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奧巴馬在中國週邊幹了什麼?

美國總統奧巴馬離任前,外交大手筆的共同點是「加速和解」。可是,最後一次亞洲之行,卻在中國周邊埋下了伏筆。


美國總統奧巴馬,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陪伴在廣島和平紀念公園獻花圈。
美國總統奧巴馬,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陪伴在廣島和平紀念公園獻花圈。攝:Carlos Barria/Reuters

美國總統奧巴馬離任前,最後一次亞洲之行,也被稱為「沒有中國的旅程」。他參加了在日本的七國首腦會議,還訪問越南。越南可以說是奧巴馬此行極其重要的一站。越南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與美國曾是你死我活的對頭,而奧巴馬出訪亞洲的第一站就是越南,表明了對它的重視。

再過幾個月,奧巴馬就要卸任總統。也正因如此,外交上動作依然很大。其一是恢復了與古巴中斷了將60年的外交關係,作為美國總統第一次訪問了古巴。其二是伊朗核問題經過數年的談判,基本上達成共識,避免了一場可能的核危機。其三就是對越南的訪問,並解除了對越南的武器禁運。

這些外交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加速和解。當然這些和解並不是單純的和解,這些和解的背後藴藏着巨大的國家利益所需外部氛圍。

近年來,美國重返亞洲的戰略越來越明顯,目的是試圖通過部分亞洲國家來抑制日益擴大的中國影響力,以維護美國在亞洲的地位。那麼,奧巴馬為何要選擇越南作為對抗中國的一個棋子,作用有多大?

與中國在南海有領土糾紛的國家中,當數菲律賓與越南的態度最強硬。但是,菲律賓大選,主張與中國積極發展關係的杜特地當選下一屆總統,意味着菲律賓的外交政策可能出現變動,美國想通過菲律賓在南海問題上牽制中國的形式有可能要作出重大調整。於是,美國把注意力放在另一個與中國有着領土糾紛的越南。越南近年來一邊改善與同屬共產黨國家的中國關係,一邊大力發展與美俄日的關係。這次奧巴馬對越南的訪問,雖然是繼克林頓、小布什之後第三位美國總統,但是,他給越南送去了一個大禮物——全面解除武器禁運。這一舉止意義深遠,勢將影響亞太地區的力量的平衡。

越南可以說是東盟國家中,軍事力量最強的國家,具有豐富的實戰經驗,過去從前蘇聯獲取了不少先進的武器,與現在的俄羅斯仍然保持良好關係,這次奧巴馬政府作出了解除對越南的武器禁運,將意味着,越南可以從美國獲得先進武器,不僅如此,越南還得到美國的另一個盟國——日本的積極呼應與支持。這個中國南方的鄰國,似乎有可能走上再次與中國對抗的不歸路。奧巴馬稱越南為美國的朋友,則顯示了美國急於拉攏越南,目標顯然是為了圍堵中國。美國有可能通過解除全面的武器禁運來換取使用金蘭灣的權利。

美海軍時有在香港做休整補給,但並不是每一次都可以順利實現(例如最近一次遭拒),要看當時的中美關係。兩國關係正常時,休整補給可以獲得,反之,則受拒於中國。由此看來,今後,美國使用金蘭灣的需求大幅度提高。當然,越南也希望以美國牽制中國。另一方面,美國可能加緊在南海問題上的動作,繼續維護「海洋自由航行行動」,支持越南、菲律賓等主張對南海島嶼擁有主權的國家與中國對峙,並很有可能以此推動以東盟為基礎的類似北約組織的軍事組織形成。

如果這樣,這意味着美國將分別在歐洲與亞洲抑制俄羅斯與中國,以維持自身唯一的超級大國地位。

奧巴馬在越南的演說中提到了李常傑將軍,更是司馬昭之心。因為李常傑是抵抗宋朝的越南民族英雄。奧巴馬在講話中說:「數百年來,越南的命運經常被他人主宰,越南的國土並不總是屬於它的人民。然而,越南人民不屈的精神如竹子一般,就像李常傑將軍說的一樣——南方的皇帝統治南方的土地,天書鐫刻着我們的命運」 。在南海一些島礁問題上,奧巴馬顯示出支持越南的態度已經很清楚了。而在有領土糾紛的地區,對特定的國家做出解除武裝禁運的決定,有火上澆油的嫌疑,很難說是一個明智的舉動。

