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國大選 國際

他脱下西裝,攔下了特朗普的黑色轎車

「就是現在!」他在心中默默喊了一聲,幾個箭步衝到車道上……


反對特朗普的市民在紐約街頭抗議示威。攝 : 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反對特朗普的市民在紐約街頭抗議示威。攝 : 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26歲的美國青年Justin Schorville在華盛頓五月花飯店外徘徊張望,尋找一個最佳戰略位置。

他穿着襯衫、馬甲和西褲,看上去與一般上班族無異,只是左手手腕上繫着的白色長布條引人注目,上面寫着「democracy spring(民主之春)」── 一個反對金錢政治、爭取選民權益的進步組織的名字。

Schorville此時正盤算着如何找準時機衝上街頭,攔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座駕。與此同時,特朗普正在這家位於首都市中心的豪華飯店內發表參選以來最重要的外交政策演講。

是時候了。Schorville把揹包和西裝外套丟在路邊,氣定神閒地進入飯店大堂。走近演說會場入口時,他突然振臂高呼:「Democracy doesn't tolerate intolerance!(民主不容忍偏狹)Donald Trump is a fascist!(特朗普是法西斯主義者)」特朗普團隊的工作人員驚叫一聲:「Security(保安)!」 一名安保人員隨即推着Schorville的後背,將他請出了飯店。Schorville沒作反抗,只是一路高喊着抗議口號。

「特朗普針對所有的弱勢群體,非法移民、女人、穆斯林……所有非白種男性的人。」Schorville在飯店外對我說。

被趕走後不到五分鐘,Schorville又以同樣的姿態出現在飯店大堂,高舉左手,布條隨之飄揚。事後他得意地向我傳授他是如何躲過安保人員的:「我從飯店附屬餐廳的門口溜進來」,他俏皮地眨了眨眼,身上的襯衫因大動作抗議已變得皺巴巴的。兩週前,他參加國會山莊前的「民主之春」抗議,兩次被逮捕。但單槍匹馬示威、又是針對熱門總統參選人特朗普,Schorville還是頭一回。

Schorville讓聚集在飯店大堂的幾十名外籍記者精神為之一振、紛紛拿出手機拍攝。他們已在此苦等多時,無奈仍吃上閉門羹。

特朗普媒體關係團隊工作人員,一個留着金色短髮、嚼着口香糖的年輕女子,語氣堅決地下了逐客令:「媒體不能再進了。場地已爆滿。」 儘管是關於外交政策的演講,卻幾乎沒有外籍記者獲准入場旁聽特朗普的演講,而根據入場人士觀察,可容納1100人的會場內仍有不少空位。

這似乎呼應了特朗普當天外交政策演講的精髓:「我的外交政策會把美國人的利益和美國國家安全擺在第一位。」

通常即興演講的特朗普,當日罕見地使用了提詞機,隆而重之地念出了事先準備好的講稿。他承諾為美國的外交政策「除鏽」,並未提到政策執行的細節,但明確傳達了America first(美國優先)的理念。

「在特朗普的治下,沒有美國人會覺得自己需要向外國讓步。」特朗普的右手來回轉換着手勢:「我將是美國最偉大的保護者。」

Schorville對此嗤之以鼻。「特朗普的閉塞、歧視政策,才是對美國安全最大的威脅。」在他看來,特朗普的國內政策鼓動社會分裂,從內部破壞美國安全;其外交政策分化盟友、挑釁敵人。

示威者在集會中焚燒特朗普的旗幟。攝 : Jonathan Gibby/GETTY
示威者在集會中焚燒特朗普的旗幟。攝 : Jonathan Gibby/GETTY

特朗普演講結束後,媒體馬上指出了演說的數處事實錯誤,包括在班加西事件當晚,時任國務卿希拉里並沒有如特朗普所說的「回家睡覺去了,沒接電話」。他的演說還存在自相矛盾之處,例如提及修補與以色列關係時,他主張維護以往達成的共識。「我們在跟老朋友打架,他們開始到別處尋求幫助了。要記住,這樣不好。」然而,在提及北約時,他卻要求在美國保護傘下多年的盟友負擔更多的防衞責任。「我們保護的這些國家必須支付國防費用,不然,美國必須準備要讓這些國家保衞自己。我們別無他選。」

曾在克林頓和小布什內閣擔任外交要職、前美國駐北約代表的Nicholas Burns受訪時直指,特朗普的演說體現他「對複雜的世界缺乏深入認識、對美國所面臨的限制缺乏謙卑」,並且他向北約、日韓等盟友發出一系列最後通牒,卻對俄羅斯態度軟弱。不少國際關係專家都曾批評,特朗普以商業交易思維思考外交政策,過於短視。

