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洞 台灣 用數字看2016大選之三

時代力量怎麼贏?國民黨老將為什麼輸?(下)

時代力量3位「政治素人」的勝利,對於打破政治門閥,降低一般公民參政的門檻,釋出了令人比較振奮的正面訊號。


新北市第十二選區(金山區、萬里區、汐止區、平溪區、瑞芳區、雙溪區、 貢寮區)

立委:

黃國昌(時代力量)得票率:51.52%;李慶華(國民黨)得票率:43.72%。

總統:

蔡英文本區得票率:53.14%;朱立倫本區得票率:34.95%。

新北市第十二選區。圖:端傳媒設計部

新北市第十二選區包含7個行政區,從緊鄰台北市,都市化程度很高的汐止,一直到偏遠的瑞芳、雙溪、貢寮,同一區裏的選民組成大有不同。

綜觀這一區的開票結果,泛綠陣營在72%的投開票所取得立委、總統雙贏的戰績,特別是金山、萬里、平溪、貢寮4個區。在雙溪區,國民黨只在兩個投開票所中取得全勝,其他的不是「國民黨立委勝,民進黨總統勝」的「分裂投票所」,要不就是全敗。

另外,約有20%的「分裂投票所」集中在汐止和瑞芳。從選舉人數來看,汐止區有15.7萬人,瑞芳有3.3萬人,是此選區最大的兩個行政區,也是李慶華和黃國昌兩陣營最激烈的戰場。

國民黨只在7.5%,共18個投票所取得全勝,其中14個在汐止。而藍營在汐止全勝的選區,又有一個最大的特色:大多是集合住宅社區,例如:日月光社區、水蓮山莊、伯爵山莊、瓏山林、白馬山莊等,居民特色是中高收入的退休人士或白領階級。

深度參與李慶華選舉的人士接受端傳媒訪問時分析:汐止的社區特性分成「老汐止」和「社區」。如前一段所述,這些大社區都是李慶華和國民黨的優勢地區,但國民黨在傳統汐止老社區卻是全面崩盤。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樁腳鬆動、組織潰散 國民黨如何打選戰?

李慶華在老汐止崩盤的遠因,來自於2008年無黨籍人士羅福助在當地參選,羅福助的支持者和李慶華重疊度較高,當時向羅福助靠攏的「樁腳」(意指在地方上有政治影響及動員能力的人士)們,日後和李慶華的關係日益疏遠。李慶華陣營人士透露,老汐止地區許多地方「樁腳」都和李營決裂了。

要想維持住樁腳的忠誠度,配合地區需求提供服務只是基本功;更重要的是,必須從立委的位置上引介行政資源,以滿足地方發展、建設的需求。如果做不到,或者其他陣營提供了更好的機會,往往就造成樁腳變節。

在汐止出現的分裂投票所,多緊靠着國民黨全勝的藍點標記地區;意即,雖然選民在立委上還願意投給李慶華,但國民黨已經失去總統票,更深的意義是:顯示原本的「樁腳」已經鬆動。李營人士舉例說,地圖上在汐止接近台北市內湖地區,有一個緊鄰眾多藍點的「分裂投票所」,而當地的里長正是「小英後援會」主要成員。傳統選舉上,里長一向是民意代表選舉動員倚重的樁腳。

最終,因國民黨地方黨部的能力和動員力度不夠強,組織票潰散,導致李慶華在汐止舊社區慘敗。只能最小範圍地維持住在新社區的過往優勢。

黃國昌形容,他參選時在基層社區的活動裏,經常是里長介紹着台上的李慶華,在他們輪流講話時,黃國昌就在台下「一雙手一雙手握着」。

「不攻擊李慶華本人,不談他的家人和家世(編按:李慶華的父親李煥曾任行政院長,為國民黨大老)。因為我相信台灣早就過了那個時代。」

時代力量主席,也是在新北市第十二選區獲勝的立委黃國昌農曆年前接受端傳媒訪問時,開宗明義地提出了自己打這場選戰的最高原則。

黃國昌去年7月中宣布參選,前後只有半年準備和活動時間。從市鎮到偏鄉都有的選區,在一般觀念中不是「理念型」候選人可以存活的地方。但黃國昌卻另有一套選戰方法。

他說,不少輿論認為時代力量的候選人有民進黨的組織系統幫忙,但實際情況各不相同。以他自己的情況,在參選之初,曾一一打電話給里長希望登門拜訪,做自我介紹,「結果汐止只有三分之一的里長答應,瑞芳五分之一。」

