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布魯塞爾爆炸

比利時爆炸現場:歐盟總部封鎖,酒吧照常營業

事發後幾小時,大部分布魯塞爾人似乎仍盡力地維持著日常的秩序,只是表情裏多了隱微的疑惑及擔憂。


2016年3月22日,比利時,布魯塞爾機場發生爆炸,一名傷者躺臥地上。攝:Ketevan Kardava/ Georgian Public Broadcaster via AP
2016年3月22日,比利時,布魯塞爾機場發生爆炸,一名傷者躺臥地上。攝:Ketevan Kardava/ Georgian Public Broadcaster via AP

比利時當地時間3月22日早上約八時,布魯塞爾機場與地鐵站接連發生數次爆炸。九點左右,我出門趕往地鐵站現場,布魯塞爾所有地鐵此時皆已完全停駛,計程車一位難求,連續幾個司機拒絕了我駛往爆炸現場的要求。我決定步行趕往發生爆炸的Maelbeek地鐵站。

當我於十時抵達歐盟總部附近時,被擋在了警戒線之外。這裏距離爆炸點僅300米左右,是所有記者和行人能到達最接近現場的地方。附近的Etterbeek火車站與地鐵站所有入口全部拉起紅線,路上警鈴大作,周圍行人不是在用手機報平安,就是在滑著手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一個地鐵出口前,一群警察和救護人員看上去正圍著一個傷者。當我想詢問路旁花店的老闆現場狀況時,他只是嚴肅地搖了搖頭,指著一台正播報著新聞的收音機表示,現在他要專心地聽新聞,不想受到打擾。

發生爆炸的Maelbeek並不在布魯塞爾市中心,而是位於布魯塞爾的東部的歐盟總部附近,這裏被認為是治安管理最安全的區域,幾乎所有歐盟相關的辦公室及工作人員都聚集在這裏。

即便是此時,附近的酒吧和咖啡店仍照樣營業著,能聽到附近幼稚園小孩的笑聲,一個著運動服帶著狗的女性晨跑者在事發當時正在附近的公園慢跑,此時也因為封鎖線而被迫暫停。

路旁,象徵着歐洲聯合的歐盟十字形大廈各入口則均被嚴加管制。一名在歐盟工作的德國女士Nicole告訴我,目前歐盟所有的人都不得離開辦公室,連外出抽煙都必須獲得警衞的許可。「辦公室內所有的餐廳已通通關閉,已經快接近中午了,我們連飯都沒能吃。」

2016年3月22日,比利時,布魯塞爾機場及地鐵站發生爆炸後政府暫停市內所有交通,有乘客離開地鐵車廂。攝:Evan Lamos via AP
2016年3月22日,比利時,布魯塞爾機場及地鐵站發生爆炸後政府暫停市內所有交通,有乘客離開地鐵車廂。攝:Evan Lamos via AP

就在爆炸發生幾日前,巴黎恐怖襲擊案頭號通緝犯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在布魯塞爾落網。Nicole似乎覺得這與今天的爆炸或許並不是彼此孤立的事件,她吸了一口菸,向我表達疑惑:「如果在前幾天剛抓到(巴黎暴恐)主嫌,應該會有一些關於今天事件的線索,怎麼會沒有預防措施呢?」

有另一名當地人同樣對我提及巴黎暴恐主犯落網一事:主嫌前幾天在落網後,承認再回到比利時後的確正在組織一個新的聯絡網,但沒有想到還來不及預防,就發生了今天的事。

十一點半,站在歐盟辦公室大門外的我接獲警衞的通知,除了辦公室裏工作的人,所有的記者都全部再向後退300公尺,這代表原本還不在封鎖範圍內的歐盟辦公室區域將也會加入整個外圍的管制。約中午十二時,以歐盟執委會辦公室為中心,從Rue Belliard 到 Rue de la loi 兩條大路亦全部被納入封鎖範圍內,所有的行人及沒有正式記者證的記者皆無法進入。

事發幾個小時後的布魯塞爾,大部分的布魯塞爾人似乎仍盡力地維持著日常的秩序,只是表情裏多了隱微的疑惑及擔憂。

2016年3月22日,比利時,布魯塞爾機場發生爆炸後警方加強市內保安。攝:洪滋敏/端傳媒
2016年3月22日,比利時,布魯塞爾機場發生爆炸後警方加強市內保安。攝:洪滋敏/端傳媒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