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時間 國際

從谷歌地球看北韓市場變遷

美國學者Silberstein在最近一篇論文中,採用谷歌地球衞星圖,觀察分析北韓城市裏市場的變化。


圖為北韓平壤的街道,攝於2011年。攝:Feng Li/GETTY

在網絡上,用谷歌地球衞星圖研究北韓的愛好者不少,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博士生、業內知名博客《北韓經濟觀察》主編Benjamin Katzeff Silberstein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在最近一篇論文中,他採用谷歌地球衞星圖,觀察分析北韓城市裏市場的變化。

這些市場特徵明顯,長得有點像帶着很多內存條的主板,很容易從衞星圖上分辨出來。Silberstein選取了具代表性的十二個城市,包括各道首府和經濟特區,再通過衛星圖分析標記城市內的市場,採用谷歌地球現有數據庫資料,將可觀測市場規模變化做了統計。

根據Silberstein的研究,在2008年至2014年期間,12個樣本城市內共有八個城市的市場規模呈現增長趨勢,兩個城市無變化,僅有首都平壤和平安南道首府平成的市場規模有所減小。

北韓各地市場大小變遷。 圖:端傳媒設計部

其中縮減最驚人的是平城。2010年春,平城市場從32500平方米縮小到不到9300平方米,規模減小1/3。平城距離平壤只有幾十公里,記者曾與平城的北韓商人聊過,得知那裏有北韓最大的商品批發中心。市場面積急劇減小,是因為當局強制關閉了這一大型批發市場。

北韓實行計畫經濟,由國家配給人民的日常所需,但市場仍是百姓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環,應算是計畫經濟下的「市場經濟」園地。因此市場在北韓城市中是完全特殊的一個社會空間。

記者曾造訪北韓羅先經濟特區的羅津市,當地有北韓最大的市場之一。表面上看,羅津街道整潔,景觀整齊劃一,居民樓陽台上不會出現洗後晾曬的衣服,而是擺着一盆盆的真花假花。秩序井然,像個大軍營。

但是市場氣氛責大不同。市場裏有小偷、乞丐,髒兮兮的通道,向中國客人拋媚眼的女商販。每天到了市場開門和關門的時候,城市街道上會出現潮汐一樣的人流。清晨女人們推着兩輪或四輪車載着貨物趕往市場,傍晚再從市場回家。這是城市街道上最熱鬧的時候。

有關北韓市場總量,學界有不同的說法。韓國學者比較認可的是300多個,但也有說法認為算上非官方的市場,數量上千。無論多少,北韓市場已成規模。全國大城市都有市場,這些市場同樣靠看不見的手,實現產品流動與價格波動,比如從中國丹東口岸進口的自行車,一個月之內可以出現在北韓的各大市場上。

北韓市場起源有兩個,一是官方允許農民把自留地裏的糧食拿到農貿市場上自由流通,另一個則是地下黑市。

上世紀90年代以來,北韓資源嚴重短缺,國家配給的商店貨品奇缺,逼得普通人到市場上自尋出路。2002年,北韓當局頒布七一措施,勉強接受了市場的存在,但隨後一直到金正日去世前,北韓都在推行打壓市場的政策。不過,社會發育的力量無法阻擋。從地下到半公開,北韓市場挺過了政府的取締與打壓,已經成為北韓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七一措施

2002年7月,北韓宣布實施「七一經濟管理改善措施」,主要內容包括大幅度提高糧食購銷價格,全面調整物價與工資,更提出企業要最大限度爭取效益等。半年後的2003年3月,北韓首次以官方的名義將農民市場改編為綜合市場,允許以市場價格進行交易,默認雙重價格制。 

總體來講,Silberstein的研究認為,北韓中央政府雖然一度打壓市場,但卻不能持久。市場會擴大,翻新。研究發現,除傳統認為北韓對華邊貿生意對城市市場規模有一定影響外,港口也是影響因素之一。

由於北韓情況特殊,Silberstein承認相關研究具有侷限性,各地市場變化觀測與量化均存在缺陷,需要更多的專項研究去尋找答案。

但在可觀測基礎上,作者認為各城市的市場規模變遷差異相當大,市場大小變化可能與當地的社會狀況有關。比如,政府的打壓會令市場縮小甚至消失。而只有在政府許可,社會需求增大的條件下,市場才可能擴大。當然,政府的打壓也許就是關閉市場,而不是縮小它的面積。

圖為北韓平壤的街道,攝於2011年。攝:Feng Li/GETTY

下附端傳媒專訪Benjamin Katzeff Silberstein全文。

端傳媒(以下簡稱端):網上一直有愛好者用谷歌地球研究北韓,但是像您這種深度的研究還沒見過。你們是怎麼想到這個辦法的?

