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2047倒數機」創作者反駁藝發局叫停理由 要求撤回相關決定


最新動態

香港環球貿易廣場(ICC)外墻倒數距離2047年7月1日剩下秒數的藝術作品被展覽主辦方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叫停後,創作該作品的兩名藝術家黃宇軒和林志輝於23日晚在Facebook發表聲明回應。

藝發局及策展人此前發表聯合聲明指,由於藝術家在沒有知會策展人及局方的情況下,自行向傳媒宣布將作品名稱及其概念更改為「倒數機(2016)」,故該作品不再屬於該展覽的展出項目。

但兩名藝術家的回應聲明指出,策展人從今年2月開始,一直知悉及清楚《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中,最後一分鐘的影像是2047年7月1日距今倒數的秒數;且今年4月3日,他們與策展人確認最後版本的作品名稱和概念後,就未曾改動過這些內容。

他們又稱,5月18日發表的《倒數機》其實是另一件作品,是由一個網頁和一段在中環拍攝《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展出時最後一分鐘的影片組成,是對後者進行闡釋的新創作,不可能改變後者的名字和概念。

聲明認為,如果說展覽期間,參展藝術家不能繼續創作其他作品,甚至不能用不同方式談論自己的參展作品,顯然是不合理且無從理解的。

聲明還指出,藝發局移除作品的理由失實,意圖阻止解讀作品的行為等於提倡禁言,要求藝發局收回聲明,停止對藝術家作並非基於事實的抹黑。

藝發局作為法定機構,作出顯然會引起公眾疑慮的重大決定時,濫用權力,提出缺乏知識基礎的不合理理據,無視公民權利,已在輿論中成了重大的公共醜聞。

黃宇軒和林志輝的聲明

藝發局23日晚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撤展是「策展人與本局電影及媒體藝術組主席慎重考慮後」的決定,重申藝術家以「倒數機」演繹作品是「偏離創作初衷」,並「違反當初與策展人及本局之間的協議」,並強調相關決定並不涉及任何政治方面。

藝發局大會委員黃秋生接受香港01採訪時表示,相關作品已展示4日,由於藝術家單方面向傳媒宣布更改作品名稱及概念,才被中止展出,而非藝發局一開始就不允展示作品,因此程序上沒有涉及政治審查。他又比喻稱,這就好比那個地方本來要給人開餐廳,而你卻來開夜店,被人趕走就大喊救命,認為兩名藝術家是為了「搏出名」。

5月23日報導:指創作者違反策展協議,香港藝發局叫停「2047倒數機」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訪問香港期間,香港最高建築物環球貿易廣場(ICC)的外牆從5月18日起出現了9位數字的倒數影像。設計影像的藝術家黃宇軒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是距離2047年7月1日剩下秒數的「倒數機」,他和藝術家林志輝想透過這一作品提醒香港人「一國兩制」下「50年不變」的年期將在2047年結束,希望港人關注「2047問題」。

這一作品原為香港藝術發展局(以下簡稱藝發局)主辦的展覽「第五屆大型公共媒體藝術展:感頻共振」的一部分,原名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

藝發局及策展人於5月22日發表聯合聲明,指由於藝術家在沒有知會策展人及局方的情況下,自行向傳媒宣布將作品名稱及其概念更改為「倒數機(2016)」,該作品不再屬於該展覽的展出項目。

聲明指出,一場展覽或藝術節得以舉行,建基於主辦機構、策展人、參與藝術家與合作夥伴間的信任,但兩位藝術家的行為已違反當初與策展人和局方的協議,並危及業界於公共空間展示藝術品的可能性。

這幾天以來,謝謝各位,麻煩一些人了。誰在危害業界,損害專業,大家定有公論。歷史也定有公論。

黃宇軒

黃宇軒於22日在Facebook表示,將會對事件進行正式回應。他又稱,作品在5月18日首次展出並引起關注後,藝發局於5月19日向傳媒發布聲明,稱該作品名稱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以王家衞電影《阿飛正傳》為概念,呼籲觀眾珍惜每一分鐘。黃宇軒質疑藝發局的立場突然轉變,5月19日還承認作品名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5月22日卻指作品已經改名。

香港藝術工作者盧樂謙向藝發局發表公開信,指朝向2047的倒數包含不同可能性,「2047年可以是一個年份、一堆數字,亦肯定是2048年之前一年」,呼籲藝發局從不同角度理解藝術。

「第五屆大型公共媒體藝術展:感頻共振」由香港藝術發展局主辦、獨立策展人Caroline Ha Thuc 策劃,會在5月18日至6月22日在香港各區展出不同類型的互動媒體藝術作品。

黃宇軒及林志輝的作品包含6段動畫,每段時長約1分鐘,前5段以不同形式倒數1分鐘各5次,包括秒針在時鐘上轉一圈、阿拉伯數字60倒數至1、60個白色球逐個落下、畫12個「正」字等。最後一段出現一串9位數字,倒數距離2047年7月1日剩下的秒數。每次倒數之間還會出現一句話:「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除影像外,他們還設計了相關的倒數網站

早在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期間,黃宇軒與林志輝就曾創作類似的公共藝術作品,把從全世界收集而來的、為佔領者打氣的話語投射在政府總部外牆上。

黃宇軒近日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說,「佔領那年,是《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三十週年。當時社會有人重提中方在談判時堅決反對『三腳凳』方案,拒絕香港代表參與談判,令港人自主命運的願望落空。所以我們這代人不想到了2047,香港第二次前途談判時重蹈覆轍,再一次喪失話語權。」

兩人還在接受香港01採訪時透露,環球貿易廣場挑選影像作品的文件,寫明不接受有任何政治元素的作品,二人一直苦思如何突破審查,後來想起電影《阿飛正傳》裏,張國榮扮演的旭仔對張曼玉扮演的蘇麗珍說:「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鐘的朋友」,因此決定以倒數形式創作作品。

黃宇軒表示,這種迂迴的方式並不完全是為了繞過審查,相比於直接宣讀「2047大限將至」,他認為以倒數更能引起共鳴。他還表示,作品展出之日遇到張德江訪港是始料不及,但他希望張德江傾聽港人的心聲,「只要張德江安坐在酒店的海景豪華套房時,打開窗簾,望向ICC,便能突破政府的『悉心安排』。」

9 億秒
距離2047年7月1日還剩9億多秒。

聲音

香港回歸前在北京天安門有倒數,大埔海濱也有倒數鐘。但這兩個地方的人對同一件事有截然不同的投射:對北京而言是慶祝殖民時代結束,對香港而言是焦慮。

黃宇軒接受香港01採訪時說

ICC是全球最高的大廈之一,以這媒介表達公眾情緒,跟在 Facebook 出一個status不同。這是institutional critique(制度批判),透過走入建制,達成目標。

林志輝接受香港01採訪時說

「阿飛正傳」之中「六十秒的朋友」所設下的「期限」,根本就是對1997回歸以及「50年不變」的暗喻……無論是改名後,還是改名前的「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都由始至終是關於香港的政治狀態的「期限」的藝術作品……藝發局抽起作品這一招,很愚蠢。因為抽起作品的動作,正正為藝術家的論述推波助瀾,完滿了這個作品。

「城市研究小組」成員黎雋維

《阿飛正傳》

是一部於1990年上映的香港電影,由王家衛擔任執導,張國榮、劉德華、張曼玉、劉嘉玲、張學友、潘迪華、梁朝偉等人出演,在第1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上獲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五項獎項。電影中的一句經典台詞是「十六號,四月十六號。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號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為已經過去了。」(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明報香港01香港獨立媒體香港經濟日報立場新聞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