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投票日最後倒數」系列二

飆風小黨,民進黨的盟友和噩夢

時代力量的意外爆紅,讓與其保持競合關係的民進黨備受「政黨票」遭到瓜分的壓力,面對小黨崛起的新局勢,綠營做好準備了嗎?


2015年12月26日, 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及閃靈樂團主唱林昶佐,舉行音樂會期間邀台北市長柯文哲合唱。攝:Pichi Chuang/REUTERS
2015年12月26日, 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及閃靈樂團主唱林昶佐,舉行音樂會期間邀台北市長柯文哲合唱。攝:Pichi Chuang/REUTERS

1月11日的一場記者會上,13名民進黨立委大陣仗地在媒體前站成兩排,個個面色凝重,宣布「選情告急」。這「告急」為的是「全國不分區」立委選舉,又稱「政黨票」。

台灣立法院共有113 席立委,其中34席為「全國不分區」席次,民眾可以在政黨票上圈選屬意的政黨,獲得5%以上政黨票的政黨可以依比例獲得不分區席次。2016立委大選,共有18個政黨參與角逐,創下台灣選舉史的紀錄,政黨票長達73公分,拉直了和一個1歲孩子一樣高。

在公布「不分區立委」排名之初,民進黨原本樂觀預估可以拿下15席不分區立委。但選戰愈接近終點,新興政黨「時代力量」的聲勢飆風似地看漲,直接分走了民進黨的選票。逼得民進黨選前大登廣告,同時蔡英文受訪時再三喊話:「政黨票投民進黨,不要『分裂投票』!」

記者會上,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列在12名的候選人陳其邁代表發言,他說:「許多區民進黨支持其他黨候選人,有很多政治明星,蔡英文主席也去站台,當然會模糊掉一些政黨的界線。」

陳其邁一席「政黨界線模糊掉了」的談話,說明了為什麼民進黨的「分票危機」特別突出:

因為在過去7年半,在馬英九政府執政之下,包括中國的政策,以及台灣本身經濟及社會問題累積了相當一部分人民,特別是青年世代的不滿。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將這股抗議風潮推上高峰。之後,太陽花運動在「出關播種」的宣告中結束,主要運動者開始籌組政黨,實際投身政治。2014年底的「九合一地方選舉」首先重創國民黨政府,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戰役就是號稱「白色力量」的一股政治力,造就了台北市長柯文哲。

這一股在太陽花運動後逐漸組織、成形的政治團體,包括「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基進側翼」和「自由台灣黨」等政黨。在這次選舉中,「社會民主黨」與「綠黨」組成聯盟;「基進側翼」和老牌獨派政黨「台灣團結聯盟」組建同盟。

上述的新興政黨中,最有實力異軍突起,也對民進黨造成最大威脅的就屬「時代力量」,其次是「綠社盟」。而台聯儘管有基進側翼加入,依然受到嚴重擠壓。

「時代力量」的聲勢來自4位區域候選人的知名度,包括太陽花運動中的「戰神」黃國昌、搖滾樂團「閃靈」主唱林昶佐、律師邱顯智,和「洪仲丘事件」的當事人家屬洪慈庸。

洪慈庸和邱顯智 「時力」和「民進黨」的兩種關係

「大家整隊!慈庸要下來了!」傍晚的大雅競選總部,工作人員拿着麥克風大喊。長相秀麗、身材清瘦的洪慈庸,踏着輕便帆布鞋,出現在二、三十人的隊伍前頭。

這是選前的最後一個週末,向晚的掃街行程正前往大雅黃昏市場。洪慈庸的選區包括台中市的后里、神岡、大雅及潭子4個區。大雅是對手、國民黨籍候選人楊瓊瓔的大票倉,楊瓊瓔在本區曾連任5屆,是30年資歷的超強候選人。

「謝謝!謝謝!3號慈庸!」走在隊伍前頭,她腳步非常快速,因長期感冒而聲音沙啞,但親切微笑不顯疲倦。水果攤、小吃攤、住家、小貨車司機、機車騎士,洪慈庸彎者腰手比「ok」的「3」,伸出手主動拜票。還有婦人衝出家門,緊握洪慈庸的手說道:「洪慈庸凍蒜!凍蒜!」「我們全家10幾票都要投給妳!」