里長不見就「不請自來」。黃國昌形容,他參選時在基層社區的活動裏,經常是里長介紹着台上的李慶華,在他們輪流講話時,黃國昌就在台下「一雙手一雙手握着」。要不就自辦座談活動,議題從軟性的生活到嚴肅的課綱。

他回憶指出,自己的第一場活動是在汐止區公所前面,當時確實有不少「粉絲」特別從台北跑去聽,但之後的活動裏,在地支持民眾愈來愈多。這是黃國昌攻佔「老汐止」的方式。

至於汐止的大型社區,黃國昌和林昶佐一樣都採取「空戰」,也就是勤上談話性節目,藉着電視讓這些平日早出晚歸的大樓住戶認識自己。

勤走、握到每一雙手 勝選關鍵

另一個「分裂所」遍布四處的瑞芳,同樣是這一選區戰況激烈之地。「瑞芳和汐止不同,汐止是對『選區』服務,但地處偏遠、人口少的瑞芳卻可以『服務到人』。」

李慶華的助理說,自己的陣營在瑞芳一直有優勢,那裏的需求和市鎮不一樣,主要是造橋鋪路等地方工程。去年8月,瑞芳員山子分洪道發生的「發電機漏油事件」就是地方服務的典型。當時漏油污染了水源,李慶華以立委身份協調經濟部出面發放補償:一戶補助5000元台幣、一個月的水費減免、補助清洗水塔的費用等。

這樣的事例是地方選民服務的典型,讓李慶華在瑞芳一直維持優勢,同時抵擋了來勢洶洶的蔡英文陣營。「爭取到所有人都獲得補助,能做這樣的事,你說瑞芳人有沒有感?」

但同一起事件,黃國昌說來又是另一番況味。黃國昌記得,這起污染最初是當地居民向他投訴,經查明,發現污染源頭竟然是經濟部水利署轄下的「員山子分洪道控制中心」備用發電機,因為人為疏失漏油。除了帶着居民到經濟部抗議,黃國昌也宣布重操律師舊業,幫居民打國家賠償官司。之後李慶華才出面與經濟部協調,最後官方才同意發出補償。

「最後這樣的結果也不錯,問題能解決就好。」 對於和李慶華在瑞芳的短兵相接,黃國昌強調「勤走」是最好,也是最基本的方法,「光瑞芳火車站前我就掃了5次」。黃國昌回憶說,瑞芳的「海濱里」,不少居民是不用網路的老人家,「除了用腳走到,當面握手拜票,別無他法。」

此外,黃國昌在瑞芳最重要的一批支持者是一群年輕人,他們出身瑞芳,成長之後返鄉工作、生活。一位是里長,其他則開些小店服務觀光客。他們成了黃國昌在瑞芳重要的支持骨幹。藝人NONO(陳宣裕)出身瑞芳,也因為對黃國昌關注瑞芳頗為感動,所以義務出面舉牌拍照,為黃國昌宣傳。只是沒想到這樣的舉動被另一位藝人黃安向中國方面舉報為「台獨」,丟掉不少演出機會。黃國昌說,直到今天他都對NONO感覺很不好意思。

台中市第三選區(后里區、神岡區、大雅區、潭子區)

立委:

洪慈庸(時代力量)得票率:53.87%;楊瓊瓔(國民黨)得票率:45.16%。

總統:

蔡英文本區得票率:56.46%;朱立倫在本區得票率:28.37%。

台中第三選區。圖:端傳媒設計部

比起台北市和新北市,國民黨在台中市第三選區可以說輸得非常徹底:170個投開票所中,藍營全勝的投票所只有4個,29個分裂,超過80%的投票所全部歸了時代力量的洪慈庸和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

