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兩岸觀察

石之瑜:央視姓「黨」、台獨姓「華」,禍福與「共」

台獨也好,央視也好,都有配合共產黨的意願而各自改姓,主要因為怕被揭穿姓氏與實際有別。


石之瑜:姓黨到底是一種信仰,還是一種角色呢?答案因人而異。攝:Carl Court/GETTY
石之瑜:姓黨到底是一種信仰,還是一種角色呢?答案因人而異。攝:Carl Court/GETTY

有人改以中華民國當姓,有人改以黨當姓;改以中華民國當姓的,會疏離於以黨當姓的,改以黨當姓的,會疏離於以中華民國當姓的。其實,改以中華民國當姓的,唯一目的是配合共產黨的要求;而改以黨當姓的,目的也是配合共產黨的要求。同理,共產黨繼續姓共,也是在配合共產黨的需要。姓黨、姓華、姓共,都是策略性的便宜假姓。

台獨改採華為姓

誰在改以中華民國當姓呢?當然是已經在台北勝選,在國會取得絕對多數,並即將在行政權上執政的台獨。外界擔心民進黨會用各種手段推動文化台獨,引發北京反彈;的確,民進黨人中推動文化台獨躍躍欲試者,不乏其人。前此,北京確實多次以「驚濤駭浪」形容台獨執政以後的兩岸關係,警告台北必須延續九二共識。所以,台獨改姓華是一般人都可以理解的選擇。

時值美、中在東亞爆發權力大博弈,在朝核危機、南海爭議、釣魚島/尖閣群島的爭議中,雙方各有攻守。其中,東盟與日本是華府的戰略槓桿,朝鮮是北京的戰略槓桿。至於兩岸關係,因為具有升高北京鬥爭意志的作用,目前只能是華府的戰略包袱。因此華府要極力保障台獨不會弄巧成拙,讓兩岸關係成為北京的戰略資源,這就讓台獨居於被動。為長遠計,台獨自有低調以對的邏輯。

蔡英文總統為了讓各方放心,不但承諾維持現狀,更明確重申,要在現行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施政。面對若干民進黨人急於推動文化台獨,她乃斬釘截鐵地重申立場:我說維持現狀,就是維持現狀。所以,目前她不但沒有打算推動台獨,甚至保證會與北京良好地溝通。簡言之,他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的原因,就是希望北京能夠接受她在台灣執政。

北京似乎逐漸為她所動,在外交部長王毅訪美期間,首度在未提九二共識的情況下,間接同意,蔡英文所依據的憲法(當然就是中華民國憲法),可以作為一個中國的象徵。也就是,在中華民國憲法範疇涵蓋大陸的前提下,北京有可能願意跟蔡總統,持續以和平發展為基調,開展兩岸關係,起碼不至於仍以驚濤駭浪相威脅。

從兩國論,到直指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再到進入中華民國憲政體制,若說蔡總統的台獨思想現在改姓華,毫不誇張。這並不代表她放棄台獨,當然更不是背叛台獨。但是,可以說她深刻體會到,台獨在執政之後的角色,與在野時的角色不同。在野的台獨為了避免被消音,因此必須儘量現身;但擁有執政權力之後的台獨,其首先要着,就不再是現身,而是保護台獨的安全。亦即,台獨改姓華以後,仍然可以是台獨。

央視改採黨為姓

誰在改以黨當姓呢?當然是最近鬧得沸沸揚揚,大聲喊出自己姓黨的大陸中央電視台,央視本來姓中,或者姓央也行,基本上是海納百川,服務全體,不囿於一方、一地、一語,而博採眾數。現在說自己姓黨,而且還盯緊不肯姓黨的社會媒體言論,與彼針鋒相對。微博上對央視姓黨的發展不以為然的大有人在;其中比較熱門的,已經被封鎖。

央視以黨中央的姿態在發言了。但是,黨中央本來不在中央電視台,既然「中央電視台」改姓變成「黨中央電視台」,到底黨中央電視台與黨中央有多大不同,實在令人緊張。實際上,央視之內臥虎藏龍,過去打擦邊球的創意,有時可能超過財經雜誌。同名影射的,是合體了。這就只剩兩條路,一是央視扮豬吃老虎,凌駕黨中央,這不可能。那就只能揣摩黨中央,或至少是假意揣摩。

2月19日,在習近平走訪中央電視台期間,央視打出了「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的標語。微博網友圖片
2月19日,在習近平走訪中央電視台期間,央視打出了「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的標語。微博網友圖片

央視有沒有人真心誠意姓黨呢?毫無疑問有。但是姓黨的裏面,也有真真假假的。過去一位名導畢福劍如果還在央視,他現在也會表態姓黨。不幸的是,他在一次私人聚會場合裏開了毛主席的玩笑,被人側錄,又被上網,這下公開揭穿了他與毛主席之間存有距離,那他當然就不可能是姓黨的。如果當時沒有揭穿呢?他今天不也還是繼續在公開場合姓黨嗎?

