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埃及革命5周年:推翻獨裁政權,卻換來鐵腕政府?


埃及警察在解放廣場戒備。攝 : Mohamed Abd El Ghany/REUTERS
埃及警察在解放廣場戒備。攝 : Mohamed Abd El Ghany/REUTERS

5年前的1月25日,受北非及中東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民主浪潮影響,埃及民眾發起「憤怒日」遊行,成為最終推翻掌權近30年的獨裁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革命序章。

埃及於本周一迎接革命爆發5週年,但有評論指出,革命過後的埃及非但沒有展開民主化,政權暴力卻反而比穆巴拉克在位時變本加厲。在革命5週年前夕,埃及政府加強打擊民間異見者,又查禁社交媒體,街頭亦隨處可見軍警戒備。5年前示威民眾的主要據點「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守衞更加森嚴,防止民眾藉紀念革命之名掀起新一場大規模示威。

在5年前的革命中,Facebook、Twitter 等社交平台對與示威者發布和傳播集會消息起到關鍵作用;革命5週年前夕,埃及政府對社交媒體亦嚴陣以待。1月初,埃及政府拘捕3人,指他們涉嫌管理共20個煽動叛亂的 Facebook 專頁;亦有網民早前在 Facebook 發起活動,號召民眾在5週年紀念日重返當年革命重地「解放廣場」集會,一度有接近5萬人點擊「參與」,不過,活動專頁於1月初亦遭刪除,Facebook 官方至今拒絕發表評論。

國際特赦組織(AI)中東及北非項目總監 Said Boumedouha 早前形容,埃及已變回「警察國家」,正陷入人權危機。他又指,估計目前有數以萬計的埃及異見者正被關押,當中數百人久久未被正式檢控及接受公平審訊。有人權組織指,埃及公民「被強行消失」,數天或數月後突然在監獄出現的個案,至少有幾百宗。有組織更估計,自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於2013年發動軍事政變上台以來,有近5萬人被捕,當中部分人被監禁在沒有正式登記的「黑監獄」,更有人下落不明。

今天的埃及已非昨日的埃及,我們建造了一個文明、現代化及先進的國家,高舉着民主和自由價值,社會及經濟均持續發展⋯⋯我們必須實行負責任的民主,避免破壞性的混亂。

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

不過,塞西於25日發表演說時堅稱,埃及的民主發展良好,目前是文明、先進的現代化國家。他又強調,埃及必須實行「負責任的民主」,避免「破壞性的混亂」。有匿名埃及政府高官接受美聯社採訪時,更將民眾在網上號召於25日上街示威、紀念革命5週年定性為「激化社會、動員群眾對抗政府」的活動,更明言不允許抗議。

2011年革命過後,埃及於2012年舉行史上首場民主總統選舉,來自穆斯林兄弟會的穆爾西(Mohamed Morsi)當選總統。但在2013年,塞西領導軍方罷黜穆爾西,並將他拘禁。塞西上台後大力打擊穆斯林兄弟會,2013年8月更曾出動軍隊血腥鎮壓,告成數百人死亡;穆爾西於2015年亦遭法院起訴,結果「於2012年以暴力對待示威者」罪名成立,被判監20年,其後在5月更因「越獄罪」被判死刑。

474
埃及人權組織 The Nadim Center 統計,2015年共有474名埃及公民死於警方濫用暴力,亦錄得約700宗埃及公民遭警方施以酷刑對待的案例。

聲音

我們目前的處境,比穆巴拉克在位時更糟糕。監獄的狀況極度差。假如我們檢視所有獨立的、官方的、國際的人權組織報告,關於當局在監獄中、警察局內使用極端暴力、酷刑等等的案例正在不斷上升。

埃及人權律師 Ragia Omran

我們非常關注此事(指有民眾號召於1月25日上街抗議),不會允許抗議活動。這些活動都是為了激化社會、動員群眾對抗政府。

美聯社引述一位匿名埃及高級官員的話

穆斯林兄弟會

穆斯林兄弟會是一個以伊斯蘭遜尼派傳統為主而形成的宗教與政治團體。1928年,穆斯林兄弟會在埃及創立,由一名學校教師哈桑·班納發起。最早只是一個宗教性社會團體,除推行伊斯蘭教信仰外,還設立了教育和醫療機構。自1936年之後,因為反對英帝國在埃及的殖民統治,成為近代伊斯蘭世界最早的政治反對團體。他們所推動的政治運動在伊斯蘭世界形成一股風潮,擴散到許多伊斯蘭國家,許多伊斯蘭國家中的政治反對團體都源自於穆斯林兄弟會。2012年,穆斯林兄弟會首次在埃及以民主選舉的方式獲得政權。然而,這個政權卻一直受到政變騷擾。2015年,穆兄會甚至被巴林、埃及、俄羅斯、敘利亞、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認定為恐怖組織。穆斯林兄弟會的目標是讓《可蘭經》與聖行成為伊斯蘭家庭與國家最主要的核心價值。(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半島電視台CNN美聯社衞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