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曹星如,輸得起的港產亞洲拳王

他曾經是一隻冬眠動物,直到走上職業拳擊舞台才猛然甦醒,一口氣贏了18場比賽,那麼,明天的第19場呢?


港產亞洲拳王曹星如。
港產亞洲拳王曹星如。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18連勝已經成了曹星如的招牌,人們總在關心:這位港產亞洲拳王的連勝紀錄會保持到哪一天?

明天,2016年5月14日,曹星如將出戰他職業拳手生涯第19場比賽,在香港主場迎戰南韓拳手裴永吉,全世界都好奇——「曹星如可以做到19連勝嗎?」

我覺得就算輸了,只是別人付出比我多,或者是我付出得不夠。

曹星如

「我真的不怕輸,」28歲的曹星如總是說:「說到輸,我打業餘賽時輸過太多了。我覺得就算輸了,只是別人付出比我多,或者是我付出得不夠。連勝告終的話,就讓我再努力多一點,下場贏回來,就會變成我的新目標。」

我們的訪問約在曹星如的拳館,記者早到了,先和他的教練兼經理人劉志遠聊天,不久曹星如也回來了,蹦蹦跳跳,步履輕盈,走在平地上也好像上了擂台。他身高約1米70,體重116.5磅。為了參加輕量級拳賽,他總要減磅節食。雖然年近30,但頭戴鴨嘴帽,背著背包,舉手投足仍然像個大男孩。

記得第一次訪問曹星如,是2011年,當時他頂著「香港首位西洋拳職業拳手」之名初出茅廬,不太喜歡說話。4年過去了,他獲得了「神奇小子」的稱號,人也明顯健談多了,但笑起來,看起來,仍然帶點小伙子的羞澀。

冬眠的拳手

曹星如身上,沒丁點人們對「拳王」所懷有的幻想。

以前的我非常懶惰......就像一隻冬眠動物,沒事的話最好不要動,就讓我坐在那裡,你不騷擾我,我不騷擾你。

曹星如

他眼神沒銳氣,說話時更像個暖男。他甚至告訴記者,自己本來是一個頹廢、慵懶、沒理想的少年。「以前的我非常懶惰,那種懶惰是你不能想像的。就像一隻冬眠動物,沒事的話最好不要動,就讓我坐在那裡,你不騷擾我,我不騷擾你。不動的話,能量就不用消耗那麼多。」

儘管,曹星如的先天條件令他的「拳王之路」看似理所當然。爸爸曹樹仁是香港冠軍及亞運代表,哥哥曹聲揚也是香港冠軍,曹星如在十二、三歲時就開始接觸拳擊運動——不過僅此而已,他並不如同樣出身拳擊世家的美國「不敗拳王」美韋達那樣,年少時就鋒芒畢露。

「家人沒一定要我投身拳擊運動,反而他們只希望我讀好書,至少要中五畢業,可以考紀律部隊,或者找份在政府的工作,可是我不是讀書的材料,一打開書就會睡著。」他回憶說。

在成為香港拳壇明星之前,他經歷了漫長的頹廢期,帶他走上職業路的教練、現在的經理人劉志遠亦有見證。「讀完中四後,他讀過夜校、也報過香港專業教育學院課程,其實都是逃避現實,也是應酬家裡的要求,結果能報能讀的學校課程都完成了,無路可走,也再不能逃避。」當時曹星如天天遊手好閒,劉志遠便叫他去拳館當教練,結果教人哭笑不得。

劉志遠叫曹星如出去跑步鍛鍊,誰知道他去了便利店買冰棍吃;剛下課曹星如就不見人影,原來躲在擂台旁邊,埋在拳套中睡著了。

「他當年根本不喜歡打拳,覺得辛苦。他最初的能力也真的一般,他有個外號叫『爆胎如』,打幾個回合便不夠氣。」劉志遠說。

後來,劉志遠半威脅半勸導跟曹星如說,他要是身為教練,就必須有說服力,必須贏一些拳賽冠軍,不然乾脆不要打了。小伙子逐漸半推半就去打拳,久眠的雄性動物開始在拳套的汗水中甦醒過來。在大約2008至2010年期間,曹星如贏得了3次香港業餘賽冠軍。

而從業餘踏上職業拳手之路,又是來自另一個契機 。2006年左右,劉志遠留意到澳門批准發放賭牌,大型酒店將在澳門落成,職業拳賽的機會來了。「那時候,香港還沒有職業平台。我嘗試說服拳手們考慮轉職業,可是沒有人答應,因為他們寧願打業餘,保住爭取出戰奧運的資格。」

到了2011年,劉志遠終於找到足夠資金在香港辦拳賽。他本來想捧一名來自剛果的頗有實力的拳手,但心底始終更想培養一名香港選手,他覺得試著鼓勵茫然無目標的曹星如試試,沒想到對方一口答應。

