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新聞 香港

20歲的黄之鋒、85歲的黃夏蕙都認為退保要惠及全民,你呢?

距離退保諮詢期結束不足一個月。端傳媒推出遊戲《退保方案任你選》,助你了解不同方案和自己立場。


2015年12月22日,政府公布了名為《退休保障‧前路共建》的全民退休保障諮詢文件。
2015年12月22日,政府公布了名為《退休保障‧前路共建》的全民退休保障諮詢文件。攝:盧翊銘/端傳媒

距離6月21日、香港退休保障諮詢期結束,現時僅餘不足一個月時間。諮詢進行多時,社會各階層、各世代是否真正了解香港未來退休保障的不同方案?

去年12月22日,香港政府公布了名為《退休保障‧前路共建》的諮詢文件,提出「不論貧富」和「有經濟需要」兩大方案,就此展開為期六個月的諮詢期。除上述兩大方案,社會上還有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周永新和退保聯等提出的不同方案。

退保聯

退保聯,全名「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成立於2004年,由80多個民間團體組成。退保聯成立目的在於爭取落實制訂全民退休保障政策,自2005年開始,已就「全民養老金方案」進行公眾諮詢,希望全港長者均「老有所養」。

諮詢一出,社會各界意見紛紜,眾口鑠金,但許多爭論仍然停留在意識形態之爭。2016年3月26日,關愛基金專責小組主席羅致光公開表示,諮詢期已經過了一半,但社會仍未就退休保障的細節,比如是否需要開新稅項等問題作討論 ,諮詢工作裹足不前,羅致光擔心諮詢最後會一無所獲,「食白果」收場。

究竟當前,香港市民對不同的退休保障方案有多熟悉?市民的立場和取態又是什麼?端傳媒設計了遊戲《退保方案任你選》,讀者可自行設計退保內容、供款細節,遊戲將以「加權得分」的方式,讓讀者了解自己的選擇最接近目前社會上討論的哪個退保方案。

早前,端傳媒也找來八位市民,有社會名人,有不同黨派人士,也有基層市民,讓他們嚐鮮試玩遊戲《退保方案任你選》

對長者退休保障,他們的看法是這樣的,你呢?

黃夏蕙:「不是所有老人家都是黃夏蕙」

訪問前一天,影星黃夏蕙剛從美國回來,為洛杉磯一間扶輪社籌款。美國之行兩個多月,「夏蕙姨」似乎與香港時局脫了節,不大清楚政府正就全民退保諮詢,待記者略為交代政策背景後,她直截了當,說支持「不論貧富」方案。

社會上有太多人太狡猾了,政府要查,也未必查得到,既然如此,不如每個人也派好了。

黃夏蕙

訪問相約在旺角一間茶餐廳。黃夏蕙塗了塗桌上的西多士,呷了口手中的「茶走」,說道:「這政策原意是濟弱扶傾,但社會上有太多人太狡猾了,政府要查,也未必查得到,既然如此,不如每個人也派好了。三千多塊,又不是大數字,而且有班老人真的需要這筆錢。」

黃夏蕙說,現在有三千多塊聊勝於無,「至少可以回大陸租間房,有容身之所,有飯吃」。她反問道:「人生七十古來稀,老人家剩下的日子不多,拿得多少錢?」

談到自己的養老問題,黃夏蕙坦承沒有多想,因為還能自食其力,暫時不需要靠兒女,但又話鋒一轉道:「不過,不是所有老人家都是黃夏蕙」。所以,她認為自己現在有能力,要幫助更多貧困長者。她近日正在籌辦一間老人院,希望向流離失所的長者施以援手,供養他們,直到歸老。

訪問最後,「夏蕙姨」試玩遊戲《退保方案任你選》。她認為政府和商界的責任最大,政府要定期注資,所有企業也要貢獻多於四個百分比的新利得稅,而個人跟家庭則不用付出。最後得出的結果是,香港政府提出「有經濟需要」方案最接近她的選擇。

「夏蕙姨」看到結果跟她的原意出現落差後,表現得有點詫異。但她重申,無論如何,她自己都是支持「不論貧富」的方案。

其實由於「夏蕙姨」在選擇時,決定需要供款的持分者不多,僱主、僱員不用付出,不符合周永新和退保聯提出的方案,而政府得不到足夠金錢派給全港長者,不能通派,所以最終的結果,與「有經濟需要」方案最接近。

