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講真,南韓年輕人衝不破政治死局?

幾乎不存在的「素人政治」,加上年輕人的政治冷感,這次國會選舉看來執政黨又要贏了。


韓國首爾,國會選舉候選人海報。攝:Kim Hong-Ji/REUTERS
韓國首爾,國會選舉候選人海報。攝:Kim Hong-Ji/REUTERS

四年一次的南韓國會選舉,拉開帷幕。這場選舉被視為2017總統大選的前哨戰,表面上較勁激烈,但廝殺背後,反映出政治與社會的疏離,及世代間隔閡未消的現象。年輕人是否出來投票,將可能左右本次選舉的結果。

南韓年輕世代:「不滿」VS「冷感」

南韓現任總統朴槿惠,任期僅剩下不到兩年。延續前朝李明博政權,「外華內貧」,是輿論對朴槿惠施政常給予的評價。受惠於韓流與韓製商品大幅輸出海外,這幾年南韓在國際上獲得高曝光度。朴槿惠也積極展開外交出訪行程,爭取發展多邊貿易與合作關係,可說是為國家做足面子。

但與此同時,南韓同樣面對經濟不景氣,失業率高企,讓許多年輕人成為所謂的「三無」人士——無工作、無房、無結婚希望。貧富不均與社福資源不足等社會問題的日趨嚴重,更讓年輕人愈加憤怒。

加上在國內政策,諸如出動警力驅散工運示威、世越號船難及MERS疫情應對失當,以及強行推動將高中歷史教科書改為國編等,都使朴槿惠政府與執政新世界黨受到批評,特別是20到30歲的青年世代,普遍對新世界黨不抱好感。

只是,與香港和台灣的青年出來積極參與政治不同,南韓青年世代一再對執政黨表示不滿,卻對政治參與興致缺缺。

「我是不會把票投給新世界黨的,但我知道,轉而投給無能或沒力量的在野黨,情況只會更糟。」住在首爾蠶室,剛升級做爸爸的34歲上班族李永柱說道。

「平常也不走入市井內關心百姓生活,只有選舉時才拜託大家延續他們的政治利益,這樣我票不投也罷。」剛下班後,來到江南燒烤店內聚餐的宋鐘秀無奈地傾訴。在醫療公司工作的他,邊說著,夾著一片片五花肉放在鐵板上。政治對他們來說,是如此遙遠疏離。

李永柱和宋鐘秀代表了很大一批南韓年輕人的心態:過好自己的日子已經不容易,何必費心再去摻和政治。

以青年階層為主要支持基礎對象的中間派政黨,同时也是南韓第三大政黨的國民之黨青年委員會委員金成燦對記者表示:「近來在南韓,以網路為中心,正在強力從事號召參與投票的運動,特別是針對青年世代。但年輕人的投票率應該不會和上屆大選有太大差異。」

「協助選務工作過程中,我所見到的都是50歲以上的人;意外的是,年輕階層對候選人的資訊相當不足,他們並沒多大關心,也不太看選舉公報或政策公約。南韓社會明顯是有不滿爆發開來的,但現實上,卻不大反映在選票上。」他說道。

選前南韓各家民調機構調查顯示,如無意外執政新世界黨應可輕取過半以上席次;共同民主黨只能拿下80到100席,國民之黨則為30席上下。年輕人若未能積極表態,往後南韓選舉盤勢將趨向固定。

「素人政治」不成氣候

不只投票意願消極,青年參政低落的現象也普遍反映在各黨中。據南韓中央選舉管理委員會的統計數字,區域選制議員候選人934位中,50歲以上佔667人,超過7成。20與30歲世代參選者,合計僅70人,比例連一成都不到。候選人平均年齡,落在55歲。

KBS電視台與韓國政黨學會所做的共同選情分析指出,2030世代候選人中,僅新世界黨的青年代表申普羅(33歲)及國民之黨所推派的金秀玟(29歲)篤定進入國會,但兩人都屬政黨比例代表制的推薦名單。

事實上,新世界黨派出了新創業者出身、曾任黨內革新委員長,近年積極出演各種綜藝與討論節目的31歲青年李俊錫,出馬角逐首爾蘆原丙區國會議員,只是他碰上強勁對手─國民之黨黨魁安哲秀,目前陷入苦戰。

目前地域候選人中,年輕素人參選者,將面臨全軍覆沒的窘境。各政黨未能積極投入資源提拔青年固守地方基盤,為政治力量注入活水,使選戰被譏為「老人政治」、「瀰漫守舊與迂腐思維」,新世代見解無法有效傳達,政治無法「世代交替」,年輕人往往淪為被動的陪襯角色。

