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一年前預言「中國要崩潰」的沈大偉改口了?

「我不是崩潰論者,我不想中國崩潰,我希望它成功。」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說。


「(中國)不要崩潰。」

在新書《中國的未來》華盛頓發表會上,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正微笑舉着自己的書供記者拍照,突然,他吐出了這四個中文字。鮮紅色的書封面正中有一個碩大的問號,問號的一點幻變成一顆黃色五角星,呼應着中國國旗的圖案,或許這也代表了沈大偉等「知華派」學者對中國現狀和未來的迷惑。

在新書中,沈大偉將中國比喻為一輛駛近交通迴旋處(或圓環、環島;roundabout),亟需選擇合適出口的車。他坦言,關於中國將駛向何方,他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

在他眼中,如今中國的不確定性和脆弱性,達到他四十年學術生涯中前所未有的高度。

一年前,沈大偉在《華爾街日報》發表名為《中國即將崩潰》的評論文章,指中國政治體制「嚴重崩壞」,社會面臨隨時可能爆發的高壓,黨的末日(endgame)已經開始。《環球時報》隨後批評他為「庸俗的對華占卜者」,請他「自重並三思」,外界更有傳他已登上中共黑名單。

如今,沈大偉措辭明顯變得謹慎,力求為自己「正名」。

對於一年前引起的那場「中國崩潰論」爭議,他強調,文章的標題出於編輯之手,他雖表示異議,但已來不及修改。除此之外,沈大偉還表示,衰落(decline)和崩潰(collapse)之間,不能劃上等號。他所預期的,是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的衰落而非崩潰,這是一個短則數年,長則數十年的過程。

「我不是崩潰論者,我不想中國崩潰,我希望它成功。」沈大偉說。

沈大偉。
沈大偉。

在「崩潰」一文前,他被普遍認為是對華温和派,一直被中國高級智囊機構奉為座上賓,並被中國外交學院列為美國「知華派」學者前三名。沈大偉堅稱,他的觀點並非嬗變無常。「不是我的觀點變了,而是中國變了。」

他在新書發表會中對鄧小平讚譽有加,稱他在文化大革命後摒棄個人崇拜、個人集權,中國經濟才有了其後的持續高速增長。而近幾年的中國政府,則在倒行逆施。「鄧小平如果還在世,看到這些應該不會高興。」 沈大偉將「習近平及共產黨的權力過於集中」列為中國面臨的首要政治挑戰。

「崩潰」一文引起軒然大波時,沈大偉曾以「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國」為題開講。如今,他將文章擴寫成專著,發現「十字路口」的比喻已不足以形容中國未來道路的複雜性,交通迴旋處也許更為貼切。

在沈大偉眼中,中國政府在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上宣布鋭意深化改革,然而三年過去了,由於體制本身的阻力,大量的改革舉措仍未落實。中國就如一輛在迴旋處兜圈的車子,多次錯過了出口,仍未能決定何去何從。

他在書中寫道,中國面臨四條岔路:往左倒退至新極權主義(neo-totalitarianism);沿着現今的硬威權主義(hard authoritarianism)道路一直往前;走回1998年至2008年的軟威權主義(soft authoritarianism)道路;或是大力開放改革、向右轉向「新加坡模式」的半民主社會(semi-democracy)。

中國武警在天安門外戒備。攝 : Kevin Frayer/GETTY
中國武警在天安門外戒備。攝 : Kevin Frayer/GETTY

沈大偉解釋,新極權主義會導向中國經濟倒退和共產黨崩潰,相反,半民主則將促成中國的改革,逐漸過渡至民主社會。然而,半民主和新極權主義只存在理論上的可能性。

「中國距離擁有新加坡式民主的特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中國共產黨是否會容忍新加坡式民主是個問題。另一方面,隨着中國私營經濟發展和全球化程度加深,人民和軍方對於黨獨攬權力都有忌憚,中國倒退到新極權主義的機會也較低」, 沈大偉說。

因此,沈大偉判斷,中國未來幾年可能走的道路,很可能是在威權主義的軟、硬二者中擇其一。繼續走2009年至今的硬威權主義道路是最簡單易行的選擇,然而,中國只能執行有限的改革,面臨經濟停滯和黨國衰落,直至整個系統崩壞。「如果走這條路,經濟停滯或將變成新常態。」沈大偉說。

據他觀察,中國政治通常在「收放」之間轉換。一般來說,「放」的階段持續6至8年,緊隨着的是2年的「收」,兩者來回轉換。然而這一次,中國的「收」階段已長達7年。

沈大偉較為懷念的,是1998年至2008年間,走在軟威權主義道路上的中國。他說,當時公民社會、學術界、媒體輿論等較為開放,存在黨內民主。政府能釋放力量推進中國温和改革,實現部分轉型。

沈大偉重提他2008年的舊作《中國共產黨:收縮與調試》,當時,黨的收縮與調試同時存在。

「在如今,我看不到黨在調整。」 在沈大偉看來,決定中國未來的最關鍵並非經濟或外交,而在於政治體制。

根據以往列寧主義國家的興衰史,沈大偉一一列出列寧主義政權生命週期。從革命奪權、鞏固權力、社會轉型、官僚化和國家體制僵化,一步步走向「為應對經濟停滯和僵化,採取調試及有限度的多元主義」,這是中國走上軟威權主義道路後勢必要採取的措施。接下來,箭頭指向了又一個問號。

「因為,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列寧主義國家在成功走過這一步後,依然維持專制統治。」沈大偉總結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