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她是華人「女版特朗普」

杜林普稱她「my Sue」,拉住她的手,稱讚她「很有能量」;符江秀則寫信鼓勵特朗普參選總統。現在,她要自己參選美國議員了。


Sue Googe與Donald Trump 自拍照。
Sue Googe與Donald Trump 自拍照。 受訪者提供

「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像是我的倒影(reflection),像照鏡子一樣的。」

說這話的人沒有特朗普的標誌性鬆軟金髮、嘟起的嘴巴和略微發福的體態,我眼前的她是個體型嬌小的中年亞裔女子,中分黑髮,着深色職業裙裝,臉上未施脂粉,反倒突出了兩道清淡的細眉和緊抿的薄嘴唇。但她說起話來滔滔不絕、抑揚頓挫,又散發出幾分特朗普的「大炮」氣場。

她叫符江秀(Sue Googe),正以共和黨人身份競選北卡羅來納州第四選區聯邦國會眾議員。若能成功當選,她將成為歷史上首個出生在中國內地的美國國會議員。

符江秀的英文名字是Sue,隨夫姓 Googe,她向首次見面的人作自我介紹時總說:「就是Google少一個l。」出生在海南鄉村的符江秀在1998年抵美,當年她26歲。如今她從事房地產投資生意,曾以「美國房姐」的微信名號行走江湖,是北美華人微信群裏的網紅。

除了商人和候選人,符江秀還有個少為人知的身份:特朗普的鐵桿支持者,「北美特朗普華人助選團」微信群500名成員中的一員。

仰慕他「獅王般的氣質」

我開門見山地問,她是如何成為特朗普「鐵粉」的。符江秀顯得有點驚訝,「妳怎麼知道的?」參選以來,她從未公開與媒體談論自己與特朗普的惺惺相惜。「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就覺得,哎呀我太喜歡這個人了」,符江秀突然興奮起來。

2015年初,特朗普參選總統前,到北卡州演講「試水」,符江秀曾兩次與他接觸,印象是有禮、親民、敦厚和真誠。「不像在電視上那樣自大自戀,但那也沒什麼不好的,誰沒有一點自戀」,她形容,特朗普參選期間的「瘋言瘋語」,也是「可愛」的。

兩人還聊起了房地產行情,「我告訴他,我的朋友們開玩笑叫我『北卡小特朗普』。」特朗普回以玩笑話:「那你該給我生意利潤的20%作為回扣!」

「我們都是見錢眼開的人。」符江秀笑着自嘲說。

此後兩人見面,特朗普稱呼她「my Sue」,拉住她的手,稱讚她「很有能量」,還主動向她索要名片。後來,符江秀給他的競選經理寫了一封長信,鼓勵特朗普參選總統。兩週後, 如她所願,特朗普加入選戰。數月後,符江秀亦宣布參選國會議員。

然而,她隨即默默刪除了此前在臉書上讚美特朗普的言論以及兩人的合照,原因是:沒必要沒事找事、被貼上標籤。

符江秀顯然明白,與富爭議性的特朗普扯上關係,對她的選情弊遠大於利。她沒有為特朗普助選,更不去爭取他的背書。她直言:「如果被他背書,我就不用選了。」她所在的北卡州第四選區,以民主黨選民為主。作為跟特朗普一樣的實用主義者,她明白,無論如何,贏最重要。

符江秀(Sue Googe),以共和黨人身份競選北卡羅來納州第四選區聯邦國會眾議員。
符江秀(Sue Googe),以共和黨人身份競選北卡羅來納州第四選區聯邦國會眾議員。Sue Googe facebook圖片

符江秀自認與特朗普有許多相似之處,從事房地產行業、都是政治局外人、直率敢言、不注重政治正確、個性剛烈、充滿激情、喜歡即興演講……

在外交、貿易、移民等議題上,兩人有十分類似的看法。他們都以做生意的思維思考外交,認為美國不應再當「冤大頭」,去碰戰亂地區的燙手山芋,及為盟國一昧付出。國際關係理論中的現實主義者相信,國家權力強弱決定國際關係,生意人符江秀補充:「沒有money就沒有power!」

特朗普贏下印第安納州、兩名黨內對手退選後,符江秀興之所至,撰文紀念當初和特朗普的會面,形容他「有着獅王般的氣質」、「頂天立地的自信,睥睨天下」……

符江秀和特朗普最大的差異,或許是他們的出身。與家門顯赫的特朗普不同,符江秀出生在海南農村,在中國只有中專學歷,在香港當過銀行職員,到美國從社區大學讀起,在名校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取得學位,轉行當了程序員,之後受到《富爸爸,窮爸爸》一書的啟發創業,才成了「美國房姐」。

2015年2月,原本與政治毫不沾邊的她,因一場中年危機,自告奮勇當上了共和黨基層選舉組織幹部。她與丈夫前些年買了一座鄉下莊園,房子有460多平方米,光是前院就有四英畝。膝下無兒的兩人站在空蕩蕩的大房子裏,卻沒了搬進去的衝動。換新車、大房,已經不再能滿足符江秀的追求了。

不知早已名利雙收的特朗普是否也曾有相似的渴求?在2011年的白宮記者協會晚宴上,他被喜劇明星取笑得臉色鐵青,在紐約如魚得水的特朗普在華盛頓淪為笑柄,有傳他就是在當晚,堅定了競選總統的念頭。

反移民的特朗普卻被華人愛?