「那時候,可能他怕不答應的話就會掉了在我拳館的教職,於是決定拼一次。」劉志遠笑著回憶說。

一旁的曹星如補充:「教職當然是種壓力,同時我也覺得沒有人試過,很值得一試,但知道自己懶惰,不肯定自己能否做到,其實很害怕。」

「每場比賽,我都希望能再聽到這些掌聲」

那是我一輩子都沒聽過的掌聲,第一次有這麼多人認同我。

曹星如

職業拳賽規定,擊手比賽時不戴頭盔護具,只戴牙托,上身不穿衣服,這跟業餘賽相比,又是另一種挑戰。為了裝備好曹星如,劉志遠要他接受為期三個月高度集中的訓練,迫他戒掉連續不停10多個小時的打機嗜好,要他大幅度提升體能,更讓他赴拳擊強國菲律賓訓練一個月。

說到菲律賓訓練,曹星如形容為「真的很刻苦、單調,最大娛樂就是看著當地的小朋友玩丟拖鞋」。回想當初第一次到菲律賓訓練,天天很早起床,跑步,體能要求比在港更大。加上主要是訓練技術,所以劉志遠早在香港時就迫曹星如訓練好體能,「不然去到菲律賓根本承受不到高強度的技術訓練。」他說。

訓練回來,不久就要人生中第一場職業賽前對戰中國拳手韋憲錢,曹星如至今記得那種感覺:「一直不肯定自己有沒有進步,甚至到上台前的一刻仍是很緊張,職業西洋拳手,香港也從來沒有人做過。」

結果,曹星如打足4回合後勝出,劉志遠記得徒弟當天4個回合打出了600多拳,表現被他形容為「10倍的進步」。觀眾有許多也是拳館的一分子,以前他們只覺得曹星如是很可愛的初級教練,那一刻,卻一起為他鼓起如雷掌聲。

回想起來,曹星如仍覺激動:「那是我一輩子都沒聽過的掌聲,第一次有這麼多人認同我。甚至到現在,每場比賽,我都希望能再聽到這些掌聲。」

曹星如的第3、4、5場職業賽在菲律賓出戰,劉志遠記得徒弟完全是不被看好的一個,「他當時一點名氣都沒有,加上又是在別人主場出戰,比賽前全場向他喝倒彩,叫他回家。」

劉志遠續說:「曹星如在第5場時,大部分時間處於劣勢,但他咬緊牙關在最後一回合反撲,結果技術性擊倒對手。當時,菲律賓觀眾終於站起來,為他拍掌。」菲律賓拳證更在現場稱呼曹星如為「神奇小子」(Wonder Kid)。

當日在拳套堆中頹廢的小伙子,終於戴上拳套站起來,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舞台。

從這場比賽開始,曹星如開始被關注及廣泛報道 —— 2012年贏得的WBC亞洲洲際超蠅量級金腰帶、2014年的 WBO亞太區超蠅量級金腰帶、去年獲大型拳擊公司Top Rank垂青,以逾300萬港元身價簽約兩年打5場、 同在去年,也獲得WBA國際超蠅量級腰帶及WBC超繩量級亞洲冠軍金腰帶。

2015年8月29日,這位香港拳王經歷一連串在澳門的大戰後,闊別主場兩年後回歸香港。他不負灣仔會展一眾主場拳迷所望,第7回合便技術性擊倒澳洲對手Brad Hore,取得第18連勝。

曹星如進行訓練。
曹星如進行訓練。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Never Mind,成功是個意外

回想這幾年的成名路,這位左撇子拳王說:「完全是賺了,從第一場勝出對我來說一直就已經是在賺。怎麼可能以前的超級大懶蟲,現在會變成這樣?」

有人說曹星如是“simple-minded”(頭腦簡單)的人,但劉志遠打趣說,徒弟是“never-minded” ,從不懂擔心或介意什麼。

問曹星如,你有害怕的事嗎?他想了好一陣子,似乎真的想不出甚麼:「連勝我不會想,對手⋯⋯有些未遇過的,也未懂得害怕呢。受傷吧,我怕受傷,有時訓練都會受傷,會影響接下來的比賽,不能盡情訓練,看著比賽一天一天接近,心情很矛盾。困擾了很久的是手指骨傷患,兩隻手都有,幸好都已痊癒。」

身為一名拳手,曹星如這種相對簡單的性格,是好還是壞? 他的現任教練、來自菲律賓的Jake Verano如此評價:「我從去年1月起訓練Rex,到目前為止,我似乎沒有在他身上找到很明顯的缺點。他是個有毅力,而且很努力、很集中的拳手。我會一直鼓勵他向成為世界冠軍的夢想進發。」

曹星如明天在擂台的表現,成為全城熱點,但他最希望別人關注的不是勝負,而是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年青人的借鏡。說起這個,大男孩曹星如突然嚴肅起來:「先去堅持最基本的東西。就是打拳,很多人只會看最風光一刻,但背後拳手每天訓練了多少、放棄了多少玩樂時間,你先要承受這些過程,才去想當職業(拳手)這件事吧!」

認真準備,不怕去輸,擂台如人生,正是如此。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