幫忙掃街的老伯伯在路途中說道:「這次是最後機會,我這把年紀了,再來就沒法看到國民黨倒了!」

「我的選區非常的大,選民分布非常的散,最後一週針對夜市、菜市場、熱鬧的街道,重新再走一遍。」洪慈庸對端傳媒記者說。

晚間的大雅公園造勢晚會上,來了近4、5千人。在熱鬧喧騰的氣氛中,一名戴着口罩的黃阿姨舉着「不要再有下一個仲丘」的旗幟,紅着眼框地說:「慈庸不怕政治打壓,為人民發聲。」另一名黃伯伯靠近記者耳邊小聲說道:「年輕、清新、沒有被污染」、「我的孩子都叫我投她啦!」

素人參政的洪慈庸,2013年因為弟弟洪仲丘在軍中遭受不當對待致死的事件挺身而出,她以家屬的身份不斷接受媒體訪問,受訪時以冷靜、理性的言談代替一般常見的呼天搶地,在這裏顯現出參政、議政的潛力。接着她接受了「時代力量」的徵召,投入了區域立委選戰。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選前也南下替部分候選人站台,洪慈庸是其中一位。柯文哲在晚會上獻唱了兩首歌曲,歌聲不佳,但意思到了。一如過往,柯文哲強調:「沒有洪仲丘事件,就沒有太陽花,就沒有柯文哲。」

除素人光環、洪仲丘事件與公民力量的崛起,洪慈庸另一大推手,是現任台中市長林佳龍。台中市長林佳龍是她的競選主委,晚會上娓娓道來,洪仲丘案推動《軍事審判法》修法的過程。2014年底洪慈庸成為林佳龍競選市長的神秘嘉賓。而這次選戰,更是林佳龍力勸洪爸、洪媽讓洪慈庸參選。而小英後援會也變成洪慈庸後援會,提供許多組織力量。

「選民要支持哪一個政黨我們都尊重選民的決定,因為他們選擇的是他們的未來,」談到政黨票,洪慈庸說,在她的選區是與民進黨合作,並沒有競爭的關係,只是基層的選民可能會有所掙扎,到底票投時代力量還是民進黨。

在投票前10天,依法不得再發布民調的最後時限前,多數民調都顯示時代力量已經跨過5%的政黨票門檻,成為瓜分民進黨政黨票的主要政黨。從洪慈庸的例子裏可以看到陳其邁口中的「政黨界限模糊」究竟指的是什麼。在洪慈庸這個選區,民進黨沒有推出候選人,因此支持者可以毫不猶豫地投給代表時代力量參選的洪慈庸,而糾結的只是政黨票。但另外一個選區──新竹市,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邱顯智,則與現任的立法院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正面交鋒。

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合作與衝突,亦造成民進黨內的矛盾。一名民進黨黨工透露,民進黨上到主管下到基層黨員都有些怨言,認為民進黨出動地方組織資源幫忙,但都讓時代力量搶走鎂光燈。

邱顯智的選情比起洪慈庸及在新北市參選的黃國昌一直略遜一籌。在外界的評估裏,洪、黃兩人一般都會被列入「可能當選」的名單,但名單裏始終沒有邱顯智。

邱顯智的競選團隊中有陳為廷、魏揚兩位太陽花運動中知名的領導人物。選戰開始,從一句邱團隊爆出「沒有欠他(柯建銘)一分恩情」點燃戰火,陳為廷也在臉書上頻批評柯建銘。時代力量和民進黨在新竹市選區彼此攻訐、衝突不斷。

和洪慈庸相比,邱顯智團隊所面臨的處境顯得非常「孤獨」,辦活動沒有民進黨的動員,也沒有如柯文哲這樣的政治明星站台,選舉期間頻頻與柯建銘發生摩擦。

邱顯智也是洪慈庸在洪仲丘案件上的義務辯護律師。同樣的,「關廠工人案」、「陳為廷丟鞋案」、「太陽花運動」等社會運動相關案件中,他都主動擔任免費的辯護律師。在一則競選影片中,洪慈庸想起邱顯智這麼說道:「我們是因為堅持而看到希望,而不是因為希望,才堅持。」一如邱顯智的選戰,即便立場不討好,照樣選到底。

面對新竹市膠着的選情,時代力量在最後階段重點輔選邱顯智,雖然其他選區的時代力量候選人獲得了民進黨的支持,但同時,黨內也力挺挑戰柯建銘的邱顯智;例如,邱顯智在新竹舉辦的造勢音樂會和掃街活動,都動員到了黨內其他候選人前來站台。

