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文化觀察

江雅綺:國族主義下的娛樂經紀

周子瑜事件不僅顯露出黃安之惡、周子瑜之努力與楚楚可憐,也顯露出韓國的娛樂產業能在跨國市場上過關斬將,絕非偶然。


南韓少女組合TWICE的成員周子瑜。攝:YONHAP/AFP PHOTO
南韓少女組合TWICE的成員周子瑜。攝:YONHAP/AFP PHOTO

長年在中國發展的台灣過氣藝人黃安,近來高舉「反台獨大旗」,屢屢舉報特定人士為「台獨分子」,玩弄兩岸政治符碼以達到阻礙特定人士(所謂的「台獨分子」)在中國演出的機會。黃安行為之投機,早有無數眾人撻伐,無庸多言。但值得探討的問題則是,黃安舉報過的台灣藝人不少,何以周子瑜會得到如此注目與待遇?

在台灣總統大選前一日,周子瑜紮着馬尾、穿着高領黑衣,臉色蒼白、聲音略微發抖的向眾人道歉說「我是中國人」。影片公開後,在社交媒體上掀起爆炸式的外擴效應,媒體也瘋狂報導,並不時將周子瑜的道歉影片與ISIS的斬首影片相提並論

同樣被舉報為台獨藝人,周子瑜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與同情。這固然是由於黃安早就干犯眾怒,也由於周子瑜本身僅是個異國追夢的未成年少女,但由更大的角度思考,是否也因為南韓文創娛樂經紀的成功操作,或是有某些連我們都沒意識到的深層心理因素?

南韓造星工廠的全球化策略

南韓有三大專營流行音樂偶像團體的經紀公司:分別是S.M.Entertainment ,YG Entertainment 與JYP Entertainment。周子瑜屬於的JYP Entertainment,公司老闆朴軫永由創作歌手出道,多才多藝,能寫歌也能編舞。其旗下曾捧紅男子偶像RAIN與女子團體WONDER GIRLS,均由亞洲市場前進軍美國;RAIN一度更成為好萊塢(港譯荷里活)電影演員。

除了陸續於美國、中國、日本等地設立分公司往外拓展,2010年開始,朴軫永的JYP也繼S.M.公司之後,積極經營台灣市場,YG亦隨之而來。台灣市場成為韓流必經之地,南韓音樂和藝人也愈來愈深入台灣人的社會與生活之中(李幸倫,林富美 2014)

也就在這樣的背景,1999年出生於台南市的周子瑜,隻身一人前往南韓參加選秀,終於在2015年成為南韓JYP娛樂旗下女子團體TWICE的一員。2015年她被美國電影網站「TC Candler」選為全球百大美女榜第13名,也是2015全球百大美女之中唯一入選的台灣人。如果周子瑜在台灣選秀出道,能否成為美國電影網站百大美女的第13名?這除了需要個人美色的條件,也需要經紀公司在美國市場的推波助瀾。

被稱為「造星工廠」的南韓流行娛樂經紀公司,以目前在台灣市場發展最為成功的S.M.公司為例,其一貫的手法就是由選秀挑選男女偶像,經由公司精密計算的行銷策略,推廣至亞洲市場,甚至搶灘歐美。

2011年,台灣政治大學研究生樸允善在其碩士論文指出,S. M.有自己獨特的培訓系統,非常注重內容研發投資,並有自己的全球化策略,關注全球不同地區的文化差異、跨國合作以爭取海外市場。一方面,該公司提高內容的品質,加強在全球市場上的競爭力;另方面,針對數位媒體平台對流行音樂帶來的挑戰,S.M.公司在投資內容之餘,也積極尋找新的內容營利模式,而新媒體與智慧手機平台的廣為使用,事實上也促進了內容全球化的速度,讓S. M.公司的全球化策略又得到進一步的深化。

該公司的成績亦有目共睹:S.M.公司打造的「少女時代」女子偶像團體,其影響力甚至不僅僅局限於亞洲地區,在歐洲、南美洲等均佔據強大的市場。該公司也重視公司擴張;除了創辦子公司,也兼併其他公司,擴大在其他行業的影響力。

南韓經紀公司的聲勢不斷壯大,即便市場廣大的中國,亦有人主動投身S.M.公司,希望一圓偶像星夢。如2007年,1987年於中國出生的宋茜參加S.M.公司選秀被相中,論者以「宋茜不斷嚐到甜頭」形容,反映出南韓市場在亞洲雖非最大,但南韓經紀公司的造星本領,在亞洲首屈一指。

