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在肯尼亞現場,調查電話騙案究竟是怎麼回事

端傳媒記者走進內羅畢監獄,並查看法庭判決書,試圖釐清這次華人涉肯尼亞電話騙案的來龍去脈。


 2016年4月13日,參與電信詐騙犯罪嫌疑犯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攝:Yin Gang/Xinhua News Agency via AP
2016年4月13日,參與電信詐騙犯罪嫌疑犯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攝:Yin Gang/Xinhua News Agency via AP

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Milimani法院地下的臨時牢房裏,幾十個黑頭髮黃皮膚的男子正在一間侷促的水泥房間裏來回走動。

「麻煩你問問律師,我們的案件陳詞提交沒有?」 一個個子不高的男子把頭湊到鐵欄杆邊,焦急地催促我將這句中文翻譯給身旁的律師。當得知最後的審判初定在三個星期後,他的臉上閃過一絲盼望的神情,但很快被憂慮取代。「我覺得沒這麼容易。我對這邊的法律沒有信心。你知道,在這邊刑拘十多年,沒有證據一直被關着是很正常的事。」

這名男子叫羅宋旭,來自中國四川自貢,這已經是他在肯尼亞監獄裏度過的第二個年頭。

2014年12月,羅宋旭(音譯)與其他76名分別來自中國大陸, 台灣,以及泰國的亞裔移民,在內羅畢一個高檔住宅片區內,先後因被搜出各類電子通訊設備,而被肯尼亞警方以涉嫌電信詐騙等罪名逮捕。

時隔一年半,這起眾說紛紜的騙案再次站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2016年4月5日,在羅宋旭之前被抓的第一批37名嫌犯被肯尼亞法院宣判無罪。然而三天之後,這批囚犯中的十名台灣人被強行遣返中國大陸,引發台灣外交部門抗議。羅宋旭的案子則推遲兩個月開庭,他和其他39名第二批被告又一次回到牢房,陷入無盡等待。

看來羅宋旭的擔憂並非多餘。

一場火燒出「電話詐騙集團」

初來肯尼亞的時候,剛滿三十歲的羅宋旭或許沒有想過自己的旅途會這樣收場。

「我看到一個叫發哥的台灣人發布了招工廣告,所以就來了,」羅宋旭說,招工廣告上承諾,這份工作每月可以賺取五千人民幣,「我在國內也是剛剛出社會,5000一個月不錯了。我在家裏的時候很懶,經常就是玩兩個月做兩個月,平均能掙2000人民幣。」

他隨後解釋自己不知具體工作為何,也不知承諾的薪水是否有保障。大多數被告聲稱自己與「發哥」只通過電話聯繫,並在「發哥」處獲得機票後前往肯尼亞。然而「發哥」究竟是誰,沒人知道。

這聽起來像是一場奇異的冒險:把一個遠離家鄉的決定交給一個素未謀面的人。

我們不認識路也不會英語,為什麼要出門?

如果不是一場火災,羅宋旭的旅程可能有不同的結果。2014年11月29日,位於內羅畢倫達(Runda)區一所房屋失火,一名中國人在意外中喪生,警方在火災現場發現大量電子通訊設備。通過對一名看更人的詢問,警察得知這一區域內有許多中國人在此聚居。

火災次日,警察在失火地點附近的一幢房屋內搜出16部無線電對講設備,13部IP電話(VOIP ROUTERS),多部手機及接通高速網絡的手提電腦等通訊設備,並逮捕了居住在這裏的36人,包括23名台灣人及13名中國大陸人,理由是懷疑他們未經許可使用無線電設備及運營通信中心,並控告他們意圖參與重型犯罪和有組織犯罪等罪名。同日被抓的,還有居住在另一棟房子的一名泰國人,因在其居住的房屋內搜到類似設備,警方將他列為首批嫌犯的共犯。

12月3日,另外 40名華人在同一社區內的另一房屋內被帶走。在這一批嫌疑人中除5名台灣人外,其餘均為中國大陸人,羅宋旭便是其中之一。

相比第一批被抓嫌疑人,第二批嫌犯所在的房子陳設更為簡單:除了幾部電話和電腦,連無線電設備和高速網絡都找不到。羅宋旭和一同被抓的第二批嫌犯被控以類似罪名,包括未經許可運營通信中心,意圖參與重型犯罪和有組織犯罪。

據法庭資料顯示,這些跟隨招工啟事來到異鄉的來客全部持單程旅遊簽證,許多在警察突襲之前從未離開過所居所一步。這也成為控方懷疑他們從事犯罪活動的一個理由。

「我們從下飛機起就有一個本地人來接應,食物和水也有人送上門,」羅宋旭解釋。

和羅宋旭一樣,同樣受「發哥」介紹來肯尼亞做廚師的陳貴利也對外界的疑點不以為然,「這有什麼好奇怪?我們不認識路也不會英語,為什麼要出門?」

可擁擠的居住環境和閉塞的生活不是沒有讓陳貴利和羅宋旭產生過懷疑,懷疑這份工作本身就是個騙局。「但是我們能怎麼辦呢?人都會抱有幻想,總以為再多等等,就能拿到理想的工作。」但關於工作內容,他們始終閉口不談。