Silberstein:大家總是說不可能拿到準確的關於北韓經濟的數據。大致上的確如此,但谷歌地球是一個尚待挖掘的富礦。如果你稍微挖掘一下,會發現很多有價值的信息。基本上它做到了讓你俯瞰全北韓。這就是為什麼我和我在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北韓研究所(the U.S.-Korea Institute at Johns Hopkins SAIS)的同事決定看看是否能用谷歌地球研究北韓市場的增長。我們相信,北韓市場塊頭大小的變化,可以告訴我們市場在北韓經濟中扮演角色的變化。基本上,谷歌地球有很多搞頭,研究市場只是其中之一。

這些市場其實是我的同事,研究員Curtis Melvin找到的。他同時是北韓經濟觀察的主編。感謝他大方地把這些市場的位置分享了出來。

端:你們觀察的樣本裏一共包括多少個市場?

Silberstein:我採用的數據庫包含了大量的市場。當然老實說,具體有多少個我也不清楚。我能說的是,我用的數據都來自Melvin,而他找到了全北韓的正規市場,總共406個。南韓的情報部門統計的數字是380個。所以我們大體可以說北韓的正規市場在400個上下。

端:你為什麼選擇那12個城市的市場,為什麼沒選羅津。我聽北韓商人說,羅津的市場也是北韓規模最大的市場之一。

Silberstein:我們決定專攻北韓各個道(省份)的首府,以及一些特別的城市,比如南浦港和開城。簡單說就是哪兒人多就選哪兒。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們會做一個補充研究,把羅津放進去。羅津的確很有趣,它的位置靠近中國和俄羅斯,很適合貿易。

端:研究中還有什麼好玩的發現嗎?

Silberstein:有件事我想說的是,我們統計的城市人均市場面積結果和最初預想的不太一樣。比如,我預想那些城市人均市場面積大的市場,應該集中在北韓的北部。因為市場貿易的驅動很大程度上來自中國的貨物交換活動。同樣,似乎距離首都平壤越近的城市人均市場面積也應該更大一些。但是,我們找不到任何證據能夠說明,距離平壤和距離中國的遠近與城市人均市場面積之間有關聯。看起來,城市人均市場面積大小最主要的因素在於這個城市有沒有港口。人均市場面積大的市場所在城市都有港口。或許海上貿易對於市場貨物供應的影響要比我們預想的大。

圖為Google Map上顯示北韓平壤的一個市場。圖:Google Map

端:你怎麼看北韓的市場?

Silberstein:我想市場的角色在北韓非常非常重要。北韓市場現在是北韓經濟體系體中的一個組成部分。北韓當局和人民都離不開市場。沒有這些市場,北韓的經濟運轉不起來。但是長期看市場會如何影響北韓不好說。一方面,市場上的商戶當然能夠通過經濟自由化中受益。換句話說,有可能引向更寬鬆的經濟規則和改革。但是另一方面說,那些每天從市場上受益掙到錢的人並不想看到經濟競爭,讓更多的人參與市場經濟和刺激私人經濟的競爭對他們沒有好處。

端:你覺得金正恩的新經濟措施怎麼樣,他想改革還是不想?

Silberstein:沒人能預測未來。但是我已經觀察北韓經濟很久了,當然我必須強調我不是預測未來,反正我覺得金正恩既不是改革者,也不是改革的反對者。一方面,他的確在農業和經濟整體上有明確的改革,另一方面他多次收緊和中國的邊境往來,比他父親金正日幹的次數還多。而且他的改革走得並不太遠。就像他的父親,他會很謹慎地,不讓國家管控經濟的能力被低估。只有時間能說明他是改革者還是不是。

「端」北韓深度遊:專家帶隊、獨家行程、8日帶你過個不一樣的勞動節,3月31日前預訂報名,可享受減免 $1000 優惠!「端」會員亦可享受 9 折優惠(兩種優惠不可重疊使用)!

北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