特朗普的外交顧問Walid Phares則認為,這次演說即將帶動一個新學派興起:功能主義(functionalist),會讓美國政策制定者反省:「為什麼我們一直這麼做?」Phares舉例說:「為什麼我們在敘利亞失敗了?在利比亞也敗了?為什麼我們與俄羅斯談判時立場堅定,沒能找到一些共識?」

特朗普在演說中多次提到中國,呼籲贏回中俄等對手的尊重。 「中國尊重力量,如今我們讓他們在經濟上佔到史無前例的大便宜,我們失去了來自他們的所有尊重。」他還藉由中國,再度宣傳其帶有民粹主義色彩的經濟和貿易政策,許諾平衡中美貿易逆差、奪回美國勞工的就業機會。

Schorville的抗議引起騷動之時,特朗普的另一群敵人也在蠢蠢欲動。兩名不願透露身份、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在飯店大堂向記者們派發特朗普此前關於外交的言論,一些缺乏上下文的發言節選被加上了下劃線供人批判: 「我們會把質量有問題的導彈賣給伊朗。讓他們來告我們吧。」 「我非常喜歡中國。我中意中國人。我尊敬中國領導人。當學生們湧進天安門廣場,中國政府幾乎炸了那裏。」

文件下方有一行小字:paid for by Cruz for President,資料由克魯斯(Ted Cruz)的競選團隊出資印刷——

美國聯邦競選委員會規定,所有與選舉有關的通訊、刊物,無論是支持或反對某個參選人,都必須標明資金來源。

然而,對手機關算盡的策略與反對者聲嘶力竭的抗議似乎沒有給特朗普帶來太大困擾,他剛一舉奪下五個州的初選勝利,離共和黨提名再進一步。在得勝態勢(momentum)十分關鍵的初選中,特朗普持續大熱之姿為他贏得越來越多的選民青睞。畢竟,人們更願意與贏家分享喜悅、暢想最終的勝利,而不願歸於輸家的陣營。

五月花飯店外,一名政治學應屆畢業生專程前來,打算逮住特朗普的工作人員,遞上自己的簡歷。他說,並不十分在乎參選人的政見。「關鍵是,其他參選人恐怕大多在七月後就沒戲唱啦。」

一副特朗普的肖像掛在其支持者家的後園。攝 :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一副特朗普的肖像掛在其支持者家的後園。攝 :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離他不遠處,支持特朗普的一名中年女性捧着手機,津津有味地看着演說的直播畫面。她戴着鮮紅色、帶有「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讓美國重振雄風)」字樣的助選棒球帽,胸口別着白頭鷹圖案的閃亮徽章,鋯石組成了「TRUMP」的字樣。「我覺得他說得棒極了。」她眼裏盈滿仰慕之情。被問到支持特朗普哪項外交政策時,她回答:「他說的所有事情我都贊同。」

離她十米之遙,便是Schorville等示威者的陣地,她認為,Schorville們都是網上廣告招來的托兒,語帶嘲諷地說:「恐怕他們連最低薪資都拿不到吧。」

她估摸着特朗普即將步出飯店,舉好手機、找到角度,準備隨時按下快門,記錄她與心目中下任美國總統的首次邂逅。「特朗普會成為總統,而希拉里等着坐牢吧。」她說。她最終沒能抓拍到視野清晰的照片,結束演講的特朗普在特工重重掩護下上了車,四輛黑箱車組成的車隊拐了個彎,卻恰好轉到Schorville跟前。

Schorville衝到車道上截停特朗普的轎車。攝:馮兆音/端傳媒
Schorville衝到車道上截停特朗普的轎車。攝:馮兆音/端傳媒

「就是現在!」他在心中默默喊了一聲,幾個箭步衝到車道上,激動地振臂高呼:「特朗普是個法西斯主義者!」他成功截停了其中兩輛黑色轎車。時間像停滯了般,五秒過後,才有警官趕到,將Schorville帶離車道,讓車隊順利經過。

由於車窗戶裝上了黑色玻璃,Schorville無從得知,特朗普當時是否坐他面前的車中,但他認為,自己的目標已達成。

這次,警官只給Schorville開了一張五塊美元的小罰單,他將其笑稱為「榮譽勛章」,但下次他可能不敢貿然衝上車道擋駕了──兩名黑衣特工前來警告,若他再有類似舉動,將被立即逮捕及控以嚴重罪名。 「下回,我就站在人行道上更賣力地喊口號吧。」Schorville扯下了左手腕上的布條,轉身拾起揹包和外套,回到公司職員的平凡人生。「今天遲到得有點多,晚上得加班了。」

美國 2016美國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