經濟競爭與國族主義

南韓經紀公司一方面把韓星推向海外,另方面也培養不同文化的人才,宋茜和周子瑜都是例子。於是,我們可以看出南韓經紀公司所着眼者,並非僅僅南韓內部的市場,而是在亞洲、歐美市場攻城掠地,建立全球化的市場佈局。為了進軍全球市場,可以想見這些經紀公司對全球不同市場的產業脈絡、文化差異,必然有一定的認識與準備。

回到台灣的情境,2015年,劉昌德教授在《國族主義的娛樂化與經濟邏輯:台灣媒體運動報導中「仇韓」與「仇中」言論的演變》一文,研究了自1980年代以來,台灣媒體在國際運動衝突事件中,對主要競爭對象中韓兩國的報導。相較1980與1990年代,在全球化下台灣經濟競爭落居劣勢的2000年代,「國族仇恨」言論數量顯著增加;而長期以來對經濟對手南韓的仇恨言論,數量較政治對手中國多;直到2000年代中國經濟崛起後,仇中言論數量才上揚。

相較傳統國族主義,全球化下國族主義論述有「去政治化」與「娛樂化」的趨勢,主題與消息來源從政治轉向娛樂,內容也從官方主控的政治言論,轉為一般民眾與藝人的情緒展演。劉教授認為此種娛樂化的國族主義趨勢,主要是受區域經濟與娛樂產業競爭關係影響。

黃安舉報周子瑜事件,幾乎折射出所有上述「全球化下國族主義」的特徵。首先,周子瑜和黃安都是藝人,一在中國發展,一在南韓發展,兩者都是與台灣娛樂產業競爭的地方,也都是近年來最能引起台灣國族情緒的對立國家。但相反的是,在南韓的周子瑜,不時在各種場合強調自己是「台灣人」,在中國的黃安,卻不斷舉報「台獨分子」。

周子瑜和黃安的身份,均擁有能觸發反中與反韓情緒的火苗。但周子瑜的應對,讓台灣社會稱其為「台灣女兒」,認同她是台灣子弟進軍南韓發展,與南韓藝人競爭。反之,黃安的舉報行為,所攻擊的對象,是潛在的「台獨藝人」,台灣藝人首當其衝;易言之,黃安身處中國,卻以台灣藝人為主要競爭對象。如果周子瑜是以台灣人之身、爭取南韓經紀公司的資源,那麼黃安則是利用對台灣社會的瞭解,壓制某些台灣藝人的發展。

兩相比較,周本身所代表的形象是「和台灣站在一起與南韓競爭」,黃所代表的形象則是「和中國站在一起與台灣競爭」。於是,整個黃安舉報周子瑜事件,在周子瑜道歉影片公開之後,成了「努力與南韓競爭的台灣人,受到中國一再欺壓」的象徵,具備所有點燃近年台灣特色國族主義的火種,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JYP對國族主義形勢的敏銳

對於兩岸之間的政治情境,擅長全球佈局的南韓經紀公司不可能沒有瞭解。由此次周子瑜拍的道歉影片在台灣播放,立刻有了爆炸性的效應。從效果來看,是相當成功的行銷操作;周不僅在台灣社會一夜成名,連國際媒體《紐約時報》中文網也有相關報導。而事後,JYP似乎也再沒有釋出取消周子瑜演出的訊息。

筆者不知道這是否出自JYP的精密計算,但可以肯定,全球化的策略佈局中,經紀公司一定要瞭解各地不同的政經文化。於內容生產上,已有論者指出南韓流行音樂產業已為因應全球化為導向的市場策略,力求消除跨國文化傳播的隔閡,發展出五種全球化脈絡下的南韓流行音樂公式]10。 如今,我們更見識到,內容生產之外,南韓經紀公司對複雜國族主義下的娛樂產業,也有敏銳判斷,能迅速行動。

此次事件不僅顯露出黃安之惡、周子瑜之努力與楚楚可憐,也顯露出南韓的娛樂產業能在跨國市場上過關斬將,絕非偶然。

(江雅綺,國立臺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

(本文出自《台灣法學雜誌》第288期〈國族主義下的娛樂、經紀與產業: 談黃安舉報周子瑜事件〉一文,感謝作者授權《端傳媒》針對公共讀者重新編輯轉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