人家的地盤,人家做主。

「這些人大多來自四川自貢,那是個收入不高的地方」,馬來西亞人Wayne說,「他們算是我們所說的民工,就是一些沒有從中國經濟發展中受益,但是敢冒險,也容易被騙的人。」

Wayne在肯尼亞專為教會團體服務,在案件持續的一年多時間,Wayne和他的妻子Irene一直在以教會名義關心獄內的華人。有需要的時候,他也會作為被告翻譯在庭上出現。

「使館來過兩次,送了一些東西。」羅宋旭回想最初被抓時的情形,「大概就是告訴我們這邊的司法不是他們能夠主宰的,人家的地盤人家做主。」

在這之後,這些涉案的中國人表示再沒有接受到來自中國的幫助,羅宋旭和同伴們的生活開銷主要靠家人從國內接濟。「因為他們從一來到這個國家就被看做罪犯了,海外的中國人要面子,自然避而遠之。」一個居住在內羅畢的華人這樣說。

證據混亂不堪 無罪判決後全部遣返大陸

「所有房間的窗子都被隔音的材料絕緣開了,為的是不讓噪音傳出,並保護黑客們不要被鄰居窺探的眼睛發現。」這是嫌犯被捕後,當地媒體對案發現場的報導。有聲音開始指控,這些華人在當地從事網絡犯罪。

但在端傳媒記者查閲法庭判決書後發現,地方法官陳詞稱,控方聘請的網絡犯罪專家調查過涉案的電子通訊設備,卻發現並無證據可以證明這些設備被使用過。

另外,長達近一頁紙的證物清單也讓地方法官生疑。作為證物中最重要的便攜式無線電台,地方法官卻在陳詞中表示,「我在證物照片中並沒有看到。」

沒有筆錄,什麼程序也沒有,就把我們關了,說我們意圖要犯罪,還說這個罪很嚴重,最高要判十五年。

羅宋旭

當地警方的作為也令人詬病。

肯尼亞曾多次遭受大型恐怖襲擊,面對公眾壓力,警方急需一兩件功績來彰顯實力。「當這個案件出來,有參與調查的警察告訴媒體,他們破獲了一個指揮中心…多麼吸引人的說法。但當你看到證據的時候,你就會覺得拙劣。」為第一批嫌疑人辯護的律師伊辛塔(Steve Isinta)說。

「沒有筆錄,什麼程序也沒有,就把我們關了,說我們意圖要犯罪,還說這個罪很嚴重,最高要判十五年。」羅宋旭回憶。

羅宋旭所說的重罪之一,就是電話詐騙。這兩批被捕的華人,懷疑正是在其中幾名台灣主腦的主導下,以非洲為基地進行電話詐騙。

台灣詐騙集團已經發展二十幾年,在台灣本土遭嚴厲掃蕩後,逐步將基地轉移到大陸沿海城市,主騙大陸人。在兩岸警方合作全面打擊下,詐騙集團其後遷往東南亞地區。近年大陸警方與東南亞各國警方合作,重挫當地電話詐騙集團,非洲就成了詐騙集團新的基地。

「我想選擇肯尼亞是有原因吧,因為受害者不在肯尼亞,對嫌疑人比較難入罪,」Wayne說。據悉,此次在肯尼亞被抓獲的人中,有人在庭上的供詞中提到曾經在2014年初在埃及旅居一個月。巧合的是,2014年7月埃及政府也破獲了在當地運作的詐騙集團,當時涉案的共96名華人,其中40名為台灣人。

自事件發生起,當地多家媒體將「77名中國人」作為標題描述案件。但在上庭提供的證詞上,兩批嫌疑人並未承認相互認識。「我想控方的證人一直把這兩個案子看做有某種潛在聯繫,但這種聯繫並未被實際證明。」Wayne說。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在對第一批嫌疑人的官方無罪判決書上,也無一字提到台灣公民,而將所有人籠統成為中國公民。

截止目前為止,肯尼亞方面已向中國分三批遣返涉及兩起詐騙案件的45名台灣人。其中最近的12名台灣人一度拒絕遣返,遭肯尼亞警方動用催淚瓦斯強行帶離看守所。台灣上下反響強烈,領導人馬英九日前表示,中國大陸強行扣押台灣公民,事先不通知台灣,有違程序正義。

有司法界專業人士表示,此案涉及管轄權問題,由於嫌犯既有台灣人,又有大陸人,因此大陸與台灣均在此案享有管轄權。不過這批人雖然在肯尼亞被判無罪,但如果中國大陸懷疑部分人涉及的案件,其受害人主要在大陸,可以通過外交途徑,要求引渡回國審理。而肯尼亞因與台灣並無外交關係,因此無法提出類似要求。

「當你感覺你在為一件事情努力但心底裏知道這些努力都是白費的時候,那種感覺十分沮喪,」伊辛塔說,「根據肯尼亞法律,被法庭釋放的人可以被重新拘留,但是他們應該在24小時之內被帶回法庭,而不是在被扣押三天後登上凌晨的飛機,被送到另一個國家。」伊辛塔說。

伊辛塔已決定向法庭提出具狀控告肯尼亞內政部長、警察總監及總檢察長等人。「不管你怎麼想這些人,」伊辛塔補充,「肯尼亞的法律需要被尊重。」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