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太陽花政黨:2014闖進立法院,2016選進去

賴中強律師:「我們有一個新的執政黨,但是沒有一個新的反對黨。」


2016年1月16日,時代力量候選人林昶佐成功當選立委後與支持者一起慶祝。攝:張國耀/端傳媒
2016年1月16日,時代力量候選人林昶佐成功當選立委後與支持者一起慶祝。攝:張國耀/端傳媒

「誰說318的學生不能進去國會?誰說各行各業的人不能進入國會?」

「我是全亞洲第一位當選立委的搖滾樂手!」

「時代力量」提名在台北市參選的立法委員候選人林昶佐,他更為人知的是在舞台上的名字──Freddy。

1月16日晚上,他站在宣傳車上,氣勢一如站在舞台上。他對着下頭上千名支持者宣布自己當選了。台下民眾揮動着黃色旗子,氣勢嗨到高點,嘶吼着「Freddy凍蒜(台語,意指當選)」。

他對支持群眾說,他進入國會後要修訂:「不當黨產取得條例」、「公民投票法」、「選舉罷免法」──他強調,這是中正、萬華區第一次國民黨落敗,身為一個政治素人,從不被看好到現在,拿下勝利非常不容易,這也是亞洲第一次有搖滾歌手進入國會、台灣百年來,第一次「進步力量」過半。

勝利,時代力量挺進國會5席

「時代力量」是2016大選中竄出的「黑馬」,這個以太陽花運動成員為骨幹的政黨,以政治素人之姿,在區域立委創下「提四上三」的戰績。除了新竹的邱顯智落敗外。包括台北的林昶佐、新北市黃國昌和台中市洪慈庸,擊敗的都都是國民黨在立院資歷在20年上下的老將。

在全國不分區投票中,時代力量拿下6.1%的政黨票,取得兩席。當選的兩位不分區立法委員分別是前原住民族電視台記者,阿美族出身的高潞‧以用(Kawlo Iyun)和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徐永明。加上區域3席共計5席,成為立法院第三大黨。

在台中,選前備受民進黨關注、輔選的洪慈庸在鏡頭前不改冷靜的個性,她說:「我是一個平民,我的勝選證明了一件事情,平民可以參與政治。」

洪慈庸是時代力量第一位宣布勝選的候選人。她與對手國民黨籍立委楊瓊櫻差距近1萬多票,她感謝許多幫忙的議員與選舉團隊,與爸媽及台中市長夫人的妻子廖婉如一起鞠躬感謝選民。

再換一個場景,在新北市汐止。黃國昌競選總部在辦公室後面的停車場搭建了雨棚,作為臨時開票會場,現場聚集了約兩百位支持者,他們拿着黃國昌與蔡英文的競選小旗,每當操着一口流利台語的主持人上台宣布目前的得票數時,現場都會伴隨着「國昌,凍蒜!」的歡呼,淹沒在一片旗海當中。

不過在這裏,到場的支持者以中高齡選民為主,這與時代力量的年輕活潑形象形成了反差。7點50分,黃國昌在大批媒體記者的簇擁下來到開票晚會,此時他的得票數已經大贏對手國民黨籍立委候選人李慶華1萬票,篤定當選,現場民眾高喊「黃立委好!」「黃立委好!」「黃立委好!」喊聲久久不歇……。

在當選感言中,黃國昌表示當初決定出來參選,周圍所有人都反對,新北市第12選區,中國國民黨從來沒有輸過,在這樣的艱困選區,沒有組織、沒有財源,怎麼可能與地方根基紮實的李慶華競爭?

「其實我心裏面一直想要說的事情是,在任何一場選舉中,我希望台灣都能建立一個不一樣的選舉文化,讓每一個政治人物都不敢依靠所謂的基本盤,並不是基本盤比較穩固,就確保了你下一次能夠連任,因為只有當最後選戰的結果取決於你對人民的許諾,你在國會的表現,才能夠讓政治人物真正對人民謙卑。」黃國昌站在台上面對支持者們如是說。

這一晚的時代力量黨部內,充滿了歡聲笑語。深夜,辛苦了大半年的工作人員們開懷暢飲,現場有如一個歡樂的聚會。大家討論着此次大選的結果,互相合影留念,微醺之後的人們,臉上泛着微紅,流露出開心的笑容,這是長久辛苦之後,他們對自己的犒賞。

但另一方面,相較於時代力量的喧騰,「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的記者會顯得肅穆、冷清。

敗選,綠社盟將做沒有席次的反對黨

社會民主黨的核心成員也是太陽花運動的深度參與者,原本和「時代力量」同屬一個政團,之後彼此分家,各自努力。社民黨之後與老牌環境政黨綠黨結盟,共同登記參選。在這次大選中,綠社盟獲得2.53%的政黨票,無法得到不分區的議席,區域立委也沒人當選。

「社會運動者沒有悲觀的權力,」綠社盟於晚間9點舉行記者會。綠黨主席李根政則在最後總結,綠社盟以他黨的千分之一資源,打了場最具創意、最素樸的選戰,認真梳理及提出政見議題,開創正面選舉風氣。

候選人苗博雅接着說,蔡英文走完通往總統的最後一哩路,「我們的第一哩路才要開始」。

不管未來社會民主黨和綠黨會不會進一步合併,他們自我認知的「第一哩路」是什麼呢?

李根政說,綠社盟走監督兩大黨的政治路線,確實無法依靠大黨資源,但是「這是我們選擇的但是我們也承擔」。因為台灣確實需要敢面對財團、勞工剝削、保障農工立場的政黨路線,未來會繼續做「一個沒有席次的反對黨」。

曾經深度參與、領導台灣「反服貿運動」等一系列反對運動的賴中強律師說,就他的觀察,綠社盟與時代力量的不同,是綠社盟選擇做一個反對黨,而非「執政聯盟」的角色。

賴中強在選前就多次呼籲,他固然樂見「再度政黨輪替」,但不管國民黨、親民黨的舊勢力,都不是適合的「反對黨」,需要新的反對黨來標示國家願景和努力目標,但很可惜的這樣的工作並沒有「畢其功於一役」,在第3次的政黨輪替中完成。

「這不是路線的錯誤或失敗,只是時機尚未完全成熟,」他說,人民選擇了「逐步漸進」的方式來完成政黨體系的重建,先有了比原來國民黨更進步的執政黨,但沒有更進步的反對黨,「我相信4年後會支持這樣的反對黨進入國會」。賴中強說,他相信永遠會有面對社會不公、勇於挑戰的新血加入運動團體。

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有着相同的感慨,他在開票之後就這一結果在臉書上表示「選舉結果,沒有『第三勢力』席次。」

在接受端傳媒記者採訪時,管中祥表示,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關係太過緊密,在華人社會中的「情義相挺」傳統,讓時代力量欠下民進黨太多人情,將來在國會恐難以有力制約民進黨,否則將可能失去民進黨在地方上的支持。

對於自己究竟是不是「反對黨」的質疑,時代力量秘書長陳惠敏說,民進黨並不存在在區域上禮讓時代力量候選人,時代力量所投入的都是超級艱困選區,洪慈庸與林昶佐在選舉開跑階段,民調落後對手達20%以上,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慢慢「打上來」,將來在國會,時代力量將作為監督制衡民進黨的重要力量。

「我們這些人都是社運出身的,我們也要受到來自公民社會更高標準的檢驗。」陳惠敏說。

台灣 2016台灣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