對於政黨票,邱顯智團隊競選總幹事陳為廷則說,民進黨在一些選區「讓」給第三勢力的候選人,也是經過評估和民調後才做出決定,「時代力量雖然支持蔡英文,但並不表示完全支持民進黨的所有政策。」邱顯智團隊與柯建銘的交火主要在於「國會改革議題」,邱顯智主張改革國會中的密室協商,而柯建銘向來是代表民進黨協商的大老。

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合作與衝突,亦造成民進黨內的矛盾。一名民進黨黨工透露,民進黨上到主管下到基層黨員都有些怨言,認為民進黨出動地方組織資源幫忙,但都讓時代力量搶走鎂光燈;又見邱顯智團隊頻頻批評柯建銘,認為「時代力量無法整合好,但卻跟民進黨分一杯羹。」

搖滾樂團「閃靈」主唱林昶佐代表「時代力量」在台北市中正、萬華區參選。他的競選總幹事吳崢分析,兩黨的合作並不是由黨中央全部談好的包裹式合作,而是一區一區的與民進黨談合作。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狀況是因為時代力量的組織形式是以候選人為主體,由下而上的組織,在不同的區域會與民進黨的親疏遠近不同,因此出現同一政黨內部的兩樣選情。

選前的超級週末,時代力量各區候選人「合體」造勢。命名為「蘊生與希望」的造勢活動地點,背景是一個巨型孕婦的雕塑,孕婦的肚子上,以燈光打上了時代力量的標誌「力」。台下群眾揮舞着黃色小旗子與充氣棒,一片黃色海,在「九天民俗技藝團」隆隆的鼓聲中,現場氣氛高漲。另外,還有3個高約10公尺的白色巨型人像雕塑,象徵着勞工、青年、孩子,排列在長約350公尺的整條濟南路一段上。

這條緊臨立法院的濟南路,在2014年太陽花運動中,曾經是重要「戰場」,來自全台各地的反服貿人士匯集在此支持議場內學生的佔領行動。然而,造勢晚會原本預計將立法院旁的濟南路佔滿,但即便是活動最高峰時,也只佔了一半,參加的人數,並不如活動主辦方預期多。

一名時代力量黨工說:「這才是剝去了民進黨的時代力量。」

2016年1月14日,台北,時代力量候選人、樂隊「閃靈」主音林昶佐出席造勢晚會。攝:Olivia Harris/REUTERS
2016年1月14日,台北,時代力量候選人、樂隊「閃靈」主音林昶佐出席造勢晚會。攝:Olivia Harris/REUTERS

綠社盟,奮力尋求跨過門檻

週日下午,誠品敦南店外廣場,正舉行着「綠黨社會民主黨」造勢活動。

相較「時代力量」前一晚的盛會,簡易的舞台是活動的主視覺。這樣的場合與一般常見的社會運動集會場景相差不多。台灣著名的畫家、詩人兼作家——蔣勳更是第一次為政黨站台,並喊出不能讓民進黨「一黨獨大」,應給小黨機會。

時代力量和社會民主黨的成員原本同屬社團法人「公民組合」,但2015年年初公民組合分裂,形成了前述的「時代力量」和以台大社會系教授范雲、前經濟民主連合發言人嚴婉玲、陳尚志,以及同志諮詢熱線文宣部主任呂欣潔等人為主的「社會民主黨」。社民黨之後轉與「綠黨」結盟,共同登記參選。

「綠黨」成立於1996年,一直以來是台灣的左派小黨,積極致力於改善環境、性別、人權等領域,在非選舉期間,綠黨常常被視為一個「社運團體」,其定位也是社運人士的參政平台。

選戰初期,綠社盟並沒有表態支持蔡英文,且與民進黨保持距離,但是隨着選戰的推進,綠社盟內的候選人立場開始鬆動,台北市第6選區(大安區)立委候選人范雲就與蔡英文一同參與「我愛你便當趴」活動、出席柯建銘的新書發表會。當時,綠社盟對外表示,彼此的「共識」是:這些活動「屬公益性質、不涉站台。」

但選戰最後一個禮拜,范雲則對媒體鬆口表態:「長期支持婦女參政,總統支持蔡英文。」

面對這樣的曖昧,綠黨秘書長許博任說,持平而論,綠社盟在選舉的組織和資源上還是獨立的,有些候選人的操作確實走灰色地帶,象徵意義上的同台,以「新政治」的標準,是有瑕疵。

「我們站在第一線的候選人很像傳教士,我們有我們的想法,地方上選民也有自己既有的想法,我們在試圖改變選民的同時,也不得不去回應選民的期待,要獲得他們的支持和認同需要長期經營。」他說。

