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獨家現場︰張德江訪港,眾志成員衝擊最前線

中共第三把交椅張德江訪港,表明來視察香港民情,但竭力想向他表達聲音的,卻一一被攔截下來。


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中)、周庭(左)和一名成員於張徳江訪港前一夜入住灣景酒店,原定計劃於張徳江車隊經過港灣道一帶時示威。
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中)、周庭(左)和一名成員於張徳江訪港前一夜入住灣景酒店,原定計劃於張徳江車隊經過港灣道一帶時示威。攝:盧翊銘/端傳媒

在香港灣仔灣景酒店的房間裏,幾個年輕人各有各忙,消磨漫長的等待時間。周庭埋頭看《100毛》,羅冠聰在玩手機,另一個男生用手提電腦溫習,準備大學年終考試。他們身邊堆滿杯麵、甜餅乾等大堆零食。

這是2016年5月16日晚上。幾個香港年輕人正在等待的,是翌日即將抵港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自5月17日開始,張德江將展開訪港行程,前後三天,期間下塌灣景酒店對面的君悅酒店。

三個年輕人的房間裏,電視一直開着,當新聞播放有關張德江行程的消息時,大家不約而同放下手上零食、雜誌,視線轉向電視機。而每當新聞提到大量警員駐守灣仔,他們都面色一沉,為翌日的行動而擔憂。

在中國共產黨的權力架構內,張德江是第三把交椅,僅次於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他擔任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主管香港事務。

而三個年輕人則是香港新政黨「香港眾志」的成員。該政黨成立於2016年4月10日,成員包括學民思潮前召集人黃之鋒、前發言人周庭、前發言人黎汶洛和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羅冠聰等人。

羅冠聰向端傳媒透露,香港眾志與香港專上學院講師劉小麗,於一星期前已經決定合作部署是次行動。劉小麗在雨傘運動後曾多次發起公民抗命,並創辦小麗民主教室。在過去一週,香港眾志和小麗民主教室等十多名成員進行多次會議,最終敲定行動目標——「趁張德江訪港首日,乘他的車隊駛回灣仔君悅酒店時,突破警方防線,跑出馬路、攔下車輛,向張德江示威。」

晚上幾個年輕人各有各忙,鮮有討論第二天的行程。
晚上幾個年輕人各有各忙,鮮有討論第二天的行程。攝:盧翊銘/端傳媒

「示威區就如月球般遙遠」

是次張德江訪港,保安極為嚴密,要突破警方防線殊不簡單。灣仔港灣道一帶主要是會議展覽中心和商業區,在5月16日出現以水馬建起的「圍牆」,分隔開行人路和行車路,警察站崗更是三步一崗。警方以「反恐保安行動」級別部署張德江訪港行程,有線新聞引述消息指,警方全日共出動 6500警力。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19歲的周庭對此怒氣沖沖,街道上豎起的「圍牆」讓她想起了日本漫畫《進擊的巨人》:「我本身很喜歡動漫,如今看到街上的水馬,就如《進擊的巨人》裏面的高牆。很諷刺地,在漫畫內,高牆是用來擋住巨人的入侵,但在香港,如今這個『灣仔國』內,高牆是用來擋住人民的。」

在5月15日,警方已經事先張揚,會把會展一帶劃為保安區,市民不能聚集停留,示威者只能留在距離會展約200米的3個示威區內,或更廣闊的保安區外。

一班年輕人原本想過在示威區內示威,但研究之後感覺哭笑不得。「示威區就如月球般遙遠,就算(張德江)用望遠鏡亦看不到我們的,沒什麼意義。」22歲的羅冠聰語帶不屑。

於是,預先進入「保安區」,入住隨時列入封路範圍內的酒店,趁張德江車隊經過之時,衝上最前線表達訴求,成了這群年輕人能夠想到的最有效方式。

以防是次行動走漏風聲,5月16日當晚,香港眾志先着生面孔的朋友到酒店櫃檯辦理登記手續。此前,他們在網上花費約3000港元預訂了5月16日至18日共兩晚住宿。從友人手中接過房間匙卡後,羅冠聰、周庭及另一名成員戴上帽子,垂下頭,急步走向大堂升降機,直上房間。

成功進入酒店房間只是行動第一步,之後三人「見機行事」,因為張德江對外公布的行程都沒有準確的時間表。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我想,沒可能會見到張德江的樣子⋯⋯」周庭意興闌珊地在酒店房間內對端傳媒表示。旁邊,作為組織主席的羅冠聰卻充滿鬥志:「面對着那麼大的佈防,會有人覺得不如不要去吧,但我們都堅持要去做,這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我們是要讓全世界看到,香港仍有很多人為民主奮鬥中、抗爭中。」

這些與香港現況那麼不符合的景象,總是需要有人出來打破它,撕破這個假面具

羅冠聰

香港眾志的多位成員都曾在雨傘運動中擔任學生領袖。佔領期間,2014年11月15日,為向北京直接表達真普選訴求,時任學聯常委羅冠聰,與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常務秘書鍾耀華及前學聯成員曾樂謙,曾計畫直接赴京。四人已在網上預辦登機手續,在航空公司櫃位前卻被航空公司職員告知不能上機。該職員表示,收到內地通知,4人的回鄉證已被註銷,因此拒絕讓4人登機。 而這一次,中共第三把交椅訪港,羅冠聰希望抓住機會表達訴求。他認為,警方是次嚴密佈防,目的是為來訪的張德江締造一個太平盛世的景象:「這些與香港現況那麼不符合的景象,總是需要有人出來打破它,撕破這個假面具」。

