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女總統停職 巴西民主贏了嗎?

在自己的彈劾案投票當日,羅塞芙還騎着車鍛鍊,在巴西利亞街上晃悠了一圈。


2016年4月17日,巴西利亞,羅塞芙在街上騎單車。
2016年4月17日,巴西利亞,羅塞芙在街上騎單車。攝:Ueslei Marcelino/REUTERS

巴西參議院今日通過總統彈劾案,迪爾瑪·羅塞芙(Dilma Rousseff)將被停職180天接受彈劾審理。期間,副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將暫代總統職位。這個即將舉辦奧運會的國家正經歷着一場政權動盪。

然而,這場彈劾風波似乎並未引起國家的動盪。就在數日前的眾議院投票當天,羅塞芙還騎車鍛鍊,在巴西利亞的街上晃悠了一圈。她和她的支持者們把這次彈劾稱為「政變」,在她的理解中,巴西政治就是權力的遊戲。

1992年,羅塞芙還未正式踏入政壇,尚在巴西最南部擔任一個地方基金會的主席,一番歲月靜好的模樣。同年的首都巴西利亞,卻正是腥風血雨之時:獨裁統治結束後僅兩年,首名直接民選總統費爾南多·德梅洛(Fernando de Mello)因貪污腐敗指控而遭到彈劾,成為巴西乃至拉丁美洲歷史上第一個遭到彈劾的國家元首。

當時,44歲的羅塞芙也許想不到,自己會成為巴西歷史上的首位女總統,更不會想到,24年後自己也會陷入同樣的彈劾風暴。

羅塞芙上高中時就開始參與左翼政治運動,反對軍政府的獨裁統治,曾入獄三年,遭受了嚴酷的身體和精神折磨。出獄後,前往巴西南部的南大河州開始新生活,休整幾年後又繼續參與政治活動,並於1993年出任南大河州首府阿萊格里港市的財政局局長,自此在政壇上一路走向頂端。

如今,她面對的形勢與1992年科洛爾被彈劾之前何其相似:國家難堪的經濟狀況、對執政黨的腐敗指控、政治支持力量流失,以及群情激昂的民意壓力。

與當年的不同之處在於,科洛爾貪污腐敗、姑息縱容、有意說謊等罪名證據確鑿,參議院以高票通過了對他的彈劾案。而羅塞芙今年所面對的彈劾,被指控非法使用國有銀行資金掩飾財政預算的漏洞以謀求連任,並不能構成總統有罪的充分證明。

有觀點認為,對於她的彈劾,更像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而巴西民主制度的獨特之處,或為政壇曠日持久的政治鬥爭提供了土壤。

在巴西重建民主制度前,軍政府曾長期限制政黨的自由發展。作為對限制的反抗,軍政府下台後,巴西放棄了引進德國式的混合選舉制度(選舉門檻為3%的比例代表制與單一選區制各佔一半)的可能性,最終選擇了有助於在國會中增加政黨數目的比例代表制(依據政黨取得的選票配額數量分配議席)。基於類似理由,議員們選擇了比例代表制中紀律最為鬆散的開放式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選民投給支持的政黨而非特定的候選人的比例代表制)。

在這種制度下,候選人的名單雖然由政黨提供,但是最終是否當選取決於候選人自身為政黨拉得的票數,而不是在候選名單上的排列順序。

由此產生的結果是,議員候選人的競選活動高度個人化,甚至去黨派化,導致黨派認同的缺乏。民眾直接選舉的其實是那一兩個名聲和政績出色的議員,他們為各自黨派拉來的大量選票,擴大了黨派在議會中的席位,但是與此同時,黨派中那些默默無聞或者民眾根本不想選的政客也堂而皇之地進入了議會。

這造成巴西的政黨碎片化嚴重,政黨意識形態模糊,又為賄票與政治交易提供了沃土。政客個人為了利益而在不同黨派之間更換身份的情況時有發生,黨派間的聯盟由於利益關係說散就散亦是司空見慣。

巴西第一大黨——民主運動黨(PMDB)——就是這樣一個「通吃」的黨派(catch-all parties)。雖然黨內從未出現過執政總統,卻在不同政府的執政聯盟中來回搖擺,得盡好處。目前擔任副總統的米歇爾•特梅爾(Michel Temer)和眾議院議長庫尼亞都是民主運動黨人,就在不久前,他們還是羅塞芙政府執政聯盟的重要成員,如今卻是彈劾案的領頭人物。 

2016年5月10日,巴西副總統米歇爾·特梅爾與巴西參議院議長Renan Calheiros會面。
2016年5月10日,巴西副總統米歇爾·特梅爾與巴西參議院議長Renan Calheiros會面。攝:Paulo Whitaker/REUTERS