資料顯示,立委及總統票藍營獲得全勝的4個投開票所,1個在后里,3個在大雅。后里的「廣福里」投票所區域原本是眷村;大雅的「六寶里」與「忠義里」西邊緊鄰着清泉岡空軍基地,部分居民是軍眷、軍眷第二代或第三代也仍有泛藍傾向。

此外,綠營票倉神岡地區,在一片綠營總統和立委壓倒性勝利中,唯二「總統投綠、立委投藍」的投開票所所在地「圳前里」,西邊也緊鄰清泉岡空軍基地。

從選舉結果可以發現,國民黨僅守住了極少數的鐵票區。國民黨立委候選人楊瓊瓔本人及競選總部人員對端傳媒表示:「我們會再自行研究檢討」,拒絕受訪。

搭配地方與進步因素 洪姐姐受青睞

洪慈庸以政治素人之姿,打敗在地方服務30年的楊瓊瓔。其競選團隊成員對端傳媒透露:洪團隊的選戰策略中,一是與綠營的結盟;二是阻斷楊瓊瓔的「分裂」能力。

「楊瓊瓔維持分裂投票能力很強,」競選團隊人士說,以2012年上一屆選舉為例,國民黨籍前嘉義縣立委翁重鈞維持「總統投綠、立委投藍」的分裂型態的能力最強,楊瓊瓔則排名第三。「但這次我們將她的分裂能力壓制在3%。」

對此他進一步表示:「我們很清楚這是一場組織戰及地面宣傳戰,我們必須一直強調這是進步聯盟的概念。」地面策略是靠座談會、印製紙本文宣、地方耳語,讓民眾知道民進黨沒有提候選人,並傾全力支持洪慈庸。民進黨籍的台中市長林佳龍領軍的助選組織為洪慈庸提供了相當的助力,其主要的組成是黨籍市議員和「小英之友會」。

洪慈庸的部分選區吸納民進黨固有支持者,競選團隊成員指出,例如四大選區中的神岡區,是大台中最綠的選區,「歷來如此」,2014年林佳龍也在此區拿下64.75%的得票率;此次總統大選,42個投開票所中除了3個,蔡英文的得票率都在55%以上。

但傳統民進黨長年沒有在此選立委,基層組織比較薄弱,民進黨基層組織相較對手來說,不是那麼綿密。

因此,洪慈庸必須彰顯自身的「進步因素」,以壓縮楊瓊瓔維持分裂投票的能力,即把原本「總統投綠,立委投藍」的態勢轉化為「總統投綠,立委投洪」。選後證明,洪慈庸確實辦到了,而這其中當然還有「地方因素」及「其他票源」。

其實楊瓊瓔的服務很好,但后里地區,得票行為是根據幾個因素決定:一是洪氏宗親,二是地方頭人。

首先,「地方因素」要從各區情形來看。

針對后里選區,洪營成員表示:「其實楊瓊瓔的服務很好,但后里地區,得票行為是根據幾個因素決定:一是洪氏宗親,二是地方頭人。」

后里有兩大宗親「張姓」與「洪姓」。張家雖早期政治勢力強大,但至今力量已較為分散;洪氏宗親則大多支持洪慈庸。洪慈庸團隊在競選期間,也在后里成立了「洪氏宗親後援會」。 洪家宗親的影響力集中在「下后里」以及公館、月眉、眉山、太平。而「地方頭人」,指地方重要政治人士,他們在某些區塊的實力會影響投票結果。

后里區的分裂投票所,出現在「義德里」與「義里里」;這區塊會出現「總統綠贏、立委藍贏」,主因是與「地方頭人」的人脈連結較弱,造成洪慈庸票源較少。

大雅和潭子是分裂投票所的集中區域。大雅區的分裂投票所,出現在大雅、文雅、上雅里的「大雅市中心」。大雅區過去是泛藍大本營,楊瓊瓔過去能在這裏贏得6成選票,此次出現多個分裂投票所,可見戰況之激烈。潭子區的分裂所,則是出現在潭北以南的人口區,潭北、福仁、甘蔗、頭家里。

