高盛可能只是一個有著資本嗜血本質的金融機構,他們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不擇手段、唯利是圖、整死對手的「企業行為」,而不是政治行為。

可是,高盛這間美國投資銀行如此精明計算,會是純粹的商業行為嗎?若不是單純商業行為,難道真如外界所說的陰謀嗎?無論如何,高盛的影響力無遠弗屆,它除了擁有全球第一線政經關係,更儼如美國政府重大政策的代言人或執行者。

資本主義系統問題

希臘無疑存在政治貪腐,而習以為常的逃稅行為也的確成了社會沉重的負擔,但希臘仍有在內部進行改革的機會。試想,一個人若沒錢可借,便也不能繼續毫無節制的揮霍度日,必須自我調整了。

只不過,有人卻掩飾希臘問題,並將這個問題包裝成金融產品並拚命吹捧,接著更在歐元區內如細菌般,將債務問題散播出去,另外再加上大到不能倒的銀行做為劫持者,歐債便可能惡化到威脅歐洲的整合,猶如日本恐怖片中的貞子,不時出來嚇你一跳!

說到底這關乎1980年代以來,新自由主義帶來的資本主義金融化、金融資本全球化與去監管化的問題。對金融產業來說,有人借錢才會有人賺錢,大家都被鼓勵不斷借貸,世界遂踏入一個大債時代。金融全球化製造了信貸泡沫和資產泡沫,這才是歐債問題核心,也是全球金融危機原因所在。

試想,若不是希臘過去太過輕易借貸,希臘債務也不會如脫韁之馬。若不是因為資本主義過度金融化,銀行也不會大到不能倒,還要國家去拯救,加深了主權債務危機。

若不是金融資本去監管化,得以在全球化過程中全速前進,跨越國境,不擇手段追逐利潤最大化,金融罪行便不會如此肆無忌憚。面對這樣無邊無際的金融罪行,被捲入金融全球化的小國,可能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命運了。

媒體成功地把我們的視線從金融詐欺轉移開去了,一切都是歐豬五國自食其果。就好像我們一味指責那些吸毒者,卻對販毒者視若無睹,無法道出兩者如何互為因果,這正是國際社會需要回答的問題。

(張翠容,香港戰地女記者,國際時事評論員)

(大標題、小標題為編者所擬)

讀書時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