所有這一切再次驗證了國際關係中的實用主義思維。1979年,中國與過去的盟友越南之間發生軍事衝突,在越戰中吃盡苦頭的美國站在中國一邊。因為那時美國的主要敵人是前蘇聯,越南則被視為蘇聯在亞洲的代理人,所以中國與越南的軍事衝突符合美國的利益。 如今,美越兩國正處蜜月,而中國成了美國要抑制的對象。雖然,美越兩國的意識形態不同,但是這不影響兩國關係,因為目前的情況下,雙方國家利益有了重疊,「暫時聯盟」應運而生。

當然,奧巴馬此次對亞洲訪問的另一個重頭戲,參加在日本舉行的七國峰會後,作為在任的美國總統第一次訪問二戰中遭受原子彈襲擊的廣島。這也許是奧巴馬整個和解外交的最後一站。這71年以後的第一次訪問,對奧巴馬、對世界都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對於奧巴馬這位擁有諾貝爾和平獎的總統訪問廣島,在日本國內,特別是廣島的民眾有着很高的期待。因為,長期以來廣島、長崎的原子彈受害者心靈創傷一直無法癒合,美國總統的來訪多少可以給他們一些心靈上安慰。雖然,奧巴馬沒有道歉,但是,他參觀了廣島原子彈受害博物館,向廣島和平公園原子彈受害者慰靈碑獻花、還親手製作了象徵和平的紙鶴等等行動讓廣島人民興奮不已。

在和平公園演講後,奧巴馬與「日本原爆受害者團體協議會」代表委員坪井直有短暫的交談,根據NHK報道,坪井告訴奧巴馬說:「您為了人類獲得幸福而努力呼籲,我心情激動,雖已九十有一但還會活下去」。並且他還對奧巴馬說:「您因布拉格演說而獲得諾貝爾獎,不能就此無所事事喔。為構築將來的無核世界努力吧。」

奧巴馬還與也是原爆受害者,專門研究在原爆中死去的十二名美軍俘虜的歷史學家森重昭互動,森重激動不已,以致忘記了自己和奧巴馬說了什麼,但是他說:「那十二名美軍俘虜一定在天堂看到今天的這一幕」。

而奧巴馬在演講中提到:「帝國興起,復歸於衰落。人民成為奴隸,又被解放出來。這樣那樣的歷史的轉折點上,無辜的人們都遭受着苦痛。很多人死去。而死者的姓名隨着時間的流逝被人們遺忘。世界大戰在廣島、長崎以十分殘酷的姿態終結了。」這是寓意很深刻的一句話,他很清楚地指出了造成這場悲劇的根源所在。

奧巴馬在演說中還表達了追求無核的理想目標:「在我活着的時候,這個目標也許不能達成。但是我們想要追求那種可能性。我們應該減少帶來這樣破壞的核武器,不能把這種死亡工具交給狂熱的人。」也許奧巴馬離任以後更能為世界的無核化目標服務,無論如何,超級大國的領袖擁有這樣的理想應該是國際社會的一種福音。當然,人們還要警惕那些口口聲聲反對核武,卻處處顯示出對核武的特殊興趣以及暗地裏對核武蠢蠢欲動的政治人物的言行。

奧巴馬此次亞洲之行表面上有兩個成果,一個是訪問越南,解除武器禁運,加強軍事合作,提升了對美越的關係,試圖以此來牽制中國。另一個是訪問廣島,雖然沒有道歉,但是還是給了原爆受害者一個安慰,得到了基本諒解。無論部分政客如何盤算與利用這一訪問,它所顯示的結果是正面的。美國在中國周邊走一走,鞏固了舊盟友,結交了新朋友。這對在亞洲鮮有軍事盟友的中國來說(一說只有朝鮮),都是未來的伏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