然而,團隊成員強調,在這幾區的分裂投票,要從另一個角度分析。

雖然結果看似輸給楊瓊瓔,但就團隊而言還是「選得很漂亮」。大雅區楊瓊瓔過去都能拿下6成選票,也是4區中的泛藍板塊,本來就是洪團隊最難以突破的一區。此區洪慈庸能與對手戰到46個票所獲勝、9個分裂所、3個全藍票所,已是很好結果。

另外,就各投票所的得票率來看,三分之一的投票所裏,洪慈庸的得票率還超越了蔡英文。「代表有一部分不願意投給小英的選民,還願意投給我們,」他說。

放眼4大選區中,共有30個投票所,洪慈庸的得票率勝過蔡英文;意即,洪慈庸有能力吸納中間票甚至是泛藍選票。其中后里有17個票所、神岡1個、大雅6個、潭子6個。可看出后里發揮了洪氏宗親與綠營聯盟的綜效實力。

此外,台74線台中環線貫穿的地區,有許多傳統叫「頭家厝」的新興社區,是楊瓊瓔的票倉;但這裏同時是民進黨籍台中市議員蕭隆澤在選議員時的大票倉,看似有分裂投票敗給對手,卻也是他們認為選得不差的區域。

而選戰中除了「地方因素」,「其他票源」亦扮演重要角色。

青年返鄉票加持 政治素人進國會

洪慈庸競選團隊人士強調,「對手組織票力量沒有發揮,絕對不是因為我們的組織票大到足以抗衡,而是洪慈庸獲得『其他票源』力挺,使國民黨組織票的優勢並不突出。」意即,楊瓊瓔的組織票源並非被消滅或轉態,而是被其他票源沖淡,而不顯着。

所謂「其他票源」,指的是大量的「返鄉票、青年票和中間選民」。他提及,例如大雅區與潭子區,是台中市人口往外移區,過去幾年在全台灣人口成長率名列前茅,人口結構上變遷非常快,也帶來許多返鄉票、青年票和中間選民。

「台中投票率一向很高,這區選情是很熱的。」洪營人士引用「台灣智庫」的統計指出,20至29歲投票率超過7成,這是洪慈庸勝選的重要因素。這一區立委投票率高達71.87%,是台灣所有區域立委投票率最高的一區。他說,年輕人是用「去政治」的方式對政治人物產生信任跟好感度,較不受到藍綠板塊與組織的影響。

其他票源中的「返鄉票」,是洪團隊勝選一大關鍵,至於他們如何推估返鄉票呢?

一、返鄉比例:選戰中歷次民調知道原始樣本的分佈,20至29歲抽樣只抽到總人口6至7%,但選票上人口結構20至29歲佔這選區20%,可以知道13至14%不在。30至39歲的則是大概6至7%不在。

二、返鄉動能:推估某年齡層全台總投票,減去這個選區中此年齡層的投票率,用不同指標去算動能。團隊有時會設定50、55、65的不同返鄉動力來估計返鄉票的張數,並以不同投票率的模型去計算。

三、返鄉意向:估算返鄉票裏面,開出來與對手比率是6.5:3.5或是7:3。

「結果比我預估贏得還多,本來估贏1萬2000票,結果贏了1萬5000多,多了8%。」他說。

在台灣的選舉歷史上,新興政黨投入選戰並不罕見,但以往「理念型」的新興政黨,大多只能在全國不分區範圍裏拿下席次;在地方選區,除非是他黨「帶槍投靠」的選將,否則絕少有新興政黨自己推出的選將能在選區一戰成功。

時代力量的勝利,首要因素當然得益於民進黨的禮讓。但就如同一位受訪者所說,這3個選區就算民進黨自己提名,也不是輕易就能過關。林昶佐、黃國昌和洪慈庸3位「政治素人」的勝利,對於打破政治門閥,降低一般公民參政的門檻,還是釋出了令人比較振奮的正面訊號。

數洞 數據統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