5月17日早上11時45分,張德江從北京乘坐專機抵達香港赤鱲角機場。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特首梁振英等人,早已在停機坪等候。

同時,在灣景酒店的房間內,前一晚也入住酒店的劉小麗及另外4名香港眾志成員匯合了。他們隨即派出幾個生面孔的成員擔任「哨兵」,到灣仔視察行動路線及警察的駐守位置。

直至12時25分,張德江發表完講話,登上座駕駛向灣仔君悅酒店之時,攔截行動正式開始。經常在媒體前出現的羅冠聰及周庭,為免暴露身份,首先喬裝打扮。羅冠聰摘下眼鏡、戴上帽子﹔周庭則紮起頭髮、戴上眼鏡及帽子,隨後攝手攝腳地走到大堂伺機行動。

眾人分散在大堂不同位置,靜悄悄地在不同角落守候,視察現場警方佈防:灣景酒店正門外有六名軍裝警員站崗,後排有逾40名警員守侯。

警方以有貴賓蒞臨該處為由,限制任何人士出入。這引起十多名酒店住客及職員的好奇,站在正門外東張西望,而羅冠聰、周庭及兩名香港眾志成員,此時亦混雜其中。

12時45分,張德江的座駕已抵達君悅酒店,期間有四輛警察電單車開路,並有三、四十輛警車隨行,駛經灣景酒店對開馬路。住客、酒店職員及記者都舉起相機或手機拍攝,與此同時,站在正門邊緣、最靠近馬路的羅冠聰及兩名香港眾志男成員,在警察之間的縫隙衝了出去,他們手持寫有「我要真普選」、「不要一帶一路」及「命運自主」的標語,一直衝向馬路。

羅冠聰示威被按地制服。
羅冠聰示威被按地制服。攝:盧翊銘/端傳媒

不及10秒,十多名警察一湧而上,將兩人按在地上,被警察反扣雙手。另一名在酒店正門外舉起標語的香港眾志男成員,亦已被10多名警員包圍,不能進退。警察把3人壓在玻璃門上,以懷疑藏有攻擊性武器為由對他們搜身,現場警力亦瞬間增至近40人。

12時56分,張德江的車隊已完全駛過。搜身問話後,香港眾志一行人被警方放行。

中國領導聽到香港人的訴求嗎?

行動結束後,各人返回酒店房間休息。下午約2時,羅冠聰一邊吃外賣飯盒,一邊掀起上衣,向端傳媒展示被警察按下時所引致的傷勢,他的胸下有兩條紅痕,雙手手腕亦有擦傷。

他一臉倦容,直言是次行動未算成功,但認為已成功向全世界傳遞訊息:「即使面對着那麼大的佈防,有多困難也好,我們都用盡方法,呈現出一個圖像,讓全世界看,香港仍然有一班人在抗爭中。」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在張德江訪港的這一天,另一些香港政黨也想向張德江提出訴求。5月17月清晨,社民連派義工爬上獅子山,繞過在山頂駐守的警員,在山腰掛上「我要真普選」的黃色直幡。下午12時15分,社民連又在北大嶼山公路近小蠔灣一個地盤掛起的一幅黑色直幡,上面以白色粗體寫着:「結束中共專政」。下午5時30分,他們再發起30人遊行前往禮賓府。

泛民主派政黨新同盟則在位於金鐘的添馬公園發起活動,要求張德江就2003年沙士疫情道歉。沙士爆發期間,張德江時任職廣東省委書記,被指隱瞞疫情令沙士在香港擴散,造成1755人染病、299人死亡。

社民連計劃遊行至禮賓府向全國人大委會長張德江示威,被警方防線阻止前進。
社民連計劃遊行至禮賓府向全國人大委會長張德江示威,被警方防線阻止前進。攝:羅國輝/端傳媒
新民主同盟要求張德江為隱瞞沙士疫情道歉 ,在添馬公園放下紙十字架擺設,變成墳場,悼念當年因沙士無辜枉死的香港人。
新民主同盟要求張德江為隱瞞沙士疫情道歉 ,在添馬公園放下紙十字架擺設,變成墳場,悼念當年因沙士無辜枉死的香港人。攝:盧翊銘/端傳媒
獅子山再現我要真普選直幡。
獅子山再現我要真普選直幡。攝 : Vincent Yu/AP

當天下午時分,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及前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亦一度想衝上前攔截車隊,但在港灣道上的演藝學院及瑞安中心也被警察攔下。

在是次攔截行動開始之前,香港眾志曾向端傳媒表示,他們是希望張德江在此次訪港行程中,「清楚看見香港現況,聽見香港人的真實訴求。」

同一時間,張德江甫抵港就在停機坪發表講話,用「看、聽、講」三個字形容訪港目的。他這樣說:「第一是看,看看香港這些年的新變化,看看各界的新老朋友,看看香港市民的生活情況。第二是聽,聽取特區特首、特區政府有關工作方面的情況,社會各界對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貫徹落實基本法,有什麼建議和要求,對國家的發展、對香港的發展,有什麼建議和要求。第三就是講……」

但在嚴密保安下,這些行動,張德江都看不見,聽不到,也講不上。5月17日晚上8時半,張德江在特首梁振英所住的禮賓府用餐後離開,登上座駕回到灣仔君悅酒店,沿途一直由大批警車護送。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