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他們為什麼被封殺?各大娛樂公司中國業務圖解

大量港台藝人被自稱「愛國人士」舉報,或與其所屬的娛樂公司在內地擁有眾多業務有關,不談政治,是否唯一出路?


港台藝人被封口、被舉報。圖:端傳媒設計部
港台藝人被封口、被舉報。圖:端傳媒設計部

自去年11月開始,大量港台藝人被自稱「愛國人士」舉報,其中以香港組織「愛港行動」成員陳淨心及長居中國大陸的台灣藝人黃安舉報最為落力。根據報載,陳淨心與黃安共舉報了10名藝人。

被舉報的港台藝人只要曾參與香港雨傘運動、曾支持台灣反服貿、甚至曾在網上上載關於批評大陸現象或支持社會運動的文章,都會被「愛國人士」指責。本月11日,黃安又在微博上批評香港藝人王喜,指他轉貼中國前總理周恩來是同性戀的報道,黃安指責他︰「在大陸賺錢買樓,吃香喝辣,轉身回港台罵大陸」,繼而向中國官方、傳媒機構或公眾舉報。

香港藝人都屬於哪些公司?圖:端傳媒設計部
香港藝人都屬於哪些公司?圖:端傳媒設計部

娛樂產業在中國大陸業務比重

根據香港演藝人協會網站顯示,現時共有510名會員。作為銀幕前最有影響力的一群,在一遍「舉報」聲下,大多禁絕發聲,大部分「保持沉默」,有一兩人敢言的,隨即「被封殺」。端傳媒分析他們背後所屬的娛樂公司,從股權擁有者及該公司涉及的內地業務,嘗試解釋潛在的關聯性。

現時,香港娛樂產業與中國業務關係最密切之一的,算是香港商人林建岳旗下的「寰亞傳媒」。根據寰亞傳媒年報顯示,寰亞中國市場收入由2014年的15億9685萬急升至2015年的25億5082萬,按年增長6成。與此同時,香港市場的年收入維持在大約7億。寰亞股權分佈中,中國內地商人馬雲的拍檔虞鋒,佔約4%股權。

寰亞傳媒旗下包括寰亞電影、寰亞唱片等子公司,前者大部分電影製作都有在中國大陸上映,包括《無間道》系列、《單身男女》系列等,其中,《單身男女2》在內地的票房超越2億人民幣。而寰亞唱片旗下,包括鄭秀文、楊千嬅、王菀之等本地知名歌手。

你(藝人)不是自己一個人去(佔領區),會把一群粉絲帶去,很多年青人到佔領區就是為了看明星。

寰亞傳媒主席、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 林建岳

寰亞傳媒主席林建岳本身兼任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他曾公開表示運動會傷害香港旅遊業,更「叮囑」藝人若要參與運動,要考慮對支持者的影響,「你(藝人)不是自己一個人去(佔領區),會把一群粉絲帶去,很多年青人到佔領區就是為了看明星」。

另一家在中國內地有重要業務的娛樂公司,是楊受成旗下的「英皇娛樂」。英皇在內地有大量電影業務投資,除了2011年曾在杭州投資60億人民幣興建「英皇影視文化村」外,2014年又與內地大型電影公司「星美傳媒」簽訂「合作夥伴計劃協議」,投資超過1億人民幣拓展內地市場、擴大大陉電影院線版圖等。

英皇旗下擁有大批香港當紅歌手演員,包括容祖兒、張敬軒、謝霆鋒、Twins、古巨基、林峯等。在英皇娛樂旗下的子公司「英皇電影」投資多套內地電影,包括《建黨偉業》、《讓子彈飛》、《十二生肖》等,其中《讓子彈飛》於2010年在內地的票房達人民幣7億元。

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未曾就雨傘運動發表任何言論,不過旗下歌手張敬軒就曾因為到佔領區,對學生安全表達關心,大批內地網民到其微博留言批評。2014年10月26日,張敬軒在英皇娛樂的藝人管理部總監霍汶希陪同下,宣讀一份公開聲明:「我從未發表或參與任何所謂港獨及分裂國家之言論或活動... 再三強調,本人堅決反對破壞國家統一之行為,亦從來沒有支持或參與所謂港獨活動。」替自己的言論「消毒」。2015年8月,張敬軒公開說,以後會減少在微博發表言論。