退保方案由你選。
退保方案由你選。圖:Sarene Chan / 端傳媒

黃之鋒:「對很多年輕人來說,全民退保畢竟太遙遠了」

假若香港社會要推行惠及全民的退休保障,則需要全民合力供款,包括年青的僱主和僱員。說到這裏,社會有一把反對聲音湧現了:「那豈不代表黃之鋒要供養『阿叻』(陳百祥)?」

阿叻都是其次,我的錢還要維持梁振英政府的運作,但不這代表我們就因而不支持社會福利政策。

黃之鋒

端傳媒為此約了今年20歲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訪談。被問及如何看待這意見時,黃之鋒顯得不太在意,語氣平淡地回應:「阿叻都是其次,我的錢還要維持梁振英政府的運作,但不這代表我們就因而不支持社會福利政策。反過來看,『維園阿伯』也會說,他們的錢要用來供養黃之鋒這些『廢青』,很不值得。但怎樣也好,一些基本的社會福利還是需要。」他續指,如果因為這些無謂的計較,而放棄完善香港社會福利制度的機會,是本末倒置的。

說到同齡的朋友,黃之鋒覺得他們不大關注全民退保。「他們會留意與自己貼身的事,像大學加學費,又或者如何讀好副學士,升上大學等。對很多年輕人來說,全民退保畢竟太遙遠了。」

談論一番後,黃之鋒試玩遊戲。在「僱主僱員」、「個人及家庭」兩個選項都思索了一會,最後還是覺得「不用付出」較好,結果出來的結果——他與周永新教授所提及的全民退保方案最接近。

張超雄:「『不論貧富』這個名字充滿偏見」

現任立法會新界東議員、59歲的張超雄,同樣支持全民退保方案,不過對於政府將該方案冠名「不論貧富方案」,他頗為反感。張超雄參考外國例子,說外國只會稱之為「普及」、「全民」,而絕少會稱「不論貧富」。

「很明顯,政府就是要讓人覺得,有些人明明是富有,也要給錢他們。」張超雄道。

上一代付出了汗水、努力,他們創造了今天的經濟繁榮,明明社會有足夠財富讓他們安享晚年,但我們又不給他們,這又算不算代際不公呢?

張超雄

有言論認為,讓時下苦苦掙扎的年輕人去供養享受過經濟騰飛的老一代是代際不公,張超雄承認,每一代的際遇確實不同,但社會興衰,無人能預計得到。他嘗試從老一輩的視角去考慮:「上一代付出了汗水、努力,他們創造了今天的經濟繁榮,明明社會有足夠財富讓他們安享晚年,但我們又不給他們,這又算不算代際不公呢?」

在香港理工大學教授福利政策及行政的張超雄,對全民退保的各個方案瞭如指掌,也很有自己想法。端傳媒當日在其立法會辦公室,讓他試玩遊戲,張超雄用不着考慮,約一分鐘就完成了。他支持政府注入500-1000億種子基金,並且轉移如生果金等現時福利開支;又認為年盈利超過一千萬的企業貢獻1.9%的新利得稅;僱員僱主轉移一半強積金。最後顯示,他的立場與退保聯方案相近。

侯志強:「我打跛雙腿也不用愁養老」

快踏入花甲之年的上水區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也認為所有人都應該有權享受退休保障。他認為,很多老人家服務了社會幾十年,又沒有拿政府任何津貼,「尤其是新界人,公屋、免息貸款、住屋通通沒拿,現在有全民退保,對他們也公平點」。

我從來沒有積穀防饑、養兒防老的觀念。身經百戰,見過風浪,有什麼好怕?

