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三位候選人,這樣做結論

總統辯論來到結論階段,2016總統公開辯論也將畫下句點,三位候選人如何最後一搏?


2016年1月2日,台北,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參與第二場電視辯論。攝:Pool/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2016年1月2日,台北,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參與第二場電視辯論。攝:Pool/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朱立倫:多麼希望下一個世代不要再講過去上一代多麼悲情;我們也不要再跟大陸敵視仇恨,我們能和平、合作。

朱立倫結論全文:

聆聽兩位的結論,也感動但也遺憾,因為停留在太多太多的過去,台灣要迎向未來,台灣不能再走在過去的悲情當中,朱立倫要團結的台灣,也要讓台灣更有自信,更歡樂的台灣,我們要改變過去傳統思維。

在我結辯的開始,我先提醒一下蔡主席一個小問題,你剛說加薪帶動成長,朱立倫可以得到諾貝爾獎,你多誇了我。前(2014)年,美國有七位諾貝爾獎得主親自寫信給國會、親自去見歐巴馬總統,希望他以加薪帶動成長,這是新學界與新世界的觀念。

跟大家報告,朱立倫要面對的是未來,但也要跟大家報告一下過去。我成長在一個物質相對匱乏的民國五十年代。小的時候,捨不得穿鞋,常常揹著球鞋,跟同學一起去上學;下課後,到乾涸的稻田裡打棒球。半夜不睡覺,擠在電視機前,和很多好朋友一樣,一起為中華少棒加油,心中一直有一個夢想,希望有一天能夠到威廉波特打棒球!

高中大學的時候,民歌興起,我也傻傻以為自己可以成為民歌手,到了美國時,是人生第一次出國,我轉了三趟飛機才到達紐約,也才吃到人生第一餐的麥當勞。

念了博士,當上教授,成為兩個孩子的爸爸,我覺得我人生很滿足,但好打不平的個性,我想改變社會,甚至想改變台灣,覺得自己可以讓台灣的明天比今天好,下一代會比我們這一代,更強,更幸福!

我當上立委,當時台灣正面臨亞洲金融風暴,我是財經立委,我提出所有建言以及金融改革五法,讓台灣提早脫離了亞洲金融風暴。

我回到家鄉當縣長,圓了很多我對桃園的夢想,我自己小時候不能打棒球,我鼓勵我們桃園的孩子,贏得三冠王,而且還到威廉波特去打棒球、爭冠軍,我任內蓋了桃園球場,剛才蔡主席講的,為兩隊職棒球隊加油,就是在桃園球場比賽,讓桃園成為全國的棒球大市。

我當新北市長,從孩子出生的公共托育中心,照顧孩子、幸福保衛站、智慧城市、治安、環保、招商等,我們拿了300多項的全國第一,這是全體市民的努力,也讓原本在台北周邊的新北市民,覺得更幸福、更驕傲!

今天,朱立倫站在這邊,不是要圓個人的夢,是要跟所有台灣人一起圓夢,圓我們台灣人的夢。

我們多麼希望,面對21世紀全球化浪潮之後的台灣,我們能重新找回我們的自信,重新找回台灣的競爭力;我們也多麼希望,我們的下一個世代不要再講過去上一代多麼悲情,真正走出悲情;我們也不要再跟大陸敵視仇恨,我們能和平、合作;台灣的民主,相互欣賞,不要一直批評,一直相互詆毀,我們希望彼此欣賞,良性競爭。

一月十六號是個選擇的時刻!各位鄉親,我已經非常負責的向您報告台灣要走的方向,具體的提出我認為對的選擇。我不敢模糊,也沒有模糊。我說我們台灣不能在問號前面猶豫;也不可以在十字路口前徘徊;因為我們的國家領導人不能讓人民一頭霧水,更要清楚告訴大家走向哪裡。

各位鄉親,16年來,我5600多個日子,在基層跟大家工作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務實推動改革,有經驗、有魄力的朱立倫,決心一定要做到。

選情雖然辛苦,但很多朋友、媒體肯定我的政見最具體、最可行。雖然我們8年有疏遠人民的地方,做錯的地方,國民黨當然要反省,政府應該被指責,朱立倫也要承擔。但我要謝謝這塊土地上所有的鄉親,讓國民黨能轉型,是台灣全體人民的努力,台灣才有今天的民主,也是中華民國的守護,才能夠讓台灣平安。

朱立倫有能力領導中華民國政府,面對未來兩岸和平、經濟發展、社會安定,我們感謝台灣,台灣只有一個,大家共同找回我們溫暖、自信的台灣。

我們就像一起唱民歌的時候,不分彼此,一起為中華隊加油的時候,同心協力。 One Taiwan ,台灣就是力量!