姓黨到底是一種信仰,還是一種角色呢?答案因人而異。對一位行屍走肉來說,答案是麻木不仁,對遊戲人間的人而言,則今天把黨當成角色,明天義無反顧效忠黨,自己都分不清。而對黨棍來說,黨就既是信仰之所在,又是角色責任之所在。如果是習近平本人,起碼黨在此刻只應該是他的信仰而已,絕不是什麼角色扮演。至於對畢福劍或其他央視之內的芸芸眾生而言,恐怕就只是角色了。甚至於,一旦有人能有意識把姓黨當作角色扮演,那便幾乎可以確定,黨不是他們的信仰。

姓共也是天涯淪落人

都是為了配合共產黨,而分別採用中華民國與黨為姓的台獨及央視,卻往往對彼此疏離。以中華民國當姓的台獨,認為自己是為了維護自由民主的體制,崇尚言論自由,而被迫在表面上配合共產黨。因此,其當然就疏離於中央電視台這種阿諛共產黨的黨喉舌、一言堂。然而,以黨當姓的,一定也疏離於躲在中華民國名義之下推動文化台獨、逃避中央的民進黨。就算黨不是他們真實的信仰,多數央視同仁不會同情台獨,因而也不會察覺,台獨與央視的處境很雷同。

他們最一致之處,是改姓策略的目的是避共禍。姓黨,是要庇護自己另有不屬於黨的信仰,說不定包括反黨的信仰。姓華,更是要庇護不屬於華的認同,其中包括激烈反華的認同。他們之所以能夠這樣生存下去,是因為央視裏確實有人真誠姓黨,就像台獨執政下,仍有人真誠認同中國或中華。就是這些守舊派,讓對黨或對華沒有真誠信仰的人,在壓迫中矛盾地得到掩護。

角色扮演造成壓力,所以又有了隨時需要宣泄表態的情況。畢福劍在私人聚會中真情流露,與若干民進黨人在進入國會的當下,急於推動文化台獨,平衡大環境所賦予他們一個不能拒絕的,姓華的角色義務。角色扮演帶來的心口不一,作為過來人的國民黨最能體會,便嘲弄民進黨人精神分裂。在台獨自己看來是角色扮演,在對手看來是精神分裂。央視何嘗不是如此-在自己看來是角色扮演,在外界看來是失去媒體的獨立靈魂?

不論他們各自以什麼當姓,他們本應該彼此同情,因為他們都是在壓力下,而不得不改姓。但是,他們因為不能公開做自己,所以特別珍惜自己的某種特點,因此同是天涯淪落人的,竟不能將心比心,而偏偏要強調對方的不堪,凸顯自己的高尚。假如他們能結成「改姓同盟」,說不定有朝一日,可以一起發動再改姓,不姓中華民國,也不姓黨。

共產黨對他們的態度並不一致,共產黨能夠接受台獨以華為姓,而無意揭穿蔡英文訴諸現行憲政體制是真心或假意;蔡英文也會表現的真真假假,讓北京有台階可下。可是,對央視,共產黨就比較認真。雖然,央視姓黨的背後也是真真假假,也不容易查明,不過,共產黨會有一連串的活動與教育,也會有間歇性的打假,確保央視之內人人學到自我警惕,弄假成真。

只是講到根本的話,共產黨現在上上下下、於公於私都一致會強調的,還是財富或生產效益,而且黨性愈強的,財富也愈有保障,因此共產黨人不再堅持什麼共產生活。不過,黨的精英與幹部聚集在一起,卻還是以共為姓。說穿了,共,也是個自我陶醉的姓氏。然而,台獨也好,央視也好,都有配合共產黨的意願而各自改姓,主要因為怕被揭穿姓氏與實際有別。這樣,他們忙着兩面表態,鄙視彼此,自然就無暇探究共產黨的所謂共,也是個同樣性質的假姓。

(石之瑜,台大政治系教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