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百毒」的百度,為何能成為「不倒翁」?

因將血友病患者論壇的管理權賣給無良商家,百度在近幾日遭到網民及媒體的猛烈攻擊。這早已不是百度第一次引起眾怒,這家劣跡斑斑的公司卻能頂着中國三大互聯網巨頭之一的稱號,屹立不倒。其商業模式建立在中國特色的互聯網世界裏,建立在更隱秘的網絡權限上。


「百度貼吧」和百度的「血友病吧」。端傳媒攝影部/設計圖片
「百度貼吧」和百度的「血友病吧」。端傳媒攝影部/設計圖片

反百度的網民勝利了麼?

這不是百度第一次惹眾怒,也很可能不是最後一次。

因將血友病患者論壇的管理權賣給無良商家,百度──這家中國大陸市場份額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在近幾日遭到網民、自媒體及傳統媒體的口誅筆伐,其勢之烈、其面之廣,像是籠罩在北京城上空稠密沉重的霧霾,幾日不散。這是百度此前囂張跋扈、劣跡斑斑埋下的惡果,是宿怨,是民憤,也是至今無解的中國式商業危機。

此次「東窗事發」的「百度貼吧」是百度旗下品牌,號稱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區。據百度公布的信息,百度貼吧有超過10億註冊用戶及1900萬個主題吧,月活躍用戶超過3億。它以關鍵詞為主題,形成各類細分論壇。此次被賣掉的「血友病吧」即以「血友病」為主題,是患者自發建立、交流病情的論壇,擁有近萬名成員。

不久前,血友病患者、「血友病吧」吧主「螞蟻菜」在網絡問答社區「知乎」求助,稱原吧主的發言和管理權被奪,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自稱「陝西醫大血友病研究院院長劉陝西教授」的「血友病專家」。這位新吧主此前曾被媒體曝光通過虛假醫療廣告行騙。

「血友病吧」並非第一個被賣掉的貼吧。據知乎網友調查統計,在3259個健康保健類貼吧中,有近4成的熱門疾病貼吧被賣,包括「糖尿病吧」、「不孕不育吧」、「癲癇吧」、「高血壓吧」等。買下這些貼吧管理權的假藥販子、遊醫和無良醫院則在貼吧裏大做廣告,散布虛假消息。在其他類型的貼吧裏,類似的買賣行為更是不勝枚舉。

對絕症患者、長期病患者來說,那些無良廣告成了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們傾家蕩產買藥、治病,最後落得口袋空空、病情延誤甚至惡化。這種草根街巷裏窮兇極惡、道德淪喪的賺錢手段在中國互聯網巨頭的平台上肆虐,撕裂了網友最後一根道德底線。他們痛斥百度「作惡」、把百度稱為「百毒」,誓要用一輪接一輪的口水仗將它「永遠地釘在恥辱柱上」。

網友們似乎贏來了勝利。1月12日,百度發布公告,宣布將全面停止病種類貼吧的商業合作,只對權威公益組織開放。此前被騎劫的「血友病吧」由專注血友病防治的NGO組織「血友之家」接任吧主。

但這是真正的勝利麼?知乎網友「李嫑嫑」說:「所謂的『勝利』只不過是再簡單不過的訴求與渴望。你只不過想喝一瓶乾淨的水,卻喝得如此之艱難,還要聯名、還要聲討、還要憤怒、還要受傷、還要哭泣。」

1月14日,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在公司內部的高管群裏說了這麼一段話:「我堅持認為我們的價值觀是好的,是高尚的,我們是億萬中國人最主要的信息來源,能做到這一點歸根到底是我們提供了對大家有價值的信息,並且讓人們很容易獲得。我們的商業模式沒有根本性問題,全世界的搜索引擎商業模式都是一樣的……」

對此,科技網站品玩的主編駱軼航說:「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家裝睡的公司。」

正如媒體人宋志標所說的:「反百度的聲音並不能真正威脅到它,實因它的商業模式建立在某種更隱秘的網絡權限上,而這個權限受到了非同一般的保護。」

中國式商業的危機

在反百度浪潮風捲雲湧的一個月前,烏鎮召開世界互聯網大會,留下一張「終極合影」。李彥宏站在第二排,右手邊依次站着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和騰訊創始人馬化騰。而站在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創始人前面的,是國家主席習近平。

