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萱:陣頭小孩、母豬教,與台灣女體政治

最近臉書上出現一個名為「陣頭小孩」的粉絲專頁,很快引起網友注意和廣泛討論。


「陣頭小孩」的Facebook粉絲專頁。faccebook 截圖
「陣頭小孩」的Facebook粉絲專頁。faccebook 截圖

最近臉書上出現一個名為「陣頭小孩」的粉絲專頁(註一),很快引起網友注意和廣泛討論。該專頁貼文指出台灣社會中,某些人可能心裏想着,卻不敢直接說出來的話。其擁抱偏見、歧視,乃至於各種對非主流文化的汙名。最引發討論的一篇,是談「八大行業」。

什麼是「八大行業」?

這個名稱,來自於《臺北市舞廳舞場酒家酒吧及特種咖啡茶室管理自治條例》裏標記出來八種特殊行業,包括舞廳、舞場、酒家、酒吧、特種咖啡茶室、視聽歌唱、理容與三溫暖業。政府認為這些產業可能對治安產生影響,需要受到特殊管制。該條例在1985年首度頒布,沿用至今。此後,「八大行業」就被劃為一種特殊工作,在政府眼中與「治安問題」脫不了干係,也在社會目光中承擔污名,其中最常被用於指涉酒店業。

「陣頭小孩」說了什麼?

「會去做八大的女生,大多數都是因為學生時期喜歡跟陣頭小孩搞在一起,腦袋沒有一點知識,唯一的一技之長就是做愛,結果被弄成破鞋,只能去出賣色相賺錢,這也算是適得其所啦,還說是為了養家活口,真是噁心的藉口。」

4月26號晚上,「陣頭小孩」在他的粉專貼出這則貼文。立即引發相關行業的從業人員不滿,紛紛轉貼揪人留言反擊。然而一旦有任何女性留言反擊,網友就認定了留言者是相關從業人員(雖然其實未必如此),紛紛興奮的大喊:「釣到魚啦」(在網上找到性工作者)或嘲弄「有沒有人在這裏看到自己的姊姊、妹妹或女兒!?」

更甚者,PTT八卦版鄉民還整理了一篇清單,把留言裏面的女性紛紛截圖、找到她們個人臉書連結、貼上照片和言論,供他人品頭論足。部份看到的人於是到「陣頭小孩」的留言串裏面,逐一尋找他們眼中的「魚」。這些女性紛紛表示被私訊騷擾,甚至被迫關掉臉書帳號;同時有些網友也因為反對這樣言論跟行為,憤怒不已,引發雙方一陣混戰。

在這場混戰中,或因群眾效應和網路的匿名,我們看到許多針對酒店或性工作的仇恨和歧視語言:「自己就出賣自尊鮑鮑(指女性性器官)換包包了,還要別人給自尊?」「跑去作八大就是不孝!」「婊子就是婊子,欠人糟蹋啦,不管是上面還是下面都一樣。」「婊子還想立牌坊?」

這些人直述他們對於賣性或是賣笑維生女人的看法:一旦你從事這些行業,利用身體作為賺錢工具,你的自尊就被你自己賣掉,其他人就不需要再尊重這樣的女人。

PTT上的母豬教

爆出這樣的事件,並在不到一週內有近四千則留言(只有極少數表現對八大從業者的善意),除了從台灣社會對女體的看法來解讀之外,我們得把脈絡放回近年PTT(台灣著名的電子佈告欄系統)八卦版的「女體評論政治」來看。

大約從2015年秋起,PTT八卦版出現一種稱為「母豬教」的流行,教眾們追隨教主obov,用「母豬」指稱某類型的女性(但若讀者細看相關文章,聽起來常常是指所有女人),特別是那些曾經擁有過「複雜」的男女關係、愛跑夜店、在外招蜂引蝶,到了想結婚的時候就找個老實穩定男人結婚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叫母豬,而與他們結婚的男人則稱為「回收業者」──回收被其他男人使用過的「垃圾」。從這樣的名詞就可以看出,女人的身體倘若被任意使用,無論是濫交或是裸露,其人格會被認為是低劣的,可以被任意辱罵。這背後的邏輯是:女人的性,是只能有限度使用的東西;超過一定的程度,就會成為垃圾。

「陣頭小孩」及其留言支持者,和母豬教的教主與教徒,都是同樣邏輯。若有其他男人跟他們持有不同看法,還會被酸是被母豬蠱惑,歸類為愚蠢可憐的「回收業者」。

從網路世界放大到整個台灣,這個社會到底如何期待女體和女人的性?