2016年1月2日,台北,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參與第二場電視辯論。攝:Pool/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2016年1月2日,台北,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參與第二場電視辯論。攝:Pool/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蔡英文: 當陳唐山為夏立言講話的那一刻,證明台灣是可以克服歧異的。

蔡英文結論全文:

去年年初,台灣損失了一位重要的音樂家,蕭泰然先生。他創作過「台灣翠青」,現在在海內外各地傳唱。不過,他曾經因為在他的音樂中鼓吹台灣人意識,被「國民黨政府」禁止入境,長達十五年的時間,都沒有辦法回到自己的家鄉。

有一次,他在東南亞的結束演出的時候,回美國途中,飛越台灣的上空,他往下看,看到中央山脈,眼淚忍不住就流了下來。

當時,很多和蕭泰然先生一樣的海外台灣人,都被國民黨列入黑名單。他們結婚了,但是他們沒有辦法回台灣請客,父母親過世了,他們沒有辦法回台灣奔喪。

這些有家歸不得的台灣人,只有有機會坐上飛越台灣上空的班機,在飛機靠近台灣的時候,就會拼命往下看,遠遠的看一眼,看看他們朝思暮想的家鄉。

看見台灣,曾經是一件非常困難,又是這麼辛酸的事情。

前幾年,有一部紀錄片叫做「看見台灣」。透過空拍鏡頭,齊柏林導演讓我們看到了台灣自然之美,也看到我們台灣千瘡百孔的環境。現在的年輕世代,可能不知道,過去的民主前輩們,也曾經用這樣的角度看過台灣。

一樣是從天空看台灣,上一代的人,因為深愛這個故鄉,而充滿了鄉愁。這一代的人,就是因為深愛故鄉而充滿了焦慮。不管是鄉愁還是焦慮,幾個世代以來,總是有一個共同的情感,把我們這一群人緊緊地連接在一起。那就是對這塊土地的愛。

我知道我的責任,齊柏林導演看見了台灣的問題,我則是要幫台灣解決問題。如果我當選總統,從我就職的那一天開始,我會立刻啟動四個機制來跨出團結改革得第一步。

首先,我會建立朝野協商的機制。我會利用這個平台,讓不同的政黨可以經常性地溝通與合作,為國家的改革一起努力。

第二,我會建立產業體質調整的機制。我會邀集產業界,一起加入產業創新計畫,系統性地找回台灣經濟的動能。

第三,我要啟動年金改革的機制,以國是會議來凝聚年金改革的社會共識,穩健完成年金的政策。

第四,我會建立對外溝通的機制,讓我們可以和中國大陸,以及其他國家,有一個相互理解,可以溝通管道,新政府與新民意會在穩定的步伐中前進。

這一次,我的競選的主軸叫做點亮台灣。點亮台灣就是要讓全世界看得到台灣。

讓世界看得到台灣,台灣就必要厚實的國力。不只台灣的經濟要發展,民主要深化,更重要的是,台灣必須要團結。曾經有一位台商朋友告訴我:「如果台灣可以更團結,台商在海外打拼,就會有更堅實的後盾」。

上次辯論會的最後,我告訴大家,我的責任,就是讓台灣更團結。今天,我的結論還是一樣,在這個國家裡,沒有什麼比團結更重要的事情了。分裂就沒有重量,團結才會有份量。

現在的陸委會主委夏立言,當年從駐印尼代表,轉任國防部副部長的時候,朝野都有很多反對的聲音。但是,當時民進黨籍的立委陳唐山,卻很肯定他的專業能力,給他高度地支持。

陳唐山曾經是黑名單。陳唐山想回家卻回不來的時候,夏立言進入外交體系,開始他的公務人生。這兩個人的生命經驗,非常不一樣。政治立場,更是南轅北轍。但是,當陳唐山為夏立言講話的那一刻,證明台灣是可以克服歧異的。

今年職棒總冠軍賽,陳金鋒一上場打擊,不論是猿迷,還是象迷,所有人都為他鼓掌。因為看到他打擊,就是全臺灣人共同的感動,遠遠超過了一時的勝負。

台灣不是無法團結,改革也不是為了要分輸贏。團結的道理,朱主席和宋主席都知道。朱主席提出不分你我,一個台灣 One Taiwan 的理念。宋主席的競選的 logo ,也傳達了包容的意義。我從參選以來,就一直以實際行動,展現我要追求團結的決心。

我希望,經過這次大選,朱主席、宋主席,我們三個人能夠合作與團結,共同來面對台灣未來的挑戰。台灣總是給我們希望跟勇氣,這個國家永遠值得我們為它奮鬥下去。謝謝大家!

