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女法官之死

這樣的法官遇襲事件在中國並非孤例。長期的社會矛盾積壓,讓法官以及整個司法系統就像坐在隨時爆發的火山口。


2016年2月,昌平法院舉行馬彩雲法官追思座談會。攝:昌平法院網
2016年2月,昌平法院舉行馬彩雲法官追思座談會。攝:昌平法院網

2016年2月26日,一名北京的女法官,在自己的住宅樓下被槍殺。

謀殺者有兩名男子,其一是女法官曾經的當事人——一起婚姻財產糾紛案的原告。

事後看來,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報復行為。26日當晚,犯罪嫌疑人李大山約同另一位犯罪嫌疑人張姓男子持自制手槍,在先後襲擊了各自前妻的丈夫、導致一死一傷後,來到了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法院回龍觀法庭法官馬彩雲和丈夫李福生(該院法警)的居所。

據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消息,「兩名歹徒手持鋼珠槍闖入馬彩雲家中意欲行兇,企圖向李福生射擊,但聲稱是玩具槍未打響。後兩名歹徒向樓下逃跑,在馬彩雲追趕過程中,歹徒分別向馬彩雲射擊。馬彩雲身中兩槍⋯⋯後經搶救無效,因公殉職,年僅38歲。」

凌晨一點,北京警方將在潛逃中的犯罪嫌疑人車輛圍堵,兩人飲彈自殺。

在女法官被槍殺後的幾個小時,事件在網絡上迅速發酵。網絡輿論中,出現了截然相反的兩類聲音:

有人譴責槍殺法官的暴徒為「喪心病狂」、「泯滅人性」、「暴民中國」,有人要求追查真相,「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一個民事案件中的當事人產生有了這種『殺死法官』的決絕?」;

而另一種聲音則是網民泄憤式的對中國司法制度的抨擊、對女法官被槍殺的冷嘲熱諷,認為犯罪嫌疑人是「兩位開槍的壯士」。

網民的口水仗正濃,更多有關女法官的信息浮出水面。

遇害北京昌平法官馬彩雲。中國法院網
遇害北京昌平法官馬彩雲。中國法院網

馬彩雲,38歲,中國千千萬萬的基層法官之一。她在基層法庭工作的十五年裏,一些數字記錄了她的軌跡:2001年她從吉林大學法學院畢業,之後一直在北京昌平區的回龍觀法庭工作,2007年任助理法官,2009年升任法官(內地稱為:審判長)。自獨立辦案以來,馬彩雲共審結各類民事案件近3000件,年均結案近400件,由於工作突出,三次榮立個人三等功,並獲得十多面當事人送的錦旗。

據悉,中國法官年均結案100多件,而馬彩雲卻是「年均結案400件」。對於這個工作成績,一邊是官方的讚譽和頒獎,另一邊卻引發網友質疑。網友voiceyaya在微博裏評論到,「案子審理一天時間都不需要,這種速度不可能認真研究案卷,就是看雙方提供證據,馬上結案。造成的問題可能是有的。」

但也有法律人士張慶方分析指出,結案的數量和質量並不完全相關。美國和日本的法院年均結案量遠遠高於中國,美國聯邦法院系統每個法官年均辦案三四百起,「不論哪個國家,大部分案件都是相似的,這些案件多數事實方面爭議不大,法官只需要根據經驗和法律原則做出裁決即可。」

這起駭人聽聞的法官被槍殺事件將中國的司法矛盾以最極端的方式表現出來,更多重要的議題開始被探討。從關注中國司法人員的人身安全如何保護、到近年來法官辭職潮中基層法官的職業生態、再到中國司法體制的行政化,民眾和司法人員的對立情緒正越積越深。

在中國的老百姓中流行一句話,「大蓋帽,兩頭翹,吃了原告吃被告」,說的就是司法腐敗。領導打招呼的、批條子的,原被告行賄法官的在中國的各級法庭屢見不鮮。司法腐敗案件的頻頻出現,是大陸民眾對法官抱有對立情緒的原因之一。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馬彩雲這樣的法官遇襲事件,在中國並非孤例。有離職法官總結了近五年法官遇襲案件:2010年6月,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法院,法官被微型衝鋒槍掃射,三死三傷;2010年6月廣西省梧州市長洲區法院,六位法官被潑硫酸,兩位重傷;2012年1月安徽省舒城縣法院,法官法警被毆打;2015年2月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法院,法官被拘禁等等⋯⋯

法官以及整個司法系統就像坐在隨時爆發的火山口。司法人員將自己稱為「弱勢群體」。關於法官和辭職和被害的新聞就和中國醫務人員辭職、被打的新聞一樣越來越頻發。

而對於這個極端事件的爆發,中國宣傳部門的第一反應是:刪帖,禁止媒體採寫報導。直到2月28日,官方通報案件過程,最高法院發表聲明強烈譴責後,事件才被允許見諸報端。不過報導只允許一種官方「定調」──馬彩雲被定性為因公殉職、追授「北京市模範法官」榮譽稱號,追記一等功。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