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變動中國

沈達明:中國經濟,崩潰中?

經濟狀況糟糕如此,領導層心急如焚,但在輿論宣傳上仍然一片歌舞昇平、和諧盛世,在茍延殘喘的日子裏,期待着供給側改革的奇跡發生。


圖為中上海浦東商業區的夜景。攝:Aly Song/REUTERS
圖為中上海浦東商業區的夜景。攝:Aly Song/REUTERS

在2016年1月的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金融家索羅斯(George Soros)表示中國經濟將無可避免地走向「硬着路」,打算做空美股和亞洲貨幣。此言一出,中國當局震怒,官方媒體紛紛赤膊上陣、集體討伐。新華社以中英文至少發了五篇文章警告索羅斯「死路一條」;《人民日報》數次警告索羅斯「自食其果」,《環球時報》斥責索羅斯「老糊塗」、「難得逞」。除了批判索羅斯和其他人別有用心「唱衰中國」,各大媒體也藉機連篇累牘宣傳中國的經濟建設成就。《人民日報》稱「壓根兒不存在什麼蕭條的跡象、崩潰的前兆」,「風景這邊獨好」。接着春節到來,央視春晚主持人說道:「我們滿懷豐收的喜悅,昂首步入了十三五決勝小康的開局之年」。宣教聲中一歲除。

在海外,唱衰中國的論調多年來都存在,但並非主旋律。以美國企業為首的跨國集團看好中國潛力,在改革開放以來對中國市場投資之巨,支撐起中國經濟三十年的騰飛。依靠大量投資、出口貿易和環境代價,中國的GDP保持了平均9%的高增長,2014年外匯儲備高達3.843萬億美元,榮登世界首位。華爾街的投行私募大佬們,也把中國崛起當成最佳炒作題材,美國大眾毫不懷疑中國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蹟,使得中概股大放異彩,圈錢成功,特別是2015年阿里巴巴以史上最強IPO上市,將中國概念推向了高潮,一時風光無限。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索羅斯的一句話,就讓中國當局如此大動肝火呢?因為心虛。多年來的唱衰不值一提,只因經濟表現好,信心足。可是,近幾年中國經濟數據開始越來越難看,已經走上了減緩衰退的道路。在心驚膽寒、如履薄冰之際,最怕有人火上澆油,所以要不惜餘力地予以警告和痛斥。實際上,阿里巴巴在美國成功上市也只代表中國經濟在國際舞台的迴光返照,沒堅持多久就跌破了發行價。

中國靠勞動密集型製造業成為「世界工廠」的風光,即將化為歷史塵埃。隨着勞動力不再廉價,地租房租上漲,外資紛紛撤離,企業經營困難資不抵債,製造業陷入倒閉潮,實體經濟萎靡不振。值得注意的是,匯豐銀行2015年6月起終止發布作為經濟風向標的中國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其背後的真正原因不足為外人道也。即使官方數據真實性不如匯豐,國家統計局2016年1月的PMI數據也創了2012年8月以來40個月新低。針對倒閉潮引發的失業潮和就業難,官方全力號召「全民創業,萬眾創新」,讓年輕人充當炮灰。與此同時,在當局和民眾看來,一帶一路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是中國經濟的救命稻草。

為了加強投資和去除產能,2013年一帶一路就已經登場。由當局引導,國有資本為依託,將手伸向周邊其他國家,充當中國土財主。精明的海外商界並不看好其實際效果,但由於領導人親自出馬推銷,表面上只好阿諛奉承,私下則非議不斷。一帶一路覆蓋了不少高風險國家,當地財閥利益盤根錯節,官僚系統腐敗低能,在安全、税務、法律、管理和盈利能力等方面的保障缺失,修橋建路等基建無異於為當地扶貧,投資款恐怕有去無回,並非理性務實的投資選擇。一句話:根本賺不到錢。除了鞏固國際關係和增加外交影響力,一帶一路對提振經濟的作用恐怕會很有限。藉着這股東風,不少財力雄厚的民企,例如阿里巴巴、萬達、安邦保險,也在不斷收購外資,成績自然遠遠大於一帶一路。但別忘了,當年日本企業幾乎將半個紐約買下,最後仍然挽救不了國家經濟停滯的命運。

