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大選 國際 菲律賓大選

菲大選棄用中國產「民主黑盒子」

大選原本使用中國大陸代工的電子投票機,卻在選前半年多臨時換成台灣產「黑盒子」。


2016年5月9日,菲律賓馬尼拉,選民在投票站使用電子投票機投票。攝:Lam Yik Fei /Getty
2016年5月9日,菲律賓馬尼拉,選民在投票站使用電子投票機投票。攝:Lam Yik Fei /Getty

5月9日,五千四百萬選民,沒有人會懷疑整個菲律賓對於大選的熱情。

這場關乎一億多人口命運的民主實踐,採用美國殖民者當年設計的選舉制度,這遊戲規則本身很少受人質疑,但遊戲的實際運行卻飽受爭議。

遍布菲律賓的七千多個島嶼上,九萬七千多個投票站已準備就緒。投票當天,民眾從四面八方趕往附近的投票站,在一台黑色的電子機器上完成投票。

這台技術領先的盒子,已不是第一次出現在菲律賓。菲律賓在2010年的總統大選中,就已經採用電子投票,是當時全球最大規模的自動化選舉。這次卻稍微有些不同,原本計劃在中國蘇州一家工廠生產的投票機,菲律賓國家選舉委員會在去年10月臨時決定改為台灣代工。

當時菲律賓選舉委員會負責人林姆(Christian Robert Lim)在一次議會聽證會上說,「資訊顯示,有人計劃破壞大選。所以在同自動化選舉技術和服務國際提供商Smartmatic協商合同的時候,我們強調了這一點。」

但中國方面斥責這一說法純屬無稽之談,中國駐菲律賓使館新聞發言人表示:「中國一向遵循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原則。所謂中國有意『破壞』菲律賓2016年大選的說法完全沒有依據,純屬無稽之談。」

「純粹是個別團體借南海問題炒作,這其中沒有任何差異。」在技術提供商Smartmatic位於Global city的辦公室,總經理莫雷諾(Elie Moreno)自信地回應,「代工場只涉及硬件部分,其中的SIM卡和軟件才是關鍵。」

成立於美國的Smartmatic,自稱是全球領先的投票技術和方案提供商。其官網顯示,目前已經為全球8個實施自動化選舉國家中的6個提供了技術,其中包括美國。

「2012奧巴馬勝出的那場大選,我們參與其中。」莫雷諾用三個詞強調了這項技術的優勢:高效、透明、和平。

「家族王朝」式政治與民主選舉

的確,電子投票選舉使原本長達40多天的計票過程,縮短至12個小時。而「和平」也是菲律賓大選中的重要議題。

不久前南部馬京達瑙省(Maguindanao),六所學校被炸。因為大部分投票站安置在學校,政府懷疑這與地方勢力阻止民眾前往投票有關。

同樣是馬京達瑙省,2009年的一場選舉,地方勢力爭鬥中40多名人質被殺,其中一半是記者。菲律賓國家記者俱樂部門口樹立的紀念碑,至今仍提醒人們不忘那段慘案。

「這是現代選舉制度在菲律賓繞不開的一個難題。」菲律賓大學政治學教授圖阿松(Bobby Tuazon)臉上掛着意味深長的苦笑。

菲律賓這個「亞洲民主的櫥窗」,若是仔細梳理其近現代政治發展軌跡,便會發現,在整個國家政治生活中,扮演主要角色的不是政黨,而是自西班牙殖民就遺留發展至今的一個個「家族王朝」,這個封建色彩濃厚的政治符號,在菲律賓現代政治生活中,仍有着難以磨滅的烙印。

總統的權力走不出總統府——有人開玩笑說,菲律賓是一個「諸侯割據」的聯邦國。整個菲律賓有大大小小200多個政治家族,憑藉長期積累的政治資本,他們盤踞各地,主導整個國家的政治格局。這點上,菲律賓身上有着眾多南美洲國家的影子。

百年前,美國引入搭建起的民主框架,在這種家族王朝庇護制度的原始政治生態下運作,維持着「低水平」的運轉。

「美國人單純嫁接了西方的選舉制度,在這裏似乎水土不服。」 圖阿松說,對於政治家族而言,最大的「生意」就是政治,由此產生的選舉爭鬥在所難免;而一個出身政治家族的候選人,要比出身平民的候選人,高出70%的勝選機率。

從這個層面講,整個選舉更像是一場各大政治家族之間的博弈。一定程度上,他同意莫雷諾的看法,電子投票確實降低了選舉暴力事件發生的概率,「那是因為他們把精力都轉到作弊上去了」。

馬尼拉金融區一個投票站。攝:TED ALJIBE/AFP
馬尼拉金融區一個投票站。攝:TED ALJIBE/AFP

「有咖啡嗎?」 敲開買票之門

「請問家裏有咖啡麼?」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眾說,幾乎每次大選,選舉當天凌晨開始,就有一批批競選團隊以這樣的暗語,敲開一戶戶門,以每口人一千到三千比索不等的價格,幫助候選人買票。

「一次選舉下來,只要願意,人多的家庭能賺到上萬比索(折合近兩千港幣)。」這名民眾說。而選舉結束後的一週,也是當地商場生意最火爆的時節。

無政府組織「綠色選舉」常年在社交網絡上普及教育民眾抵制這種「Vote Buying(買票)」的行為。負責人阿韋利亞(Lito Averia) 介紹說,在菲律賓有近40%的民眾沒有接受過基礎教育,這提供了買票存在的基礎。即便採取Smartmatic的電子投票技術,「綠色選舉」等多家選舉監測機構也對投票過程中存在的漏洞,表示憂慮。

Smartmatic的辦公室,莫雷諾演示了投票的過程。

民眾填寫完選票後,放入機器讀卡,隨後會收到一張小票,選民在對照無誤後,將小票投入垃圾箱,結束投票。而選票將通過供應商為國家選舉委員會單獨開闢的網絡線路,由村及市,由市及省,層層彙總進行統計。

阿韋利亞擔憂,在政府或技術供應商內部,這條線路很有可能被操控,進而篡改投票結果,「這不是沒有先例」。

與此同時,並非所有的選票都能被準確、成功地輸送到統計平台。2010年大選中,「壞票」的比率達9%;2013年的參議員選舉中,這個數字高達23%。阿韋利亞指出,這個數字越高,暗箱操作的空間就越大。

「不過我還是會去投票,這是難得可以行使權利的機會。」 阿韋利亞相信,大多民眾和他一樣,心中仍抱有希望,期望新的領導人能多少帶來改變。

「雖然不知道會等到何時,除了革命,這是唯一的希望。」

2016菲律賓大選 菲律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