比起「時代力量」在選戰末期愈來愈高的聲勢,許博任也說綠社盟與時代力量,在人力、物力上確實存在很大差距,但是選舉資源的分享,並不是沒有「代價」,這些「代價」的成本有多高,需要選後再檢驗,要拉長時間看。檢驗的方式,則是「要看選上的第三勢力立委敢不敢真的挑動『左右』,站在99%(非資產階級)這邊。」

這場選舉中崛起的小黨,對台灣未來政黨政治的變化影響深遠;「面對這樣的形勢變化,民進黨並沒有深刻體認到,也沒有做好準備。」

蔡英文競選辦公室工作人員

泛綠小黨崛起,時代力量又獲民進黨大力幫助,最受衝擊的當屬台聯。

台聯秘書長周美里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說,「泛綠」選民過往大多在民進黨與台聯間游移。今年不一樣,民進黨公開支持時代力量,有一些民進黨的票被分去時代力量。而綠社盟則與民進黨較遠,台聯跟綠社盟較沒有競爭關係,「不過時代力量的確是搶去我們不少票。」她說。

「318後這些運動團體出關播種,出來很多團體,主要是時代力量,得到最大光環。但不是只有時代力量參與318,其他還有許多小團體。」周美里說。

對於政黨票,台聯基進側翼共推的不分區第一順位候選人陳奕齊說,「為了泛藍不過半的大局,我們本來就是跟民進黨自動補位、自動禮讓,也不會扯後腿,」他說,「但是民進黨去舉時代力量的手,也沒舉我們的手啊。」

陳奕齊又號「新一」,操着流利的台語,能言善道、富有激情的演講,在選戰後期獲得注目,其犀利的話風引起不少爭議。1998年到香港勞工組織做研究,期間觀察香港回歸後的社會情況,在政治理念上對中國更加警覺。

和基進側翼的結合,對於被外界批評「老化」的台聯來說,等於是注入了新血。2008年馬英九當選後,有群歐洲留學生非常焦慮台灣與中國各項政策上距離太近,開始串連而後組成「基進側翼」。他們也代表着太陽花運動中,一支路線不同於「大台」(指主流領導群)的重要力量。基進側翼是他們在太陽花後第一個參選的政治團體,在2014年九合一選舉中,共推出5人參選市議員,「但可惜南部媒體資源較少,所以曝光率低。」她說。

基進側翼主張「清除中國白蟻」,台聯主席黃昆輝打出「抗中第一品牌」,周美里形容理念上兩邊是自然的合作。陳奕齊解釋,「白蟻」指的是香港「有線電視」訪問到一名老共產黨員形容,九七回歸前中共施行的「白蟻政策」讓回歸順利,收買各個階層、各行各業,在當中佈建黨員的情形。

這次的選舉對台灣的意義,周美里說:「最重要的歷史任務,就是將國民黨邊緣化。」

「過去台灣16年耗費在藍綠對立上,讓經濟、社會的改革都停滯,國家認同的問題不解決,當討論政策時黨派間想像的『國土疆界』不一樣,任何政策都無法討論。國民黨是外來政權,若能邊緣化國民黨,就代表台灣的本土政治可以重組了。」

她說,相對在兩岸路線上,時代力量並沒有明確的表態。「我覺得如果只有時代力量進入國會,會非常悽慘耶,」她說,「因為沒有人會對急統扮演『煞車板』的角色。因為中國勢力太大了,沒有人想要扮演這種很討人厭的角色,過去我們都是扮演這種角色,大家覺得中國投資很好啊,你幹嘛鬼吼鬼叫,要有人犧牲來扮黑臉,如果國會裏面沒有黑臉,未來民進黨執政也是很困難。」

至於民進黨近期的催票,周美里也說,民進黨不要太小心眼,分區立委已可以拿下很多席次。在現行選制下,區域立委應該要讓大黨競爭,但政黨票應該要開放給小黨,國會才會有多元的聲音,「這也是政黨票的意義。」她說。

事實上,除了爭取5%政黨票以取得立法院席次外;依照台灣法律,政黨如果獲得3.5%選票就能夠獲得公費的政黨補助款,當小黨獲得更多資源、站穩腳跟,到2018年地方選舉時,小黨更容易在地方上擴大勢力。

換言之,這場選舉中崛起的小黨,對台灣未來政黨政治的變化影響深遠。蔡英文競選辦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員對端傳媒記者說,「面對這樣的形勢變化,民進黨並沒有深刻體認到,也沒有做好準備。」

台灣 2016台灣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