經濟敗局逐步顯現,當局手忙腳亂,於2015年推出了所謂供給側改革的大雜燴,要求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和補短板。即使未來供給側改革小有成績,民營企業仍然無法獲得央企國企的壟斷性地位和權利。

民營資本解決了中國90%的就業,比國有資本更高效、更靈活、更有競爭力,理應成為這個國家創造財富、實現繁榮、解決就業、維護社會穩定的中堅力量。可是現實殘酷,僅四大國有銀行的全年利潤,就已經超過了全國民營企業500強的淨利潤總和。從中央到地方,既得利益壟斷,政治體制僵化,在經濟上和政治上都死抓權力不放,因此供給側改革的目的絕不是令民營資本活躍起來,而是幻想挽救腐敗、低效、虧損的大量央企和國企。受過中國領導人賞識的新加坡國立大學學者鄭永年,最近也炮轟供給側改革,表示:「很難從頂層設計轉化成為有效的實踐,或者在轉化過程中錯誤百出。」

一帶一路與供給側改革均成效甚微之時,當局還把希望寄託於股市、互聯網和金融等虛擬經濟,通過官方造勢,矇騙和吸納社會資本。可是虛擬經濟建立在實體經濟之上,隨着實體經濟陷入沼澤,虛擬經濟資金鍊斷裂,反而容易引發負面的連鎖反應。2014下半年開始,高利貸、P2P、互聯網理財相繼爆破,e租寶成了最具代表的作品,民眾血本無歸。就在e租寶出事前幾個月,在華夏時報主辦和萬達廣場贊助的評選中,e租寶居然還榮獲「最受消費者喜愛的品牌」大獎!現在消費者們卻欲哭無淚。另外,滬深股市熔斷失敗,全線崩盤,打回原形,無數民眾再次被深度套牢。

中國經濟的悲觀現狀,造成中國外匯儲備史無前例首次下降,2015下降5127億美元,2016年1個月內再降994億美元。面對股匯雙殺,政府顧此失彼,只能通過釋放外匯儲備先全力穩住匯市。可是外匯壓力越來越大,到2015年底外界估算中國資本外流規模達到1萬億美元。眼見勢頭迅猛,當局開始加強外匯管制。但不到最後關頭,官方絕不會公開承認這個逆歷史潮流的行動。2016年2月6日,新華社發文澄清,各大媒體轉發,外匯局局長潘功勝強調「中國不會走資本管制老路」,試圖穩住民心,可謂此地無銀三百兩。

去年起,官方祕密動作已然開始。中國銀聯自2015年10月起規定對在境外取現和交易實施累計限額控制。2016年1月起又規定,每卡每年境外累計取現不得超過等值10萬人民幣。匯豐銀行在2016年1月初對部分在美國的中國公民停止核發購房貸款。匯豐銀行對客戶表示,已不再接受持有B類商務及旅遊簽證的中國公民貸款。外管局在2月份重審外資保險刷卡限制,民眾刷銀聯卡單筆上限五千美元。近期國內銀行業人士也透露,上級已經要求設置非常規外匯交易的觀察名單,監控中國居民向海外超過五萬美元的匯款。

既得利益者通過理財騙局和股市陷阱,集中獲得了大量社會資金,現在正想盡辦法瘋狂擠兑外匯,其中相當一部分早已成功出逃。正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北京到地方的官商及其家人率先移民或留學,在海外購房購車並轉移鉅額資產,外企則緊隨其後。他們都知道,中國夢很有可能會變成一場噩夢,必須眾人皆醉我獨醒。老百姓後知後覺,2016年年初有一部分人也開始聞風購匯。

如今,中國經濟狀況危機四伏,輿論宣傳上卻一片歌舞昇平、和諧盛世,不急不慌奔小康。從當局的能力、態度和政策方向上看,經濟改革已達到舉步維艱的境地,未來只能不惜一切代價硬撐住匯市和樓市,同時向國際友邦求助,特別是請求美國不要加息,甚至再來一次量化寬鬆QE4救中國於水火。在苟延殘喘的日子裏,期待着供給側改革的奇蹟發生。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