一個月前的風光,和此時的「人人喊打」,勾勒出中國互聯網企業的荒誕形象。

《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的微信公號「俠客島」把百度的危機稱作「中國式商業的危機」。在《百度公關危機,暴露的不只是百度的危機》中,俠客島提問:「如果一個國家的互聯網龍頭企業都沒有在引領創新、改善未來方面做出更多探索,而是與中國傳統商業中可以說最『沉渣』的模式(小廣告、虛假、出事之後在媒體投放廣告進行公關等)勾連在一起的話,那麼中國的創新、創業的希望又在哪裏?」

創新的希望,孵化自一個開放、公平、自由的環境。

1月12日,「百度貼吧之父」俞軍在微信上說:「你們懷念我,我懷念Google。如果外部壓力不夠,我回百度也是獨木難支。百度的核心問題首先是價值觀,然後是激勵機制。」

俞軍曾任百度產品副總裁,一手創辦了百度貼吧,於2009年離職。這位百度前高管惋惜競爭對手谷歌的離開,點出了百度有恃無恐、野蠻吸金的根本原因──壟斷地位。

2010年,谷歌因「遭受中國黑客攻擊」和「網絡審查」決定退出中國市場,留下了更遵守中國遊戲規則的百度。

互聯網評論者認為,自彼時起,百度在中國的搜索引擎市場上就不再有真正的對手,它要做的就不再是更好地提供無審查的內容改善服務,而是用一切方式掙錢和商業化運作。

儘管在使用中不時遇到「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部份搜索結果未予顯示」的字眼,百度搜索仍是這片大陸搜索引擎的第一名,市場佔有率過半。據Analysys易觀智庫產業數據庫發布的《中國搜索引擎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5年第3季度》,百度佔據了中國搜索引擎運營商市場收入份額的近八成,跟隨其後的谷歌中國和搜狗僅僅分別佔據了不到9%。

這一龐大體量和對渠道的把控在百度身後形成了一個「沉默的螺旋」。

科技網站「品玩」(PINGWEST)記者郝影在《每當百度作惡的時候,我們都會特別懷念Google》中寫道:「弔詭的是,原本相互傾軋,樂於落井下石的互聯網公司們,這次在百度事件上竟出奇地一致保持沉默……即便在初入搜索行業時和百度激烈對抗訴諸法庭的360也安靜得可怕。」(360是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一款搜索軟件,曾在2012年和百度爭奪市場。事後百度起訴360,360被判敗訴,賠償百度損失45萬元。)

「究其原因,恐怕也是因為忌憚百度的壟斷地位,流量、排名的金線被握在別人的手裏怕也動彈不得。」郝影說,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抨擊百度的多是自媒體人及和百度交情不深的新媒體。

諷刺的是,在百度陷入輿論漩渦的這幾天,各大媒體的科技記者們正好被百度請到迪拜去「考察」。儘管這兩件事間未必有關聯,卻可窺見百度巨大陰影下賤價的話語權。

立於這片陰影下的,還有進入中國市場的外國互聯網巨頭。在微軟最新推廣的Windows10操作系統中,中國市場上的 Windows 10 Microsoft Edge瀏覽器將以百度為默認主頁和搜索引擎。

百度血友病貼吧。百度血友病贴吧網頁截圖
百度血友病貼吧。百度血友病贴吧網頁截圖

失蹤的法條和混亂的醫療市場

就在百度賣貼吧事發前幾天,全國網民還沉浸在對「快播案」的關注和同情中。分析者們認為,如果說快播案顯示出中國司法對互聯網企業過於死板及嚴苛的治理,而百度賣貼吧一事則折射出中國對互聯網廣告的立法和監管的漏洞。

互聯網評論人闌夕說:「中國擁有世界上最為嚴密的互聯網監管措施,卻在與意識形態無關的領域催生大量的尋租空間,導致服務供應商的合法性極其模糊」。

百度放任騙子、不法商家在自己的平台做廣告,它應該承擔怎樣的責任?上當受騙的網友又該如何維權?在現有的法律體系中,對於相關互聯網廣告的規定仍是一片空白。

這片空白之下是一個日益成熟的龐大市場。據實力傳播2015年底發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互聯網廣告支出將達到200億美元,超過預計160億美元的電視廣告支出。 另據易觀智庫產業數據庫發布的《中國互聯網廣告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5年第3季度》顯示,2015年第3季度中國互聯網廣告經營商市場收入份額中,百度佔近3成,遠超第二名阿里巴巴的2成市場份額。

2015年9月實施的新《廣告法》未能覆蓋互聯網廣告,而針對互聯網廣告的法令卻遲遲未出台。法條的真空令百度在逐利的道路上更加有恃無恐。

據俠客島寫道,百度新興業務對外合作總負責人李政曾在2015年10月的一個場合中表示,醫療健康在百度收入中的佔比已經達到35%。這位負責人說:「雖然之前的商業變現模式廣受詬病,但醫療仍是百度輸不起的行業。」