侯志強

我們的訪問約在石門的鄉議局大樓。記者問他有否擔憂過自己的養老問題,侯志強一邊抽著雪茄,一邊抖著腳講:「坦白說,我打跛雙腿也不用愁。我經常跟我的兒子說不用養我,我會自己『搞掂』。我從來沒有積穀防饑、養兒防老的觀念。身經百戰,見過風浪,有什麼好怕?」

侯志強又認為,年輕人不該錙銖必較:「與其埋怨政府多拿了自己錢,不如去想如何奮鬥,努力生財。有沒有錢,有沒有社會地位,視乎你有沒有奮鬥,不是天生的。每個人都有機會,你不奮鬥,你的世界不會來。就像我以前一樣,我以前十塊一包菸都不捨得,現在幾百塊一根雪茄也照抽! 」說罷,侯志強拿著雪茄,徐徐地呼出煙圈。

跟其他支持「不論貧富」方案的受訪者不同,侯志強覺得只有個人家庭與政府要為退休生活負責,接著他覺得政府可轉移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等福利開支到退保資金裏;僱員僱主也轉移一半強積金供款;個人與家庭不用付出。遊戲結果顯示,侯志強的立場,接近退保聯的方案。

李梓敬:「你總是將你想得到的東西定性為權利」

不過,現年32歲的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李梓敬跟上面四位的看法都不同。他原則上支持「有經濟需要」方案,認為政府向最有需要的一半人派四千塊,比每人通派三千塊更有效解決。總體來說,他覺得改善現有的福利制度,例如完善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比另闢全民退保更重要。

現在領綜援的都去外遊,他們可能都認為外遊是權利,那誰來定義權利呢?

李梓敬

被問及全民退保是否一種權利時,李梓敬則指出,每人對權利的定義也不同:「有人認為,新移民來港拿福利是權利,當然有很多人不認同;現在領綜援的都去外遊,他們可能都認為外遊是權利,那誰來定義權利呢?」

「『權利』一詞被濫用,你總是將你想得到的東西定性為權利,這樣有什麼好討論?」李梓敬道。

2014年4月29日,李梓敬出席立法會退休保障事宜小組委員會公聽會時,曾公開反對全民退保,指出:「我們的父母應該由我們去供養,而非要求其他人去供養」。李梓敬的言論被在席的余婆婆大罵,李梓敬當時只好尷尬苦笑,拿出手機玩「神魔之塔」。

因此訪問後,記者邀請李梓敬試玩遊戲,他立刻自嘲:「好呀,是不是玩轉珠?」

甫開始,李梓敬想了一會,才決定選擇由家庭與政府為退休生活負責,政府定期注資,僱員僱主、個人及家庭均不用付出,最後李梓敬的選擇確實跟政府的「有經濟需要」方案最接近。

基層市民也有話說

除了五位社會名人,端傳媒亦訪問了兩名基層市民,兩位的想法同樣接近退保聯方案。

將在今年9月退休的梁帶娣,是食物環境衛生署的二級工人。梁帶娣1998年才入職,是非公務員合約工,所以她就算今年退休,也沒有長俸和退休金保障。她預料自己退休後,要立刻找新工作,以照顧八旬母親。

梁帶娣認為,全民退保應該有政府、個人家庭、商界三方供款,共同承擔。她反對轉移強積金或開徵薪俸老年稅,因為一來她指自己的強積金戶口結餘不多,若要抽去一半供款,生活肯定變得拮据;二來開徵老年稅,亦讓低收入家庭百上加斤,壓抑生育意願,加劇人口老化。

家庭主婦崔敏金(阿金)家裏兩老三小,丈夫出外工作,照顧家庭的重擔就由阿金全然負起。提到退休保障,她認為政府有必要為家務勞動者提供全面的退休保障,皆因她們沒有退休保障。

阿金認為,政府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責無旁貸,她覺得現在政府財政儲備優厚,可先為全民退保設立500-1000億種子基金。長遠來說,她認同需要在商界和市民中抽取一定稅款,無可厚非,前者可向所有企業抽取利得稅;至於後者,阿金覺得貿然增加薪奉稅或老年稅,肯定會令基層市民負擔更為沉重,但對於尚有二十多年才到退休年齡的她,則認為轉移一半強積金供款也未嘗不可。

按照香港政府統計書的人口推算,到了2064年,香港每三個市民之中,就有一位是長者,加強長者保障,可謂刻不容緩。

然而,香港社會還需要多久才能達成共識,至今仍是未知數,不可避免的是,當我們繼續爭拗得面紅耳熱之時,我們也在一秒一秒地老去。

玩新聞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