  • 本屆南韓國會選舉看點
  • 1.執政新世界黨的一次「大測」
  • 2.對總統朴槿惠的一次「信任投票」
  • 3.國會或將出現「三黨鼎立」局面
  • 4.無黨派人士崛起,或將改變未來政壇格局
  • 5.年輕選民是否出來投票成為左右選舉結果關鍵
2016年4月11日,韓國首爾,國民之黨主席安哲秀。攝:Kim Hong-Ji/REUTERS
2016年4月11日,韓國首爾,國民之黨主席安哲秀。攝:Kim Hong-Ji/REUTERS

三黨割據 反對黨派混戰難統一

現今國會300席中,執政的新世界黨擁有近過半的146席;文在寅系統的「共同民主黨」佔102席,穩居最大在野黨之位;安哲秀派系的「國民之黨」佔20席;正義黨擁有5席。

「坦白說,比起老是鬧來鬧去的在野黨,新世界黨更帶給我安定感,所以我一直選擇支持他們。」在首爾城北區經營裁縫店的55歲主婦吳宥珍說道。

像吳太太一樣,認同保守陣營標榜「安定」形象的中高齡階層,是執政新世界黨的支持主力;他們大多歷經韓戰所帶來分裂的痛苦,或從小接受朴正熙時代教育,對國家懷有強烈的安保意識,多半不認同在野的進步陣營,對北韓的模糊態度與反美立場。

來自京畿道高陽市,在首爾任保安隊員的35歲民眾崔成旭說:「我們國家有太多親北主義和認同北韓主體思想的人,在野黨也一直攻擊政府和國家。我覺得要有國家和政府的存在,國民才能安居。但在野黨一直主張要援助北韓,最後這些資金都被他們拿來製造核武,因此讓我更加堅定支持新世界黨。」

朴槿惠就任後,對北韓政策堅守明確的國家主體意識,讓崔成旭對執政黨持肯定態度。事實上,持掌基本原則並周旋於中國與美國的彈性外交,使朴槿惠政府在面對北韓連串挑釁及突發行動攻勢下,至今仍維持4成以上高支持度,連帶為新世界黨帶來加分效果。

共同民主黨選情不樂觀

「這次不能再讓他們這樣無能和猖狂下去了。」28歲的大學生金珉景對記者說道。珉景來自東南部的大邱,那裏是朴槿惠總統的故鄉,也是執政黨的票源所在,但珉景的投票意向卻大相逕庭。

他表示:「我家鄉的父老們,都是保守派死忠支持者,但我覺得執政黨根本不懂年輕人有多麼痛苦。雖然對下屆大選不抱希望,我還是決定把票投給共同民主黨,我認為要一個強而有力的在野黨制衡才行。」只是,在野陣營並不樂觀。

當下,共同民主黨與國民之黨分別割據首都圈(首爾、仁川、京畿道)及光州全羅地區。兩黨未能成功協調在各選區內推派單一候選人,共同民主黨在首都圈儘管總體情勢居領先,但許多選區中面臨「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苦戰;反倒是執政黨難以招架的光州全羅選區,國民之黨有能力囊括所有席次,在首都圈的支持率也有上升跡象。

「沒有強而有力的多數黨制衡,國家是無法發展的。」、「現在阻止新世界黨成立一黨獨裁國會,是我們的終極目標。」這是在野陣營分裂後,擔任共同民主黨黨魁的金鍾仁,這兩天在拜票場合的喊話。前黨魁文在寅也在造勢場合呼籲:「要把票集中在能打贏新世界黨的候選人身上。」

有分析指出,除既有的進步陣營支持者外,重返「第三勢力」的安哲秀所領導的國民之黨,或能吸引淺層的保守派或厭惡「兩黨惡鬥」的選民,聲勢在選舉盡頭有出乎意料的進展。

「在朝野兩黨把民意一分為二的政黨結構下,我們需要一個關鍵性的第三黨,不是為牽制兩黨而組建第三勢力,而是要扮演透過討論對話,獲得最完善政策產物的政治結構。」今年28歲的國民之黨支持者周仁錫說道。

他表示:「實際上,新世界黨挺理解國民的需求,並端出看來務實的對策,這點比共同民主黨能力還要好,但結果他們還是站在財閥權力那邊,不斷做出欺瞞選民的行為。」

三黨皆在政見中揭示締造公平社會、調整經濟結構、減少家計與生活負擔,但卻少見黨政高層公開辯論實質的政策內容,並提出具體作為。

一位不願具名的新世界黨選務宣傳主管對端傳媒記者表示:「比起要吸引年輕人的戰略,這次選舉引人注目的,是候選人帶著(美貌的)家人或藝人一起拜票,變成一場不見政策,只有作秀的選舉。坦白說,即便政策端出來,現在民眾們也不看政見來選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