這樣在不同角色和政見間「自如切換」的情形,在巴西政壇隨處可見。

巴西前總統、勞工黨領袖及羅塞芙後來的政治導師路易斯·達席爾瓦(Luiz da Silva)是1992年彈劾科洛爾的堅定支持者;如今,他因涉嫌巴西石油公司貪腐案被調查,跌下政治神壇。他與羅塞芙所在的勞工黨因這次彈劾案投一敗塗地,執政聯盟分崩離析,眼看即將從掌權近14年的執政黨變為在野黨。

當年的學生運動領袖林登伯格·法里亞斯(Lindbergh Farias)領導了反對科洛爾的大規模群眾運動,如今已成勞工黨參議院議員的他也受到了反腐敗「洗車行動」的調查;當年科洛爾彈劾案的議會調查委員會「明星」議員若澤·迪爾塞烏(José Dirceu)和勞工黨前主席若澤·熱諾伊諾(José Genoino),從審判人的角色變為被審判人,均在2012年因勞工黨收買議員的「月費案」醜聞(Mensalão)而被判有罪,入獄服刑。

再來看看在1992年處於「被審判」位置的政客們。當年彈劾案的主角、前總統科洛爾,在被禁止擔任公職8年後,2006年終於又成功當選家鄉阿拉戈斯州的聯邦參議員。然而,已經有過腐敗記錄的他再次出現在巴西石油公司腐敗案調查名單上。可即便如此,作為參議員的他剛剛仍在參議院中對彈劾案進行了投票。

剛剛被解職的眾議院議長愛德華多·庫尼亞(Eduardo Cunha)曾是科洛爾任命的里約電信公司主席,並也被指控涉嫌科洛爾當年的腐敗案中;如今的他一度掌控眾議院,因瑞士秘密銀行賬戶及涉嫌巴西石油公司腐敗案而面臨着眾議院道德委員會是否要將其撤職的表決,在無法與勞工黨達成政治交易的情況下,他接納了對羅塞芙的彈劾申請,主持了眾議院對羅塞芙的「審判」。只不過此後不久他就因引發眾怒而被解除眾議院議長一職。

1992年彈劾案中因極力為科洛爾辯護而聞名全國的右翼黨派眾議員羅伯託·傑弗遜(Roberto Jefferson),2005年涉嫌捲入郵政系統腐敗案而面臨議會調查,他以曝光執政黨勞工黨的「月費案」為交易條件,減輕了刑期。2015年剛剛刑滿之後的他,在今年又堂而皇之地坐上了巴西人勞工黨(PTB)主席之位,並在眾議院對羅塞芙進行彈劾表決的當天親臨現場,為支持彈劾造勢,他所在黨的20名眾議員中有15人投了支持票。

這些或多或少都涉及腐敗案的巴西政客們之所以能繼續活躍在政壇,甚至繼續「享受」着權錢交易帶來的物質好處,源於他們腐敗的代價太小。

巴西的憲法規定,聯邦眾議員和參議員享有豁免權,一般犯罪不受指控和逮捕;犯有可指控罪的議員如被起訴或逮捕,必須經過相應議會的批准。此外,巴西的貪污犯罪沒有追繳制度,因此許多腐敗政客的行徑被揭露後,無需上繳貪污的財物,最多是被免除公職。即使像科洛爾和傑弗遜那樣坐實了腐敗罪名,甚至是被判刑,照樣可以在風頭過後大搖大擺地繼續風光。

可以看出,巴西選擇如此的制度,除了觀念上的原因,政治人物也有維護其個人利益的意圖——選擇增加自主性的制度有利於議員擺脱來自政黨領袖的控制。因此,在巴西政治制度變遷的歷史中可以發現,即使認為巴西必須進行政治改革的觀點一度佔據主導,作為既有制度的受益者,在任的政治精英也未能真正推動所倡導的政改。

但巴西民眾受夠了羅塞芙管理國家的失職及經濟政策的錯誤,同時也受夠了執政黨勞工黨的腐敗醜聞。

2016年4月17日,巴西聖保羅保利斯塔,示威者舉行大型集會要求弹劾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
2016年4月17日,巴西聖保羅保利斯塔,示威者舉行大型集會要求弹劾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攝:Nacho Doce/REUTERS

17日投票當夜,巴西幾個大城市的主要街道上再次匯集了密集的人群,有支持也有反對彈劾羅塞芙的,其中以支持彈劾的民眾佔絕對多數。當夜的聖保羅保利斯塔大街上聚集了近25萬民眾,一片黃綠色的海洋。他們從下午兩三點一直待到了夜裏11點投票結果的產生。現場遍布黃色鴨子形象的充氣玩偶,象徵着não vou pagar o pato,即大家不想再為政客的錯誤買單,羅塞芙只是一個最明顯的靶子。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