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 給家長的信

潘小濤:陪笑陪玩是我們的終極任務

「希望大家在沉重的功課壓力下,都能跟孩子們一起苦中作樂,更要警惕自己別變成他們心中的惡魔,那就跟他們多玩遊戲,多跟他們嘻笑一下吧!」


【編者按】在紛擾的世代,似是而非的價值觀,莫衷一是的說法,讓家長越來越迷糊。我們希望透過一封封給家長的信,集結兩岸三地的智慧,期望為人父母的,可從中找到新的視點,增加大小同行路上的能見度。

潘小濤與孩子。作者提供
潘小濤與孩子。作者提供

家長們:

你們好,我叫潘小濤,是一名電台節目主持,也是兩孩之父,兒子今年剛升讀中一,女兒則是小學一年級,也就是剛踏入了操練TSA的「適齡兒童」。

因為工作關係,多年前曾訪問了一位遊戲治療師。沒錯,是遊戲治療師,就是一份整天「遊戲人間」、很有「戲量」的專業。具體做些甚麼?很簡單:整天跟小孩子玩遊戲。當時一聽就雙眼發光,心想:「玩遊戲還能玩成一份專業?」

她解釋說,有些患了特殊疾病的兒童需長期住院,不僅不能感受外面的花花世界,更因為不少療程都是苦不堪言的,他們又不懂得表達心中的痛苦,也就很易出現情緒問題,進而抗拒治療。

遊戲治療師的工作就是透過玩遊戲,跟他們建立良好的關係,獲取他們的信任,引導他們表達心中感受,安穩的情緒就更能配合醫生及護士的治療。這是很重要也是很有意義的工作呀!

但僅僅玩遊戲就真的能夠跟病童建立良好關係嗎?她講述了如何以遊戲,感化一個最初敵視她的小男童的故事,然後總結說:

沒有一個小孩是不喜歡遊戲的!這句話,到今天仍深深刻在我腦海裡,更影響了我對待一對子女,特別是小女兒的態度。

想想也是,我碰到的小孩裡面,幾乎沒有不喜歡玩玩具和玩遊戲的,甚至很多人成年之後仍然沉迷於各種玩具和遊戲裡,只不過那些玩具精緻得多,遊戲也複雜很多,但對於平服情緒等作用是一樣的。

我就是透過遊戲(嚴格而言是嬉戲),跟女兒建立互信關係的。

一對子女的性格迥異,成長軌跡也很不同,跟哥哥相處的方法用在妹妹身上,完全無效。哥哥內向,很聽話,自小做事就懂得分寸,讀書也自律自覺,從小到大毋須我太操心(因為媽媽會操心他,呵呵)。

但妹妹剛好相反,讀書方面讓我們夫妻倆特別操心,最糟是操心後的效果仍不好(用測驗考試成績去衡量);更甚者,她很會欺負媽媽和女傭,也抗拒媽媽教她做功課。

為甚麼會這樣?小孩本來天生就是做官的上等材料,懂得察言觀色,更是欺善怕惡的專家,知道誰人可以欺負誰人是她惹不起的;

另一方面,媽媽每天晚上下班回家,甫進門就開口問她做完功課沒有,每次默書測驗都很緊張的追着她溫習溫習再溫習,久而久之,她就把媽媽視為壓迫她讀書溫習的「惡人」。

這當然是因為我「外判」了責任給太太、由她獨自去承受這個「惡果」,我則因為袖手旁觀或偶爾才出手,女兒也就不會那麼抗拒我。

不過更重要的是,我有時會跟她玩遊戲。我偶爾接手媽媽的工作,督促她做功課(這好像是不應該的),或陪她溫習默書,會特意講錯或寫錯某個字,讓她來改正我;

過程中也愛逗她笑,讓她歇息一會玩玩具,或跟她玩遊戲,即使只是一起玩橡筋、摺紙,也是很開心的。這樣,成績雖未見好轉,但做功課的效率反而提高了。

我想,成績是勉強不來的,她還小,毋須太擔心(太太並不同意),重要的是,她在進步中,至少再不抗拒做功課,也不抗拒我,有時還跟我講笑話了。

潘小濤與女兒。作者提供
潘小濤與女兒。作者提供

有一天,她問我:「爹哋,你知道為甚麼天會下雨嗎?」

我說:「空氣裏面積聚了很多水份,多到某個程度就會凝成水點,從天空中掉下來,這就是下雨了。」

我還怕講得太深奧她不懂,像以前那樣刨根究底的追問下去,殊不知她笑瞇瞇的說:「天父在小便呀,哈哈哈!」

還有一次她問我,為甚麼香港不下雪。我說,「要在北方才會下雪的,香港不夠北。」她卻說:「那麼北角呢?北角夠不夠北呀?」爸爸除了哈哈哈大笑,還能說甚麼呢?

在今天,學生的功課、測驗、考試壓力大得驚人。有次她因為病得厲害一直昏睡,沒做完功課,深夜醒來後就哭着說明天不上學。很可憐的孩子!

在這種讀書環境下,能讓她笑一下已是感恩的事,更何況在做完功課、勉強應付到默書之餘,還能讓她繼續的信任我,跟我保持着很親蜜的關係!當然,有時候我做得不夠好,要不斷提醒自己要跟她玩陪她笑。

希望大家在沉重的功課壓力下,都能跟孩子們一起苦中作樂,更要警惕自己別變成他們心中的惡魔,那就跟他們多玩遊戲,多跟他們嬉笑一下吧!能夠得到他們的信任,那是比默書拿到一百分、測驗考試獲得A+等成績矜貴十倍百倍的寶貝呀。

成績只是暫時的,父母和子女的關係才是永遠的!共勉之。

潘小濤 電台節目主持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