2016年1月2日,台北,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參與第二場電視辯論。攝:Pool/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2016年1月2日,台北,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參與第二場電視辯論。攝:Pool/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宋楚瑜:我什麼都不缺,只缺執政權;我已經年過70,我不放棄對台灣的理想。

宋楚瑜結論全文:

站在這邊 聽到他們兩位總統候選人談話,內心有無限感嘆。剛剛蔡主席特別提到台灣走出戒嚴的那段事情,我是身歷其境的人。我這一生在台灣從政將近40年,以八個字來形容:

「走出戒嚴走向民主」。在這過程當中我可以說,我付出很多。我也不計個人毀譽,我也不計個人利害。

我們不但今天能有總統直選,我們還可以把萬年國會終止,讓台灣選我們自己的國會議員。但最重要的是我們把刑法100條廢掉以後,台灣終於不可以再用意識型態隨便再去抓人,終止政治犯,這就是走出戒嚴,走向民主,宋楚瑜曾經奮鬥過。

蔡主席曾談到,齊柏林先生(的紀錄片)「看見台灣」,在直升機上看到台灣千瘡百孔。我坐過直升機300多趟,我不僅是看到台灣應該建設的大好河山,但更重要的是,我也看到這些事情需要去做。我在過去這16年以來,可以這樣講,我不只是看到我們土地,國土的千瘡百孔,我更看到台灣現在政治經濟和社會千瘡百孔,需要真正好好拿出魄力放下包袱好好為人民服務。

蔡主席剛剛提到,選舉的時候國民黨也說要團結,民進黨也說要團結,團結的藍軍對上團結的綠軍打成一團。真正講的,為什麼老是要講團結,就是大家還有一團心結,簡稱叫團結。我們真正講,要解開心裡的結,台灣才能夠放下藍綠之爭。

我們過去在選舉的時候,我參選省長的時候最大的障礙是,很多心 懷疑:「外省人」如果當選台灣省長,會不會出賣台灣。但今天大家已經曉得,台灣人才是台灣這個地方的主人,沒有任何人能夠出賣台灣。我們真正要點醒台灣,而不是只有點亮。

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國際環境面臨國內的千瘡百孔,面對我們未來要去走的路。我們還有好多升斗小民,那些低收入戶的人。我可以跟你們說:宋楚瑜當選後,保證對你們的生老病死,我立刻可以去解決。

您家裡出生的孩子,100%我去幫你照顧。您生病的時候,我會去修改我們的健保法,讓貧病孤苦75歲以上老人不會再沒有醫療。

這些貧窮的人的生活,我100%給他們照顧。但更重要,即使他們希望骨埋台灣或留在台灣,我也會用中央政府的人力去做靈骨塔,不要讓他們離開台灣。

各位親愛的鄉親,台灣是個可愛的地方。但這次出來參選,我沒有了一個最好的助手 ——陳萬水(編案:宋楚瑜夫人,已過世)。我沒有什麼包袱,但是我們看到藍綠還在那裡對決。國民真是希望放下藍綠對決,重新整合起來,只有宋楚瑜能夠做得到。

我過去的紀錄,我可以跟民進黨改革國會,改革我們萬年國會。我也可以跟民進黨的縣市長合作。我們雖然有不同的過去,但我們有共同的未來,那就是如何去整合起來。

各位親愛的鄉親,藍的加綠的,還不如讓三號當選。「1+1小於3」,如何成就這樣的選擇,就是放下藍綠。

我沒有包袱,我什麼都不缺,我只缺一個權力。什麼權力?在民主政治的上面,叫做執政權。我有能力,我有經驗,但是我不能執政,我有抱負卻不能伸展。我已經年過70,我不放棄對台灣的理想。讓我們一起共同為台灣人的未來,好好找回台灣人的自信光榮驕傲。

2016年1月2日,台北,三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宋楚瑜、蔡英文參與第二場電視辯論。攝:Pool/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2016年1月2日,台北,三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宋楚瑜、蔡英文參與第二場電視辯論。攝:Pool/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2016台灣大選 台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