這種「輸不起」的心態帶來的後果就是,百度打開門來,放任濫竽充數、坑蒙拐騙之徒在其網頁上招搖撞騙。

1月14日,全國36家關注健康疾病類公益組織聯名向北京工商局舉報百度,罪名仍是萬年不變的「發布大量涉嫌虛假醫療廣告」。舉報人以「重症肌無力」、「自閉症」等為關鍵詞,在百度檢索到的廣告語中包括「全面攻克重症肌無力救治無效難題」、「檢查自閉症時間8分鐘得出結果」等荒唐字眼。

除了百度自身的操守問題,俠客島認為,亦有中國醫療市場的問題。百度意識到互聯網加醫療的模式會有市場,正是因為中國的醫療信息數據不對稱、醫療資源不均衡、線下醫療體驗差、診後醫生和患者失聯、患者長期健康管理不健全等。

問題在於,意識到這些問題的互聯網巨頭百度,並未能利用自己的技術改善中國的醫療市場,而是添了更多的亂。在這個公司的發展歷程中,商業道德是最少被考慮的事情。

「不倒翁」百度的商業道德

據「財視media」報導,賣「血友病吧」一事被爆料之後,百度曾私下威脅部份轉發此類文章的網站,也舉報了部份閲讀量、關注度頗高的微信公號文章。

當上述行徑已無法撲滅網民的怒火時,百度才選擇了改正。這早已不是百度第一次碾壓網民的道德底線,從成立至今,這家互聯網巨頭出過不能卸載的插件、曾強制設置用戶的瀏覽器首頁、涉及過色情圖片、侵權等問題,其大搖大擺進行的競價排名中出現過假的快遞公司、假的搬家公司和假的電器維修服務……而每一次出問題,百度儘管聲譽稍微受損,卻能像「不倒翁」一樣很快恢復元氣。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百度幾乎每年都會因「涉黃」被查處。就在2015年,百度手機客戶端小說欄目涉及傳播淫穢色情信息,被罰款20多萬。但這些查處通常止步於罰款和整改,和因「涉黃」面臨十年以上刑期的「快播案」相比,這些處罰顯得不痛不癢。

在2011年3月15日,賈平凹、韓寒、劉心武等50位作家發布《中國作家聲討百度書》,控訴百度文庫的侵權行為。在和作家談判時,百度不承認侵權和賠償,事情最終鬧上了法庭。法院一審判決百度給各位原告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7.3萬元,並未支持作家們提出的關閉百度文庫、賠禮道歉等請求。

百度更是一次次從臭名昭著的「競價排名」中安然無恙的走出。競價排名指企業只要付費給百度公司,百度就把其產品廣告排列在搜索結果最前面。中央電視台曾在2008年和2011年兩度曝光百度競價排名中虛假廣告欺騙消費者,及惡意屏蔽不交錢的企業等。輿論來勢洶洶,最後亦不了了之。

自由撰稿人王五四在《百度,一根貼滿老軍醫小廣告的電線杆》中提到《商業週刊》2011年發表的一篇關於百度的報導,當頗具權威的中央電視台曝光了百度之後,百度在接下來的季節增加了41%的廣告開支,大部份投向了中央電視台。細心的網友指出,在2009年的春節晚會上,李彥宏共露了8次面。

「流氓與流氓之間是有交易規則的,不管他們是如何博弈,受害的總是我們。」王五四寫道。

當最容易、最粗暴的賺錢方式暢通無阻或者損耗很低時,百度又怎麼會去實踐更難走、更符合公序良俗的路呢?

「品玩」記者郝影援引百度員工對賣「血友病吧」一事的評價:「百度這種負面是傷不到根本的……畢竟貼吧賺錢能力在百度系裏也就還好。」

數據顯示,2015年前三季度,廣告為百度貢獻了464億元的營收,佔百度全年營收的97%。

當百度宣布停止病種類貼吧的商業合作時,它的潛台詞是,其他種類的貼吧將繼續被出售。百度在過去、現在和將來都不會承載中國網民對網絡自由的遐想,正如媒體人方可成所說:「一個自由人自由聯合的美好社會,不可能建立在一個所有權、管理權都掌握在幕後某個組織手中的基礎上。」

當反百度的硝煙散去後,絕大多數中國網民還會繼續使用百度搜索引擎查找信息,用百度雲存儲、下載文件,在百度貼吧裏發帖、頂帖。

一位網友評價:「我們沒什麼選擇,而百度還將繼續賺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