被視為「反移民」先鋒的特朗普,在華人移民中人氣頗高。符江秀或許代表了特朗普華人粉絲的一種典型。

不少華裔移民剛到美國時,支持主張種族融合的民主黨,站穩腳跟後就會倒向共和黨。

符江秀也不例外。1998年抵美后,她一直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2008年總統大選,她把公民處女票投給了奧巴馬。2012年,她倒戈支持共和黨參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今年,她自然將目光投向了最強勢的共和黨參選人特朗普。

自力更生、財務保守的華人的價值觀,與共和黨的多有雷同。「政府現在先花未來錢,在中國人看來就是敗家子。」符江秀笑着說。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喜歡強調自己的理財能力,正中華人選民下懷。經商的華裔,更是偏愛共和黨的低税收政策。

讓不少華裔選民憤而倒向共和黨的另一個原因是,民主黨支持的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法案起初旨在扶持少數族裔、減少歧視,但亞裔學生普遍學業優秀,反因種族錄取比例而高分落榜。平權法案成為兒女考入名校的障礙,讓重視教育的華裔選民憤而離棄民主黨。

「華人勤奮努力,在公平公正的平台上,華裔很容易脱穎而出。同為美國公民,應該人人平等。」符江秀說。

在近二十年來移民美國的符江秀們,沒有經歷過制度性的種族歧視,缺失了老一輩華裔移民受「排華法案」壓迫、因血統而負有原罪的歷史記憶。

在非法移民上,她堅定地與特朗普站在一起。不少華人從留學開始踏上移民之路,需要耗費七到十年才能獲得公民身份,他們不忿非法移民藉由大赦,一步登天。

但對於合法移民,特朗普主張限制外籍人士工作簽證H1B,以保障美國公民的薪資和就業機會;實現了移民美國夢的符江秀則支持增發H1B和綠卡。「我會對他說,留住高學歷人才對美國有利。」話鋒一轉,她又補充,不會因某些意見不合,就去反對他。 「因為我們最終的目標都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讓美國重振雄風,特朗普的競選口號)。」 符江秀斬釘截鐵地說。

特朗普的大膽敢言,為他招來了大量的反對者,但在不少華人看來,這正是他毋庸置疑的優點。「很多參選人,連表個態都不敢。」符江秀認為,美國的政治正確走到極端了,需要特朗普走到另一個極端,以平衡社會討論。

況且,特朗普打破的種族和性別平等、宗教自由等「政治正確」觀念,本就不流行於中國人的語境中。反而是他的強人形象,在習慣了威權主義的中國人眼中,成為他最大的魅力。

至於特朗普上台後能兑現多少競選時許下的承諾,符江秀並不抱太大希望: 「有三分之一能實現就不錯了。」 她給特朗普的建議是:stay on your message, act presidential(堅持原本政見,但要表現總統風度)。

反華急先鋒?鄧小平轉世靈童?

在符江秀和特朗普身上,有一個標籤如影隨形:反華。特朗普炮轟中國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和操控匯率,威脅要給中國商品加45%的關税。但在談論中國時,特朗普似乎比符江秀高明,他對中國的批評都集中在經貿領域,甚少攻擊中國的意識形態。

同時,他也曾稱讚中國人聰明、辦事有效率,在南海修建人工島更是神速。每次談及墨西哥邊境砌牆,他都以兩千年前就修建萬里長城的中國為榜樣。還有微博網友將特朗普戲稱為「鄧小平在美國的轉世靈童」,以發展經濟為第一要務,意識形態是次要;外交上韜光養晦,不強出頭。

符江秀(Sue Googe)是特朗普的鐵桿支持者,「北美特朗普華人助選團」微信群500名成員中的一員。
符江秀(Sue Googe)是特朗普的鐵桿支持者,「北美特朗普華人助選團」微信群500名成員中的一員。Sue Googe Twitter圖片

另一邊,身為華人的符江秀,卻被指責為「反華急先鋒」。今年4月,一篇題為「北卡房姐要從政,這邊廂,向華人要捐款,那邊廂,怒斥華人是中國帶路人」的微信文章被廣泛傳播,文中附上符江秀的微信發言截圖,其中她指中國大使館「肩負經濟侵略的野心,將黑手伸向優秀華人」。她在華盛頓的政見發表會變成「批判會」,她被指責身為華人,抹黑祖國。

「我是選美國國會議員,不是中國人大代表。」符江秀理直氣壯地迴應。

她不同意華裔政客必須要「為華人爭權益」的說法,認為華人只有把自己當美國人,才能在美國政壇佔得一席之地。

面對如潮的質疑,她如何自處?符江秀又搬出了她的偶像特朗普。「我跟他一樣,天生就有一群追隨者,但也有一群人,怎麼都爭取不來,算了。」 華人社區的褒貶聲浪,對符江秀的選情影響甚微。華裔選民在她所在選區所佔的比例,不足1%。但爭強好勝的她,依然喜歡在微信上筆戰,因此被踢出好幾個群組。 「屁股都被踢出幾個窟窿了」, 符江秀自嘲說。

分別角逐總統和國會議員的兩人,即將面對相似的關鍵節點。6月的黨內初選將決定符江秀的候選人資格,而特朗普將在7月的共和黨黨代表大會上正式成為總統候選人。11月8日,特朗普和符江秀兩個名字,可能將一同出現在北卡州選民的選票上。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