「物化女體」的標籤

上述的母豬和八大,都是「壞女人」的形象;相對於這樣的壞女人,也有一種所謂的「好女人」形象。如果壞女人是性氾濫、違反性道德、拜金(註二)且趾高氣昂不道歉;那好女人就是剛剛好的裸露、剛剛好的性感、剛剛好的女體。換言之,就是社會認為這樣的女人符合對女體的期待,在社會劃出的範圍之內、可受控制,所以是個好女人。

從台灣演藝圈的現況可以看出來:女明星的性感、模特兒的裸露恰到好處,被認為是美麗性感、女神、追求的對象;而部分利用女體只想紅的網路名人,則是得到「無恥」的評價和種種辱罵。兩者的差別在於,裸露的尺度是否越超過社會對於女體裸露的那條線?一旦越過,經常除了辱罵之外,還會得到「物化女體」的標籤。

這些批評者所謂的「物化女體」,和女性主義者經常批評的物化女體並不相同,必須予以區辨。前者批評的是:女人自己透過展露身體和情慾服務來交換金錢。她們將身體貼上標價,降格為物(商品);既然是物,便不需以人格待之。相對而言,女性主義批評的物化,是整個社會系統性的、結構性的建構,例如對女明星的性感女體要求。而女性主義者所擔憂的是,這樣的結構會讓女人除了被物化之外,沒有其他可能選擇。

有趣的是,常常批評某些女性裸露過度的人,也是最常進行物化好女人女體的人。比如說:台灣的演藝圈大哥,經常透過對女星「吃豆腐」來做為一種演藝展演,但遇到裸露過度的,批評力度不會手軟。演藝圈在不斷強調「健康的性感」同時,也貶抑「不健康、不合規矩」的性感。

向資本主義社會奪權

壞女人之所以為壞女人,除了超越社會對於女體使用的界線之外,還有第二個維度──金錢。當壞女人透過女體來實現拜金行動,她們擁有了一種男人和好女人無法擁有的,獲取經濟資本的模式。基於資本主義社會對於金錢的崇尚,有些時候,這可能作為一種她們向主流奪權的工具。批評拜金女的人最不能接受的是:她們既違反了這些人心中的社會道德,又可以得到他們也想獲取的資源。八大或是性工作,就是這樣的行動。他們既挑戰社會對女體控制的界線,更進一步的累積資本主義社會中崇尚的資源。

在這種行動中,最可能挑戰社會尺度的,是那些「不見得」極度窮困的女人。如果社會認定你夠底層、夠可憐,不得不賣屄來求生存,還稍微可以給予一點同情與接受──即便,這樣窮困或可憐的認定,還是奠基於社會對於底層的想像;而這種想像當中,自然不會包括iPhone、LV或「出國遊玩」等元素。倘若妳不是人們想像中的底層,「只是」為了錢、為了更好的生活,拜金而且趾高氣昂不道歉,那人們就勢必群起獵巫,來維持他們心中的那條道德界線。

當一個女人的行為還在社會的道德界線,或是女體的控制想像邏輯內,那很好,社會愛你。這樣的女人即使獲得大量金錢,也不會被認為太過無恥,性感女星就是一例。但八大和性工作者的性,既然浮濫的違反性道德,也有明確的對價關係,還敢在臉書上反擊。這些行為讓她們不但穩坐女巫一區,還是最需要被立刻譴責。否則,社會秩序將何以為繼呢?

好/壞女人的規訓體制

社會利用好/ 壞女人之別,進行鞭子與糖果的獎懲遊戲。如果你在有「選擇」的狀況之下,還選擇了壞女人的邪門外道,那必須予以譴責和排除,才能維持秩序。製造好壞區隔與訂出獎懲規則,有助於社會的穩定,讓主流道德價值有顯著誘因。如果人們想被社會接納、被讚許,就得遵循社會遊戲規則。這樣一來,社會中的多數人都可以預期社會朝自己想像的方式前進,得以從中得到安全感和認同。

「陣頭小孩」和PTT八卦版的母豬教,都道出了社會對於內部可能挑戰的不安。這些不安未必是有意識的。對於體制內的人而言,有時是不知道可能有別的詮釋路徑;或是他們對於社會認同的安全感,不足以支持其挑戰體制,只能重複既有的路徑。他們恐懼那些無法控制的女體──這些女體成了一種展演,向這社會中的其他人演示,原來不見得需要受到社會的控制和規範,就算是得到懲罰,也依然可以如此生活着。

在獎懲系統的社會秩序之外,依然有許多即使被稱為「回收業者」也得以自處的男人,有即使被嘲弄也能夠自在生存的女人,這兩種人都透過他們的價值選擇,展現了對獎懲遊戲的挑戰。一旦讓這些「壞女人」擁有話語權,持續散佈其他可能,社會秩序會面臨更大的挑戰。自然,對於這些女巫的殲滅行動,是每個社會秩序守護者的天職。

這是一場又一場的女巫殲滅行動,是社會對可能挑戰者的反撲,但是他們成功了嗎?

(周芷萱,台大國發所碩士,性別運動參與者,曾獲自由台灣黨不分區立委提名)

註一:該粉專雖名為「陣頭小孩」,但是明顯的在刻意製造對立,以及對陣頭文化的汙名,故全文皆加上引號,作為特殊名詞的強調。

註二:這個「拜金」是社會認為的拜金。社會上整天吹捧的投資理財不是拜金,成功學不是拜金,只有他們不認可的金錢追求法,會被貼上「拜金」的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