部分被舉報藝人名單。圖:端傳媒設計部
部分被舉報藝人名單。圖:端傳媒設計部

香港娛樂公司倚仗中國大陸市場,旗下藝人經常「被安排」在大陸工作,於是「被舉報」的藝人,部分至今仍然被內地電視台、電影商封殺、取消演出。例如演員黃秋生在2015年10月接受《明報》訪問時表示,因為支持雨傘運動,在運動後一年內都未能接拍內地電影﹔而歌手黃耀明在運動期間到佔領區聲援後,亦陷入「零工作」。

最近一次報導,是指女歌手謝安琪在雨傘運動期間,帶同物資現身金鐘佔領區,被陳淨心舉報,本月亦宣布在內地的十場演唱會要「被延遲」舉行。端傳媒曾聯絡被檢舉藝人的經理人,希望訪問藝人,但絕大部分都拒絕。其中謝安琪的經理人夏森美明言︰「這些(檢舉)近期好白熱化,(報導)字眼差少少,(意思)就差好遠,所以我們不打算經其他人去寫出來,我們會自己處理。」綜觀整個雨傘運動時期,寰亞旗下有黃耀明及何韻詩兩名藝人到佔領區聲援運動,兩人分別於2014除夕及2015年不再與寰亞傳媒續約。

敢言發聲的出路

堅持表達個人意見的藝人,是否就此沒出路?前屬寰亞唱片的黃耀明,在2014年除夕不獲續約後,決定返回他創立的製作公司「人山人海」。

黃耀明。攝:王嘉豪/端傳媒
黃耀明。攝:王嘉豪/端傳媒

黃耀明於1999年創立「人山人海」,包辦音樂製作及歌手經紀工作,雖然他是「人山人海」的老闆,但他一直由主流唱片公司發行唱片,先後是寶麗金、正東、環球、英皇、寰亞等。直至2014年除夕,寰亞不與他續約,他才回到「人山人海」,可以說是做「自己的老闆」。

不和其他唱片公司合作,是不是避免因為言論而受到公司不必要的壓力?黃耀明接受端傳媒訪問回應說,「我覺得這是每個藝人都可以考慮的一條路,現在每個人都可以自己抉擇,每個人也可以當老闆。尤其那麼多Independent musician(獨立歌手),已經不大需要主流唱片公司,甚至沒有資金也可當老闆,這視乎你想得到多少。」2015年,黃耀明獲本地時裝品牌Bauhaus邀請作為代言人。Bauhaus同時找來曾被舉報的何韻詩、黃秋生擔任代言人。

我覺得這是每個藝人都可以考慮的一條路,現在每個人都可以自己抉擇,每個人也可以當老闆。

知名流行歌手、「人山人海」老闆 黃耀明

2004年成立香港樂隊RubberBand是一個曾為政治表態,但仍然留在主流娛樂公司的例子。2012年,特區政府在中小學引入國民教育,引發十多萬名市民圍堵政府總部。當時RubberBand出席集會,並台上演唱《睜開眼》一曲,歌詞中有「沒意識,學會了矇住兩眼,迷信煙花未散。」、「就覺醒,面向這現實世界,無懼睜開眼」,被視為RubberBand重要的政治表態。

自此,這樂隊被網民捧為人民發聲的音樂人,2013年他們加入主流娛樂公司寰亞傳媒,在新公司遇上的首個挑戰,就是接了2013年7月1日舉行的《香港巨蛋音樂節》。這個活動由建制派主辦,被網民諷為「維穩騷」。

音樂節前,RubberBand其中一名成員就在社交網站解畫,指「身在曹營心在漢」,又以英文暗指被迫演出有如「被強姦」。到7月1日,他們在演出後隨即趕往參與七一遊行,並在遊行終點上台,再次顯唱來自音樂劇《悲慘世界》,呼籲民眾團結抵抗政權的英文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樂隊最新一隻大碟1月8日推出,其中第七首歌《七》,被指在回應2014年佔領中環事件中,七名警員涉嫌毆打參與衝擊的公民黨成員曾健超。這首歌的歌詞是這樣的:「在黑暗角落裡,重新定義,甚麽叫七俠五義。」當RubberBand成員被問到對事件的看法時,他們回應:「要說的都在歌詞裡」,沒有再作解釋。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馮應謙分析,RubberBand正是透過歌曲「不直接」表達對社會的關注,令他們可以安全地繼續留在主流:「他們很少直接談論政治,又或動員大眾參加社會運動。他們是站在年輕人角度看社會,唱出他們那一輩人的心聲。」

(實習記者林穎嫻對本文亦有貢獻。)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